清除邪恶、接出狱同修回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日】一位被非法判刑四年半的同修快到回来的日子了,这位同修所在城市的公安局610人员为阻止家人去接同修,在其回来前一个多月时又绑架了他妻子并关押在异地洗脑班,之后又到同修父母家威胁,不让任何家人去接,同时明确告诉同修父母:你儿子在监狱四年半一直没“转化”,我们要直接去监狱接他然后送洗脑班,什么时候“转化”什么时候让他回家。同修父母出于对邪党邪恶手段的惧怕,在几位同修的反复沟通下依然坚持不去接他儿子,任邪党610的处置。

正在这期间,通过明慧网报道的各地大法弟子的非法刑期到期后被邪恶人员从监狱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的已好几例了。我们作为与同修相邻城市和监狱所在地的同修交流后,都坚定一念:绝不让同修被邪恶继续迫害,表面世间的家人不去接,作为一个整体的大法弟子,我们是他真正的家人,我们一定让同修平安顺利回到正法洪流中来,解体邪恶对大法弟子、对众生的犯罪。在同修到期之前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就开始加大力度为同修、为众生发正念。

去接同修的前一天,得知被关押同修当地公安局、610及国保已在当天通知监狱:他们不去接就不许放人。同修们针对此事交流后都从法理上清晰一点:不承认旧宇宙的邪恶安排,并全盘否定邪恶想通过假相带动人心的阴谋。连夜又与同修被关押地的两位协调同修交流,同修很关心此事,正默默安排当地同修高密度发正念配合营救同修的事。

事情安排妥后还差一个表面看似关键又不可缺少的人物——同修家人。两个地区同修分别交流后,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同修想承担同修家人的角色,面对当时的情况我想:我应该是同修的家人啊,师父早就说过我们是一家人的。当这一念一出,立刻感觉生命同化“真、善、忍”时被宇宙特性加持的强大正念场。理性更清晰,正念更纯正更足了,顾虑瞬间化作乌有。

过程中也明显感到另外空间邪恶生命的不死心,表现是打算好了前一夜连夜坐同修的顺路车赶到监狱门外,第二天清早就去接同修,可意外的与车上同修失去联系,没能连夜赶到,第二天坐客车时间又来不及,这时有一部份同修交流中表示:也许没太大的必要去,言外之意是大局已定,去了结果也不会很乐观。但在我一再坚持下,同修并不反对我去,只是把想法说出来。我很认真严肃的想:到底去不去?如果现在不动身,一会儿想去也根本来不及了。假如不去,是师父想要的还是邪恶想要的,很明显,是邪恶想要的。想到这儿我一惊:差点没上邪恶的当!邪恶现在正准备要高兴了,它们就要得逞了,不行,不能让邪恶肆无忌惮的迫害师父的弟子,我的同修。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们都配合的很好,如果只差这一个表面世间家人没到的环节被邪恶钻空子而达到让邪恶继续迫害同修的目地,我将于心何忍?!对不起同修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

想到这儿我立即穿衣服准备走,这时师父把“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的法理打到我脑中。我想:对啊,我是随师父在人世间证实大法来的,现在就到了需要自己亲身去实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的大法法理的时候了。

母亲(同修)立即为我联络一位陪我同去近距离配合的同修。待客车要出发前三分钟母亲来电话说:外地协调同修说,如果坐这个时间的客车就没必要去了,到那时也许同修已被邪恶人员带走了,想来得及必需找好车、快车才能赶得上。这样我请师父加持,立即打电话给家人,让他送我们去,他很情愿的答应了,平时要两个小时二十分钟才能到的行程只用了一个小时十分钟就到了。

可监狱距市区还有半小时的路,又赶上修路改路线,正愁不知怎么走问路时,那路人说:你们带上我吧,我到监狱附近办事,正好给你们带路。我心里清楚这是师父给弟子安排好的带路人,只要我们走在神指的路上,师父法身时刻悄然而护啊!

一進监狱大院,一点没感到邪恶气焰与另外空间的压力,原因是从早上三点多直到七点多,相继来发正念的同修们陆续赶到,并默默在那儿发正念,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但直觉就知道院子里哪些是同修,哪些是常人。

因考虑到我是以家人身份出面与邪恶人员接触交涉,所以决定不与在场同修正面接触。我们下车后直奔办公大楼,说明我们是来接今天到期的高远(化名)时,他们告诉我们到另一大楼门外等着,到时间高远就出来的。这时一同修过来指着离我们大约十多米远的三个人说:他们是高远所在地公安局610与国保来的人,大清早就在那大楼外等着接他哪。听说他们早上又与监狱方交涉并狡猾的告诉监狱方,说高远家没人来接,所以等办完手续由他们接高远回家。

由于我们距离很近,他们也感觉到我们是高远的家属来了(因那天只有这位同修到期)。见到我们堂堂正正站那儿等候,明显的看出他们压力很大,不时偷偷小声嘀咕:怎么家里来人了呢?还说:看这满院子都是法轮功的人啊,咱们注意点……,边交头接耳,边不时偷偷看我们,又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给我们几个录像,我们简短交流两句后达成一致:不被一切假相所动,谁也干扰不了我们要做的。当时我心中清楚一点,我们是最正的,他们是见不得光的,就更显得我们堂堂正正、坦坦荡荡,他们在那却偷偷摸摸、缩头缩脑。

另外空间邪恶因素被大法弟子集体强大的正念场制约的根本无法如意的操控表面世间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了。在我们不停的正视下,那三个人躲的离我们越来越远,再过一会儿看他们几个已躲的远远的了,还不时回头偷偷看看我们。但能感到另外空间邪恶生命还想用拖延时间的办法来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从而想达到有空可钻,在场的大法弟子都识破邪恶的阴谋,协调同修也小范围一片儿一片儿的与在场同修交流,及时向内找并归正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坚持大法弟子救人的原则,别把心单一用到只为接回同修上去。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这过程中我们又到办公大楼找相关负责人员,但一直没找到,其中有两位工作人员问我:是不是记错日子了,平时正常放人时,这个时间早该出来了;如果再不出来就是今天没有要放的人了。当时我心里很清楚,日子是不会错的,是邪恶想用假相来干扰大法弟子的正念罢了,我们是不会被带动的。

我们一刻也不放松的在那里发出解体另外空间邪恶、善化世间所有众生的正念。

十点多钟时与我同去的同修说:咱们再去楼里找找吧,这次上去找到了直接管这事儿的人。我笑着作了自我介绍,说了两句客气话用以启发他善的一面起主导作用。他开始表现生气的样子问我:为什么带来那么多法轮功的人在外面,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那么多,还能把这儿炸了啊!我知道是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害怕了才控制他这么说的。他又说:要不看你们这么多人早就放他了,现在你出去让他们都离开我就放他。我看出他生气的背后是底气不足的事实,但另外空间邪恶生命想利用他的嘴来达到不让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的目地。这时我想:如果大法弟子不在这儿发正念,邪恶610人员早把同修高远带走送洗脑班继续迫害了,所以在高远没安全离开之前我们的正念是绝不会停止的。

这时我说:一看你就是个好人,今天早上来这儿的一路上遇到的全是好人,没想到到这儿来又遇到你这么个好人,我从家辗转赶到这儿,到这都九点来钟了,你说外边那些人一大早就来了,那怎么能是我带来的哪?他说:真不是?我说:真不是。在与他对话时,我一直本着符合“真、善、忍”的原则,因为大法弟子到哪都得做一个说真话的好人啊!其实那些发正念的同修们也真的不是我带去的。他又问我炼不炼法轮功,问和我同去的那位同修炼不炼法轮功,我都智慧给了他答复。

我看出他对这么多大法弟子同时在外面站着(发正念)还是心有余悸,我就笑着对他说:哎,其实我能理解外面为什么那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一定是四年半没见到我姐夫了很想他(我自称高远是我姐夫),知道今天到期了,都想来看一眼,从我姐夫身上我知道很多法轮功真相的,他们都挺善良的,你不用担心。如果你有顾虑,你可以亲眼看着,我保证让我姐夫上我的车,跟我走你总该放心了吧!他又推说:我不管这事儿,我管不了,这事很严重,边说边关上门就往楼外走。我与那位同修紧跟上,我笑着说:今天我就认定你是管这事儿的了,好不容易找到你,就快中午下班了,你不管我找谁去?这回你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好人有好报的,等我把姐夫接回家后,我欢迎你到我们家乡做客,到时我一定热情款待你。

当时我真是发自内心的希望这个生命选择善良,同时也真的希望他能到我的家乡去做客,因为那样他的生命就更有好的未来了。也许是他生命明白的一面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真诚,他不再严厉并不好意思的说:你别跟着我呀!跟着我也没用!这时我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生命背后的邪恶因素已操控不了他了。正巧这时一个常人找他办事,我与那位同修一直站在他身边,那人见我们与他站的那么近,就指着我俩问他:你们是一起的啊?他说:哦,不是,今天有个到期的,他们是来接人的。这时他转身把我交给一个着装的人并告诉那人:她是高远的家人,你看着办吧。这时那人问:你是高远什么人?我说:我是高远的小姨子(妻子的妹妹),他又问:高远的妻子为什么没来接他?我说:这不我姐也被抓去洗脑班了吗?我姐在家哪用得着我来啊?这时那人眼中仿佛一丝同情的目光掠过。对我说:你等着,我给你向上级联系一下,但要核实一下你的身份。

他拨通电话让我接:对方问我叫什么名字?是高远的什么人?我如实的回答后,他又让我身边着装那人接电话,大约两分钟后那人放下电话对我说:接你姐夫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必需让他出门就上你的车,不许跟院子里那些人(指大法弟子)接触。我说:你们要把手续都办好了,因为那样能节省时间,越快越好,我保证他一出楼门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带他离开这儿。他们痛快的说:好,就这么说定了。就这样,十多分钟后顺利的开车带同修离开了邪恶魔窟。

整个与他们交涉过程中我一分一秒也不曾放松过正念,外面配合的同修们看到我们進進出出办公大楼时,更是集中发出强大的正念清理着邪恶、善化着众生。整个过程被同修们称作“极具戏剧性、惊心动魄、紧锣密鼓”,最后以圆满为结局。

事后当静下来回想过程中自己哪儿做的应该完善时,更多的是对师尊无所不在的慈悲呵护的感恩。感谢师父对弟子生生世世的慈悲呵护与安排!感谢师父在宇宙末劫时刻选择弟子作为助师正法的一颗法粒子!

这时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一段讲法显现在眼前:“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2]师父啊!弟子感谢您选择了弟子!弟子一定不负师尊重望!弟子一定“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3]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