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井下矿工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八岁,是一名矿工,一九八九年七月十九在井下由于停电导致翻车,把我砸在车下,骨盆粉碎性骨折,在近一年的时间走不了路,那时四口人每月开七、八十元钱,生活十分艰难,后来在班上干点零活。九三年又得了颈椎、腰椎骨质增生,开始强忍着到后来实在走不了路了才去医院。大夫说这是死不了的癌症,死不了活受罪。当时认为他是开玩笑,活了几年把大部份生活费都用在了治病上也没治好,天天吃药把胃也吃坏了,还欠了外债。

九六年十一月,从邻居那里得到了一本《转法轮》。看后知道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知识,如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为什么能当人,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为什么看病,人生的灾难祸福是怎么回事,知道了不失不得,积德损德的理、善恶有报的理,衡量好坏人的标准是什么,为什么叫人做好人,進化论无神论是错的等等……讲的太好了,我想人人都按真、善、忍做好人,社会就安定,中国就
有希望。

我每天下了班就学法轮功,精神很好,身体越来越好。过了一个月,家里养猪,买了一马车玉米。我想到师父讲的话做好人,为别人着想。这车老板这么大岁数,天冷路滑别把人累坏了,当时我刚想着,帮赶马车的老头扛,也没有把自己当作病人,一马车玉米扛完(每袋一百八十多斤),一点也没疼,完全好了。

前年,一领导向朋友问我的情况,朋友说:“还下井干活呢!两儿子没结婚呢。”领导说他二十年前就干不了活了,现在怎么还下井呢?朋友说:“炼法轮功炼好了,现在身体可好了。炼功十几年没用过一次药。”领导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知道。”就把一个工程交给了我们俩,他领着干活,我买一切的用品,我严格按真善忍做。现在买东西有提成是个普遍现象,谈好价格卖方主动说是给我提成(这一次就提六千多元),我说炼法轮功的人不占这些便宜。卖方很吃惊:“现在的社会还有这样的人,我看到了炼法轮功的人真好,你们领导真会用人。”还有的卖方说给提成不要,给物品、买衣服、请吃饭(因为他们想留住客户),都被我拒绝了。有的时候卖主说,我请别人吃饭你去吧!在特殊情况下也吃过。

工地在野外,在市里给我租了一间旅馆,天不亮我就起来忙,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别的地方都用两个人),买完东西雇上车给他们送去,剩余的时间我就学法轮功,饿了就买个饼和咸菜就这么吃。为这事,朋友说我多次“吃饭也不用你自己掏钱,怎么也得买个菜吃。”他每次到我这里来,都带我去饭店吃。

我们这里没有当官吃闲饭的,没有贪污的,朋友(没炼功)多少能弄点钱但很少,我有数吗,我也经常给他讲做人的道理。工人得到了实惠,干劲很大,有个工人二十天挣了一万零八百,自己还不相信,就问你们能不能给割了(在别的地方都这样,用这部份钱当官的享受)。我们告诉他挣多少得多少,他们听了很高兴,比在别的地方干多挣一半还多。在一年的时间里,我单位创造的利润是最高的。

有人说:“都快六十岁了,还能干几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不用了,又不是正式员工,这是发财的好机会。”我说:“我如果不是炼功把身体炼好了,现在不用说每月挣七、八千的工资,可能还躺在医院里,也可能更糟。”在这段时间从我手里花掉上百万,我一点不贪,因为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我要做的更好。

第二年把更大的工程也交给了我们俩,每月工资是其它地方的三、四倍,给单位创造的价值还是最高的。在其它的单位,有用没用的官,都工人养着,罚了工人的钱去吃喝嫖赌,现在的人还说共产党给开支……共产党是不劳而食的寄生虫,是工人农民养着它,它贪的钱是人民的。中国人被中共无神论给害苦了,不相信用不正当的手段弄来的钱会折福折寿;不相信神佛,就敢做坏事,使人越来越腐败,社会越来越糟。

还有一件事,孩子上大学毕业在家,三年没工作,人家都托人花钱买工作,我们不行贿受贿,记住师父说的话,“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零九年一位处长给孩子安排了一个收入很好的工作,把这在家三年少挣的钱也补上了。

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这些年全家人的身体都很好。我们把不用吸烟喝酒看病的钱拿出来救人,告诉人“法轮大法好”,做好人、行善事,在天灭中共时能留下来,因为中共在历次运动中整死了八千多万中国人,现在还迫害死三千七百多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用谎言蒙骗着中国人,诬蔑大法,对佛法(法轮大法)犯下了滔天大罪。我们讲真相是唤醒人的良知,分清好坏,有个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