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滚滚而来”看“中国防火墙之父”下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在海内外臭名昭著,不是因为校长和所谓院士的头衔,而是因为他是“中国长城防火墙”(Great Firewall,缩写GFW)的主要设计者,被称为“中国防火墙之父”。近日五十三岁的方滨兴,因患直肠癌而不得不辞去校长职务下课走人。消息一出,引起中国网络狂欢。

中国连续多年被国际组织评为“互联网公敌”,对此,方滨兴“功不可没”。方滨兴助纣为虐的恶行早就激起了民愤。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方某在微博上给网民拜年,虽然及时关闭了评论,仍遭到了网民两万五千多个“滚”字接龙回复。在时尚的微博拜年满是祝福声中,两万多条的“滚滚而来”成为蔚为壮观的网络奇葩。美国之音在报道中说是有二十五万个“滚”字接龙,无论是否夸张,民意可见一斑。何止于此,前两年方某前往武汉大学参加学术活动被学生掷鸡蛋、扔鞋子的报道在网上也被广泛流传。

中共的防火墙,发端于一九九八年,但是其获得大力发展却是伴随着江泽民团伙一九九九年开始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迫害一开始,中共就不断制造谎言来诽谤诬蔑,栽赃陷害,煽动仇恨,为灭绝人性的迫害寻找借口。为了掩盖真相,在江泽民的一意孤行下,中共的防火墙被提到了无与伦比的政治高度。而方滨兴在防火墙的迅速兴起中,扮演了一个十分不光彩的角色。

就中共封锁法轮功真相来说,如果考虑到今天发达的传媒技术在制造谎言上的惊人效果,就更让人对中共阻隔真相的防火墙深恶痛绝,也就对方滨兴之流为虎作伥的“千夫指”有了更切身的感受。

迫害开始后,中共发动所有的宣传工具,电视、电台、报纸、互联网等齐上阵,谎言铺天盖地。人们只是感觉好象文革再现,其实,远比文革厉害。文革那时候,我记得在老家,要看一张报纸,都是十天半月以前的。现在有发达的通讯,广泛普及的电视多媒体以及无远弗届的互联网,可以说新时代的舆论宣传工具是文革根本没法比的。中共的一个谎言,在同一时间就可传遍全世界,就算当年的希特勒对犹太人的丑化,在技术上和地域上也是极其有限的,与中共诽谤法轮功完全不可相提并论。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为例,在镇压开始的四十二天里就向全国全世界播出了三十集诽谤法轮功的电视专题,多媒体图文并茂,移花接木,瞒天过海,骗你没商量。可以说,这一次对法轮功的妖魔化,从技术上,规模上,地域上,完全是史无前例的。


二零零一年一月中共制造的天安门自焚骗局,一出台就破绽百出,海外法轮功学员根据央视录像的慢镜头制作了专门揭露自焚骗局的节目。慢镜头显示,当场死亡的刘春玲,其实是在现场被人用一个条状物用力击打倒地而亡的。还有那个坐着呼喊口号的王进东,身后的警察拿着灭火毯悠闲地晃来晃去,配合王喊完口号,王身上的衣服被烧得七零八落,可是他两腿之间用来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完好无损,这场景一看就是事后补拍的。

天安门自焚骗局的这些破绽被揭露后,中共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但是,中共仍然在国内各种洗脑宣传中,甚至中小学课本里用天安门自焚骗局来毒害民众,就是因为真相得不到广泛的传播。而封锁传播真相渠道的中共防火墙,以及方滨兴这类追随江泽民集团的家伙,实在是罪不可恕。

作为个人,知识分子有与邪恶拒绝合作的操守和底线,但是方滨兴完全丧失了最基本的道德良知,处心积虑地用其所能,死心塌地将大陆互联网完全变局域网,截断中国百姓了解真相的渠道,彻底沦为中共之帮凶。有网民总结方某的一生乃“半生赢得千夫指,一世修来粪土名”,横批“不虚此行”,此言是也。

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了没有方滨兴,中共也会找到其他人来构建防火墙。中共不会因为方滨兴遭到网民的唾弃、遭到了恶报下课而在封锁真相上有所放松。但是,我们奉劝人们要从方滨兴的遭遇中,看到人们渴求真相、不愿被谎言迷住双眼的天性,不要为了个人利益再与中共狼狈为奸,让中国人民变成瞎子聋子,而是要一起来解体中共,拆除这堵阻碍真相的防火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