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在修炼的路上逐渐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我天生性格温柔,胆小怕事。在修炼前,每当与人发生矛盾时,不是我的错我也承认是我的错,都说我太老实。一九九八年八月我喜得法轮大法后,我很快无病一身轻,受益匪浅。开始走入大法修炼时,炼完功我不敢回家,同修们送我;一星期后,我再也不用同修们送了。从此我一人天黑走路再也不害怕了。

我深知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壮起了胆,师父又给我打开了智慧,遇事不慌,有了自己的主见。丈夫夸我修大法后变能说了,而且条条是道。我也感到自己很超常,师父给予我的很多很多,形成文字的话,能写出一本书来。

一、正念清除邪恶因素

我得法不到一年,中共江魔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为了向政府说明情况,我和同修们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去市政府,他们答复:等北京消息。七月二十一日我们又去了北京,没有人权的邪党不让人说话,劫持了我们。被非法关押遣送回来后,丈夫害怕了,把我的大法书都藏了起来,我和他要,他不给,并骗我说都烧了。我半信半疑还和他要,他还是不给。他特意给我做好吃的让我吃,我不吃。我一边哭一边对他说:“你不给我书我就不吃,你啥时给我书我啥时吃。”丈夫见我态度坚决,终于把大法书一本不少的都还给了我。

二零零二年,邪党人员登门让我写不学大法的保证书,我不配合。丈夫代笔替我写了,我对他说:“你写了,对你不好。”我劈手夺了过来,一把撕了个粉碎。邪党人员很为难的说:“我替你写吧,要不交不了差。”我说:“你写对你也不好,你也不能写。”他思想了一会儿:“改天再说吧。”便告辞了。此事最后不了了之。二零零三年,我被恶警绑架,邪恶给我上背扣,衣兜里带着传呼机,为了保护多名和我有联系的同修安全,我一边在心里求师父帮我一边用戴着背扣的手掏出传呼机紧紧攥在手里,一心把它攥碎。心想,不能让它落入邪恶手里,这是关系到同修安全的头等大事,请师父帮我攥碎它。果然传呼机在我这个弱女子的手里真的被攥碎了,这是师父借着我的手做的,我当时非常感谢伟大的师父。恶警严刑拷打我一天,我被毒打得五官变形、遍体鳞伤。我没有出卖同修,没有出卖我地仅有的一个资料点。暴徒一无所获,说我真有刚。我被非法劳教三年,我坚定修炼,被加期四个月,正念闯出邪恶黑窝。

二、撑起一方蓝天

零二年我因坚定修炼,惨遭邪党迫害,被迫流离失所。我很快溶入了当地的伟大正法洪流中。那时本地邪恶势力猖獗,资料点被严重破坏,同修们均被恶警绑架,本地证实法的情况处于瘫痪状态,几百名同修得不到师父经文和真相资料,同修们都很着急,都在想办法。我想起来了一名和我很熟悉的在省城打工的同修,通过她能和省城同修联系。我准备亲自去省城,临去前,一男同修问:“你進过城吗?”我说没進过。他说:“你能找着吗?你一个人行吗?我和你去吧。”我说:“能找着。能行。有师父呢。”他说:“对,对。”

果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一路顺风到了省城,很顺利的联系上了那里的同修,解决了本地资料短缺的一大难关。每个星期我都去省城取资料,大多是半夜乘车,当日去当日回。开始同修送我接我,几趟后我不用同修接送。

那时邪恶势力嚣张,我一人能干的就不用第二个人帮,避免邪恶钻空子。我每次带回的资料足有百八十斤,身为弱女子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力气,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帮我。过去我胆小如鼠、遇事就慌,得法后有了胆量,且顶着邪恶的重压做着这样的事情,这是神的一面在起作用,这浩然的正气实是师父加持的结果。

师父时时在我们身边,师父时时保护着我们。零三年非典时期,在从省城返回的途中,一次警察上车逐个检查旅客的物品。我和同修甲带回一台微型复印机,当时同修甲有些紧张,担心邪恶查出来。我告诉她说:“咱俩马上发正念,有师父呢,师父肯定帮咱。不允许他们查咱俩。”我俩便开始发正念,两个警察到我俩这里没查就下车了。我俩非常感谢师父的慈悲相助。我在心里连声默念:“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在省城同修的全力帮助下,本地又从新建立了资料点。耗材由我从省城往回取,每次都是三箱纸,我背一箱,双手各提一箱,两手常常被勒瘀血或打泡,虽然吃点苦,我心里也很乐呵,因为有大法资料我地同修才能跟上师尊的伟大正法進程,这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心愿,也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是苦中有乐、乐中有甜。

能撑起我们这一方蓝天,靠的是师父帮我,靠的是师父给我智慧,给我力量,使我在邪恶恐怖的艰难日子中一路走了过来。

三、慈悲待家人 善念结善果

我遭邪党迫害五年,从黑窝出来后,家里是破瓦寒窑、狼藉一片,房子露天、用品皆无(婆婆拿走,归她所有)。村里人都说我不能在这个家过日子了,非走不可。丈夫因受邪党毒害,在世风日下的大染缸中,我不在家的五年中,吃喝嫖赌,无心过日子。好端端的一个家被他糟蹋的破烂不堪,不成样子。我真心寒,一想到自己是修炼人,终于平静了下来。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我挺住了。雪上加霜的是,这一年的收成全被婆婆和大伯哥掠夺;婆婆种了五年我们家的田,收成归她,又给了我们四千元的外债。

面对这一切,我按师父的法理衡量,没有动心。在同修和亲戚的鼎力相助下,我重建家园。同修给我买来棉鞋,婆婆相中了和我要,我送给了婆婆;我出狱前绝食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同修送我猪排骨让我补养,婆婆又要,我送给婆婆一半;同修给我买来一桶豆油,婆婆还要,我送给婆婆半桶。我觉得婆婆不容易,我被邪恶迫害五年不在家,她一直帮我照顾孩子,所以我尽量满足婆婆的需求。

丈夫见我没有嫌弃这个家,没有嫌弃婆婆和他,感动得泪流满面。一个多月后,丈夫主动出外打工。丈夫走后,田里的玉米秸没有進家,我赶车帮助婆婆全拉了回来。婆婆感动得逢人就夸我好。我给婆婆讲大法真相,她很爱听,我送给婆婆大法护身符,她一直带着。一次婆婆从房顶上不慎摔了下来,安然无恙,她高兴的跟我说是李大师保护了她。婆婆借去农贸市场赶集之机经常和熟人讲法轮大法怎么好,一次她一边讲一边拿出护身符让熟人看,熟人有心要还不好意思说,婆婆说,这个给你吧,我再和我儿媳妇要,熟人高兴极了。公公去世后,婆婆跟我说,我就靠你养老了,你比我的亲闺女还亲。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几年来,丈夫打工,儿子打工,我种田,家里的日子逐渐红火起来。如今,儿子娶妻生子,年收入高达几万元。家里又建了新房,堪称旧貌换新颜。

四、公车上讲真相

在“讲真相、促三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有机会我就做。我因遭迫害严重,有时怕心重。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迟迟不去,不久前,我乘公交车回娘家,我的座位离司机很近,我低声给身边的一位中年妇女讲真相,司机听见了,他立刻大声问我:“你是法轮功?!”一车人把目光纷纷投向了我。马上我悟到这是师父让我去怕心,我回答说:“我是法轮功。”

我便开始给车里人大声讲起真相:“法轮功现在已洪扬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唯独中国不让炼,这正常吗?”“国家(政府)不让炼你就不能炼。”司机不客气的插话道。我说:“国家(政府)支持的不见得是正确的,国家(政府)反对的不见得是错误的。当今黄赌毒泛滥,贪污腐败,男盗女娼,赌徒遍地,毒品害人。而修法轮功的人都按‘真善忍’修自己,不贪不占,不嫖不赌,不打人不骂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错,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司机又说:“你法轮功好就好呗,还说‘天灭中共’干啥,这不是参与政治吗?”我说:“共产党坏事都做出来了,还不许说吗?它从起家到现在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打土豪、分田地,三反、五反,大跃进,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学潮,如今依然迫害法轮功学员。”

司机说,“现在不是不管了吗?”“抓进去不是说服教育吗?”我告诉说:“那是撒谎。现在已经迫害死了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司机不相信,又问我:“你看见了吗?”“我看见了。”我把我在黑窝里两名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真实情况讲了出来。司机终于明白了,向我点头。

我又把我遭迫害时亲身经历的一件事讲给他听:“零三年我被抓进去时,警察在我兜里抢去六、七百元,我问他为什么拿我的钱,他揣進兜里后,马上一口否认没拿。你说警察应该保护人民财产,反而抢去归他所有,这是警察吗?这不是强盗吗?他不代表共产党吗?”司机瞅了瞅我点点头。

我在讲真相的整个过程中,那位中年妇女一直在握着我的手,这是师父借着她的手在给我力量。我给她做了“三退”,她高兴的谢我,又问我说:“我们什么时候还能见到了?”我告诉她:“我们有缘还能见到。”

今生我能当上师父的弟子,深感无比荣耀。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