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中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我市的一名大法弟子甲被绑架了,被非法关押在本地劳教所劳教两年。

这位年轻的大法弟子,父母双亡,亲戚们由于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都怕自己受到牵连,加之有的还不明白大法真相,所以没有人去管他。原来与甲同修协调联系的大法弟子因为某些原因也不能去看望他。在和同修切磋、交流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我悟到这件事让我知道了就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我找自己、修自己的因素在里面。

我首先向内找,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去劳教所探望他呢?一个“我”马上说:我不认识他呀!真我立即反驳:我们都是师尊的弟子,是万古圣缘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人这一面认识不认识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不是分别心吗?另一个“我”说:自己带着才一岁的外孙子,不方便去劳教所,真我说:记得在明慧网上看到海外的大法弟子每次参加集会或者游行时,常常看到怀抱着才几个月的小宝宝来参加集会游行的照片,觉得很震撼、很感动,觉得海外的大法弟子真了不起,什么困难也挡不住大法弟子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的脚步。我为师尊有这么多精進的弟子感到自豪!现在带着孩子的确有时不能象以前那样需要干什么就干什么了,但是我可以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呀,这不正好是一个机缘吗?其实就是怕带着孩子麻烦,这不还是一颗人心,没有正念吗?

人心找到去掉了,心里倍感轻松,觉的带孩子去劳教所算什么呀,简直不值一提!于是我先是抓紧时间去附近大超市挑选了两套秋衣秋裤、内裤袜子等物品,然后发正念清理本市劳教所的一切邪恶因素,因为外孙子从小就听法,我已经把师尊所有的讲法都给他读过一遍,平时就是把孩子当作小弟子带的,这时我又和孩子明白的一面沟通:明天咱们要去劳教所发正念,你一定要听话!

第二天我带着所买的物品和孩子早早的坐上去劳教所的汽车,一路上发着正念。孩子真的很听话,平时他坐汽车好动、淘气,感觉很闹的,今天一反常态坐在我腿上,喝点酸奶看着窗外,一点儿也不闹。

下了车很顺利的找到了劳教所的大门。刚走上前去,门卫的警察就问:大姨你看谁呀?我说了甲同修的名字。他又问:你是他的什么人呀?我说:我不认识他。只知道他是个孤儿,没有人管他,我就来看看他。警察说:大姨可是个好心眼儿的人哪,我们马上就要下班了,一会儿接班的人来了,让某某某(指甲同修)的队长给直接拿進去。我把衣物隔窗递给警察,警察拿起来看了看说,质量还都挺好哪。我心里想:那当然!别看我给老伴买秋衣裤都是市场上十元一件的,给同修买当然要买好的。班车到了,甲同修的队长来了,把我给甲的衣物带進去了。我说,再给他存二百元钱,留着买个日用品什么的。接班的警察说:管收钱的人还未到呢,等一会儿吧。

说着一个年轻的女警察走过来了,看看孩子说:这个孩子多大啦?男孩还是女孩?这么漂亮,真让人喜欢。我马上从台阶上下来,回答她的问题,她说我外孙和她儿子一般大,又说:“可我儿子还不会走呢,你外孙都会下台阶了。我说我们家孩子身体好,从不闹毛病,正想借此继续讲真相,却被身后一声:“快進来,要关门了!”给打断了。女警察有点意犹未尽的说下次再接着唠……,大铁门在她身后“哐当!”一下关上了。

我真是感觉有些遗憾,也许她的生命轮回千万载就是为了今天这个机缘得救,我却没有发出强大的正念要让她明白真相得救度,让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钻了空子错过了。我真希望她下一次不论遇到什么机缘,一定要得救。

接班的警察说:大姨你过来,收款的人还得一会儿才能来。你把钱放在这儿,带孩子先走吧,待会儿,我替你给他(指甲同修)存上。我就把二百元钱放到窗内的桌子上,谢过这个警察抱着孩子走了。

在回来的路上忽然心生一念:我也没有问问那个警察姓名,他们收了衣物和存钱也没有给收据,现在人心下滑,道德败坏,他们要是不给甲同修怎么办?我是不是找亲戚的朋友(原来在这家劳教所当过头儿,现在已经内退在家。已经给他讲过真相,也三退了)给查一查啊?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人心看待这件事,想用人的办法来解决它。我为什么不用正念看待这件事呢,我马上发出强大的正念定准这件事:“衣物和钱都必须交到甲同修手里,决不允许他们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

过后和其他同修交流谈起这件事时,一个同修说,她也想过这件事情,但是怕劳教所问自己是谁,说假话不符合法,说真话又怕不安全。我说我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甲同修需要换洗的衣物,需要点钱买些日用品,我只能是力所能及的尽量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

又过了几个月,天冷了,我应该再去一次劳教所,给同修送些御寒的衣物去。我给同修买了两条厚裤子、一件棉袄、一双棉鞋,几双厚袜子,下午把孩子哄睡了,找人替我看着,我就去了劳教所。在公共汽车上心里一下子想起了同修的话,就想,要是邪恶警察问我这个问题,我怎么办最好呢?我立刻意识到这不是正念看问题,是人心、怕心反映出来了。我想起来师尊讲过不配合一切邪恶的要求,从根本上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的法理,想起了师尊讲的大法弟子是“神在世 证实法”[1]的法理,大法弟子是主角,起主导作用,邪恶凭什么问我?邪恶根本就不配问我任何问题。

法理越来越清晰,心里越来越轻松。

我根本不知道劳教所什么时间让送衣物,什么时间让存钱,只是我预备好东西、时间合适就去了劳教所。可能都不是探望时间,所以这两次都只有我一个人在办理这事。门卫警察在屋里看见我站在窗户外边,问我干什么?我举起手里的大包给他看,说给甲同修送衣物。警察吧嗒一声开了电子锁,让我進屋,接过大包放在办公桌上看了看都是新的,就说:“大姨,你等一下,我打电话把他们四队队长叫来,直接给他拿过去算了。”我说:谢谢了!

一会儿就看见進来一个好象警校刚刚毕业的小伙子,门卫对他说这是给某某某的衣物,你给拿过去吧。小伙子看看说:某某某这小子真有福气,居然还有人来看他、给他送东西。我问:你是四队队长?他说是,我说那麻烦你问一下某某某,他还缺什么东西告诉我,可以吗?小伙子爽快的答应了,抱起衣物就走了。过了一会回来告诉我说,某某某说他不缺什么了,我说:辛苦你了,谢谢!警察们的态度和蔼,我顺利的回到了家。

我知道是师尊讲的“一正压百邪”[2],这是师尊的呵护,展现的是大法的威严。
其实本市的劳教所也是一个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被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也遭受了残酷的迫害。二、三个月后,一名大法弟子就被迫害致命危,劳教所为推脱责任,将人送回家,几天后就被迫害致死。此事引发了本市大法弟子大面积的集中讲真相,贴粘贴,发真相信,发真相资料、彩信,打语音电话,全市的大法弟子协调一致,集中揭露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邪恶劳教所的恶警害怕了,受不了了,慌忙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转到外地的劳教所去了。

我悟到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以改造环境,都可以做好三件事,在这其中要修掉各种人心和人的观念,跟上正法進程。

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的提醒帮助!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第三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