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7月5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

  • 内蒙古通辽四方地村民兰桂琴遭受的迫害

  • 河北沧州曹寿彦夫妇被邪党迫害经历

  • 白城市女退休医生被迫害、勒索

  • 昆明市赵朴英自述遭中共非法拘留、劳教经历

  • 内蒙古通辽四方地村民兰桂琴遭受的迫害

    兰桂琴,女,52岁,通辽市四方地村村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兰桂琴曾被通辽市钱家店派出所、通辽市公安局、通辽市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通辽市法院、通辽河西看守所、内蒙古保安沼第二女子监狱、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一女子监狱等部门迫害。

    期间她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抄家两次,被劫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影碟机等私人物品价值八百多元;被直接勒索现金一千二百三十元;三年冤狱造成的误工费损失至少一万元;各地区警察抓捕时让兰桂琴花的冤枉钱一千八百六十四元,有各种小票、收据三十五张。总计兰桂琴的经济损失:一万三千零九十四元。详情如下: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兰桂琴孤身一人去北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讨回公道,来到天安门广场,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到驻京办事处,将她关在一个空屋子里一天一夜后,驻京办警察竟然把自己家孩子看病打出租车的钱让兰桂琴出,还让兰桂琴掏在驻京办吃饭的钱。当通辽市公安局刘巴图(支队长)和当地孔家店一个小警察把兰桂琴劫持到当地时,刘巴图和小警察的往返路费等一千二百多元现金也是从兰桂琴那里勒索的。这些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他们知道修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善良,尽管他(她)们自己生活很节俭,忍受着非人的待遇和不公,但他(她)们仍然平和善良的对待周围的人。但是他们这样敲诈法轮功学员的钱财是违法的行为。最后,他们把兰桂琴关进了通辽市河西看守所,二十八天后,又扣押了她三千元所谓的“保证金”(一年后退回了)后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农历二月初二晚上六点多钟左右,通辽市科区国保大队一帮警察突然闯入兰桂琴的家,像土匪一样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炼功带等私人物品二百多元,又将兰桂琴和她的丈夫王刚同时绑架到河西看守所之后,一个月后,再次抄兰桂琴的家,这次的责任人是包吉日木图、赵其、薛金玉。

    在河西看守所,兰桂琴不配合王波的非法审讯,王波便将兰桂琴的手铐使劲一拽,兰桂琴的大拇指便失去了知觉两个多月。兰桂琴在号里炼功,肖大队长指使刘姓警察强行给她戴上了七天猪镣。警察还捏造罪名,将兰桂琴枉判三年刑。当兰桂琴不服判决拒绝签字、按手印后,警察又强行的再次给她戴上了猪镣。

    十三个月后,兰桂琴又被戴上了手铐脚镣转押到内蒙古保安沼第二女子监狱迫害,监狱长周建华不让兰桂琴炼功,就指使犯人将她拖到周建华的办公室,兰桂琴被打耳光,被罚蹲,这还不算,欲把她铐在大门前的电线杆上,又怕外来人会看到,就把兰桂琴铐到后院锅炉房附近一个电线杆上,锅炉房的烟筒冒着黑烟,散落的烟灰撒落在她的头上身上,后院阳光被挡着,阴森森的凉气透进了体内,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里被罚了两个晚上和白天,回到号里还继续被罚蹲,不许睡觉,手被铐的肿的像个馒头一样,里面几乎都是水。直到让她出奴工干活时才打开手铐,每天都有包夹贴身看管,不许和同修说话。

    兰桂琴拒绝往衣服上印“囚”字,警察就把她的衣服都收走,直到深秋近十月末才把衣服还给她后,马上又把她转押到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一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兰桂琴在那里反迫害,高喊的“法轮大法好”,被一个女警打耳光,副监狱长弟文艳狠毒的用电棍电击她的嘴和脸近二十分钟,一个犯人拽着兰桂琴都闻到烧毛肉的味了,兰桂琴的脸被电烧的紫黑色,恶警们还不罢休,又把她铐在一个卫生间里七天七夜,卫生间里潮湿阴冷,犯人们洗漱到处都溅到水,当把她放出洗漱间时,小腿和脚走脱了一层皮,身体也被折磨得皮包骨了。

    有一次,兰桂琴拒绝剪头发、拒绝穿囚服,恶警指使七八个犯人疯狂的把她按住,然后强行的用剪刀一绺一绺的剪掉,这样的做法侮辱了她的形象。然后把她的内衣内裤扒下强行给她套上囚服,再次铐到水房里又是七天七夜,不许睡觉,也没法睡啊,监狱想拖垮兰桂琴的身体,已达到“转化”她的目的,逼迫她写“五书”,继续不让睡觉,还找来一些邪悟的人强行洗脑,直到达到邪恶的目的为止。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九兰桂琴被放回。

    回家后,当地派出所又逼迫她按手印、留笔迹,被兰桂琴拒绝了。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她又被骚扰。恶人在二零一一年让两名科区警察再次骚扰她的生活,兰桂琴没有让他们进门。

    兰桂琴的丈夫王刚在二零零三年去保安沼看望兰桂琴时,被狱警无端拒绝后,又与派出所联手非法抓捕了去探望兰桂琴的王刚,而后被送往乌兰浩特看守所,七天后,又被通辽科区警察薛金玉押回通辽市河西看守所,一周后,被迫使取保候审,交保证金三千元(后返回)才放人。

    以上是兰桂琴被迫害的经历。


    河北沧州曹寿彦夫妇被邪党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沧州市东光县找王乡大曹村曹寿彦、刘杏荣夫妻俩,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者。作为良心公民,为法轮功进京上访,只想讲清“法轮大法好”的真相。然而,邪党是不允许百姓说话的,结果,二零零一年八月,曹寿彦被邪党非法判刑三年,关进沧南监狱,后转河北省第四监狱;刘杏容被邪党非法劳教三年,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受迫害。

    夫妻俩修大法 做好人 无病一身轻

    曹寿彦先生,出生于一九五七年,今年五十六岁,是原河北连镇棉机厂财务科会计。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之后,他严格按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做人做事。原来患有的膝关节炎不治自愈。他在工作中积极、认真,在财会室一个人承担两个人的工作量,也无怨言,在多次年终评比中,被选为先进个人。

    刘杏容,家庭妇女,今年六十二岁。没有修炼法轮功前,有腰疼、腿疼病,并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犯病时出现摔跤、休克等症状。神奇的是,当刘杏荣后来随丈夫修炼法轮功后,她身上的病也都不翼而飞了。

    上访无门 被暴打 拘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曹寿彦、刘杏荣夫妻俩和另几位法轮功学员,自愿一同进京上访。那时信访局早已被警察接管,信访局成了进中共拘留所、监狱的大门。法轮功学员上访无门,所以,只有去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

    十二月二十七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曹寿彦他们就赶到天安门广场,一会就被警察绑架,关进前门派出所。为了不给当地人员参与迫害,他们不报姓名、地址,非法关押半天后,又被送到龙头沟看守所。曹寿彦随身携带的物品和剩余的三百多元钱以及腰带都被警察扣留,他被关进有十多个犯人的监室。犯人头头的家人有炼法轮功的,他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就嘱咐犯人们不要打曹寿彦。

    过了两天,警察发现曹寿彦茶缸上面印的单位名称。当天午夜后,沧州驻京办事处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和东光县政保股股长姜万治,把曹寿彦劫持到驻京办,现金和物品都被留在了龙头沟看守所。

    到了驻京办,姜万治带头,几个人轮番将曹寿彦暴打了两三个小时,拳头、耳光一起上,他的眼镜被打落在地。恶人们一边打,一边恶狠狠的说:让你上访,让你讲理。四点多,恶人打人打累了,才算罢休。

    最后,他们将曹寿彦紧紧的背铐起来,并用力抬他的胳膊,使他痛苦难忍。曹寿彦身子在地上,两胳膊被背铐在床上。就这样被折磨了一天,不给吃,不给喝,不让大小便。到下午四五点钟,恶人看他要不行了,才给松开背铐。

    晚上,棉机厂的主任齐焕智、工会主席刘应先、姜万治带车,把曹寿彦遣返回东光公安局。从龙头沟到东光县,曹寿彦的裤子始终没有腰带可系。在政保股,曹寿彦又遭恶警霍星池毒打、非法审问。后半夜一点多钟,霍星池将曹寿彦劫持到东光看守所非法关押。

    警察强迫他长时间做奴工,整天装火柴盒,每天只能睡五个小时的觉。有时还遭受被恶警指使下的牢头打骂。

    刘杏荣和其他上访的几个法轮功学员,都先后被非法关进东光看守所。一个恶警发现刘杏荣衣物中有窝窝头,骂道:×××你就吃这个啊!吃这个还去北京上访?!

    曹寿彦、刘杏容夫妻俩被非法关押在东光县看守所期间,曾绝食五、六天,抗议非法关押。恶警用不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就不放人来威胁他们。恶警还挑拨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的关系,教唆家人用哭闹的形式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曹寿彦、刘杏容夫妻认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不但没错,反而是大好事,因此,坚决不写什么“保证书”。邪党的非法关押,对曹寿彦、刘杏容夫妻和其他的家属,在经济上、精神上,造成了巨大伤害。

    一天早晨,天还没亮,看守所指导员邱国章手持鞭子,闯进了女号,邪恶的说:你们谁还炼?炼的到外边去。刘杏荣第一个起身往外走,接着程桂君、徐文丽等几名女大法弟子也跟着往外走。邱国章气急败坏的骂刘杏荣:×××就是你坚定。把刘杏荣推倒,举起皮鞭抽打她。

    围墙上的哨兵邪恶的说:打死她,打死她。当时在冰天雪地里,不让穿棉衣,站在满是积雪的大院里,邱国章让大法弟子脱掉鞋,让她们的手抬起来,成一字形,如有不服从,就用皮鞭打,在冰冷的早晨,不知被冻了多长时间,刘杏荣冻的实在坚持不住了,晕倒在地,心脏病复发,不省人事。被皮鞭打后的痕迹,在刘杏荣腿上几十天后才消失。

    曹寿彦坚持信仰 被邪党非法判刑

    曹寿彦夫妇因坚持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双双被判刑、劳教。曹寿彦被非法判刑三年,在东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六日,被送往沧南监狱。

    他被非法关押在一点五米乘两米大小的小号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八月八日,曹寿彦又被送往石家庄北郊监狱(河北省第四监狱)继续迫害。

    在北郊监狱,曹寿彦被关押在第十一监区,监室里有十多个犯人。管教是三十多岁的霍志奇,管所谓“教育”的管教姓王。他们一个星期对曹寿彦进行一两次转化。用给法轮功编造的谎言,一遍一遍的给他洗脑迫害,有时还被逼看邪党的红片。

    后来,又把当时在其它监狱被谎言转化了的石家庄辅导站站长搬了出来。迷惑了不少人,由于被邪党长时间的洗脑迫害,曹寿彦一年后也被转化。而且和任丘的冯福利,秦皇岛的郑向前三个人,在里面作了助纣为虐的事,就是帮助邪党的警察到各监区转化那些不放弃大法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由于所谓的“转化”,曹寿彦被提前释放半年,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回家。

    像曹寿彦这样的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只因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只因说一个“炼”字,就被邪党非法关押到监狱、劳教所迫害,遭受多种酷刑折磨。由于长期受邪党对法轮功诬陷宣传的洗脑,不但放弃了修炼,甚至一时糊涂还帮助邪党去转化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是邪党使他们成为不仁不义之徒。邪党的迫害使这些人的修炼染上了污点。对修炼人来说,这种迫害更加可怕。曹寿彦就是曾经被邪党这样迫害过的一例,然而,所幸的是,大法救度一切众生,大法给所有人挽回错误的机会,重新修炼,现在曹寿彦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刘杏荣坚持信仰 被邪党非法劳教

    刘杏荣被邪党非法劳教三年。在东光县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又被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大陆,邪党的劳教所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刘杏荣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被送进劳教所的第一天,就被恶警采取不转化就不让睡觉的酷刑折磨。刘杏荣想起了自己的心脏病等是修炼法轮功好的;想起了家中上有老下有小需要她照顾;地里的庄稼需要他们夫妇耕种。而家中这俩个顶梁柱子,因为坚持修炼这个好功法,竟都被非法关进这种人间地狱受迫害,不由得心中发酸,大声的哭个不停。午夜后的一两点钟,恶警才让她睡觉。

    刘杏荣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经常被逼迫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片。这种精神上的折磨让她极度痛苦,又不能学法炼功,致使刘杏荣的身体每况愈下。一天晚上,刘杏荣被测量血压后,护士问拿血压表的人:血压表是不是有毛病。对方说是新的。护士慌忙找来车辆,将刘杏荣送去输液。这说明当时刘杏荣的血压高的吓人。劳教所知道刘杏荣原来有心脏病,现在血压这么高,怕出问题担责任。刘杏荣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被提前释放。

    曹寿彦在监狱被邪党谎言洗脑,走向了反面。回到家后,多名法轮功学员帮助他破除邪党的谎言,告诉他修“真、善、忍”是好事,是邪党的公检法人员在违法犯罪。据了解曹寿彦的法轮功学员说:曹寿彦虽然在监狱里被转化,但认为“真、善、忍好”这个底线没有变。只是对自己做好人却被邪党非法关押这个事实接受不了,承受不住邪恶对他在思想上的折磨,为了解脱自己,就向邪恶妥协了。

    在一个正常、自由的环境里,谁都会说真善忍好!曹寿彦离开了那个邪恶的环境,摆脱了邪灵控制,头脑也逐渐的清醒了,认为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佛法。他终于在二零零七年九月,又从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来。


    白城市女退休医生被迫害、勒索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虽然自己就是医生,却连自己的病都医治不了,这就是白城市黄桂英医生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前的苦恼。

    五十七岁的黄桂英是吉林省白城市海明医院退休医生。修炼大法前身体非常不好,患有神经衰弱、类风湿、胆囊炎等多种疾病。类风湿疼痛难忍,关节骨骼严重变形,行走困难,经过多个医院治疗都不见效果。身为医生的黄桂英却对自己患的病无能为力,那时她心情非常沉重,精神压力很大,一度失去生活的信心。

    一九九六年经过邻居介绍,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奇特。黄桂英通过学法炼功,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修炼二个月后,果然一身疾病都好了。走路像正常人一样,就连以前的坏脾气都改了,过去和丈夫经常吵架,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黄桂英身心获得了健康,家庭也变得和睦了。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黄桂英医生被绑架二次,非法关押四十天,非法抄家一次,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直接经济损失6610元,这一切给其家人也造成严重的精神伤害。

    以下是黄桂英几年来受迫害事实: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一同修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因承受不住恶警对他的刑讯逼供,把黄桂英说了出来。之后铁东派出所片警马润明、铁东办事处吴书记等多名恶警把黄桂英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被非法拍照、强行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行按手印、强迫写五书等迫害。黄桂英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直接经济损失二千元,交伙食费六百元。

    二零零六年四月份,黄桂英去医院看病人,期间给患者家属讲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随后白城市公安局和洮北区国保大队长田晓平、冯国忠、铁东派出所片警马润明等五名警察到黄桂英家非法抄家,抢走炼功磁带二盒,价值10元。然后绑架黄到白城市看守所,并非法关押十天后,被强加罪名非法劳教一年。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经过体检结果不合格,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拒绝接收,当天恶警不得不把黄桂英送回了家。直接勒索家人现金一千六百元,检查费一百元。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黄桂英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郝彦军诬告到铁东派出所,恶人郝彦军直接勒索现金三百元。此次家人因为担心黄桂英再受迫害,直接打点恶警现金二千元。


    昆明市赵朴英自述遭中共非法拘留、劳教经历

    按:今年六十岁的赵朴英女士,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今晨办事处云波社区羊肠小村居民,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巨大。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赵朴英女士遭到绑架、关押、抄家、劳教迫害。以下是赵朴英女士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赵朴英。一九九七年六月我有幸得到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修炼不长时间,我浑身的所有疾病就不治而愈了,我非常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在报纸电视公然诬蔑大法、诽谤师父,我看到听到这些不实的消息后非常难过,我就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让炼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自己问自己,难道中共邪党说什么就是什么吗?于是我决定去省委向政府部门说明大法的好处。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上午八点多钟,我和其他六十三位昆明法轮功学员一起到云南省省委信访处上访,想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然而我们的和平表达还不到几分钟,就被警察绑架,用大客车把我们分别拉走。我被拉到五华公安分局,当天下午四点多钟由龙泉派出所的警察杨林波、张小波将我带回派出所,把我关在派出所三天,第三天晚上八点多钟又将我送到昆明市官渡区语录戒毒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最后我被勒索三百元钱作为伙食费,连个单据都没有开给我。

    回家后,我越想越不对劲,大法这么好,我们法轮功学员也是合理合法的上访,为什么省委信访处不但不听,还把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给抓起来呢?于是我想,如果云南省内没有说话的地方,不让我们讲真话,那就到北京去讲,到北京信访办去讲。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我再一次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旅途。当天下午四点我和同去的七位法轮功学员乘坐昆明到达北京的列车,第三天火车到达石家庄火车站的时候,正是上午十一点,我们八个法轮功学员在火车上被石家庄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当地公安局。我们刚被带进去,就看到警察正在打骂三位从四川到北京上访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我们被非法审讯后关在办公室里,晚上八点多钟多,警察把我们其中五个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云南驻北京办事处的地下室里。七月二十一日早上八点钟,警察将我们送上北京返回昆明的火车。当时在火车上被非法带回云南的法轮功学员共二十一人,云南省、市各级的警察、包括派出所的警察都有,龙泉派出所的杨林波也来了。警察勒索我们每人八百元现金。我当时没有交,之后警察就到我家里逼我家人交了钱,但却没有开收据。

    回到昆明后,我先被关在龙泉派出所两天,之后被劫持到昆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期间我被逼做奴工,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捡小米辣(又名小米椒、鸡嘴椒、辣虎等),每天都有任务量,完不成不准睡觉,白天黑夜加班、加点的捡。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龙泉派出所的张小波、杨林波将我绑架到云南省电力干部学校的洗脑班进行强行洗脑迫害十五天。洗脑班打手有蔡朝东(云南省宣传部干事)、向翔(云南省社科院马列研究所原所长)。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日早上十点多钟,我刚从菜市场回家,盘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李军等闯到我家后非法抄查,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法轮大法书籍和其他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并将我绑架到云波派出所,当天下午四点多钟把我劫持到盘龙区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七天后,于三月三十日我被劫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的两年里,我遭受种种折磨,被强制看诬蔑诽谤法轮大法的书和电视,逼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几近崩溃;劳教所的警察动不动以加期威胁、进行辱骂、惩罚。

    我被非法劳教期间,盘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李军等人还威胁、吓唬我的家里人,使家里人日日提心吊胆。二零零七年七月,我丈夫不慎从我家屋顶摔下来,摔成重伤住进医院。八月十六日我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服侍受伤的丈夫,还一直被非法监视。

    参与迫害人员:
    云波派出所所长汤文坤
    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所长余晓南;副所长: 魏凤玲、张海燕
    管教科:杨清(科长)、丁琼惠、宋运香
    三大队:队长余骏;副队长:李弘、金古果砾、王靖
    洗脑班警察:李瑛、苏中菊、郑天琪、李琼芸、张迎屏、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