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老弟子,回顾这十多年的修炼路程,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今天。

我是在亲戚的介绍下得法的,我们请到了《转法轮》宝书,我和丈夫轮着看,那时我们是开店的,谁有时间谁看,就是觉得这部法太好了,有空就是愿意看,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后来我们又请了一本。早晨我们到炼功点炼功,在我家还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就觉得提高很快,走路生风,晚上睡觉做梦都是在天空中飞。

走出去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大魔头江泽民发起这场迫害。抱着一颗善心,全市的大法弟子联名上书,想上中央反映一下我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因为我家是开店的,学员们互相通知,到我店里来签名。有一天突然来了两辆警车,下来十多人,当官的先把我丈夫带走,留下那些警察把我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太突然了,我们没有一点准备,大法书都摆在书柜里。警察把大法书都翻出来摆在书柜上,那么一撂,我给他们讲修法轮功锻炼身体,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他们都不吱声,只是忙着到处乱翻,这时我有一念要保护好大法书,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把《转法轮》顺手放到桌子的另一头用一包东西盖上,就留下了这一本宝书。我心痛,后悔当时没有能把大法书全部保护下来。警察一看这么多大法书,说我家还是重点,把我也带到了派出所。

路上我不停的给警察讲大法的美好。到了派出所,我还是给看着我的人讲,有一个小警察说你怎么和楼上那个男的讲的一样,他指的是我的丈夫,因为我们学的是同一部大法,当然一样。那天全市的公安局派出所警察一起行动,把很多大法学员都抓到了各个派出所,把我们十几个学员都关在一个铁笼子小屋里,挤得满满的。我问同修:派出所怎么知道大伙在我家签名?有个所谓的学员说是她告诉了派出所所长,说是法轮功就要正过来了,我们都联名上书了。所长问她在哪签的名,她就说是在我家。我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真有点恨,这次损失太大了,也没向内找,这时我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也不想什么了,就靠在学员身上想睡会觉,就在似睡非睡时,眼前出现翻花,很漂亮,就象师父讲的“花蕾一瞬间开了”[1]那样。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那次很多学员被关進了看守所,我丈夫被关了三个月,我三天后被送回家。

九九年十二月份,我们一家五人去发真相资料,当时也有怕心、有完成任务的心,也没有智慧,我们把一个大院五、六层高的楼十几排,挨家挨户全部发完。结果被恶人举报,我和儿子和孩子的姑姑三个人被绑架到派出所,那时儿子才十七岁,外甥女和侄女年龄还小。第二天就把我们三人关到看守所,在警车上我看着孩子,心里有点后悔,觉得不该带孩子去发资料,害怕他承受不了这种磨难。儿子很懂事,看出我的心思,抓住我的手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妈,您放心。”在看守所里,在师父的安排和呵护下,每天放风时,儿子都经过我呆的那个牢房号,从窗口看到儿子,每次儿子都向我笑笑,当时我想如果有个男学员和儿子在一起我就放心了。这是师父的洪大慈悲看到了弟子有这个愿望,让我把这个亲情放下。第二天放风时真的有个学员和儿子在一起。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一个月后,警察把我娘俩送回家。回家后,我问儿子在里面受罪了吗?儿子对我说,里面的牢头对他还很好,他说有一次警察去问:“谁是和他妈妈一块儿来的炼法轮功的?”儿子回答说:“我。”警察就问他:“你还炼不炼?”儿子回答说:“炼。”警察没有吱声就走了。那个牢头还教我儿子:“再问你,不要说炼,要说修。”有一个犯人想对我儿子使坏,牢头说谁也不能欺负他。还有一个年龄大一点的经济犯,对儿子说:“炼法轮功的没有罪,不象我们。”我明白了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不用我们太操心。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我在家实在是呆不住了,都一年了,邪党还在升级的迫害,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我要起我这一粒子的作用,上北京上访,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我和一个同修很艰难的到了北京,到了北京天安门不知道去哪里找信访办。就在天安门广场转悠看情况。一个卖矿泉水的大姨,嘱咐我们晚上离广场远一点,我们想可能这位大姨知道当年六四的情况吧。谢过大姨后,晚上我们找了个铁椅子呆了一晚上,第二天在天安门广场,我们和别的地区的同修一起打出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那声音非常宏亮。后来当我每次听到《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这首歌曲时,我就想起当时的情景。

我们被警察抓着头发给拥到警车里去,被带到公安局,问我们是哪里人,我们不说,不说哪里的都拥在一个院子里,学员越来越多,有的同修领起头来,我们大家齐声背诵师父的经文《洪吟》。那声音整齐宏亮,响彻寰宇,震慑邪恶。到了下午来了好多大客车,就让我们排队上车,送到各个监狱,在车里,我一直在心里背师父诗词:“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 [2],一直背到把我们劫持到房山监狱,俩狱警问我是哪里人,我不说,只是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大法是正的,是好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错在哪里?电视里全是诬陷,造谣。他们说,上头不让,你和谁讲,谁能听你的?他们俩一个劲的叫我大姐,就想问出我是哪里来的他们就完成任务了。我一看我该说的也都说的差不多了,就告诉了他们我是哪里来的。

那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他们就把我关到监狱里。一進牢门,牢头很凶,问我干什么来的,我回答炼法轮功的,我的话刚落下,这边睡的全是同修,都起来了。另一边躺的都是犯人,一个也没动。同修们象见到亲人一样,有的给我拿馒头,有的倒水,有的拿咸菜,我这才想起一天食水未進,也没觉得饿。牢头说,她们全是炼法轮功的。

第二天当地派出所把我们接了回来,在看守所被关了一个月才回家。婆婆说我一个腊月,一个六月都是在监狱度过的,有个曾经学过法的学员问我:如果(正法)这件事情不是真的,你承受这么多,不后悔吗?我说我不后悔,因为我坚信师父是来度人的,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最正的,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吃尽人间的苦,为学员承受了很多很多。师父受到不白之冤,我们做弟子的不出去说句公道话,以后有什么颜面去面对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卫护大法,也是在维护我们的尊严,我无怨无悔。

夫妻双双被劳教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的一天,片警到我家说让我去见一个人,把我诓骗到了派出所,第二天将我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洗脑的人说,修炼就如同上楼一样,上到一层想再上一层就要拐弯。由于学法不深,随和了他们,心想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无论怎样,你改变不了我的心,无论写什么是给人看的。我用了人的狡猾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之后想起,天梯直通天庭,哪有什么弯呀。

二零零二年四月,丈夫也被邪恶骗去,说是到劳教所看我,结果也是直接把他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家里人都不知道,只剩下儿子一个人,多亏他叔叔婶婶照顾。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我出狱回家,当时不想和任何人接触,也不和同修们联系,把自己封闭在家里。邪恶有时还来骚扰,法也不学,功也不炼,因为有怕心。二零零三年,丈夫也出狱回家了,我们就开了一个小店,就更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只是有时间背背《洪吟》、《论语》和一些能背的经文。但是我们坚信大法是正的,是好的。

二零零四年,弟妹出车祸去世,她也是修大法的,这给我们打击很大,悟不透她的因缘。后来通过学师父讲法才明白,修炼是非常严肃的。

因为有怕心,怠慢,不精進,还有各种执着心,被旧势力干扰,那些邪悟者,一拨一拨的都来往下拉我们,搞传销的,定位的,什么假经文等等,乱七八糟都来了。每次这些人来,师父的法都在往我脑子里打:“法我给你讲出来了,你能不能把握住全靠你自己,我讲的这是一种情况。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1]我告诉他们宇宙大法都得了,还不知珍惜。又找那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多希望你们能够走回到大法中来。

由于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是最好的,是最高的宇宙大法,有这一念,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安排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各地讲法,从此学法、炼功、发正念,精進实修。我深刻体悟到,不学法,就象鱼儿离开水一样。师尊在每次讲法中,都在叮嘱我们多学法、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3]

原来是情的执着造成的

二零零七年,丈夫被一家老板请去管理财务。我一人更忙,我就把店转出去不干了,在家里好好学法,做三件事。可是干扰又来了,父亲患脑血栓不能动,我要经常去照顾,妹妹又得了肿瘤,做手术,住院,又要去照顾她。有一天,和妹妹一个病房的病人对我说:“晚上你在这里,你妹妹就不吵不疼。你不在这她痛的很。”因为我在她身边都在不停的背法,她也受益。我就告诉同房病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在这儿你们都受益。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等等。他们都很认同。由于亲情放不下,妹妹痛的时候,我就给她揉揉,她就好点,给她念大法书,她就不痛。可她家人不信,她自己也不想学,最后还是走了,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人生就这么的短暂。

妹妹去世后,我的身体也出现问题,每次来例假流的血很多,脸也蜡黄,没有劲,从一楼上到二楼都气喘吁吁,我以为五十多岁了,可能是更年期吧,我给同修说,同修说,修炼人哪有什么更年期呀,不承认它。有一天我坐在沙发上流泪,又想起妹妹家里的两个孩子,小的才七岁,我对丈夫说我也没救了她。丈夫说你怎么那么能啊,她自己不想得救,神仙也救不了她。是啊,人各有命。通过学法才真正明白:“你和病人形成一个场,病人身上的病气全都跑到你身上来了” [1],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情的执着造成的。

小小真相资料点

在同修的帮助下,二零零八年底我家里也开了一朵小花,只是晚了点,儿子买了新电脑,把旧的电脑给了我,同修帮我买来了彩色打印机,随即又给我送来了刻录塔,做护身符用的机子。在这里我也谢谢同修们的帮助,其实一切也都是师父的安排。从此我们才真正走上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身体也恢复正常。我和丈夫同修配合,他在单位办公室有时间下载师父经文、《明慧周刊》、真相小册子等,再放到家里电脑里。我家环境好,儿子、媳妇都学大法。我在家里做大法的事堂堂正正,除了干点家务以外,就是学法、炼功,做真相资料,每周给同修送。

我们当地老年同修比较多,同修们都反映,看过的周刊攒了一箱子了,怎么办?不能卖,也不能烧,是啊,怎么办?丈夫和我商量,说明慧网上有语音版的周刊,丈夫开始下载查找,有一种小卡,能放到MP5里,听、看都行,我就和同修们商量,她们都觉得好。就这样丈夫给同修们每人买了两个卡,每期丈夫从明慧网上下载,我就给他们下载到小卡里,很方便,以后又给同修们买了播放器,这样做饭、干家务都能听周刊,原先看周刊花很多时间,这样省下时间都用在学法上,救人做三件事,都提高很快,也节省了大法资源,每期下载好给他们送去再换回另一个卡,就这样来回倒,还很方便。同时给他们带去小册子、光盘、真相币、护身符等,有师父经文、讲法时,也及时送到。有什么问题互相切磋找出差距,共同提高。

在这里我代表我们地区的同修们,向明慧网的同修们说一声谢谢,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的巨大付出。你们考虑的太全面了,什么都做成现成的,给我们大陆同修带来很大的方便。再一次谢谢,谢谢。

我们当地的老年同修都是退了休的,都有退休金,她们平时不舍得买件好衣服,可做真相资料她们成百上千的拿钱,真的是很感动。她们说:为了证实大法,为了救度众生,尽自己的一份心。

大法的资源一点也不能浪费,充份利用。由于大批做光盘,放光盘的盒子、废光盘、上下保护光盘的塑料盘,攒了很多,我和丈夫商量,这也不能浪费,我们把这些都写上真相短语,盒子上面写上:“看到是缘 得到是福 明白真相 福上加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盒子里面放上一份给有缘人一封信,用油笔在废光盘上都写上真相短语,下雨也淋不掉字,废盘上、盒子上都用细绳系好。夏季、秋季时在公路两边的树上、在田间地头上、玉米秆上,能挂的地方就挂上,也带上不干胶,碰到有电线杆、合适地方就贴上,还带着小册子,经过村子就送到门上。

今年做的神韵光盘用的是精装盒,没买到合适的彩喷纸,用的是 A4纸,我们把光盘封面图案移到靠上边,这样下边就余的宽一些,我们利用这些余料,打印上在明慧网下载的彩色真相标语,“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等,正合适,色彩鲜艳,很好看。我买了几瓶胶水,给同修们送去,虽然不如不干胶方便,但同修们都很顺利的贴出去了,没有嫌麻烦的。整体配合救人力量大。

几年来讲真相、救众生风雨无阻,师父法身时刻可护着弟子,鼓励着弟子。虽然我天目什么也看不见,可在我身上也发生了很多奇迹的事。每隔一周我要到四、五个同修家去送资料,我们都定好时间。有一次下小雨,心想同修楼洞门开着就好了,我刚到同修家楼下,正好有人开门我就把电动车推了進去,这时雨也下大了。有时我的念很纯正的时候,去同修家不用按门铃,用自己的钥匙就能开开同修楼道的共用大门。神奇事很多,就不一一叙说了。

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有一次晚上我和丈夫同修出去挂真相光盘和不干胶,顺利做完,在回家的路上,一摸口袋还有一张不干胶,正好路边立着块水泥石,我就过去把不干胶贴上。回过身下坡时双脚同时向外崴了脚。我立刻向内找,想自己起了什么心了被旧势力钻空子干扰,并立刻发正念,清除干扰。当时也没怎么痛,丈夫就骑自行车带我回家了。回家后,洗了澡,发完了十二点正念,学法到一点多就睡觉了。到了两点多,我的左腿从膝盖到脚,痛的很厉害,我想上卫生间,可是脚一落地钻心的痛,强忍着扶着墙,费了好大劲喘着粗气才回到床边。这时把丈夫惊醒,也到了炼功的时间了,我就右脚用力撑着,左脚飘着,坚持炼完四套动功,单盘炼完第五套静功。轻松多了。躺下睡了一觉。起来后我想还要给同修送资料去,就一瘸一拐的下楼骑上电动车到了同修处,把资料给了同修,我也没下电动车就回家了。到家下了电动车,腿脚不痛了,上楼梯都不疼了。我泪流满面,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感谢师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替弟子承受了。

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们有慈悲伟大的师父,教我们修炼的是宇宙大法,给我们净化身体,给我们神通发正念,救度世人建立威德,实现誓约。我们做的离大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在这最后时刻,我们一定走正走好修炼的路,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