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邪恶抢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退休了,每天有更多的时间用来讲真相救人。这已经成了我的习惯,一天不出去,就觉的这一天最重要的事没做,心里很不踏实。讲真相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有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难以忘怀。这里讲个救我们当地的一个大官的故事。

那天,我在马路边看到一位六十多岁的男士,穿着整齐,身材微胖,面色红润,一看就是一个富裕家庭的长者。我想,这里离那些本地当官的人居住的楼很近,想必是个当官的吧。我决定救他。

我主动上前搭话:“大哥,这么强的阳光下晒,不热吗?”
“楼上太阴,身上难受,晒晒太阳舒服。”
“大哥多大岁数了?”
“今年72了。”
“不象,真不象,象60多岁的。我看你是个有福份的人,当官的吧?”那人哈哈大笑。“大哥,我告诉你一个大好事,你知道了可使你幸福长久,生命平安。”
他睁大眼睛看着我问:“什么事这么好?”
“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你‘三退’了吗?”
他一下就火了:“什么退党,退团,你是法轮功,×教,你在搞政治,我不听你那一套。你真够大胆的,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市常委!”他的声音洪亮,真有点大的吓人哪!那当官的气派显露无遗。当然,马路上来往车辆车速都快,声音嘈杂,人们听不到也不注意我俩在说什么。

他火我不急,我说:“看你就是个当官的,你比我强,比我有福份。当官的德都大呀,那是你祖辈上给你积的阴德。”我把嗓音故意抬高了说:“反过来讲,我得告诉你:德,得用在什么地方福份才能长久,家中老少才能沾你的光,你的后代才能光耀。古训:‘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你这么聪明的文化人,怎么就不问问为什么现在出个‘法轮功’?这个法轮功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包括咱中国的香港、台湾、澳门都有人炼,都合法,为什么就在咱自己这个国家不容他?为什么共产党这么恨他?这个事情这么大,牵扯全国几亿人的这么大的大事,你这个当官的为什么不深入调查一下?大哥!我知道你是个有文化、有洞察力的人,所以我愿意和你说话,咱们这么大年纪了,经过了多少风风雨雨呀!你看我这个老太太是无事、多嘴、好管闲事的人吗?”

听了我的一席话,他愣住了,态度也温和了。我哈哈笑他:“这么热的天,谁在这呆呀?”我推车到花池边、树荫下坐下了。他也笑着坐在我身边说:“你这法轮功真胆大呀!”
“不是我们胆大,而是我们有责任哪!”
“什么责任?”他很惊讶的看着我问。
“我师父叫我们弟子们快救人,灾难来了少淘汰那些好人。你说,我看到你这善良人,要不救你,我对的起你吗?!”

都没等我把话讲完他就抢着说:“什么呀,什么呀,你们师父巧利用你们了,他的目地是搞垮共产党,他夺权,你们这帮人是垫背的。抓你们,拘留、劳教你们,给你们判刑,还不对吗?”

我说,“你还少说了一大条,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你知道吗?你偏听偏信邪党那一套,你就是常委,你也是被蒙蔽和欺骗了的。被江泽民和邪党利用来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那些部门,这些年都不发文件,只在暗地讲黑话。你说说,中国历史上哪朝哪代哪有‘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只有中共!”

他被邪灵操控着直跟我急,说些邪理。

“我再跟你讲:天安门自焚知道吗?”
“知道啊,一帮法轮功信徒对社会不满,自己点火烧自己,有人也说是假的。”
我笑着说,“你这个老常委还知道自焚是假的。我给你讲讲为什么说它是假的。天安门,咱们都去过多次吧?你什么时候看见警察拎着灭火器、灭火毯在那里巡逻的?那么大一个广场,也没看到在地上堆放着灭火器材吧?怎么那火刚点着一分钟,照相机、救护车、担架、医生、警察,不下二、三十人,就都跟着‘火’一起出现在镜头上?要组织携带这么齐全的设备的一帮人最快也得半小时吧?你看那小女孩抬到救护车前不進车,而是放在地上,等她喊‘妈妈! 妈妈!’再说,孩子被烧成那样,还能发出那么大而清脆的声音来吗?为什么五个人同时自焚,四个人没死,就单把小孩妈烧死了?刘思影,那小孩儿叫妈的声音,牵动了全国多少善良人的心酸,又迷住了多少不知情的人仇恨法轮功呢?

“说孩子喉咙和呼吸道烧坏了,切开气管才能呼吸;怎么刚过了几天,中央电视台女记者不穿防护衣就用脏兮兮的话筒近距离去采访她?就不怕感染孩子?女孩儿不但能和记者交谈,还能唱歌?真是医学奇迹!为什么小孩烧伤在半个月内没感染,两月以后突然死亡?

“那个叫王進东的男的,坐在那儿烧的身上直冒烟,还能纹丝不动?且两个大腿中间夹的装汽油的雪碧瓶在火中还能完好无损?我们修炼人从一开始修炼就要求双盘或单盘,他打坐的姿势明显是军姿。这天安门自焚,只要一点破,谁都明白是假的。现在国际上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中共一手制造的一场伪火。中共制造所谓‘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目地就是挑动全国百姓仇恨法轮功,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让全国民众都受骗,追随它的邪恶迫害政策。

“中共统治中国六十多年来,使用的手段不就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吗?你在中共党内几十年,你还不知道它的这个把戏?使用极权方式迫害民众,却打着什么“稳定”的旗号粉饰自己。历次运动死了多少有志之士?你这么多年恐怕也不能幸免,我就不信你就没让这个恶党愚弄过!我说它那么恶,你还驳斥,还不愿听。一个泱泱大国,有着悠久的文明历史和优秀传统文化,在国人心目中最神圣的天安门前竟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来,愚弄、坑害了全国十几亿人,让国际嘲笑!你说到底是谁错了?哪个人不爱国?‘六四’大学生和平请愿,目地就是反腐败。他们手无寸铁,在天安门前被机枪、坦克屠杀,竟然还敢在电视上厚着脸皮说“没死一个人!

“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被害的更惨,人体器官都被活摘!中共禽兽不如!

“谁在推翻它?谁要夺它权?古语:‘人不治天治’,它作恶多端,那是天意。你再去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看看那真实的景观:一块两米多长的巨石,500年前坠下后一劈两半:在其中一断面上清清楚楚的显现出‘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这是一块两亿七千万年前形成的石头。中国的电视台、网络都报道了这个消息,只是不敢讲有六个字,只说五个字。这事都是经中国科学院地质专家研究、鉴定过的,证明六个字不是人工雕琢,而是天然形成的。这不就是天意!

“是天要灭它,不是法轮功要如何。法轮功的师父慈悲,让他的弟子救那些有良知的人逃出中共的魔掌。我要不胆大,冒着危险给你讲真相,你不是还在骂法轮功吗?大哥,退不退由你,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三尺头上有神灵,佛就看人的一颗心。”

说到这,我起身要走,他突然说:“我退党。”
我说:“用笔名、化名、小名都行。”
他告诉我名字,问了我退党后工资、党费、邪党开会呀这些事怎么对待,我一一解答。

我给了他《九评》光盘,真相小册子,护身符。他说:“你怎么这么多东西,谁给你经费?”

“我省吃俭用,省下退休工资,自己做资料救你们这些被中共毒害太深的好人。”

他双手抱拳,说:“共产党真死在你们法轮功手里了,真的,谢谢你呀!”

“你别谢我,谢我师父李洪志,是他救了你。我可没那么大威德救你这当官的。”

他哈哈乐了,我也乐了。走出去很远了,他还转身向我招手。

很高兴我没被他那个“市常委”的头衔吓住,最终救了他。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