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天津教育学院事件始末(2)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接上文

善与恶的较量

法轮功学员A:到了晚六点多,我去学院外打公用电话,看到至少六辆警车停在甘肃路靠哈密道一侧,都是那种可乘坐二十人左右的中型面包车。等我回到校园,我看到警察开始往外拖人了,他们一边打人,一边往外拖人。差不多都是三、四个警察一起上,把学员拖到大门口,扔出去。而且他们不光是在校门口抓人,也从校园最里边往外拖人,让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看到,很有点杀一儆百的意思。

几千名法轮功学员仍然不为所动。

法轮功学员B:大约晚七点左右,警察开始驱赶人群,并往外拖人,同时我们这些维持秩序的志愿者也被便衣特务挟持。我身边又过来了两个便衣,对我说: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我说:你们是什么人,我跟你们干嘛去?他们就向我出示了工作证,当时我想我行的正,不用怕,就同意了,于是看似很平常,我就被这两个人夹着胳膊走了。我被夹走时,看到门口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被四个警察四脚朝天的拖着,露着后背,身子蹭着地,被扔到大门外。

我被带到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派出所大门口有几个很醒目的大字好像是“人民警察为人民”之类的标语,现今还在。

在一间空屋子里,我问警察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他说:国家已经下达命令了,你们这个功法,就是不允许更改了。我说:警官,你看看我们的《转法轮》书,上面有哪句话象何祚庥说的那样。那个警察态度很蛮横,一边用手使劲推搡我,一边说:你还跟我说嘛!

我说:你看看,你还说你们是人民警察。我大声说:大伙都来看看,人民警察打人民!我还没有犯法,我们只是向天津教育学院反映问题,他们就这样对待我们。我的声音很大,引来了好多房间里的人出来看。其中有很多像是被拘押在那里的人。这个警察心虚了,赶紧说:你喊嘛!你喊嘛!

我说:我没做亏心事,你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你明天放了我,我还要找地方说理去。

就这样,在后半夜,凌晨三点半左右,他们才把我放了。

法轮功学员E:二十三日晚上七点四十五分,看到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都无济于事,天津警察又采用更卑鄙的手段制造事端。

在学院大门口内一侧空地上有一个小伙子与旁边坐着的一位小女孩在说话,这时过来一位警察,有意挑起事端,叫小女孩走开,说话间抬手就打,把小女孩打哭了。小女孩哭着说:你打我干什么?一位来自天津北郊的年轻男学员,穿着一身白衣服,身后印有“法轮大法好”字样,他走过来对警察说:你不应该打孩子,她那么小,还没有上学。话音没落,警察拽着小伙子的头发往墙角上撞,顿时小伙子被撞的头破血流,然后又把他抓走了。在这个过程中小女孩的妈妈就坐在旁边,也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她一声不吭,克制自己保持冷静。此时在场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亲眼目睹了这一情景,大家都牢记师父的教诲,坚守着真、善、忍的原则,保持克制,和平、理性,没有一个人说话,静得出奇,人们都能听到自己喘气儿的声音。突然在学院大门口,又有人开始背诵李洪志师父的经文《论语》,于是学员们都跟着背诵,任凭警察的打骂恐吓,声音从大门口传到校园各个角落。小女孩不哭了,只有背诵佛法的声音在整个教育学院空中回荡。场面庄严神圣。

法轮功学员A:晚八点左右,天逐渐地黑了,这时大批的防暴警察出动了,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冲进教育学院,占满了所有的通道,把法轮功学员分片包围住。法轮功学员与防暴警察对视着,此时仿佛空气再一次凝固了,整个学院里鸦雀无声,似乎地上掉一根针都能听到。

紧接着每十几防暴警察包围一片,开始一片一片的清场,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岁数大的法轮功学员,警察连踢带踹,拽起来就往车上扔。有一个姓黄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拽着四肢,扔到车上。一车一车把学员抓走。我当时就坐在大门附近左侧一栋房子的门台上,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人群很快的被驱散了,警察挥动着警棍,喊着,驱赶着人群。我和周围的一些学员,默默的起身收拾随身物品,出了教育学院,身后的防暴警察不耐烦的叫喊着。整个过程法轮功学员没有口号,没有反抗。

法轮功学员D:在防暴警察暴力驱赶法轮功学员之前,有几辆轿车驶进教育学院,有人看到时任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宋平顺也来了,在他们走了之后不久,大批的防暴警察就气势汹汹冲进教育学院。

当时教育学院有一个管保卫的科长,个子不高,戴着眼镜,很恶毒的向警察指认学员“哪个、哪个蹦的欢”,“抓这个,还有那个”。于是警察就挨个抓人,我也被抓了。这时有一个天津市局的警察,走过来对抓我的人说:别管了,交给我,随后就把我放了。

因为在那几天,我经常给他介绍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对他讲教育学院的做法是不对的。因为晚上有学员露宿在校园,有一天晚上下雨了,他让我劝说学员们离开,我说我们没有组织,我也不是负责人,每个人都是个人行为。我还给了他一本《转法轮》。他看了书心里明白我们都是好人,而且这些人到这来没有闹事的,都在那看书,很平和。这个警察善念出来了,所以当有人抓我时,他说你走吧。

我看到有一位个子不高的法轮功学员,是一位少校军人,他曾在中心公园炼功,被两个警察押着,抓走了。还有一位来自宁河的法轮功学员名叫姜九胜,被四脚朝天的扔了出去。

法轮功学员C:既然教育学院不能还法轮功清白,既然中共天津市委指使警察暴力对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而且一再强调这是上级的命令,那我们只有找政府反映问题。于是学员们被赶出教育学院后,就自发而有秩序的步行朝天津市委方向而去,沿途学员们自觉的走人行道,不堵塞马路,没有人喧哗,都默默的行走。

法轮功学员E:学员们自发的分成两路。一路从甘肃路右转经哈密道至南京路,再经烟台道或经泰安道至天津市政府。(见图2-6:从教育学院至政府大楼沿途主要路段)另一路从甘肃路左拐经山西路、保定道至市委市政府大楼。大家一路浩浩荡荡步行去了天津市政府,速度极快,也就是十来分钟就到了,学员们先到警察后到。让那些警察们都想不明白。

图2:甘肃路和哈密道交口右拐至南京路
图2:甘肃路和哈密道交口右拐至南京路

图3:南京路
图3:南京路

图4:大沽北路泰安道交口
图4:大沽北路泰安道交口

图5:保定道
图5:保定道 烟台道 右侧中间路标

图6:天津教育学院事件学员上访路线
图6:天津教育学院事件学员上访路线

我们到了市政府门前的小花园时,那里没有人,大伙就随便坐下了。过了一会有些警察骑着跨子(三轮摩托)才到,他们跳下车,赶紧拉绳子圈场地戒严,嘴里念叨:这些人都是什么腿呀!比摩托车还快。

事后有开天目的同修说那又是神迹,大法弟子走的是另外空间,所以神速。

法轮功学员C:在市委门前的小花园聚满了法轮功学员,还有花园对面及市委周围所有街道的人行道上都站满了学员,没有人站在马路上,没有堵塞交通。中共的一些便衣特务仍混在学员中间,继续挑弄是非。因为他们说话就带脏字,一听就知道他不是修炼人。

图7:原市委大楼旧址
图7:原市委大楼旧址

图8:大沽北路市委侧面
图8:大沽北路市委侧面 左侧为当年学员停留处

图9:解放北路
图9:解放北路 泰安道交口 原市委大楼东侧利顺德酒店.

这时候市委大楼里有人出来要找法轮功学员代表谈话。因为看到了中共在教育学院的阴险邪恶,所以大家互相提醒,不要上当,只是一致要求政府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更正天津教育学院杂志上的不实之词,还法轮功清白。

到了晚十一点左右,我看到一位老大娘要跟着警察进政府大楼,我们大家都很为大娘担心,这时我身边一位来自大港区的中年妇女,见此情景就赶紧陪同老大娘一起进了市政府大楼。

过了不长的时间她们俩人都出来了,就听这位中年妇女对我们大家说:里面有一个自称是什么头头的人,开始态度很粗暴,她与大娘一直心态平和的跟他讲道理。最后那个头头承诺放人,要求她们劝大家回去。她向我们大家介绍了情况,问大家怎么办?中共警察的话可不可信?

说话间警察给她一个话筒,让她大声告知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她只好拿着话筒对大家喊话,她特别强调:“他们答应放人,那我们就回去看结果。”言外之意是你们已当众表态了,不可失言。为了营救我们的同修,为了和平解决问题,大家陆续散开了。

我们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和我们一起去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抓了,他是凌晨三点回来的,两只手缠着绷带。但是第二天我们听说只放了一部份法轮功学员,有的学员听了立即又赶到市区。但是市政府不让去了,只好在附近的海河边,那里到处都是便衣,不让停留。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