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接上文

三、少年法轮功学员:历经苦难 意志不退

(一)获得国际援救 在自由的国度传播真相

◇少年历经魔难创伤 被迫流离失所七年

陈腾,山东潍坊市人,七岁开始跟随妈妈孙小梅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六月,和姥姥周春梅去北京上访,被老师找谈话,威胁要开除,并被随时监视,姥姥、妈妈和小姨孙小柏都遭监视。这一切对年仅十一岁的他造成很大的心灵创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妈妈被警察带走(陈腾的妈妈当时是潍坊市潍城区辅导站站长),次日,家被抄,姥姥遭暴力殴打,祖孙遭辱骂。之后环境越来越糟,姥姥被不分昼夜、寸步不离的监视。亲眼目睹警察暴打姥姥,以及对妈妈的思念和担忧,令小陈腾精神承受到了极限。姥姥为此将孩子送到一个亲戚家暂住。

没想到这次离别竟是永诀。不久,姥姥和小姨被迫害离世。与姥姥感情极深的陈腾感到天塌地陷、痛苦万分。从此与母亲相依为命,艰难的生活。九九年十月,妈妈再次被绑架,小陈腾惊恐得放声大哭。由于没人照顾,陈腾又每天去要妈妈,最后他们把陈腾与妈妈一起关押,他成了最小的“囚犯”。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回家没几天,妈妈面临再次被绑架和非法劳教,为此,妈妈被迫流离失所。

为了抓捕妈妈,陈腾被警察跟踪、监视,导致无法再正常上学,被迫辍学。陈腾为此痛苦得多次哭泣。之后,陈腾开始了七年流离失所、漂泊不定的苦难生活,

被妈妈接到租住屋后,为了资料点的安全,他不能随便出入房间。他最长的一次在屋子里待了半年没有出门。流离失所期间,陈腾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给他带来了心灵上的惊恐、压抑和创伤。几年来,只要天一黑,陈腾的第一个举动,就是爬上窗户,把厚厚的毡布挂到窗户上,极其细心的全部挂严密后,才把灯打开。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妈妈第六次被绑架,十六岁的陈腾精神几乎崩溃。此后,他再未见到妈妈。七年流离失所,他睡过街头,拣过白菜根,为防止被恶警跟踪,搬家六十多次。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作为被联合国接纳的难民,陈腾辗转从泰国来到美国,被美国政府安置到了纽约。

陈腾说道:“我所承受的痛苦,只是沧海一粟。中国大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孩子们被剥夺了快乐的童年、幸福的家庭,失去亲人,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他盼望像他一样被中共迫害的无家可归的那些法轮功学员的孩子,能够与爸爸妈妈幸福的团聚,享受一个孩子应该享受的快乐。

◇父母双亡遭追杀 绝处逢生在他乡

刘晓天生于一九八五年十二月,湖南永州市人。一九九九年初,父亲刘庆和母亲杨玉燕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提升道德,处处为别人着想。

小天读初二(十六岁)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周五下午,他的父母因为修炼法轮功被绑架,警察找到他的班主任,正在查问小天。在同学们的催促下,小天慌忙逃出了学校。当晚,他看到家被砸得粉碎。在警察的搜寻下,好心的邻居送他去投奔千里之外的叔叔。一路上死里逃生,小天逃到了福建农村叔叔家里。

五、六个月后,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警察来到叔叔家,小天吓得躲了起来。警察走后,叔叔变得很沉默,之后,他把小天送到了深圳一个大仓库里藏起来。小天在没有人的仓库里度过了十三个月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天被孤独、悲伤和恐惧包围,常常在睡梦中哭醒,在痛苦中煎熬,精神受到极大刺激。等他离开仓库后,已经不能正常说话了。

二零零三年六月,贫困的叔叔借了巨额债务,找人把小天带到国外。七月一日,小天被带到丹麦,一位好心的中国老太太把他带到了难民营。在难民营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小天找到了丹麦法轮功学员。因为心灵受到伤害太大,他不能很好的表达自己,不能正常读书,经常泪流满面,天天在噩梦中惊醒。丹麦法轮功学员整整花了一年时间,才完全了解到他所受到的痛苦,和整个事情的过程。在丹麦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

不久,叔叔告诉小天,他的父母早在二零零二年四月被迫害致死。那次警察到他叔叔家,就是通知小天父母的死讯,并强迫叔叔签字与死者“划清界限”,警告他发现小天的下落,必须举报,否则全家都要受惩罚。

刘晓天家的大门被贴上了封条,最后整个房子被夷为平地,什么也没有留下。

刘小天参加北欧“反酷刑展”,他说要把他爸爸妈妈所遭受的痛苦真相告诉世人。

(二)饱经魔难不迷航 迎着风雨坚强挺立

◇坚强的辛然、辛菲

河北省三河市法轮功学员辛宝东、高淑英夫妇,因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他们的一双儿女也因此备尝生活的艰辛。然而,令人欣慰的是,苦难中,孩子没有倒下,而是象他们的父母一样,迎着风雨,坚强挺立。

﹡阻拦绑架母亲 初一女生辛菲被绑架、体罚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辛宝东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非法劳教一年,身心受尽摧残;同年底一天早上四、五点,泃(音“居”)阳镇综治办主任石立军带人绑架高淑英,刚上初中的女儿辛菲拦着不让恶人进门,毫无人性的一伙人不顾女孩只穿着单衣单裤,连抻带拽将女孩绑架到镇政府,大冬天,让女孩光脚站在水泥地上,面壁体罚。夫妻俩都被非法关押后,刚上初中的一双儿女辛然、辛菲一边上学,一边还要照顾爷爷奶奶(奶奶因病中受惊吓而瘫痪)。

二零零二年三月,回家仅三个月的辛宝东再次被绑架,在看守所,牢头在狱警的唆使下,伙同刑事犯九天将辛宝东打断八根肋骨。

﹡双双考入重点高中 被收回录取通知书 辛然、辛菲上学遭阻挠

二零零三年大年刚过,恶徒绑架辛宝东夫妻俩未遂后,非法通缉,夫妻俩被逼流离失所。两个孩子上初三,一边要完成紧张的功课,一边还得洗衣做饭、料理家务、照顾爷爷和瘫痪在床的奶奶。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奶奶在饱受煎熬后,怀着对儿孙的牵挂愤然离世,去世时双目圆睁。

二零零三年,两个孩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市重点高中三河一中,并已向学校交齐了学杂费三千五百元,却因为父母修炼法轮功,被教委、一中领导百般阻挠,八月二十一日的分班考试被取消,录取通知书被收回,不让上高中。

﹡去公安局要求释放妈妈 高中生辛然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夫妻俩再次遭泃阳镇派出所副所长马志星带人绑架,辛宝东跳车正念走脱。一双儿女将升高三,八月初就要开学,无法照顾瘫痪在床的爷爷。七月二十五日上午,辛然蹬三轮车将爷爷送到市公安局,要求释放毫无过错的妈妈。公安不但不放人,反而将辛然投进看守所非法拘留。带着恐惧与对儿孙的担心与牵挂,二零零五年八月七日,瘫痪在床的老人撒手人间。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辛宝东、高淑英夫妇再遭绑架,电脑、打印机、卫星接收机、电视机、家庭存款等财物被洗劫一空。经三个月廊坊洗脑班迫害后,于九月二十六日分别被送河北石家庄劳教所和河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他们的一双儿女在外地读书,从父母被绑架到劳教未收到一张符合法律程序的通知,要想见父母一面都很难。

◇苦难中 孙嫣佩闯出自己的路

孙国,原山东招远电业局科长,大学文化,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多年来的迫害中,一家人历经风雨魔难。二零零二年初,孙国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妻子滕英芬从二零零二年四月开始被迫流离失所。

爸爸被非法关押,妈妈流离失所,少女孙嫣佩从十一、二岁开始,一个人艰难度日将近六年。期间,还不断遭到恶人的骚扰和迫害,幼小的心灵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巨大痛苦。中共恶人不但迫害她的父母,连孩子也不放过,从小学就开始经常到学校骚扰孙嫣佩,从经济上和心灵上折磨这个未成年的孩子,导致孩子被撤去班长职务,被数次骚扰、绑架、关押等。

二零零二年七月,市委610副头目、玲珑洗脑班头目宋书琴(勤)在把孙嫣佩的妈妈逼得流离失所后,就要绑架当时十三岁的孙嫣佩到洗脑班,并向孙嫣佩索要一千八百元钱,孙嫣佩被逼得一个暑假不敢回家。二零零四年二月六日新年期间,招远610恶人以为孩子可做诱饵,竟丧尽天良,上门骚扰,企图入室搜查未遂。据悉,因610无数次的骚扰、恐吓,孙嫣佩的外婆被吓出精神病,生活不能自理;爷爷奶奶被吓得听见狗叫、汽车声就浑身发抖。

孙嫣佩修大法后道德高尚,学习成绩一直在全市名列前茅,二零零五年,高一期末考试,她在父母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仍取得了全市第二名的好成绩。然而,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十六岁的孙嫣佩被招远市610恶警从学校绑架。据悉,当时围观的人替孩子说了几句公道话:“这孩子道德品质一流,很懂事,学习成绩优秀,你们得慎重一点,别毁了这孩子。”谁知,610歹徒说:“招远一中不差一个好学生。”

孙嫣佩被绑架之后,山东招远一中装聋作哑,没有告诉其家人。直到八月十四日招远一中大休日,孙嫣佩没回家,她的舅舅打电话问班主任,才知道孩子三天前就被绑架了。在招远岭南金矿洗脑班,恶人天天恐吓孩子,威逼孩子说出她妈妈的下落,还逼迫孩子写“三书”往坏道上“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面对无理迫害,孩子一直不吃不喝,要求无条件释放,要求到学校上课,孩子的家人非常着急,东奔西跑找610要人,可610就是不放人。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晚,大约十点左右,警车在楼下,一男一女两个便衣叫门,将滕英芬骗出绑架,其刚刚高考完的女儿孙嫣佩也一同被绑架,并将其住处翻了个底朝天,母女二人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早,滕英芬被恶徒宋少昌绑架到岭南洗脑班,后被非法判刑四年,父亲因依法请律师为母亲做无罪辩护而被当局绑架到洗脑班。

十多年来,孙嫣佩就是在这样的重压下、在中共对父母的迫害、对自己的迫害中顽强的生活着,成为上海某大学的学生,德才兼备,学校要保送她读研究生。多好的孩子、原本该多么幸福的一家子,却被中共迫害的家不成家。再好的家庭也会被中共迫害的家不成家!

◇饱经魔难的童年 “真、善、忍”指引正确的人生方向

晓彤,女,一九八九年出生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一个普通家庭。一九九七年春天,父母学了法轮功,疾病痊愈,身体健康,不再争吵,一家人幸福和睦,其乐融融。然而好景不长,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失去理智的疯狂迫害,令晓彤的父母连遭迫害,也让晓彤和她的哥哥失去了温馨的家,从童年开始饱受魔难。

一九九九年十月末,晓彤的母亲因进京鸣冤,被劫持到七台河市新城派出所。警察恐吓晓彤,如果她母亲不签不炼法轮功的文件,就送劳教,不许回家。晓彤被吓得连哭几个小时,哭晕了过去。从那以后,晓彤心脏就不好,不能有情绪波动。

母亲由于坚定自己的信仰,九九年十二月被绑送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半年后,晓彤的父亲也被非法劳教。那时,晓彤十岁,哥哥十二岁,爷爷奶奶早已过世,姥姥姥爷远在四川老家,兄妹俩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第一次蒸米饭不知道需要放多少水,蒸出来的大米饭像石头,混着泪水,兄妹俩吃了饭菜。三九寒冬,没有御寒的棉衣,是捡别人大人不穿的衣服,太大,套在身上根本不暖和,大拇脚趾头也露在鞋子外面,晓彤的脚被冻坏;不会烧炉子,家里的锅炉、暖气都冻了,每到半夜,晓彤和哥哥都会被冰冷的炕冻醒,两个瘦小的身躯靠在一起相互取暖。睡到半夜,就会听到老鼠吱吱的叫,有时老鼠还窜到炕上,钻到被窝里,晓彤都会被吓哭,好想扑在父母的怀里。兄妹俩躲在被窝里,看着父母的相片,偷偷抹泪,然后互相鼓励安慰。他们很思念父母,也深深为他们的父母骄傲自豪。因为他们的父母是真正堂堂正正、懂得感恩的好人。

由于父母被劳教,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为了上学、为了吃饭、为了生存,兄妹俩利用放假的时间去垃圾场捡垃圾卖钱。身上经常被玻璃碴子(五分钱一斤)划破出血。直到现在,孩子身上还留着当年被玻璃划破的伤痕。卖垃圾的钱,兄妹俩舍不得花,攒着要上学的钱,还要买吃的。

尽管艰苦,两个孩子的学习没有落下,每学期的期末成绩都是优异。但是父母不在身边,原本开朗活泼的晓彤变得沉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他们的母亲回家。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父亲从绥化劳教所回来。时隔近两年,一家四口终于团聚。晓彤又恢复了以往的开朗性格,每天快乐的像百灵鸟一样。

然而好景不长,二零零二年五月,晓彤父亲回来不到半年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家里再度被黑云笼罩,望着母亲日渐消瘦的身体,兄妹俩心如刀割。二零零三年九月,晓彤哥哥以优异的成绩被市重点高中录取。母亲依然做着豆腐维持生计,兄妹俩依然在放假时捡垃圾卖钱贴补家用。

二零零四年冬天,被非法关押两年多的父亲终于回家了。见到父亲那么瘦,思念、心疼……晓彤扑在父亲怀里,号啕大哭。二零零五年,晓彤也考上了市重点高中。

二零零八年三月,晓彤高三下半学期,高考前夕,父亲再度被劫持到七台河市看守所,母亲被迫流离失所。历经风雨,已经长大的晓彤更加理解父母,她决心为父亲讨公道,放弃高考,在公安局与看守所之间奔走。经过不懈的努力,父亲在被绑架的第五十六天终于回家了。父亲回家后,晓彤在家复习功课,考上了大学。

如今,晓彤全家都修炼法轮功,她说:“父母被中共邪党这样的迫害,童年的痛苦遭遇,没有让我变坏,变得颓废,没有扭曲我的心灵,是因为我心中坚信‘真、善、忍’,他指引着我走向正确的人生之路。”

四、幼小而纯净的心灵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九,黑龙江伊春中部一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六岁的儿子在后面大声对她喊着:“妈妈!你千万不要象耶稣弟子(犹大)那样出卖师父!”

小小年纪,竟有这样的心声,知道维护大法!知道不出卖师父!知道真善忍好!面对妈妈被绑架与迫害,一个六岁的孩子都在加持着妈妈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一位法轮功女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她的大儿子十一岁,小儿子六岁。因妈妈被劳教,爸爸在外地,两个孩子无人照管,每天三餐没有着落,不定在谁家,饥一顿,饱一顿的。孩子等于也在陪着妈妈吃苦啊。这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期满回来不久,正好小儿子的老师叫学生写一篇作文《我的妈妈》。下面是她八岁的小儿子写的作文:

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是炼法轮功的,她每天都学法轮功。她是个好妈妈。

妈妈经常教育我要诚实,做一个好孩子。不说谎话,不要做对不起别人的事,一心为别人好。我的妈妈真好,我喜欢我的妈妈。


文章真简单,孩子的心真干净。就是这颗纯净的心,就足以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张立田,辽宁朝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锦州市公安局到山东(老家)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锦州监狱仅一个月,被警察张宝志、程军指使犯人活活打死,年仅三十六岁。

张立田被打死后,他年仅九岁的女儿张辛桐给凶手张宝志的女儿张超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你爸爸把我爸爸打死了。可我不恨你,因为你们不知道法轮功真相。现在我把真相告诉你,希望你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阻止这样的悲剧再发生,不要让其他的小朋友因此再失去可爱的亲人。

这是一颗多么可贵而又纯洁无私的童心。这是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孩的心愿,也是所有法轮功学员的遗孤纯洁善良的心愿。

江西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留下一个幼小的女儿。女儿非常想念父亲,但小女孩的心里没有恨,有的只是 “真善忍”,只是让更多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她想到的都是别人。二零一零年,女孩九岁,上小学三年级,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给爸、妈过生日》,女孩又想起了爸爸,她写下了下面这篇文章。

与爸爸一起过生日——思念爸爸

爸爸的生日是夏历十二月初一,我的生日是夏历十二月初六(公历12月31日)。每年我过生日时,就会想起爸爸,从此以后,我便和爸爸一起过生日。

今年的12月份,我就开始为爸爸过生日做准备。我用积存的许多漂亮的广告纸裁剪成大小相等的小纸片,利用课余的时间每天折几只千纸鹤。每只千纸鹤都表达着女儿的一份心愿:每只千纸鹤都包容着女儿的一份祝福。相信爸爸在天之灵一定能感应到。

我和爸爸有着共同的信仰——

走返本归真之路。我对爸爸的思念天长地久。14对“九只千纸鹤”,她们一同飞向蓝天、在一对对的飞向十方世界,传递着我和爸爸的最大心愿。每年爸爸的生日,也是我的生日。每年的今天,我对爸爸的思念倍增。

亲爱的爸爸,女儿告诉您,今年的生日是我最快乐的一天。那天,我们的学校为了庆贺新年,举办了联欢会。全班的同学为我唱了《祝你生日快乐》歌曲。老师和同学们都为我赠送了许多珍贵的生日礼物。我心里非常感谢大家。我用小提琴为大家演奏了《莲花颂》这首美妙动听的歌曲。我是用心在演奏,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热烈掌声。校主任还为我和两位同学合影留念。我很感动!我们的老师、同学们都很善良、可爱。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想着一个问题:我应该怎样做?才会是最好的!

“九只千纸鹤”表达了我最大最好的心愿:“九九归真、天长地久”。我将为实现这个愿望去努力,才能做的最好!爸爸,此时此刻,让我们共同祝愿:所有的老师、同学们——幸福、平安、健康、快乐!


结束语

当别的孩子被父母呵护的时候,他们曾经悄悄落泪,当别的孩子无忧无虑的时候,他们饱尝生活的艰辛;他们在迫害下、在夹缝中一路走来,走向不断的成熟,在“真善忍”的指引下,他们无怨无恨,纯洁善良。珍惜、爱护这些不平凡的孩子吧,他们将是中华民族美好未来的希望。

孩子纯洁的心声衬托出法轮大法的纯正和美好。邪恶怎能从人们心中铲除善良,中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迫害注定是徒劳的。

希望更多的成年人来关注这些未成年人的命运,抹去他们脸上的泪水,抚平他们心灵的伤痕,倾听他们心灵的呼声,早日结束这场迫害;也希望他们遭遇的不幸永远不再重演。

附录

1.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七月四日《更新:受迫害法轮功家庭的部份孩子情况》

http://package.minghui.org/mh/center/orphan/orphan-report-ch-doc.zip

2.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孤儿)部份补充名单列表

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孤儿)部份补充名单列表


注:孩子年龄未特别说明的,为修炼法轮功的父(或母)遭迫害(或遇难)时的年龄;简况中,父(或母)未特别说明的均为法轮功学员。

序号孤儿姓名性别年龄所属地区丧父/母父(或母)因修炼法轮功遭迫害(或遇难)简况
1刘欢五岁吉林白山市江源县丧父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三日,父亲刘子巍(刘紫微)被劫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后三天,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九岁。
2杨海玲之女七岁黑龙江鸡西丧母母亲杨海玲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在鸡西密山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四岁。
3姜鹏霞十七岁北京延庆县丧母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母亲于慧琴被延庆县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二零零二年九月,父亲姜海被非法重判九年。
4饶德如四岁半广州丧父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父亲饶卓元被劳教所和海珠区610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四岁。
5肖似玉八岁辽宁锦州丧父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父亲肖鹏被锦州劳教院迫害致疯后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
6徐定府五岁贵州盘县丧父二零零一年一月,父亲徐广道进京上访时被北京公安毒打致死,母亲被迫流离失所。
7徐杏三岁贵州盘县丧父
8徐佛莲一岁贵州盘县丧父
9费重闰之女九个月江西九江县丧父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八日,父亲费重闰被江西九江县警方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一岁。
10祝玉斌十五岁山东莘县城冠镇丧母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十日,母亲王凤伟在当地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岁。
11雷立春的两个幼儿四川广安丧父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父亲雷立春被广安等地警方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
12
13史永清之子河北安国市祁州镇丧母二零零四年元月九日(腊月十八),母亲史永清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五岁。父母离异,孩子后来被迫辍学。
14恬恬九岁黑龙江齐齐哈尔丧母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母亲徐宏梅被迫害致死,父亲孙维民被非法重判十三年。
15王书军之女六岁河北邯郸成安县丧父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父亲王书军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
16徐浪舟之子九岁四川攀枝花丧父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父亲徐浪舟被迫害致死。
17叶文艳十八岁四川攀枝花米易丧母二零零二年四月,母亲杨文会在西昌坠楼身亡,四十岁左右,死因不明,当天被警察送去火化,女儿叶文艳被关进米易县看守所一个月。
18李冬青之女辽宁省沈阳市丧母母亲李冬青经历了中共非法劳教、判刑、精神病院等迫害,被摧残致精神失常,二零一一年上半年含冤离世。
19苏炜十八岁甘肃兰州丧母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母亲耿翠芳被逼坠楼身亡,不久,父亲苏安洲被非法重判十年,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二十二岁的苏炜在家中孤独离世。
20陈法度一岁广州丧父父亲陈承勇因抵制洗脑班迫害而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七月,被发现死于一间草棚内,年仅三十四岁。孩子小法度现与母亲戴志珍为澳大利亚公民。
21何绪艳之子黑龙江大庆丧母二零零一年,母亲何绪艳在痛悔与抑郁中离世,被迫害致死。
22李英的孩子辽宁抚顺丧母二零零三年末,母亲李英被警察抓去两天活活打死,浑身是伤。
23吴敬霞之子一岁山东潍坊丧母二零零三年元月十九日,母亲吴敬霞在哺乳期被公安绑架,第三天即折磨致死,年仅二十九岁。
24刘东芬的两个幼儿河北省任县父母双亡二零零二年七月,母亲刘东芬因不放弃法轮功,在任县拘留所被活活折磨致死,死后身体呈黑紫色瘀伤,父亲(未修炼法轮功)早年去世。
25
26王斌初中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孤儿寡母母亲韩桂萍多次被迫害,被送过精神病院、马三家劳教所迫害,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在母亲被非法劳教期间含冤去世,孤儿寡母流离失所。
27刘颖的孩子八岁北京通州丧母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四日,母亲刘颖被北京通州区610逼迫“转化”致死,年仅三十五岁。
28杨文婧十六岁河北石家庄丧母二零零六年元月二十六日,父亲杨晓杰被河北省第四监狱(石家庄北郊监狱)迫害致死;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母亲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29刘冬雪之子十几岁河北保定满城县丧父一九九九年,父亲刘冬雪因讲真相被满城看守所迫害得神志不清、奄奄一息,并被非法重判;二零零一年五月,被从唐山监狱接回家不到两天含冤离世。母亲被非法关押。
30施忠玲之女未成年江苏徐州丧母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母亲施忠玲惨遭徐州睢宁洗脑班非人迫害致死。
31耿怀浩之子未成年江苏徐州丧父二零零五年二月底,父亲耿怀浩(残疾)被迫害致死。
32施忠玲或耿怀浩的孩子未成年江苏徐州施忠玲为耿怀浩的大嫂,俩人先后离世,孩子情况待查。
33马天娇二零零六年十七岁黑龙江佳木斯孤儿寡母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七日,父亲(未修炼法轮功)脑溢血病故。二零零六年,母亲孟宪英因迫害一度精神失常,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时出现脑梗症状。
34张家英之子二零零一年十五岁湖北鄂州市丧母二零零一年五月,父亲张家英因被疑传播天安门自焚真相被秘密非法判刑七年;零三年(腊月二十六),母亲(未修炼法轮功)因丈夫遭残酷迫害,自己又下岗,家庭经济困顿,悲愤交加,跳楼身亡。
35张美丽十一岁湖北浠水县丧母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父亲张雨红被非法判刑三年,后被关押于湖北荆门沙洋范家台监狱一监七监区,母亲(不是法轮功学员)早逝。
36唐玉清之子湖南辰溪县丧父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已去世,母子相依为命。母亲唐玉清(原癌症患者,修法轮功痊愈)屡遭迫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于长沙女子劳教所,还曾遭国安恶警毒打吊铐、手被折断(后修炼恢复)。
37胡国红之女二零零六年十五岁辽宁朝阳市北票市丧父二零零一年八月,母亲胡国红被枉判四年,失去工作,二零零六年遭绑架,二零零八年被绑架进马三家劳教所迫害。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已离世。
38陈佩君的四个孩子均未成年,最小的四岁(二零零六年)广东深圳丧父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母亲陈佩君因资料点被破坏遭绑架,被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动用关系花十至七十万将妻子保释出来,因承受不了打击,二零零五年病逝,家中欠债累累。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母亲陈佩君再遭绑架。
39广东深圳丧父
40广东深圳丧父
41广东深圳丧父
42韩月娟之子广州父亲为党捐躯母亲韩月娟(烈士家属)被非法判刑四年,因在法庭上正义高呼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加刑一年,再次连呼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加刑两年,共被非法判刑七年。
43吴英奇十岁(二零零四年)黑龙江双鸭山市父母双亡父亲吴月庆因修炼法轮功遭残酷迫害,二零零二年一月被双鸭山非法判刑十二年,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十一监区二十三分监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迫害致死。
44王晓方之女山东蓬莱父母双亡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母亲吴虹被绑架进洗脑班迫害,六月六日,被迫害致头颅粉碎性骨折,重度昏迷,六月九日抢救无效含冤离世。二零零六年六月中下旬,父亲王晓方在为妻子讨公道期间,在北京离奇死亡。
45吴容五岁江苏常州丧父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一日,父亲吴殿辉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四岁,母亲张武英屡遭绑架,令孩子失去双亲抚养,啼哭不止。
46小雪梅十一岁吉林延吉早年丧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的一天早上,母亲金明花突遭绑架,还在睡觉的女儿被反锁在家,恶人不同意金明花回家安顿好女儿。金明花后被非法劳教,回家时,女儿因刺激、惊吓,精神已不正常,后因母亲屡遭迫害,日益加重。
47于春海的两个幼儿吉林榆树丧父二零零七年三月十日,父亲于春海被迫害致死。
48吉林榆树丧父
49万继祥之女初中湖北应城丧父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父亲万继祥被迫害致死,高考前,母亲被绑架,被恶警周维鹏毒打。
50谭延军的一双儿女黑龙江鹤岗丧父二零零二年,父亲谭延军被非法判刑九年,在鹤岗第一看守所,被恶警李树江等酷刑折磨致全身瘫痪、生命垂危,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被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51黑龙江鹤岗丧父
52欢欢(小名)十五岁黑龙江双城市单城镇政久村农民丧父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父亲董连太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53慧章十六岁辽宁凤城市丧父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三日,母亲王书清被绑架,为取证以便于重判,警察三次闯入家中,以拘留等方式威胁孩子。王书清被阴谋非法判刑三年。孩子的父亲(未修炼法轮功)三年前已病逝。
54笑笑(小名)辽宁大连丧父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父亲冯刚被迫害致死,遗体被沙河口区公安分局解剖,年仅四十八岁;母亲王娟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55王义光母亲去世时不到八岁山东省陵县丧母一九九九年,父亲王永凯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母亲承受不住打击,喝药自尽,年仅二十几岁,孩子还不到八岁。二零零八年九月,父亲王永凯在即墨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孩子王义光只有十五岁。
56王孝华的两个孩子河北沧州东光县丧父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母亲王孝华在家中被绑架、逼问真相资料的来源,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孩子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已去世。
57丧父
58张昌琴之子安徽合肥丧父母亲张昌琴多次遭邪党迫害,二零零六、二零零七年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二零零八年多次被610闯入家中骚扰、威胁。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已去世多年。
59肖夕夕两岁湖南嘉禾县丧母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母亲罗巧红因进京上访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八岁。父亲肖嗣先多次被绑架关押,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60张方良之子重庆荣昌县丧父父亲张方良(荣昌县副县长,荣昌县的清官)被重庆市铜梁县610迫害致死,时间不详。
61徐大为之女八岁辽宁抚顺清原县丧父女儿出生时,父亲徐大为已在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一月徐大为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遍体伤痕、精神失常、无法进食,回家不到两周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四岁。母亲迟立华也是法轮功学员,曾因进京上访,被绑架关押。
62小宁辽宁辽中县丧父零八年奥运期间,父亲郑守君被辽中县看守所和沈阳东陵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死时只穿一条短裤,头部肿胀变形,遗体被监狱强行火化。
63金大霞之子未成年安徽铜陵县孤儿寡母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金大霞母子被绑架,品学兼优的孩子遭恐吓,学习和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父亲(未修炼法轮功)早年在一次车祸中丧生,
64陈鹤琼之子十多岁四川攀枝花早年丧父二零零四年四月,十来岁的孩子不幸摔断了腿,在家中调养。警察却在这时借口他母亲陈鹤琼与资料点有关,将她从家中绑架,吊铐五天五夜,对她酷刑折磨、暴力取证,非法判刑七年半。儿子无人照料,只得靠亲友接济和变卖家产度日。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警察欺负孤儿寡母,常敲诈勒索,累积金额上万元。孩子的父亲早年病逝。
65张辛桐九岁辽宁锦州丧父二零零八年四月,父亲张立田被锦州市公安局到山东(老家)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锦州监狱仅一个月,被副监区长带犯人毒打致死,年仅三十六岁。
66关玉茹的两个孩子未成年辽宁凌海市孤儿寡母二零零三年五月,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刚病逝,母亲关玉茹被绑架,被抓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关玉茹被绑架后,家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成了孤儿,没有任何经济来源。
67未成年辽宁凌海市孤儿寡母
68张煜欣小学辽宁沈阳市孤儿寡母二零零一年,母亲孟玉华被绑架到市看守所,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因抑郁,晚间开车出车祸身亡。二零零二年,孟玉华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现关押在九监区六小队。孩子与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艰苦,学习努力,因为他认为学习好了就能见到妈妈爸爸。
69韦兴志两个未成年女儿未成年贵州紫云县丧父父母因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二零零二年,父亲韦兴志在中八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强制从事有毒劳役,期间,母亲又被非法送羊艾监狱三年劳改,姐妹俩相依为命。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韦兴志终因身心受损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70未成年贵州紫云县丧父
71高其英的两个儿子贵州遵义丧母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奥火到遵义,遵义警察按照黑名单于十二日将母亲高其英(残疾人)绑架、抄家抢劫,又将她投进羊艾监狱迫害致死。突如其来来的打击使两个孩子悲痛万分。
72贵州遵义丧母
73魏亚兰之女小学贵州安顺市丧母全家人修炼,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母亲魏亚兰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零四年大年三十前,全家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只有魏亚兰几岁的小女孩孤零零守着空荡荡的家。魏亚兰回家后,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凄惨离世,年仅五十岁。
74陈启季之子湖北荆门丧父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父亲陈启季被荆门610和范家台监狱合伙迫害致死,二零零四年,母亲李艳华被荆门市委副书记陈永贵强判八年。
75王增佐之女未成年山东乳山丧母一九九九年四月,母亲(未修炼法轮功)病逝。二零零二年三月,在恶人的疯狂追捕中,父亲王增佐流离失所,
76王增佐之子未成年山东乳山丧母
77宫召涛之子十八岁山东烟台丧父二零零七年十月,父亲宫召涛被水道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在山东第二男子劳教所遭迫害四个多月,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在劳教所八三医院被迫害致死。儿子刚满十八岁,孩子的母亲患有精神病。
78郭春生一双年幼的儿女湖北武汉新洲区父母双亡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晚,父亲郭春生被凤凰镇恶人罗银河、周焰锋毒打致肝破裂导致大出血,次日晚含冤离世。母亲张丛菊身带残疾,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被恶警、610三十多人、三辆警车绑架到洗脑迫害,导致其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79父母双亡
80王金国之子未成年黑龙江双城丧父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父亲王金国在第二次进京上访的途中被绑架,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三日,被双城第二看守所、双城市农丰中学恶人迫害致死(毒打、酷刑、打浓黑阴极的毒剂),年仅三十四岁。
81鞠亚军之子黑龙江哈尔滨阿城区丧父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阿城市医院的迫害下,父亲鞠亚军被注射不明药物及内脏严重损伤而死。孩子与母亲李亚茹相依为命,一直在担惊受怕中度过。
82李洪斌之子十几岁黑龙江哈尔滨阿城区丧父父亲李洪斌屡遭中共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七月初,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酷刑折磨,并被灌入不明药物致死,年仅四十三岁。母亲承受不了痛失丈夫的打击,精神崩溃,整日以泪洗面,家中无人时常自言自语。
83张皓楠六岁四川乐山丧父二零零二年六月七日,父亲张卓被乐山张公桥第二派出所恶警绑架,第二天惨遭虐杀,疑被活摘器官,年仅三十二岁。
84陆苏宁之女学龄前浙江杭州丧父父亲(姓名未知)被迫害致死,母女相依为命,二零一一年九月,母亲陆苏宁被绑架至洗脑班。
85刘志荣两个未成年的儿女甘肃庆阳市丧父父亲刘志荣屡遭绑架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十五年,二零零六年一月九日,被定西监狱、天水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二岁;母亲常秀玲屡遭迫害,二零一一年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86甘肃庆阳市丧父
87杨小华之女十二岁内蒙古赤峰市丧母二零零一年秋冬,母亲杨小华被绑架,七岁的女儿在寒冷的天气被孤零零的扔在家里。杨小华后被非法劳教,身体遭摧残,一直未康复,二零零七年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父亲
88李桂敏一双幼小的儿女河北省保定市易县丧母二零零一年七月,母亲李桂敏被易县公安局绑架到易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易县看守所内被迫害致死,终年三十八岁。她死后,丈夫一直没有回家。一双幼小的儿女成了孤儿。
89丧母
90范金刚十个月辽宁葫芦岛绥中县丧父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父母被中共借奥运之名绑架,一个多月后,母亲小雪回到家中,四月二十日,父亲范德振被毒打致死。第二天,在未经家属同意的情况下,被绥中县公安局局长下令强行火化。
91胡阳辽宁葫芦岛丧母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母亲刘丽云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家人被告知,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儿子得知后,昏天黑地哭了好几天。孩子的父亲胡宝纯十次被关押迫害。
92桂训华三个年幼的孩子湖北省黄梅县丧父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父亲桂训华在自己承包的新河旅社内被江西省九江市公安局庐山分局绑架,遭受八十天非法关押、种种折磨,身体枯瘦如柴,于同年六月一日被迫害致死;母亲黄玉兰多次遭迫害,曾被非法劳教。
93湖北省黄梅县丧父
94湖北省黄梅县丧父
95刘志斌之子山西灵丘丧父二零零二年七月,父亲刘志斌(又名刘接运)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在山西省第一监狱(又名祁县晋中监狱)被毒打致死。
96王书军之女六岁河北邯郸丧父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在监狱、洗脑班长期迫害下,父亲王书军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母亲赵素英也遭迫害。
97周翰洋十五岁四川简阳市丧母母亲周慧敏六次被绑架,三次被绑架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成都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父母离异。
98刘福珍之子山西朔州市丧父一九九五年,父亲(未修炼法轮功)下夜班路上遭遇拦路抢劫被害,母亲刘福珍屡遭迫害,孤儿寡母被逼得流离失所,八年多有家不能回。
99刘国华之子广州增城丧父父亲刘国华被清远市610非法劳教两年,被迫害成尿毒症,回家不久含冤离世。母亲谭建菊也屡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100张育民的三个孩子广州肇庆丧父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父亲张育民在长期的迫害下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一岁,留下三个孩子靠母亲王少君一人独自抚养。
101广州肇庆丧父
102广州肇庆丧父
103林凯之女三岁广州丧父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父亲林凯在屡遭迫害后含冤离开人间,年仅三十一岁,留下年迈的父母、年轻的妻子和三岁的女儿。
104何雪华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甘肃庆阳或天水父母双亡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或十三日,母亲何雪华被送到兰州女子监狱,在监狱坠楼身亡。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已故。
105父母双亡
106段新树两个年幼的孩子河北邯郸丧父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二日,屡遭迫害的父亲段新树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爷爷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一病不起,不久也去世。
107河北邯郸丧父
108张俊河之子十一岁河北邯郸丧父父亲张俊河多次遭非法勒索和长期迫害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患重病,二零零四年农历腊月二十八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六岁。
109闫树鹏十一岁黑龙江双城丧父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父亲闫善柱拖着被劳教所迫害后的病体外出打工时,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母亲陈秀梅屡遭绑架,对父亲的思念,对失去母亲的恐惧,最终导致小树鹏精神崩溃,大约十四岁,孩子精神失常。
110欧阳章国的两个孩子十四岁湖北仙桃市丧父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父亲欧阳章国被迫害致死;母亲也曾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
111十岁湖北仙桃市丧父
112于正红幼小的孩子山东省威海文登市丧母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早上六点半左右,母亲于正红被绑架到文登看守所,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留下年幼的孩子和丈夫。
113何晶十一岁吉林辽源市丧父二零零二年五月,父亲何元慧被绑架后,遭非法判刑十年,被吉林二监狱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去世,母亲外出打工。
114张莹十七岁吉林榆树市丧父二零零零年二月九日,父亲韩玉珠被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灌浓盐水致死,年仅四十七岁,已考上三江美术学院的孩子被迫退学,和母亲张俊超靠打工维持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