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经历和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六日】在这几年的讲真相的过程中,遇到的人大多数还是好人,有替我担心的、有嘱咐我注意安全、有祝我一路平安的、有拉着我的手表示感谢的。无论是严寒酷暑,还是敏感日,我都依然如故,该干什么干什么,把救人当作最重要的事,有一年的阴历三十上午我还在发真相资料,正月初二就走出去讲真相救人。

我牢记师父的话:“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有时遇到个别不好的要举报的,怕心就起来了,我立刻就想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天龙八部护法,天兵天将正神保护,谁也动不了我,就不害怕了。经过几年的学法、看明慧交流、讲真相,怕心一点点的去掉了,突破了人的观念,放下了自我。三退数量由每天的两、三人增加到三十多人,几年下来一共有一万多人。

我是一九九八年正月初得法的。修炼前有六、七种病,性格不好,脾气急躁、爱生气。特别是神经衰弱,犯病时,几天不睡觉,得吃四十付中药才能好,但生气时病又犯了,脸色青黄,黑眼圈,一看就是个病秧子。修炼后,没吃一片药,这些病都好了。亲身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是多么的美好。皮肤光光的,脸上没有皱纹,气色好,精神头十足。走路和年轻人一样快。常有人说我象四十多岁的,其实我快六十啦。这些给我以后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下面我把这几年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经历和体悟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2]学了这篇经文,震动很大,悟到应该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就和同修刘姐讲。刘姐说,她认识三个老同修都六、七十岁了,利用早市买菜的机会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一人讲两人发正念,效果很好。我俩也学着做。

2005年7月的一天,第一次上早市,心想早市人多眼杂,让坏人给举报了怎么办?别人不信说三道四的这脸面往哪搁呀?带着这些怕心能讲好吗?买完了菜旁边有人也不敢说,一早上白忙活了,心里很着急。第二天我俩学好法切磋找原因,说到首先得保证静心学好法、多发正念,不要有怕心,不要着急要稳。先找个农村人看着老实巴交的讲,一人讲一个发正念,在一个地方不要呆的时间太长。时时刻刻发正念。后来师父《济世》写道“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谎言 解开心锁 不信良知唤不回”[3],我受到很大的鼓舞,坚定了我救人的决心。

从那时起,我开始了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发《九评》、小册子、光盘等。我俩先是在附近的早市讲,后来又增加了两个同修,我们就在教堂周边的几个早市轮换着讲,讲了有一年,基本上都退了。(还有其他同修在做),我们后来转到各个大街居民集中的街道讲;我们带着食品去游人多的风景区讲。出门前发好正念,请师父加持,把有缘人送到我们身边,让众生都能够同化大法明白真相保平安;然后带上《九评》、小册子、光盘。我们出去时,分工配合,有讲真相的,有发正念的,走街串巷,保持着慈悲祥和的心态,以帮人做好事、上商场购物、公共汽车等车让座、洗澡、烫头、走路问路等等一切机会,抓住机缘救人。

有一次在遇到一个有缘人,我面带笑容上前打招呼:“老大哥,您好,还在上班吗?”他说刚离休。我说:老大哥,咱们中国人讲缘份,我看您这个人正直善良,我真心的告诉您几句话,对您和家人都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法轮大法是正法正道,现已洪传100多个国家地区,《转法轮》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香港、澳门炼的人很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学不炼别反对,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别相信,将来有什么天灾人祸会得到神佛的保佑。回家跟家里人说一声,别反对大法。不管穷富,平安最重要。他一一点头说不反对,最后问他是不是党员,他说不但是党员还是某厂的党委书记。他看透了邪党的腐败不得人心。你这个人很好,你帮我退了吧。有资料吗?回家好好看看。我给了他一套搭配好的资料高高兴兴的走了。

有一次在街上遇到一个人一看这个人很正派。我迎上去很礼貌的叫了一声:“大哥你好,看你这个人很正直,我想跟你说几句话。”我告诉他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公安局……的。我当时心很稳。我说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看你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就要把真相告诉你,是为你好,以免被淘汰。他说刚退休到单位去办事。《九评》我看了,很好,很真实,资料我也经常看,有光盘吗?给了他两张光盘,他临走时嘱咐我要注意安全,谢谢我帮他退党。

有一个退休县长在市场买菜,我跟他讲四二五、七二零,讲天安门自焚,讲三退大潮,唠了半个小时,他认同大法,最后他问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说是工人,他说你这么能说一定是教师,说的话很有说服力。我说其实我一点也不会说,都是师父给我开智开慧。这位县长非常接受,并用真名退党。

这些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一路走过来。无论男女老少、高低阶层,只要有机缘我就不放过。我深深的体悟学好法多学法发好正念,用神念慈悲去救人是越讲越顺。有好几次警察就在我的身边走过我完全没有察觉,全身心的投入到讲真相救人中,在别人看是很危险的事我都平稳的过来了,我知道是师父看弟子没有怕心,把不安全的因素给解体了。

也有不顺的时候,有一次我去一专卖店买一个垃圾桶,和老板讲真相,他很快接受了并退出了少先队,还要了资料。刚要走,从店里出来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我想真好,又有一个有缘人,又跟他讲。他不但不听,还说共产党给的钱,说着就来拉我,我一下子就忍不住了,和他大声争论起来。我说共产党给我开工资那是我的血汗钱,要是在国外都翻几倍了,给你开的那几个钱还不够看病的呢。他说要把我送派出所。我告诉他:这些年派出所的警察抓好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死了很多,你要举报我你遭报。老头气的不行。事后跟同修说还气的不行,我悟到这就是党文化中的争斗心,没有善念救不了人,还把人推下去了,这不是造大业了吗?还影响了大法的声誉。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再遇到不听不信的、说三道四的我就发正念、劝善。实在不听的,我就说可能我没讲明白,以后再有人跟你讲,希望你早退早平安,对方也就凶不起来了。

讲真相的过程就是去怕心修心性的过程。记得二零零六年的冬天,下第一场雪,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天很冷。我和同修大姐顶着刺骨的寒风去讲真相,走到一个路口处,看有三个民工打扮的人在那站着象是在找活。我示意大姐帮我发正念,走上前去问他们这么冷天还找活干?他们说在等人。我说看你们三个是老实人,现在天灾人祸多,大姐诚心的告诉你们几句话,对你们好。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别相信。话没说完,其中一人不爱听走到一边。我也没在意,就继续和那两人讲。其中一人说别说了赶紧走。我又加一句,这是为你好。他说好什么好,再说就叫人抓你。我想不听就算了,转身就走,没想起来发正念解体三人背后的邪恶。有一个人几步就蹿上来一下抓住我的胳膊,举着一个黑证,很蛮横地说你看这是什么。我看到上面有一个图案,下面有警察的字样。当时我很冷静没有害怕,很严肃的说,你不信就算了,拉我干什么?同时使劲的一甩胳膊,抓着我的手就松开了。我念着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同修大姐也及时的发出一念“什么也不是,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走了很远,回头看那三人象定住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我们继续讲真相救人。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了只要是我们正念正行没有怕心,什么都不会发生。就象师父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4]

二零零七年九月我妈有病住院一个月,我劝退五十多人,其中包括医生、护士、病人陪护。二零零八年儿子结婚,装修房子,有两个月没出去救人,但是到我家干活的木工、瓦工、电工、做防水的、安塑钢的、铺地板的、装暖气的、安门的、力工、油工,我都抓住机会讲真相,大概劝退七十多人。我悟到凡是让我遇到的就是有缘人,都是我要救度的人,都不能错过,擦肩而过的人我也把慈悲留给对方。

通过静心学法、背法、多发正念,我去掉了怕心、显示心、欢喜心、看不起人的心、争强好胜心,不断的增强正念,讲真相时面带微笑、热情大方,张嘴就来,什么人都能搭上话,同修说我讲真相可热闹了,谈笑风生间就讲完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5],我认为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就能帮你,我只是动动嘴、走走路,一切都是师父做的。

最后,我想跟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说几句话:师父已经把邪恶清除的所剩无几了,世人已经觉醒。只要你信师信法,把自己当成神,用真心善念就能做好。希望有条件的同修、有能力的同修赶快走出来,抢人、救人,时间不等人哪!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4] 李洪志师父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