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能随便发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六日】我在家排行老大。奶奶从我五五年出生八个月后就到我们家了,一直帮我妈带大了五个孩子。我们跟奶奶的感情很好。

五八年,我爸被划成右派下放到农村,爷爷一气之下独自一人回了老家,后在大饥荒中病饿而死,至今尸骨难寻。因为我爸是右派分子,我小学毕业、大妹连小学都没毕业就不让我们上学了。

六八年,我爸被造反派斗得七死八活,我妈身体又不好,十四岁的我和小我一岁半的大妹成了家里的主劳力。这年秋,远在西北农场的叔叔来我家接走了奶奶、三妹和四弟。我和大妹都明白父母的用意:在这朝不保夕的年月,我们家总算能保住后继有人。没想到第二年六月,我奶奶就因脑溢血撒手人寰,接到电报我们悲痛欲绝。爸爸因为被造反派监督,没能请假奔丧。

直到七一年冬去接三妹和四弟,我才第一次给奶奶上坟。阿勒泰的初冬干冷无雪,我匍匐在奶奶的坟上不知哭了多久,徒手一把一把的把坟包周边的沙石捧到奶奶的坟上,并跪着发誓:奶奶,我以后要有一点办法,绝不让您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当时我十七岁。

九年后,我中专毕业工作不到一年,就开始不断的梦到奶奶。有一次梦到奶奶裤子破了,我给她买裤子量尺寸,竟然和花圈店卖的长度一样!我每次梦到奶奶后就会生病,于是由以前的思念奶奶到害怕梦到她。我开始意识到这都是发誓惹的祸,后悔当时说话不知天高地厚:爷爷的遗骨无处可寻,父母都健在,不管奶奶的坟在哪里,我有什么办法让奶奶不孤零零呢?这样的梦魇一直折磨了我十八年。这又能怨谁呢?谁叫我口无遮拦的发誓呢?

直到一九九八年,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才不再做这种梦了。修炼后,我的心脏病、青光眼、腰椎颈椎骨质增生、关节炎、膀胱炎、妇科病、胃炎、痔疮、神经衰弱等疑难杂症都不翼而飞了,这使我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是救人的正法。

我的经历也证明了:神佛是存在的,阴间、灵体是存在的,人是不能随随便便发誓的,发毒誓就更危险了。所以中共邪党强迫人们加入党团队时必须举起右手对着血旗发的毒誓是非常危险的,谁发誓要为共产主义献身、奋斗终生,谁就会在现今天灭中共的过程中成为中共的陪葬。

诚心诵念“法轮大法好”,并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声明退出邪党、团、队组织,是解除毒誓、获得平安的唯一方法。这是神佛慈悲于人的万古机缘,千万不要错过。自己不会退的话,遇到劝“三退”的大法弟子,可千万不要犹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