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中共法庭:提前驳回上诉

江苏省阜宁县法轮功学员缪平女士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阜宁县法轮功学员缪平女士,二零零五年因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当地公检法人员绑架,继而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这时发生了一件更无理的事,缪平刚写好上诉书,中级法院的驳回上诉裁定书就到了她手里。由此再次证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讲法律。

八年前的迫害事件

二零零五年初,缪平和同修高玲、杨志平、王玉英用邮寄方式向世人投寄法轮功真相信件,被盐城市公安局和阜宁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关押。七月二十二日被盐城市亭湖区检察院非法转捕,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被盐城市盐都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缪平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六日向盐城市中级法院提交上诉。没想到盐城市中级法院竟早已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就“驳回”上诉,并将裁定书由阜宁看守所交给缪平。

缪平拿到这个荒唐、非法的裁定书时,感到法律已成儿戏,何处申冤?只能隔着铁栅门告知阜宁看守所所长戴某,戴某仔细看了这个荒唐的裁定书,立即与盐城市中院电话联系,随即将缪平手中的非法裁定书收回。两天后,盐城市中级法院再次给出的裁定书日期改成了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驳回上诉。

缪平女士已于二零零九年出狱。她计划要对非法判刑及非法裁定书事件进行申述。

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缪平女士今年已六十九岁,原在江苏省盐城市第二建筑集团公司工作。她曾经深受疾病折磨,一九九六年,正当她准备进行大手术前,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功,此后所患疾病如胆总管梗阻、严重失眠、胃溃疡、腰椎唇样突出、关节炎、扁桃体炎等等都不治而愈。

缪平女士感激大法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曾对人这样说:

我过去几十年是怎么度过的?身边只要有人感冒,我必定会感冒,而且还伴随着双扁桃体发炎与喉咙霉烂,发病时躺在床边上,嘴只能张开,让口水自动流,咽喉肿合在一起,更谈不上吃东西。每次都要挂三天吊水后,体温才能从40多度降到38—39度,然后慢慢恢复正常。刚好不久接着再感染,周而复始,一年也记不清有多少次在这个病痛中度过。

自从炼法轮功这十六年来,我没打过一针,没吃过一片药,一次感冒都没有过。十六年中在单位没报过医药费,医疗卡上也没化过一分钱药费。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关押南通监狱的三年半里过的非人生活,做奴工,特别是零八年夏天,一批一批的犯人大面积的感冒,同牢房十二人,我年龄最大,其余人轮流感冒,咳嗽不止,相互交叉感染。我却没事。

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监狱科长黄某对我进行“转化”,说:因为你不“转化”,我们工资、奖金都扣发了。当时我误解了“善”的内涵,又觉得好人也不应该在那个鬼地方吃苦,就违心的被所谓“转化”了。但是第二天,我通过冷静的思考,觉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假“转化”是错的,同时也是对警察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善恶必报是天理,警察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丧失良知,迫害修行人是要下地狱的,“转化”是害人害己、助纣为虐!我都快七十岁的人了,没心没肺的活着那还算个人吗!于是我立即声明所谓“转化”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监区恶警看到声明后暴跳如雷,对我施加种种精神和肉体折磨。但我心中反而平静下来了,总算良知战胜了邪恶,同时也看透了中共的真实嘴脸,更增强了我的意志:失去肉身留千古,失去良知找不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