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运的醒来了 而弟弟却没有

李希良给天津市政法、司法部门的公开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我经历了十一年的冤狱回到家中(监狱看我身体虚弱,和家属商量“保外就医”),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我回家后才得到了一个消息──我弟弟李希望从看守所到港北监狱仅仅十天时间就失去了生命,我还是要问问:他是怎么死的?

据我妹妹(李希望的二姐)讲,在希望临近去港北监狱之前接见时,那时希望的身体状况很好。可是在到港北监狱仅十天时间就被活活的折磨死了。医院的死亡证明的死亡原因一栏仅仅写着──“猝死”!我听说也有一位被打死的邢台法轮功学员,那个死亡证明的死因一栏,写着──“呼吸心跳骤停”。我咨询了医生,他说“这不叫死亡原因,是在掩盖死亡原因,含糊其辞,玩文字游戏”。大概哪个人死亡,都可以这样填写死亡原因吧?!这些医院几乎成了包庇犯罪的帮凶。

或许我今天能在这里发问,只是一个幸运吧。二零零五年十月,我曾在港北监狱五监区一分监区因为制止播放诽谤大法的欺骗性宣传广播,被关进禁闭室,在加戴手铐脚镣的情况下,被张世林等指使的六、七个包夹犯人毒打。被打几个小时中,我昏死过去两次,后被他们用药灌醒。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发生在港北监狱的太多暴行迫害中的一幕。我今天不讲出来,八年过去了,有谁能知道这些被掩埋的港北监狱的罪行呢?是不是我的弟弟李希望就是遭受了类似甚至更残酷的暴行伤害?是不是我们的区别只在于──我幸运的醒过来了,而他却没有醒来?!

我听说监狱给李希望施加了一种叫“地锚”的酷刑,是用铁板制成的管桶,将希望的两条腿至臀部象桩子一样直立固定在地上,两腿不能弯曲,再用手铐将人的两只手铐在地上,希望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点都动不了,被恶警“锚”了十多小时(而这种酷刑对人的折磨的极限是两小时)。到半夜零点,他才被发现已经死亡。

我听说港北监狱在把李希望迫害死之后,为掩盖罪行,假造死亡时间,还上演了一幕抢救尸体的丑剧。

我在港北监狱时,就知道,弟弟被转到港北监狱后,天津市六一零来了一个人,放下一句话“这个人,给我往死里整!”可以看到,港北监狱也是很忠实、听话的执行了“往死里整”的命令。正因为这六一零官员的一句话,才有了三十五万元安抚性质的赔偿金中,有民政部给的十万,监狱管理局给的十六万,而监狱只掏了不足三分之一的九万,这样的“分担罪责,共同赔偿”的决定。

我了解到关于港北监狱的罪行,有一个举报信,后来举报信里涉及的十多位当事受害人,有近十位各自签名或写出证言,共同作证,关于港北监狱的“地锚”、殴打等酷刑犯罪行径是真实存在的。然而天津政法系统负责人竟没有对大量证人和大量证据线索,实施应有的调查。还有一封举报信,举报了李希望是被地锚酷刑折磨致死的真相。后来又有聂宝利、樊建明,写出投诉检举信《我有责任站出来配合对港北监狱酷刑犯罪的调查》,站出来证明港北监狱的罪行。

之后刚刚出狱不久的李希望妻子,也就是我的弟妹,不忍看周向阳再被残害,悲愤地写下《不要让失去丈夫的悲剧在另一个家庭重演》的申诉信,再次提出了李希望之死的事实。

时至今日,对于港北监狱存在大量酷刑犯罪的举报和举证,仍然没有责任部门真正调查,相关的犯罪嫌疑人张世林、宋学森等人并没有被依法惩处。这是不是司法部门负责人在渎职,在包庇?

朱文华是在港北监狱被活活打死的,可叹没有亲人为他申冤。现在我作为李希望的亲哥哥,在此我要求港北监狱公开致我弟弟死亡的过程录像,我的这封信,也再次证明张世林所犯的罪行。我要求相关部门调查港北监狱致死我弟弟的犯罪嫌疑人张世林、宋学森、黄鹤等恶警对我弟弟李希望犯下的故意伤害致死罪行,还我弟弟在天之灵一个公道,让世间良善少一份冤屈!

李希望之兄:李希良

二零一三年七月

事件背景:

天津市河北区个体业主、法轮功学员李希望,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与妻子陈丽彦一起被中共恶警绑架,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天津港北监狱,仅十天就被“地锚”酷刑折磨致死。

李希望因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判刑八年,因不放弃信仰,在天津港北监狱(现改为滨海监狱)被残酷折磨了整整八年,九死一生,受尽了各种酷刑,耳朵被打的失聪。恶警曾经把他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柱子上,人趴在地上,两脚戴最重的脚镣,一脚高一脚低的半空绑在两个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给他解下来的那天,他大小便早已失禁。此事震惊天津港北监狱,恶警们没想到他还活着,一般人受此酷刑没有活过五、六天的。

而二零一一年这次再次被关入港北监狱,李希望没有从非人的“地锚”酷刑中幸存,离开了他的妻子和儿子。李希望的生前好友们一直要求追究迫害李希望的不法人员的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