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直言天地宽 间隔不生矛盾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看了明慧网发表的《跳出矛盾的漩涡》一文,使我想了许多,如何才能在矛盾中跳出自我,放下自我,既能修好自己圆容整体,配合整体,又能在矛盾冲突中,解决矛盾与冲突,我有一点自己的悟法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其实无论是整体协调还是项目小组的协调,个人的体会是学好法,明悟法理,修好自己,是做好协调工作的根本;协调工作中,看到同修不足与问题既要包容,又要心怀坦荡当面直言,不去无原则的背后议论同修,是消除矛盾与间隔的关键所在。

不论是在和平环境下,还是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中,本人与周围同修接触交流中,发现只要那个地方同修能畅所欲言,敞开心扉的去交流切磋,对同修(不管是参与协调的或者是普通的修炼人)的不足与问题能当面指出(当然这个当面指出,是指给当事人当面指出,对特殊的情况及事可能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去说),那个地方的矛盾就少,同修之间几乎没有什么间隔。

记得交流中,一位同修遇到这样一件事情,有的同修做事心很重,曾想组织大家一起去做对证实法没有什么意义而又不安全的事情,要大家配合,与十几位同修在一起切磋交流这样的事情,因为做这件事情的同修很有号召力,大部份的同修虽认为不可,但出于面子不能给其指出来,但是,一位同修就说这种做法不妥,并从多方面说明这样做不合适的理由,当然当时做事的同修并不能接受,后这位同修几次找提出做事的同修交流切磋,使这位提出做事的同修认识到了这样做的不合适之处,虽说当时当着众人的面反驳了同修,但因为都是修炼人,都会找自己,看自己是否符合法,及做事的基点是否纯正,所以,当时虽说有矛盾,但并没有造成间隔,后来,他们在一起协调配合很好。

还有一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前几年,有几位同修在一起建立了大资料点,对当地讲真相资料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后来由于做事心太重,加之有些同修的崇拜,使这几位同修自我心很重,在一起时,不能坦荡直言,敞开心扉的交流,加之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有些本来很平常的事造成相互之间矛盾很深,形成很大的间隔,致使最后不能在一起合作,这几位后来魔难也很大,有的被邪恶迫害,失去了人身,有的几次魔难,有的至今没有能明白过来,痛心啊!

当然,直言也不是毫无原则,或不负责任的草率去做,一定要站在法上考虑问题。学好法是基础,对不符合法的事,我们要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去交流,但即使当时有点不平静,直言指出同修不符合法的问题,也不能算错,因是人在修,人在修,就会有人心,遇到问题与冲突,能当面直言,有时会比那些想自己平静后,再交流,可能后效应要好,虽说当时同修可能不接受,或受到冲击而有点矛盾,但我们毕竟是修炼人,过后都会找自己,会想当时为什么他会这样对待我,这样说我呢?是不是自己真有问题,或是同修片面的对待我?无论如何他会去找自己,虽说问题不会马上得到解决,但不会造成同修间的间隔。若等到自己平静后,再去处理,也许事过境迁,损失已造成,已不可弥补;也许由于人的观念起作用,会不好意思去交流,而积存在心中,久而久之就造成心理负担,造成间隔,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我发现好些间隔都是积存很久的矛盾所产生的,难以调和。

我曾与一同修因一件事情发生矛盾,当时我心情有点激动,把同修训了一顿,当同修走后,我发现自己怎么能这样呢,等再次见面后,我诚恳的向同修说:虽说我当时说的事可能我认为有道理,但我的语气不好,太对不起了,请谅解。同修说:没事,不过当时确实我有点受不了,但你的这样直率我也很赞赏,若同修们都这样,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们之间的间隔就不会存在了。之后几年,我们在一起配合也很好。我这里不是说我这种做法对,但这样做后,同修之间也许会有一时的矛盾,但不会造成间隔。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由于每个人的生命特点与来源不同,可能会带有不同的脾气秉性,所以作为修炼人要互相包容对方,有的同修写作能力强,能写会画,但讲真相方面欠缺;有的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好,但协调工作做不了;有的营救同修做的好,去公检法司要人、上诉都很好,但个人自我也很突出;有的法理清晰,但做具体事欠缺;有的协调能力强,号召力强,但个人修炼方面欠缺;所以,在协调过程中,我们要包容,要用其所长,弥补不足,大家在一起协调起来,都发挥其长处,配合整体,放下自我,圆容整体,配合整体,就会牢不可破。也许我们都能放下自我去圆容整体的时候,我们要做的事情就会得到解决,就会发生奇迹。

古人有句话叫“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意思是说:做人要正直,有原则,遇到矛盾冲突,敢于面对直言,不能遇到问题就绕开,不敢直接面对,为求表面和气,对某些人曲意奉承。

经常在协调同修中,看到这样的现象,当某位同修有不足时,不是指出来,而是替其掩盖,说这同修也太辛苦了,某某事情离不开他(她),跑前跑后的,我真不忍心再说他(她),我们要包容同修,日积月累,造成同修的漏洞加大而不自知,有的自我膨胀,显示心突出,以负责人自居,容不下别人的不同意见和看法,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甚至有的被病魔干扰,或被邪恶迫害,关到劳教所及监狱中。即使这样了,还不让同修说不足,只要一提同修的不足,就说是往同修空间场中扔黑色业力,给同修增加魔难,并说我们应该无条件的找自己,不要给同修增加魔难。

对同修的这种极端的说法,我有不同的看法。个人认为,在修炼路上,我们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单一的,而是多层面的,同修遇到问题,这里面就可能安排了周围同修如何去面对,去处理,去修自己的问题,如果这样的安排比例大的话,周围同修们都升华上来了,这个魔难也就过去了;也许就是单一的个人修炼提高的因素大,自己正念强就能过去;也许还有更大的因素安排在内,那就要影响更大范围的事情了。但同修有问题与不足不能说,一说就是往同修空间场中扔黑色业力,给同修增加魔难,个人认为这种说法是不符合法的。当然,同修们在交流当中,提到被迫害同修的不足,是为了从中吸取教训,找到自身或整体存在的不足,而避免别的同修再犯同样的错误。

师父在法中开示给我们:“大法弟子从修炼那天开始,你的一生就已经从新安排了。也就是说你这一生已经是修炼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会出现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与你的提高和修炼有着直接关系。”[1]

“正法是绝对严肃的,开始修炼时应该做的师父都已经给你们做了,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你正念足了师父就能帮你。你正念不足、达不到标准,师父一动就牵扯那么大的事情。所以一旦大法弟子你修炼的路安排好了,基本上是谁也不能轻易动的,无论是好的坏的都对你无能为力。谁想给你点特殊好处都加不進来,谁想给你点特殊的不是属于你修炼过程中原有的东西,谁想额外的迫害你,都做不到。除非你自己做不好带来的。”[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