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日】面对面讲真相我很长时间没去做了,我还是感觉怕心太重,有时候,花个真相币还是胆胆突突的。老是想起一些迫害的可怕场景,尤其想起活摘人体器官那些血淋淋的场面。一直以来我自己也没有太大的突破。但碰到熟人也是愿意讲一讲,但效果不怎么理想。

第一次是给丈夫的朋友的太太讲,我感觉当事人接受的也还可以,当面表示“三退”了。但过了些日子,朋友还是约丈夫聊了聊,还是对我進行“规劝”。向内找我感觉自己证实自我的成份。

第二次,是弟弟的朋友,我赶过去给人家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前前后后,紧接着又给人家讲了“三退”,但人家说:“你说的太多了,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我回去好好想想……”我向内找我感觉还是以自己的感觉讲了,不注意对方的接受能力,同时,还有强烈的急躁心;第三次讲真相,人家干脆说听不懂;第四次,是给我的同学讲,人家几乎没怎么听反而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

我每次也都向内找,但总感觉没找到根子上的原因。直到有一天和同修交流她说:“其实,救人的是师父是大法,我们只是起一个帮助的作用……”这句话使我深受启发。曾几何时我也是这么想的,的确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不知从何时就偏离了方向,这个想法怎么越来越淡薄。也不知从何时起总是强调“我”。

“师父啊,帮帮弟子,因为‘我’要去讲真相;师父啊,请赐给‘我’讲真相的智慧和能力吧!师父啊,‘我’表达能力不好,帮帮我吧!”总是强调“我”救人的能力和讲真相的能力呢? “师父的能力”在我脑海里变淡了。也就是说,认为对“自我”的认可和强调超过了大法,当意识到此问题的时候,我自己吓出来一身冷汗,作为修炼人我们都知道这问题的严重性。偏离了法自己的小命都很危险还谈何救人呢?

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严格的查找自己的一思一念,只要它一露出了就立即销毁掉,同时,请师父帮我清理这些败坏的物质。把自己无条件的交给师父,把自己要救的众生的未来也无条件地交给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慈悲的师父在救人,是洪大的正法之势的巨大作用。怎么还有那个小小的“我”在苦苦的求呢!求师父给我讲真相创造条件和机会,求师父赐给我讲真相的智慧和能力,求师父赐给我表达能力和处理事情的能力。(当然,我认为如果不是自己心性有问题,只为讲真相救人是可以这么求师父的。)

当我悟到此理,当我再去花真相币时,心里很坦然仿佛一切都是顺理成章都是水到渠成。但对面对面讲真相还是机会比较少,陌生人还是不太敢讲。即便这样,我还是感觉的那个“怕”突破了厚厚一层,同时,我还悟到了一思一念都要以“真”、“善”、“忍”为衡量标准。那些迫害的场景和活摘人体器官那些血淋淋的场面都不符合“真”、“善”、“忍”都是应该清理的败物,其实,那是邪党的东西是它在制造恐怖让人害怕。

我还明白了,长久以来,我不能很好的对比我地位高、学历高、职位高的人讲真相,总感觉难于开口,拉不下来脸,也是这个观念在障碍着。总认为是“我”在讲真相那怎么会有力量呢?一切的正念和力量都源于法中,都是伟大的师尊在正法、在普度众生。

都是自己没修好使众生不能得救。作为修炼人我们一定要多学法,静心学法才能做好“三件事”。

以上是自己最近的一些体悟,哪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