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修炼中的经验与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日】本人三十岁出头。今年是我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第五个年头。修炼大法的美好与了悟真理后的幸福感,我想对于每个真修弟子而言都是难以言表的殊胜。我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痛定思痛,写出自己几年来修炼中的经验教训,警醒自己的同时也与诸位青年大法弟子共勉,让我们共同把握万古难遇的机缘,走好最后的路。

去除色心与思想业

在色的问题上,我在修炼前造了很多业,看了很多不好的影片。其中很可能有旧势力的险恶安排,因为那种没有理智的魔性表现和状态在我现在看来是不能理解的;如果不是旧势力这样操控,我想我会更早得法。

修炼后我马上痛改前非,彻底删去了所有不好的影片;但由于我在断欲方面走了极端,加上还有其它一些问题,还是与前妻友好分手。

虽然断欲已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去色心与思想业的魔炼对我而言却是一个长期而艰苦的过程。我也很苦恼,想了很多办法去克制业力的反应;消业严重的时候,几乎是过几个小时就要向师尊磕头求救。

目前这种干扰还会有,但是好了很多,现在即使我偶尔上常人网站查资料,对于不雅的图片也能做到“视而不见”。

整个过程中,我的体会有以下几点:

1)断绝电视和常人影片、网站的干扰

这点对于我的修炼路能走到现在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我自修炼四个月后就几乎断绝了所有的电视和常人的影片、网站,直到现在。所以同事们谈论的影片我几乎都没看过,但是这既可以修口,也并不妨碍我救度他们。

我修炼之初有次陪太太看某歌星的纪录片,后来一首老歌在我脑中回响了一天半,从那一刻起我知道这对于我而言太可怕了,自此我不再陪太太看电视。当然对于有家庭的同修而言,我想这真的需要平衡好,也很难,但是我们要对自己的修炼负责,并且一定要坚信我们的能量场可以抑制常人。

2)长时间清理自己

这点我想不单是针对色心,对于去除其它的观念和思想业也都是一样的,而且效果也很明显。我清理时一般是把所有相关的记忆,哪怕是所谓人中美好的回忆,都当成是黑色的记忆(一片黑就不存在影像干扰的问题了),不断的说“那不是我,我不要”,通过全身所有的能量用力向外排;并且在脑中不断重复加强“庄严神圣光明”来代替阴暗的物质。

有次当我长时间清理自己以后,第二天上班路上,师尊借司机说他的车经过大修后好跑多了,来鼓励我做对了!

3)看神韵有神奇的净化之效

看历年的神韵晚会,也是净化自己的过程。其间我不断打嗝,感觉到脏腑中的废气被排出。特别是当我看了今年的神韵后,非常神奇,当晚梦中过色关时,我第一次做到了面对色魔,也连说了两遍师父在《转法轮》中描写的那个小伙子所说的话:“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炼功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从而化掉了邪魔。而在之前我多是靠着常人式的回避污秽场景来过色关的,从没想起自己是炼功人。

4)向内找自己的执著

日常生活中我一般是提醒自己,再漂亮的异性也是“黑色泥巴,黑色业力团”,来约束自己。

写本文之前,我又找到一个执著:家中的镜子很多,我也很喜欢照镜子。虽然我也时常提醒自己看到的是幻象,应该想镜中看到的是金刚,雄狮或是大将军才对。但深挖下去,我才发现了一个对于表面肉身的执著,再引申下去还是和“喜欢”有关,别人怎样的外貌符合你的喜欢,或喜欢别人说你帅,这又是观念和情的问题。找到后我严肃清理自己,之后体会到“无”的某种境界的美妙。

修炼是最最严肃的事情

在“怕吃苦与心里不平衡”这点上我摔了修炼后最大的一个跟头,直到目前这仍然是我一直在着力去除的执著心。

我自得法后,工作之余就全身心的投入修炼。有次同事长假后自欧洲旅游回来,拍了很多照片制作成PPT给大家欣赏,我当时为了恭维她好找机会讲真相(常人心而不自知),就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还在其他同事前大加赞赏。有个同事不知我已离婚,来了一句“你和你太太也可以去啊”。

一句话勾起了我的人心,我有点黯然神伤,随之浮想联翩,脑子里居然闪出可怕的一念“如果我不修炼的话,如何如何”,之后脑中象炸雷般轰然一响,我很惊诧,但是当时我还没意识到已经犯下大罪,在另外空间已是大漏。正如师尊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所讲“人的一念差了,就会使自己发生动摇。所以越到最后对你们的考验也越严峻、越关键。”

正因为在“修炼是来吃苦的”这个问题上没有实修,不坚定的我,感叹救人之苦,又因不平衡的妒嫉心不去,老觉的“我要辛辛苦苦的准备资料,顺着你们爱听的讲,费心找机会来救你们,什么娱乐,家庭都放弃了。你们倒好,过得逍遥自在还不领我的心意。”

很快在之后一次证实法的过程中,就象师尊在“走火入魔”中讲的一样,我几乎是被外来信息操纵,整个大脑完全是迷迷糊糊的,结果因携带真相资料遭迫害。给同修、家庭、众生造成了极其惨痛的无法挽回的损失,或许永远失去了一些救人的机缘。

在出事之前,师尊多次通过手表面上有雾气点化我(当时我还并不重视前五分钟清理自己思想上的不好的观念,业力),或是第三方审查机构不请而至,而且还安排飞鸟撞碎一楼大堂玻璃后的场景让我看到,我当时还想“好大一个漏啊,不过这写字楼这么大,可能不光我一个大法弟子,说不定点化别人吧。”就是不肯重视点化和向内找。

出事前夜临睡时,师尊打了一句诗到我脑中“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1],如果不是师尊的这次警醒和之后的慈悲呵护,很难想象我后来将如何走出魔难。

可以说,回忆教训的过程也是极其痛苦的,希望我们都牢记师尊在《什么是大法弟子》 中所讲的“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成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

救人之心是否坚定的问题

我个人的浅薄体会,如果99年7.20之后同修们所面对的所谓邪恶考验是“你还炼不炼”,那目前的考验可能就是“你还救不救人”。

邪恶或许会说“好就在家炼”,但是我们内心都应该很清醒的认识到正法修炼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远远超越我们个人解脱与圆满的。邪恶可以操纵任何一个警察,居委会成员或单位领导,部门经理来跟你说“不要在这里宣传,要讲去其它地方讲,去单位外面讲”,我们内心需要马上坚决否定:“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否则一被影响到,就很可能象师尊在《转法轮》中所说“你随便的把别人的东西拿来了,往里一加,带有别的信息,就干扰了这一法门的东西,你就会走偏,而且会反映到常人社会中来,会带来常人的麻烦,是你自己要的,别人就不能管,这是个悟性问题。”

救人与否不是出自于我们个人的兴趣或爱好,那是师父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与重任,是验证我们作为弟子听话与否的真实心性体现。我们的修炼环境是师父交给我们的救人阵地。

我们是否已经体会到“大法弟子”就是我们唯一的真实身份!而其它的身份不过是个假身份,人中的角色而已,那弟子怎么能不听师父的话呢?我们生生世世以至此生的真正目地不就是来吃苦中之苦,得法及助师正法,兑现我们的誓约,未来圆满随师还吗?

双盘与定力

在磕磕绊绊中走过几年,我方意识到自己平时忽视炼功的这个问题很严重。我很羞惭自己面对突如其来的考验时表现实在太差,直到几个月前我终于体会到原来定力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之大足可化掉一切邪恶。

幸蒙师尊加持,我终于在今年一月份突破了双盘关,而且第一次就盘了一个小时。当时我就想为什么不能像单盘一样上来就盘一个小时,心里就求师尊,结果证实了《转法轮》中所说的“心性多高功多高”的法理。在之后双盘打坐忍苦的过程中,我能感受到定力这种珍贵而强大的物质在内心被慢慢的加持和增长,绝非单盘所能比,反过来它又在发正念时加持着师尊赐予我们的功能。

希望大家以我为戒,在做好三件事之余都能够重视炼功。

敬师敬法

敬师敬法这个问题明慧网上谈的很多,我也说说自己的教训。

我得法后每次学法中都能感受到师尊的慈悲点悟,说来或许大家不信,狂妄的我居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学完一遍《转法轮》,就不知天高地厚的问自己“等我学下一遍的时候还能发现有新的法理吗?”听起来是不是可笑之极?但即使这样,师尊仍然慈悲的点化着我,直到我在最近的一次魔难中幡然醒悟。

深受党文化毒害的我根本不懂何为谦卑,更不知自己在大法面前的微不足道与渺小。甚至即使向内找后,曾经都想“为什么要谦卑,谦虚不就可以了吗?”

大法的洪大,玄妙精深之不可想象,就是我们圆满后,也不过证悟到自己所在那一层次中的一点而已,在大法中连一颗尘埃都不是,我的愚昧与狂傲简直已不可用“自心生魔”来形容。

写作本文前,师尊慈悲的点化我“自心生魔”的其中一层含义,那就是基本上和“自”字沾边的,如自大,自满,自傲,自居,自夸,孤芳自赏,自以为是,觉的自己了不起,等等等等,都是因为执著自我而派生出的种种执著心,都会导致“自心生魔”。如果不重视将如何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不敬师又如何信师?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

我现在体会到,修炼对我而言是一个对师尊对大法越来越敬仰,越来越谦卑,越来越听话,越来越坚定,正念越来越足,越来越感到神圣,越来越珍惜修炼机缘的过程。在此,弟子再次严正向师尊跪拜请罪。

讲真相中的经验与教训

关于讲真相,我的体会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求师尊加持和安排

其实救人的事情全部都是师尊的铺垫。我多次感受到,当我真心想救哪个老同事或多年未见的朋友时,苦于没理由约见,结果没多久,师尊就会安排各种各样的机缘。

比如某人介绍猎头给我(各人情况不同,我会拒绝并珍惜当前的环境),但这样我就有理由表示感谢而约对方碰头;或是我正好有事请对方帮忙,就也有了联络的机会。救人的过程中,诸如本来对方没空,突然有空了;甚至遇到离世同修的家人,朋友等等,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不一而足。

说到“救”这个字,我体会也是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涵义,在我们这的表现不过是我们跑跑腿动动嘴,真实的不可想象的承负全是师尊在做。渺小的我们求师尊加持和安排,应该是最正的念。

2)救人的心态做事而非做事的心态救人

真心希望多些众生得救,是为他的;怕自己被落下,完成不了任务而做,是为私的,效果也是天壤之别。在这方面,我认为值得重视,以免被旧势力钻空子。

我曾经有次因怕心太重,怕有人提及大法时不敢证实法而掉层次,在旅游大巴上极其错误的“发正念”让周围的同事别谈到法轮功的事情。后果可想而知,之后很大的干扰接踵而至。

相比之下,有位同修面对警察的干扰时金刚不动的说“奉师命,助师正法;讲真相,救度众生”,这才真的是堂堂正正!我们是师尊帐下的大将军,我们所修出来的功就是千军万马,所以我们并不是单枪匹马面对邪恶和众生。

3)重视开发与运用功能

我现在讲真相前,都会先心里说一句“师尊让我救你来了,大法弟子、神救你来了”,神行神事,一下子就把我们与常人的层次拉开了;然后再用功能把其背后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空间的邪恶都打掉,比如“一念劈山”连劈几下。

以前我往往都是讲到一半,等对方看《伪火》时才想起来用功能除恶。但常人中相当部份还是怕心比较重,上来就应该帮他们清理掉。

因为“处处都是魔”[2],“所有的空间是同时同地存在的”[3],所以平时走在路上,我就尽量提醒自己想着“灭”这个巨大的能量场一直跟随着我除恶,“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精進要旨三》〈正念〉)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过“末梢神经感觉也很灵敏”,我体会那么视神经和听神经也会很灵敏,所以我现在就想到用“视而不见”和“听而不闻”的功能来麻痹肉身的眼睛和耳朵,这样可能就不太容易会被干扰到。

4)注意显示心与修口的问题

每个大法弟子或许在常人中都是挺有能力或是有某方面特长的,特别是得法后,觉得超出常人了,就更是容易滋养显示心,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可能会有意无意的表现出高人一等或讲高。这样我认为就容易引起别人反感,常人其实也都不一般。我们越是表现出谦逊和尊重对方,对方越容易接受真相。比如我面对党员时,会说其实很多党员本身都是很优秀的人才而被中共拉進去的,是邪党利用人才撑门面,而非党员不好,这样他们也表示认同。

而且我认为跟常人讲真相时,要用“老百姓”而千万不要用“常人”这个词,常人是很自尊和自命不凡的,不要障碍了他们继续听真相。

还有就是修口的问题。我体会师尊讲的法是大法弟子和神才应该知道的,讲高了不但常人觉的玄,而且我们还可能牵扯到“泄露天机”的问题;同时,很可能因为我们不修口,而招致常人不修口,不负责任的乱说甚至构陷我们;我们应该引起重视,用功能封住他们的嘴,不该说的别乱传。

再比如说,常人都是很执著自我的判断的。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现在这件事该怎么做怎么做,可能无意中就伤了谁。”我没领会好,有一阵老是劝同事卖掉股票,看似是好心,但是却招人反感;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背后的 因缘关系。

我现在真实体会到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不露内秀”的其中一层涵义,那就是容易勾起常人的妒嫉心。浅白的讲真相就可以救了世人,我们为什么非要显示自己知识渊博或洞察先机呢?容易招人嫉恨,给自己惹麻烦。

5)做事与修心

我以前老是会想自己又救了几个人,觉得就在修自己了,后来才意识到错了,做事不是修心。

现在我的体会是:总结自己在做事的前后及过程中是怎样起心动念的,动的是不是善念,正念,为他的念;哪里做的不好,找出不足,下次提高,这才是真正修自己,去人心的过程。

比如说在出门前有没有先请师尊加持安排有缘人;走在路上有没有做到“一路正念神在世”[4];面对常人时,有没有想到神来救你了;有没有在搭话的同时打出功能除恶;面对常人的抢白或讽刺时有没有忍住,有没有坚定我是救你来了这一念;有没有把自己的范围用大法罩与外界隔绝;在用第三人称讲真相时,被常人问到你是不是信什么教的问题上,敢不敢证实大法;讲完离开,必要时有没有想到“隐去了”;讲的顺利或不顺利,有没有起欢喜心或懊丧心;救了人以后,有没有“贪天之功”,还是把做过的事象气球一样放掉了;看到常人的不良表现,有没有反过来想为什么让自己看到,等等等等。

上述这些我认为都是属于我们修心的范畴,不断的这样严格要求自己,才是真正的提高自己的心性。看似我写了挺多,但自己在修炼中做的还是“差远去了”,很多写出来也是为了警醒自己。

最后,愿我们每位珍贵的同修都能多问问自己是不是对于世间俗事都已了无牵挂了,只一心做好三件事,坚定纯正的求道救人之心,早日兑现誓约。

不当之处希望同修不吝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论衡量标准〉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感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