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多次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我今年七十一岁,是一九九七年下半年得法的。这十多年来,都是师尊拽着我这个不合格的弟子,才使我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

一、得法修炼,多种重症疾病消失

我年轻时产后受风留下后遗症,常年头痛。上点岁数又有风湿,腰疼腿疼。五十岁左右,高血压、心脏病、美尼尔、脂肪肝都找上门来,我成了医院的常客,每年需要住院几次、每次都得花去上万元,自己花钱遭罪不说,害得孩子们都不得安宁。为了祛病我练过多种气功,还请过巫婆,都没管事。

一九九七年秋后,一位女同事看我病得厉害,同情我,向我推荐法轮功,说她丈夫是肺结核,而且很严重,都炼好了,让我也炼炼,并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也没太在意,因为当时家里人口很多,工作又繁忙,身体还不好,所以一本书看下来用了很长时间。由于从小就受无神论的教育,对修炼方面的知识一无所知,我也看不出更深的法理,就知道师父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认定大法好。一九九八年春,我们周围炼功人多了,形成很好的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那时同修们热心弘法,我也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到集市上、村子里弘法,做些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当时背着大兜子(内装弘法用的条幅等),步行却不觉得累,就觉得很快乐、充实。

我各种疾病在不知不觉中就好了,虽然后来还时常有消业现象出现,但没吃过一粒药都好了。

二、讲真相证实法

我们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互相交流着修炼体会,用法对照找出自己的不足,同修们沉浸在得法之后的喜悦中,庆幸自己能走進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正法修炼中来。想起当年集体炼功的场面真是让人激动。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迫害开始了,集体炼功的环境没有了,我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我就讲真相证实大法,我找到当地派出所正、副所长,利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的一身病都炼好了,他俩明白后都要了大法书看。

三、师父指导我渡过难关

二零零二年,我唯一的儿子出车祸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怎样的心情?而且不是因病而是飞来的横祸。面对这巨大的打击,如果不是修炼,听到这消息,当时我的心脏病就得发作,就得和儿子一同去了,因炼功后心脏病好了,我却没事挺过来了。在悲痛中我两个月没出家门,就在家里看大法书。师父讲到:“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1]看到这我明白了,放下了对儿子的追念,解脱悲痛,走出去,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四、车祸中师父救了我的命

儿子死后我到市里居住,来到了新的修炼环境。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修的不精進,被钻了空子。一次我坐车从老家回来,我们的车从南向北行驶,眼看就要到家了,右边疾驶过来一辆小车,正好撞在我们车的右前方,当时我坐在右驾驶的位置,头一下子就栽到车前面的玻璃上,当时玻璃就粉碎了,车被撞的旋转90度角,车内三个气囊都打开了,我定了定神,心想: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没事。我慢慢下了车,摸了摸额头,没出一点血,在女儿的搀扶下走回家。交警到现场后,一看车都撞成这样了,人又不在场,还以为人不行了送医院了呢。回家后,孩子们叫我去医院检查,我说我有师父保护着、没事,可汽车却修了三个多月,花了七万多元修理费。之后,在全家聚餐时我对孩子们说:“我要不修大法,没有师父保护,早就没命了。你们要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家里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五、“现在哪有这样的好人”

我用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指导自己的言行,按“真、善、忍”归正自己,遇事向内找,找找自己哪做的不对,不贪不占。有一次我和老伴(同修)从市场买肉,多找给我们五元钱,到家后我们才发现,后来我和老伴儿到市场找了两天才把卖肉的人找到。当时我们没说明情况之前,她还很不高兴,以为我们是找账的,后来我们说明是多找钱了,要把钱退回,她高兴极了,说:“现在哪有这样的好人?”我告诉她,我们是学大法的,师父教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不能占别人的便宜,她一再说谢谢,当时我给她一张护身符,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

六、信师信法病业消

二零零九年秋季的一天晚上,我突然觉得左胳膊和左腿不对劲儿,行动不便,说话也说不好,嘴也有点歪,当时我想没事,这是干扰,第二天早上照样炼功,腿站不好就靠床边炼,这样坚持了三天。第三天下午一个女儿来了,看我不对劲儿,把几个女儿女婿都叫来了,叫我必须上医院,我不想去,但当时正念不强,没顶住,叫他们硬把我推到医院。到医院打针吃药,進行各种检查,说我脑血栓还有其它各种病,大夫叫家人看着我,让我躺着不许动,否则会血管崩裂,随时有生命危险。我不承认这一切,因为我是修炼人,是没有病的,这都是干扰。我就想着怎样逃离医院、回家学法炼功,第十天上午我说回家有点事儿,我就回来了,再也没回医院。到家后第二天下午,突然我浑身刺痒,特别是手和脚刺痒得厉害,都叫我挠肿起来,心想晚上也睡不着觉了,没想到刚躺下一会就做了一梦,梦见师父叫人给我脱下象短袖连衣裙似的东西,我醒后浑身一点也不刺痒了,所有不适的症状全部消失了。我当时就掉下了眼泪,谢谢师父,师父又替弟子承受了。

今天写到这我止不住热泪盈眶,师父为弟子承受的太多了!我用语言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正法修炼时刻,多学法、多救人,利用好师父给的法宝“遇事向内找”,尽快使自己提高上来,“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圆满随师还”[3]!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缘归圣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