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参与神韵美编工作中提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二零一一年一个偶然的机缘,我参与了北美二零一二年神韵的美编工作。然而,加入神韵美编这个项目不久,我发现,法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原来我必须承担的是专业的美编工作,也就是说,我必须用专业的美编软体去做神韵的美编。但事实上,我并没有美编的专业能力,也找不到专业训练的地方,这些专业的能力一般都是在职业专科学校授课的。虽然我们有这方面专业的同修,但是专业同修也很忙,根本无法从基础一点一滴教我,怎么办呢? 就在我陷入无助的时候,手上的滑鼠无意间竟然去点到一个网站,里面就有我需要的美编软体的免费教学,真是太神奇太感动了!感谢师父把我带到这个网路教室,这个软体有二十二个教学单元,我将在这里学到专业的能力,真是太开心了!

但是,正法的進程实在很快,我才学到第四个单元,二零一三年神韵的美编工作已经从美国那边传过来了,我后悔自己没有太抓紧时间学习,现在只能是边做边学了。

我常常遇到困难,深夜里陷于无助,想起师父说“知难而進”[1],就只能往前走了。长时间盯着电脑,眼睛极度疲累,就想师父说的“难忍能忍”[2]。就这样跌跌撞撞完成了神韵的大型广告、小型海报、DM、三摺页、四摺页。在“知难而進”的过程中,我知道有师在有法在,一定能成。还记得,在第一个大型广告真的完成的时候,明知道不能起欢喜心,却还是高兴得睡不着觉,喜孜孜的微笑失眠了。

本以为做完这些已经大功告成,没想到后来延伸了小册子八页的、十二页的、和十六页的,又到报纸广告、电视广告,最后还配合做了网站,我形容自己是“小朋友开大车”了,当初傻傻的接下工作,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会后怕。

半年来边做边学,挺过许许多多的困难,师尊总是给弟子最好的,北美同修说,完成的这些美编档案,要传到别的城市去,好感动,能摊上神韵的荣耀,与师父正法同在。真是由衷的喜悦且油然升起一份谦卑,今后一定更加勤恳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修炼的路,把大车越开越稳。

在协调配合中 看到自己的不足

这半年,与北美同修协调配合过程中,都是透过网络交流讯息,其实平常难得通话,却大致配合得很顺,每天下班回到家只要打开信箱、看看网上的留言,就知道该做些什么,明确、干净利落、巨细不遗,就是那种很纯净、很精准、很有效率的感觉,从来也没看过北美同修谈论与修炼无关的事,没有任何情绪性的字眼,事情安排很有序、时间很抓紧,所以协调配合上真的能各自负责又能互相协助,虽然语言不多,却能感受到北美同修的正念,这股正念也对我起到很大的鼓舞。

与一位北美同修合作了两年,最近方才知道,原来她是当地佛学会负责人,还是透过其他同修侧面得知的。可这位负责人从来没告诉我这些,全然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了。同修为私为名之心如此淡泊,只为证实法、不为证实自己。我看到偌大的差距,对照到自己隐藏在深层、“做事怕别人不知道”的心。这层维护自我、肮脏的壳,不去掉如何回天呀?

还曾经发生一件难忘的事,事情真的不小。因为我的疏忽,DM档案出了错,字打错了却没有校对出来,然而,她只是很平常的留言要我改一个字,什么也没多说,后来经我一再追问,才说出已经付印两万五千张了,我当下真的是晴天霹雳,我想我必须负责,那就销毁重印吧,可是他说当地同修交流决定要贴纸改字,同修们都已经在贴纸改字了。我真的很懊恼,牵扯同修的时间,耗在那里改字,在默默弥补我的不足,而这位负责人却担起责任说没校对出来是他的错,只轻轻留给我一份提醒,然而,我必须留给自己一份永远的警惕和对人宏大的宽容。

观赏神韵悟到自己的执著

DM的事件,感受到同修宏大的宽容,自己也愿意比学比修,同化“真善忍”。可是,真正考验面前,却忘了宽容,却对同修产生怨气。

迎接神韵来台的前几天,筹备工作协调配合过程中,我对辅导站产生了怨气,埋怨辅导站多年来同样的问题重复在发生,埋怨怎么没進步反而退步,埋怨不知该如何补不足,更是常常边补不足边嘀咕。压根儿忘了当初DM事件,北美同修是如何宽容我的,忘了向内找自己。自己修炼状态一直往下掉,还埋怨是别人的不对影响了我的修炼状态。心想,等神韵巡演过后,一定要提出来说一说。

那天,我赶上台南第一场演出,坐在第一排观赏神韵,当时什么负面想法都没有了。在最后一个节目--《神佛的慈悲》,我看到天幕上师尊的法像,看着师尊的眼,我整个凝住了,脑里瞬时浮现师尊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3]。

我眼泪簌簌直流,我知道我错了,是师尊的慈悲与宽容再次溶化我顽固的执著!现在,我愿意向内找我自己了,要无条件配合、要修好自己,才能救众生。溶于法中的喜悦让我忍不住直哭,久久无法自已。

投入大法工作 感恩师父为我平衡常人事

去年九月初神韵美编的工作展开,与此同时学校也开学了,我又接了一班新生,暑假中就听说这群新生当中有两个特殊个案,在开学前的暑期营队中,主任、老师、学生们都见识到了,很特殊的资优生,语言暴力、出口成脏、没人能管。那国二的学生好意劝我提早退休,“不然会被他们吃掉!”(这是他们的一种形容);他们的国小老师表示歉意说孩子没教好就送过来真抱歉;主任也很沉重来表示重托了;同事开玩笑说这下子我恐怕无法“荣退”,要狼狈离开学校了。当时我心里真的是一点底也没有,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但我有个心愿,我想证实大法,毕竟大法弟子是超常的。况且,美编工作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我真的不能花额外的时间去处理什么特殊个案、什么突发状况,那些常人中事。

结果,开学一天一天过去了,然后一个礼拜一个礼拜过去了,出乎大家意外的,什么事也没发生,教室里并没有什么特殊个案,但确实有较活泼的学生,原本令人担心的两个孩子却常黏在我身边,成了我的好帮手。到现在七个月都过去了,我深深觉得,历年来的资优生,就属这一届最乖、最配合,乖巧不骄傲。今年这一届付出的心力最少,而各方面体现却是历年来最好,我告诉学生,你们是我教书生涯“美丽的句点”。

相识为法来,生生为此生,他们都是有缘人。今年班上一起去看神韵的学生和家长也比往年多,这一团就有六十多人。

身为大法弟子,我心里明白,佛恩浩荡,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圆容,感谢师尊。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