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这部登天的梯子走上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我是朝鲜族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可以不吃饭,但不能不吃药,可想而知我的身体怎样。我是个体户,工作是为人装修房子,每天为钱忙忙碌碌,很辛苦。其实我的内心世界更累,因为对当前社会上的很多事情看不惯,加上生活中的各种矛盾,搞的我身心疲惫。

一九九八年冬,弟弟给我拿来了一本《转法轮》,还说这是一本“宝书”。当我看完《转法轮》后真高兴!心里就想,这不是一部登天的天梯嘛,怪不得弟弟说是宝书。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沿着这部梯子走这条上天的路。当时的心情一下子变了,有种好象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大法和我的这种感觉。从此我原有的病和不好的感觉都没有了,就把所有的药扔掉了。我高兴得每天都象小孩一样,到处去说法轮功怎么怎么好,见人就说法轮功好。

可没过多久,江泽民和共产党却开始迫害法轮功,电视、广播、报刊、杂志一齐被用来造谣诬蔑法轮功,那架势真象天要塌了的感觉。我的心情很压抑。半年来,丈夫亲眼看到了我的身体上的变化,非常支持我修炼,他对我说:“全世界的人谁都不炼了你也要炼,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是正法。”有他的支持,我心里踏实了不少。

为了向中共高层说明法轮功是好的,我去过两次北京。当时有位同修来店里找我,问我去不去北京证实法?因为当时我得法晚,《转法轮》只看了两、三遍,其他经文还都没来得及看,特别是家里发生了不幸:我嫂子突然去世了。嫂子曾经用我店的公章去银行贷过款,银行得知她死了,自然就找我还钱。家里仅有的几万块钱全给了银行还不够,丈夫就去外地追债去了,我的装修部正面临着被银行封店的可能……,我知道发生这些事不是偶然的,嫂子给我造成这种困境,虽然从法上认识到也许是我上世欠她的,但我心里还是非常难受,一下子没有解决问题的万全的办法,正愁的够呛呢,我就跟同修说:“我店里没人照看,离不开,你去吧……”

可就在同修走出房间的一刹那,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一把抓住同修说:“我们一起去北京证实法!”我们俩人相拥而泣,决心一定要去北京为大法和师父讨公道。我给丈夫留了一张纸条:“我去北京证实法了”,写完将条子用个杯子压在桌子上。关上店门时心里想:我的一切都交给师父吧,“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

七二零的第二天早晨,我们都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但都被抓了,被劫持回本地戒毒所。我给门外监督我们的警察讲大法好,书上怎么说的,我们怎么做的,讲我的亲身经历,他很认同,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的他就把铁门的锁打开,从外面進到关我们的屋子里听我们讲大法真相。以后每当我们炼功,他就给看着,有别的警察来了提醒我们。善恶有报,我在心里祝福他,相信他会有好运。

半个月以后回到家,后来在家中又一次被绑架。社区派出所一伙人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们就翻我家的东西,我严厉的制止说:先别动!他们都震住了,我开始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后,我说:“你们是人民的警察,得保护人民,我们都是好人,你们不能抓好人,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你们与我都有缘,我们结善缘吧。就这样,他们走了,我要把大法资料和书收起来转移一下,丈夫不让开灯,怕他们没走。过一会,他们真的又回来了,来了更多的人,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把东西搜走,把我带到当地派出所。

有一个女警看着我,我给她讲了一宿真相。她被感动的都要流泪了。第二天早晨把我和其他同修送到拘留所。

我绝食反迫害,十天的绝食中,胃中象着火一样,滴水未進,那个感觉没法形容。他们要给大法弟子灌食,说要先检查身体。我心里想,师父保护,让身体检查不合格。这时大夫说我有严重心脏病,太危险了。我说,我没有罪,我原来全身都有病,学大法全好了,现在江泽民不让炼,我的病又犯了。之后他们企图把我送医院迫害,我的心一横,就是不下车,不配合,我说你们赶快把我送回家,否则,我出什么事,你们负责!他们互相看了看,把我送回家了。

半年后,邪恶直接把我绑架到教养院。我绝食多次,不断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反而把大法弟子一个一个单独关押,把人弄到一个封闭的小屋里,用电棍电脸,有的脸电的肿的变形了,青一块,紫一块的。半夜都能听到电棍啪啪啪的响,惨叫声不绝于耳,我们的心象刀割一样难受。他们谁都不放过,当时我想,人不都得生老病死吗,我都得大法了,我怕什么,豁出去了,“朝闻道,夕可死”[2],我的命是大法给的,我为证实大法而死值得。就这么一念,什么电棍、殴打等都没有了。佛法在黑暗中展现强大的威力。

我天天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从法中我们知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责任和使命的,这使命就是救度众生。我每天利用和客户接触的机会讲大法真相,劝“三退”。劝退中常常听到对方人讲共产党是太邪,太坏了,我非常希望它快点倒台,越快越好!这部份人听完真相就会三退,都认同大法好。每到这时我心里就为众生得救而高兴。

劝三退有时会很不顺利。比如有一次,我在一个小卖部购物,我买东西后给老板讲真相,他不但不认同还很生气,当时我的心不稳,转身就走了。后来我跟同修切磋这个事,同修一致认为我给他讲真相没讲清,还得给他讲透。我回家后认真学法去掉怕心,第二天下班后求师尊加持,又带着善心去和他讲。终于他认同了大法,做了三退。

还有一次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他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很坦然的说:“是,我是炼法轮功的。”他说你不怕抓吗?我说:“我不怕,我是在救你。你想一想若一个人落水的时候,我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他能把我这个救他的恩人反过来再推到水里去吗?如果真这样的话,那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是没有道德良心的人吧?这样的人能有好报吗?我想你不是这样的人。”这时司机说,“是,我不是这样的人。”于是我让他一定要分明善恶及黑白,这样灾难来时能保平安,有好的未来。听完后他同意三退还表示感谢。

我每天讲真相都有人得救,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因为我是主佛的弟子,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师父叫我救人,我就该去救人,如果哪天没做救人的事,就觉得白活了一天。有一次,一个警察开车到我店里,要我给他的车上的玻璃钻眼,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由于害怕,没给他讲真相,干完活警察走后,我问自己,为什么不给他讲真相呢?怕被抓吗?那么每个大法弟子都这么想,这警察谁来救呢?其实他们被毒害的最深,最可怜,他也是一个为法来的生命,想起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如果这警察是我的弟弟的话,我能不救他吗?想到这,我很后悔。

师父看到我的心,第二天,这个警察又开车来了,说昨天钻的眼坏了,还得从新钻一个。我知道慈悲的师父不愿意放过一个生命得救的机会,我就开始堂堂正正的给他讲真相,并讲为什么要三退,没想到他很高兴的退了邪党组织,还表示再也不去迫害法轮功。我就这样每天在店里讲真相救人。

有一天早晨一个老年同修来了,告诉我说,现在外面很紧。听说昨天邪党开会了,对法轮功要如何如何……,她说,你每天在这固定的店里讲真相,我怕有人举报你,你躲一躲吧。我说,没事,没人举报我的。我心里很坦然的告诉同修说,不要传这些话什么紧不紧的,你要想说,就告诉同修要多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你去通知吧!

就象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有的时候我做的不符合法时,比如证实自我的时候或者情太重,我丈夫就跟我发脾气,不让我讲真相,这时我学法向内找归正自己,环境马上变好。其实救人的是慈悲的师父,我是一个小小修炼人,只动动嘴,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法力,佛法无边的体现。

在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和怕心当中,有过悲痛有过喜悦。回首往事,泪流满面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慈悲苦度,感谢曾经帮助过我的同修们!希望我们在有限的正法修炼时间中更加精進,找出自己的不足,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放下自我,放下一切人的东西,共同配合好大法弟子的整体,跟随师父回到真正自己的家园吧!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