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

一、病魔缠身

我天生羸弱,病魔缠身。读大二时就被慢性胃炎困扰;一九八四年因重感冒发展成病毒性心肌炎,住医院一个多月治疗,留下个后遗症:一遇上伤风感冒就心慌早搏。一九八五年三月去北京解决新产品问题时因身体抵不住北方的严寒,得了重感冒,后恶化为病毒性脑炎,待处理好公务后已经病重,回到家第二天住進医院。住院第二天右肢偏瘫近一个月才能行走,记忆锐减,加减乘除的简单运算都不会(2+3=5都不会算)了,出院时连自己的名字都写的不成样,说话也不利索,留下了可怕的后遗症――小脑脱水鞘病变(一九九七年头部做CT,左右小脑仍然有阴影,健忘――熟悉的人都叫不出名字来,案头常备字典;经常头昏,晕眩),吃药是家常便饭了,每年至少上两趟医院输液、做两次“高压氧”才使病情有所好转并得以稳定,每年要花公司万余元的医药费。

由于药物的摧残,血压徘徊在90/50与95/55之间;经常打针导致手臂上的针眼就象“白粉仔”那样,手臂血管硬化,真是苦不堪言。由于吃药太多,胃疼不断。多事之秋,祸不单行!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中旬胃痛便血住進医院,诊断为中早期胃癌。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做了四分之三胃切除,故仍保持“苗条身材”(手术后体重只有三十九公斤)。术后医生嘱咐半年内吃流质(当时只能吃一/半碗)。屋漏又逢连夜雨:一九九九年三月中旬,因腹、肠粘连导致肠梗阻(连续痛了一昼夜),重上手术台;一九九九年四月上旬,灭顶之灾降临:因身感困倦,去医院体检,发现白细胞严重偏低:仅1.3,次日复检,白细胞低于1.0(正常人的白细胞为4.0左右)并开始发烧。身体的抵抗力降到极点,当时医生说是药物引起的造血功能障碍(再障性贫血),故没有开什么药,只开了几片“息斯敏”,说晚上吃一片好睡,并给我注射了两支日本進口的“惠而血”针水(每支近千元)白细胞才升至1.5。给我诊病的医生告知:此病比较棘手(他一同事的亲人患了此病已用去了近十万元还没有好转。不过,现在有国产的提升白细胞的药物,且便宜很多),要长期用药物控制:每隔十天左右注射一-二支日本進口的针剂“惠而血”――一支近千元(好似吸毒品)。他话语一出,我犹如堕入万丈深渊,欲哭无泪。

我在一九八七年患病毒性脑炎后就更注重锻练,如:晨跑、打羽毛球等,还练过多种当时社会上流行的气功,并且买了不少有关气功的书籍及杂志,这些气功只讲“练”不讲“修”,练了一段时间均收效不大。

二、人生幸遇

一九九九年四月,在我对自己的人生近乎绝望的时候,适逢好心人(原公司医疗室的医生)介绍我去炼法轮功。我又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去学法轮功,结果效果很好。当我去离家最近的公园的法轮功炼功点咨询,该炼功点的辅导员叫我先去书店买一本《转法轮》的书,读完后对法轮功有了初步认识,再去炼功点由辅导员义务教功。我认真的读了《转法轮》之后,了解到法轮功重在“修”心——从做好人开始,淡泊名利和各种欲望,再辅之以“炼”。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正式炼功,有空就诵读《转法轮》。炼功一周后“发烧”退了,人越炼越精神。五月长假后就去上班了。修炼一月之后,去医院验血,结果:白细胞升到3.5;血压升到110/55(炼功前血压为:90/50),脸色开始红润,这使我信心倍增。

修炼了三个月后白细胞升至6.5,血压升至115/60。常给我看病的医生都感到莫名其妙:一个常年吃药、打针的药罐子、药篓子,没有吃药打针,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就逐渐的走向健康,真是不可思议!

自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体奇迹般地越来越健康。曾经是医院的常客,现在多年都没有光顾过医院了;以前的多种慢性病随着修炼法轮功而逐渐好转或消失了,如:心肌炎后遗症、脑炎后遗症,失眠,慢性鼻窦炎引起鼻隔偏曲,痔疮,膝关节增生,腰椎骨质增生引起坐骨神经痛,肩椎炎等。尤其是感冒这个百病之源,炼功前经常光顾我,感冒时吃药打针都要一个月以上才好,现在没有了。

法轮功功法的动作简单、易学,随时随地都可以炼,有时间多炼,时间不充裕可少炼,既可一气呵成炼完,亦可分段炼,十分方便,一般早上炼为好(指上班一族)。我每天“闻鸡起舞”,早晨五点前起床炼功,晚上抽时间诵读《转法轮》(学法)(或听师父讲法录音),四年如一日。一天挤一小时乃至两小时来炼功,换来身体的健康,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我觉得要真正修炼下去亦非件易事,它比做任何事情都要难一些,要有“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的信心、决心、恒心,缺一不可。首先要在“修”上下功夫,多读《转法轮》(或听师父讲法录音)明白师父讲的法理,知道如何去提高心性,从做好人做起,逐渐的去掉各种执著心,淡薄名、利、情。说话、办事努力做到:对别人有伤害的,则不说不做,连想都不去想,对任何人都要抱着一颗慈善、慈悲的心,时时想到自己是个修炼“真、善、忍”的炼功人,努力达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境界。再辅以不断的炼功,心灵会迅速得到升华,身体会迅速得到健康。

我曾经由于病痛的搅扰,弄的亲朋好友都不得安宁。我的人生感悟是: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就没有一切:睡不好、吃不香、玩不乐,即使得到了的最终也会失去,不知大家是否有同感?

三、不测风云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家多次遭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六一零办公室”抄家及骚扰(监视家庭电脑、电话及手机),被非法收缴了大法书籍、电脑及打印机,并被非法勒索一万元。天哪,我做错了什么?!相信神佛、修炼佛法何罪之有?!在国外,上至国家元首下至黎民百姓,信神信佛的比比皆是。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谁也无权剥夺!但中国大陆在中共的统治下,真是乌云蔽日,无法无天。一九九九年七月前中国的媒体都说法轮功好,但“七二零”后,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夜之间中国大陆的所有媒体都变了个样。与“文革”时期的舆论导向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零零七年七月,由于看了法轮功修炼心得交流文章,被六一零办公室劫持到洗脑班三个多月,被逼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等(就怪自己不坚定,执著心太强),亵渎了佛法,背叛了神佛,从那一刻始修炼了八年的功就毁于一旦了。

四、失而复得

出了黑窝后虽然还在炼动作,殊不知“心性”掉下来了还不如做体操呢!由于得不到神佛的护佑,二零一一年春,旧病复发成残胃癌三期(晚期-低分化),行了全胃切除术(在胃头至十二指肠之间接一段空肠作胃)并做了痛不欲生的十二次化疗(当时内人私下询问肿瘤内科主任---医学博士,我的预后,主任告诉:不乐观)。出院后在功友的指点下才在明慧网(法轮大法学员的交流平台)上公开声明:过往在洗脑班及其它场合,所说、所写、所做的有损法轮功的言行全部是被逼的,一切统统作废,要加倍弥补给法轮大法造成的损失,归正自己,坚修法轮大法到底。跌倒了爬起来从新走上佛法修炼的路,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向世人讲清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救度世人。

佛法修炼是艰苦的也是严肃的,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精進不止,方可见长,一念之差会有两种不同后果。从二零一一年新年后从新开始修炼,我的身体又迅速康复。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及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例行体检,身体各项指标均良好:(肿瘤四项正常;上腹CT[扫描+加强]正常;血压:117/75(180/70);血红蛋白:143(144)(正常值为:120-160);红细胞:4.49(4.53)(正常值为:4.0-5.5);白细胞:6.2(6.4)(正常值为:4.0-10.0);血小板:159(160)(正常值为:100-300)。

朋友,佛法修炼自古有之,它既可升华心灵又可健康身体,要想身心健康,修炼法轮大法是最好的选择!千万别错过这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