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冤狱将满 盼母亲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母亲不为强权打压,坚持自己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象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

我的母亲李秀荣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资料,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绑架,被中共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我去探视母亲时发现原本健康的她,身体虚弱,心脏难受、呼吸困难、乳房疼痛、视物模糊、听力下降等症状,原本黑黑的秀发出现了丝丝白发……

我珍惜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我期盼她早日回家,期盼人们的信仰和维护信仰的权利不再受到侵犯。

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

母亲是个理发师,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前的母亲患有神经衰弱、胆囊炎、脑供血不足,经常眩晕,点滴、针灸,花了很多钱也没好。母亲不但身体痛苦,内心也很难过,因为父亲脾气暴躁,总是埋怨母亲身体差,挣钱少、花钱多。家里总是争吵不断。直到有一天,母亲得到了一本书《转法轮》,母亲通过看书、炼功使自己的身体一天天得到好转,身体不再柔弱,工作更加得心应手,三个月后所有病症全没了。

修炼法轮功在身心上让母亲受益良多,也改善了母亲的脾气,父亲看到母亲身心的转变也很高兴,家里也变的其乐融融。邻居们夸我父亲能有这么贤惠漂亮的妻子,有这么好的孩子真是有福啊。

上访被非法关押、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公开对法轮功实施残酷的打压迫害,突如其来的镇压,打破了我家的宁静。一时间恐怖阴霾笼罩,诬陷谎言遍地,毒害众生。为了澄清事实真相,母亲决定进京上访。被邪党灌输谎言的家人知道后告诉所在辖区的长安派出所的一霍姓警察,佳市原永红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郭维山、石秀文直接把母亲劫持到了佳木斯看守所,并向家人勒索一千元钱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父亲哭着告诉我母亲去北京了,当时还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我眼泪不听话的流了下来,但我知道母亲修真善忍没有错,只是内心极度不安,很担心母亲的安危。后来听母亲说在北京被关押了一阵后又被本地永红公安分局送到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勒索了四千多元后(即所谓车票和吃饭费用,其中包括这些警察往返车票,吃喝玩乐所花费掉的钱),于新年前被释放回家。

讲真相被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我与母亲来到伊春市上甘岭区的姥姥家,母亲和我向有缘人家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就在我们去往火车站准备回家的途中被巡逻警车拦下,不容分说的翻我们的行李,从包里翻出了真相资料,强行拽我母亲上警车,我极力的拽着母亲,警察恶狠狠的瞪我,我害怕极了!都不知怎么到的公安局,这个时候我已经被迫和母亲分开了,大脑一片空白,只和我姥爷在屋子里,我想母亲,想去找她,但我不敢说。一个女警察翻我的书包没翻到什么就让我姥爷领我回家了。

后来我母亲被非法劳教三年。三年的岁月我不知母亲是如何度过的,我和父亲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与期盼当中,期盼着母亲早日归来,可是等到的却是母亲被迫害病危在中心医院抢救观察的消息。这期间我更加提心吊胆,每天晚上放学马上到医院看望母亲,生怕晚去一秒钟就看不见母亲,每当看见母亲日渐消瘦的脸庞,看见母亲柔弱的身躯,看见监视的警察虚伪的笑容,看见本不该承受这一切,却在痛苦的承受着这不公的对待。警察的威严、正义已在我眼中消失殆尽。

我忍着面临失去母亲的痛苦,告诉母亲离开医院。晚上就收到消息说母亲走脱了。警察把父亲叫走,我不知具体情况就偷偷的跟在父亲身后,等我回家的时候警察已在家中等我,问我是不是知道母亲在哪儿,我说不知道,警察威胁我说:不说就告诉你学校老师。从这以后,我们家人成为了监控对象,警察住在我家、跟着我上学放学,学校也让警察搅的不得安宁,老师不断的找我谈话,同学们奇异的眼光、家人的不解,都给我造成极大的伤害,我强露笑颜,只能自己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不敢让家里人知道,我真的好想母亲!

然而母亲没能逃过劳教所的魔掌,几经周折最后还是被劫持回劳教所。就这样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盼着母亲归来。中秋节这个象征着家人团圆的日子,我收到了母亲给我的来信。当我手中拿着母亲在劳教所里给我写的信,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当我看到信中母亲为我画的画时我对母亲的思念再也无法克制,眼泪顷刻间奔涌而出,画中一女子遥望着圆月,不知这圆月中寄住着多少苦楚与辛酸。信虽轻,但信中表达的思念却如此沉重。

三年的时光,对我来说是如此的漫长,在等待着母亲回来的同时我知道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牵连到了我所有的亲戚家,也让他们受到了惊吓,迫害的发生也使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心灵的创伤也无法回补。

在劳教所,为了迫使母亲放弃信仰,恶警对母亲实施常人无法承受的刑罚:大背铐、体罚、坐漆包线轱辘以及灌食迫害,灌食使母亲吐胆汁,出现心脏病症状。在这样残酷的迫害下母亲还在为别人着想,为了不使恶警对善良人犯罪,有一个好的未来,在自己被迫害那么严重的情况下还苦苦的劝说她们。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被诬判三年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母亲被长青派出所警察绑架,借口是传播法轮功真相资料。这些年的迫害给我们带来的痛苦使我不想再承受,母亲的自由被一次次的剥夺,我无法忍受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决定到绑架母亲的长青派出所找有关部门要人。

初次去派出所很害怕,小时候的红色恐怖记忆又浮现在脑海里,但一想到母亲所遭受的苦难,我告诉自己不能害怕,当我和同母亲一同被绑架的朋友的孩子来到派出所时,警察问我们的来意,我们告诉他,家人被绑架到这了,警察大概的说了当时母亲被绑架的经过就赶我们走了,我们不甘心就又到郊区公安分局说明情况,接见的警察靠着床,我们跟他说母亲修炼大法后的变化,他不但不听还问我们炼不炼,那口气好像也要把我们抓进去。我们再次被赶了出来,无助的我们商量明天再来。

回家的路是如此的漫长;此时的心情是如此的沉重,不知道为母申冤的路要走多久。第二天、第三天我们一直往返于各相关部门。在公检法司系统互相推脱,警务人员的蛮横、威胁、恐吓下,我真正见识了中共政府极力描绘的公检法司光辉神圣下的黑暗,所谓维护国家颜面的公检法司只是一纸空文,他只会打压正信,欺压百姓,我心底里那份颤栗已经崩溃,顿时消极,恐惧,怨恨涌上心头。在这期间,修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给了我宽慰。和他们在一起让我平静,她们告诉我不要怨恨警察,因为警察也是被蒙骗的,叔叔阿姨们相互间的真诚、善良、宽容、平和让我感动。这也是我能坚持在为母亲鸣冤的道路上前进的动力。

八月十八日,我和父亲去长青派出所要人时,警察金泽华态度蛮横的告诉我们:“不用再来要人了,她已经被批捕了!”从长青派出所出来我们再次到郊区检察院,得知案卷已经移交到郊区法院。我和父亲决定聘请律师为母亲作无罪辩护。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上午,母亲被佳木斯郊区法院非法庭审。当天在法庭里还有 “六一零”、 安全局的人参加了庭审。在答辩和申诉过程中,母亲堂堂正正、平静从容的讲述了自己修炼大法以来的身心变化,以及在高压下为什么不放弃修炼,始终坚称自己无罪,信仰真、善、忍无罪。面对法庭内的法官、检察官、当事人的家属、及旁听席上的各界人士,正义律师当庭作出了无罪辩护:“信仰自由,法轮功无罪”。律师义正辞严、有理有据的辩护使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震撼,使法官及公诉人理屈词穷。在庭审过程中,公诉人自始至终没有一句反驳的话。庭审结束时未宣判,审判长只好宣布由合议庭合议后择日再定。

然而母亲还是在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由佳木斯市郊区法院蓄意冤判三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第十一监区的集训区进行迫害,我和父亲每个月都去看望,母亲在集训区里不让正常休息,从早到晚坐板凳,严密监管,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出现心脏难受、呼吸困难、乳房疼痛,视物模糊、听力下降等症状。我真的很担心她在那里的情况。

我心里的话

回想一下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已有十四年,在这期间我们家都没有宁静过,母亲的信仰权被剥夺,连最起码的人身自由都得不到保障。母亲经历了被绑架、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

我珍惜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我知道是大法给予她的力量,让她在大风大浪中不迷失方向,像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虽然母亲还在冤狱中,虽然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持续,但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努力让很多人了解了真相,目前国内外已有很多人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并给予支持,我相信终有一天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会再有为说一句真话而遭迫害,为坚持信仰而被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