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镇再也找不到的好家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

一、大法洪传我镇

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有缘得大法。那年我五十岁,很多病,真的不想活了。正在这时,我镇传来一本《转法轮》,是外市一个法轮功学员的。有人给我介绍,说这个功法很好,叫法轮功,借给我看看。我当时什么也没想就接受了,我读书少,书上有些字不认识,只看个大意,认为很好,讲出了很多高深道理。

我看了两天就传给我一个朋友,我要她抓紧看,借书的时间有限。她说看不看无所谓,我说好她就学。我说你一定要看,看了自己决定。她接受了,她一边做生意一边看书。有一天,突然下起大雨来,她把书放在摊位上,去搬商品,忙完后,她才想起书来,连忙到外面摊位上一看,书上一点雨都没淋着,全是干的。那天,我去问她看了多少,她给我讲这件事,她说:真神奇,雨怎么淋不着这本书呢?她更加坚定了学功的信心。

借书给我们的法轮功学员主动教我们炼功动作,当时没有教功带,完全用心记,教了一天她回去了。我们就自己学着炼,后来又给我们请来两本《转法轮》,叫我们一起学,于是就在我家一起学。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有法轮功,我们就在外面找场地炼功。我女儿在本县县城工作,也走進了修炼,她给我们送来了录音机和炼功音乐。我二儿子说:听到您的炼功音乐,真象進入了仙境。我大儿子和大媳妇也知道我炼法轮功,他们回家看到我说:“您比原来精神多了,这么久也没要我们给您买药了。”我说:“从今以后再也不要你们给我买药了。”我小儿子说这么好的功法我去叫我同学的妈也炼,他妈也有病。

通过我们不断的洪法,学功的人不断的增加。有一个中学教师炼功后,说很好,教他的学生也炼,他班上有十几个学生学了法轮功,学功的学生自觉遵守纪律,学习成绩也在往上升,他们的家长也很支持孩子炼法轮功。镇工会还给我们提供了场地,下雨我们可以到工会会议室炼功,镇委也来了两人要学法、炼功。大家都公认法轮功好,又進来一批人学功。那时环境很好,大家一起切磋交流心得,比学比修。法轮功就这样在我们镇传开了。

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和老伴有一个门面店,做日杂生意。我从一九九六年炼法轮功后,一直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身体很好,全身病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诽谤大法,我拿了十八份《我站起来了!》(注:九八年七月十九日,《中国经济时报》以《我站起来了!》为题报导河北邯郸家庭妇女谢秀芬在瘫痪十六年以后因炼法轮功恢复了行走能力的修炼故事)去派出所洪法讲真相,他们三三俩俩都拿着看。第二天我又去找所长证实法,说大法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一个警察说洪法的又来了。

一天派出所的警察来找我,不知道我的家,就问我街坊。她们几个人正在闲谈,警察问:你们知道某某在家吗?一人说:找她干什么,她炼功后真的变好了,以前和我吵架几年不讲话,修炼后,主动和我打招呼。另一人说:她好象很多病都好了。事后她们告诉我说派出所的警察来找我,被她们说走了。

我儿子、儿媳都在县城工作,很少回家,他们当时不知道真相,有点害怕,要我注意点。我儿媳妇生小孩,在我家住了一个月。我每天三点半起床,炼功后出去买菜,回来洗衣服、做饭,把她们母女安排好后,就给老伴送午饭到店里去。帮助老伴做生意。晚上回来学法。儿媳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回去后她对别人说:法轮功真好,我妈炼法轮功,每天三点半起床,不睡午觉,一天到晚精神非常好,全身的病也好了,电视里讲的法轮功不好是欺骗民众的。

我旁边一个门店是一对年轻人,和我们做同样的生意,搞竞争。我老伴没修炼,有时和他们吵架。我给老伴讲因果关系,说万事皆有因缘。我给邻店夫妇赔礼。我们做生意公平交易,对顾客说话和气,生意越做越好。他们吃不消,把店子转给别人了。他们俩出去打工,走时我给他们送行,给他们大法护身符,他们很高兴,每次回来都到我店来看我。他母亲买东西也到我店来买,还把别人带来买,说我店的东西价格公平,不杀黑。我说如果我不修法轮大法也会随波逐流的。是大法改变了我。

我们门面每天收的很晚,镇上很多人每天下午五点多钟就围着街道走一转,为的是锻炼身体。走到我店子前,经常有人问:你们俩老有多大年纪了?我说:“我一九四六年生,我老伴一九四二年生。”他们说:“这么大年纪还每天工作这么长时间,你们身体健康、精神又好,你们子女都有稳定的工作,孙子又有亲家带,全镇再也找不到你们这么好的家庭了,你们是哪辈子修来的福份?”我说:是什么原因呢?你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一人修炼,全家受益,是大法给我的福。他们说:“我们就在想这个问题,你老头三兄弟就发你们一家,现在明白了。”

就这样在师父的指导下修炼心性,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