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劳教即将期满 朱景云被劫入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左右,据知情人士透漏,吉林省永吉县法轮功学员朱景云,在非法劳教期满之前,被朝阳沟劳教所和永吉县610勾结秘密劫持到永吉县鑫昕山庄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绑架劳教迫害致突发脑血栓

五十岁的朱景云,男 ,家住永吉县岔路河镇。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六点左右,在去街里的路上被岔路河镇公安分局范守俊、郭来刚等六~七人绑架并非法抄家。警察先把朱景云非法劫持到永吉县口前镇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然后秘密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事后警察才将劳教结果通知家属。

朱景云抵制邪恶“转化”,被朝阳沟劳教所三大队酷刑迫害,强制“转化”,十多天白天晚上不允许朱景云睡觉。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五点多,朱景云被迫害的人事不省,浑身抽搐,朝阳沟劳教所把朱景云送到长春市吉大一院,等到九点多的时候劳教所才通知家属。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日,家人去劳教所接见,朱景云是被劳教所里的人背出来的,家属见状便极力要求看病。十二月四日下午一点半,家属自费为朱景云到长春白求恩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做脑部检查。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检查,院方说朱景云脑部一切正常。家属对检查出的结果不服,找警察理论说:“腿悠荡,不能走,能正常吗?”便与警察争执,要求劳教所放人,劳教所拒不放人。家人眼睁睁地看着警察把朱景云带回劳教所。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到二十八日朝阳沟劳教所三大队每天黑白轮流,把朱景云迫害得了脑血栓,到医院抢救一宿花了四千元过后不但不给治疗,反而由姜春烈、王永强挽出去“转化”迫害,到现在教育科祝家辉还让朱景云写假“转化”,说放他回家。劳教所欺骗所有法轮功学员说什么“转化”了年前都让你们回家。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朝阳沟劳 教所开始强制“转化”所有法轮功学员,叫“攻坚战”,每天给二百元请邪悟者帮教,从早上开始“转化”,一直到后半夜两三点钟。朱景云被迫害致半夜出现了脑血栓,昏迷不醒,被送进吉大二院抢救一宿,花了两、三千元,第二天早上脱离了危险期,又拉回劳教所,不能独立行走,要有人搀扶才行。朱景云向高姓大队长提出提前回家治病被拒绝。

据知情人士透漏,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左右,朱景云在非法劳教期未满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朝阳沟劳教所和永吉县610勾结秘密劫持到永吉县鑫昕山庄洗脑班进行迫害。

二次绑架、非法抄家、酷刑折磨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凌晨四点钟到下午一点钟,永吉县公安局朱兆宏和岔路河公安分局刘俊鹏,在同一时间迫害岔路河法轮功学员,朱景云一家遭受迫害,朱景云的妻子和儿子被警察用相册抽打,大女儿朱海玲被绑架后被恶警非法劳教一年。恶警对他家的住宅和镇上的家电商场同时抄抢,抢劫两台计算机和一台4500彩喷机和A4纸一箱与家里现金两万一千五百元。此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岔路河公安分局的张志伟、刘国君、范守俊、刘俊鹏、郭来刚、袁越鹏;还有万昌镇派出所的张连生;原岔路河镇公安分局副局长白栋梁、警察刘杰(现永吉县国保大队)、王彪、张雷也参与了此次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上午八点半至九点之间,岔路河公安分局副局长范守俊,警察袁越鹏、刘国君和司机马某等七、八个警察将永吉县法轮功学员朱景云家住宅包围,当时 朱景云正在家中,当看到一群警察包围他家时,穿着拖鞋往出跑,当跑到稻田地时,这群恶警蜂拥而上将其绑架并带回他家住宅。朱景云拒不配合他们的这种违法行 为,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无罪”时,招来恶警的一阵拳打脚踢。最后恶警揪住朱景云的头发,连拖带拽将其拖入警车。

当时在场的朱景云九十岁双目失明的父亲和妻子上前制止,均遭到野蛮殴打。旁观的群众都愤怒地说:“你们身为警察,怎么能随便打人?他们犯什么法了?”听到这正义谴责,这群恶警才住手。

朱景云被拖入警车后,范守俊和袁越鹏两恶警揪住朱的头发一路上拳脚相加。把朱景云劫持到岔路河公安分局。在那里,他再次被野蛮殴打并遭到电棍电击。一直迫害到昏迷不醒才将其送入岔路河二医院。之后又将朱景云劫持到永吉县拘留所,拘留所看到这种情况后拒收。岔路河分局恶警又心生恶念,在拘留所外灌芥末油进行迫害,之后朱景云被再次送入县医院。在那里,朱景云被一个称作“刘局长”的恶警打了两个嘴巴子。最后他们看到朱景云昏迷不醒,为了推脱责 任,给其家人打电话谎称没事了,可以把朱景云接回去了。

当家人来接人时,发现他小便都失禁了。那些恶警问其家人“朱景云以前有过什么病么?”家人回答说: “身体非常好,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这些恶警无言以对。就这样,朱景云于十月九日晚被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