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诈、敲诈、再敲诈

邯郸退休老人被中共警察五次绑架勒索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林里堡村法轮功学员曹桂堂,男 ,77岁,是成安县化工厂退休职工。因为修炼法轮功,十四年来, 老人曾被中共当局绑架五次,老人和老伴俩人共遭中共暴徒敲诈勒索钱财累计约一万五千元。这对于一个普通退休工人家庭来说,无异于剥夺他们的生存权。

第一次绑架:遭抢劫、劳教、暴晒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曹桂堂到北京,被成安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全国、史英、政保股股长杨士华等人,开车从北京把他押回成安县公安局。杨士华从曹桂堂身上搜走他仅有的三百八十元钱,一下车就给他戴上手铐。

公安局局长李志德在公安局大院见到曹桂堂,上去就扇老人耳光、侮辱;又过来六、七个年轻力壮的警察,围着审问他去北京干啥?回答:去上访。又问上访啥?回答:法轮功冤枉。一个警察抬脚踢向老人的脸,又一警察用嘴里含的水喷了老人满脸。

恶警认为曹桂堂“串联”很多人去北京上访,非法批他两年劳教,将曹桂堂关进邯郸劳教所。曹桂堂一进劳教所,就被“严管”两个月。在这个黑窝里,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迫十几个小时的超强度奴役劳动,饭菜质量极差,洗脑、监控,没有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有的学员被绑到树上在烈日下暴晒。

曹桂堂在高压恐怖中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九个月后,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只好以“保外就医”名义放人。

第二次绑架:被敲诈一千元

成安县公安局恶警不甘心,妄图阻止曹桂堂回家,并敲诈勒索。说办“保外就医”得家属签字,将曹桂堂的老伴骗到公安局非法扣留。

当时,在场的还有办理保外就医手续的邯郸劳教所人员和陪同曹桂堂的老伴一同前去的村干部,他们对警察的做法感到非常震惊,感觉都被劳教所警察欺骗和耍弄了,执法机关竟然如此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后,成安县公安局恶警敲诈曹桂堂儿子一千元后,才让老太太回家。

第三次绑架:曹桂堂和老伴合计遭敲诈四千二百元

一天晚上十点左右,曹桂堂在外看工地,老伴一个人在家,政保股一伙恶警突然闯进家中非法抄家,家被翻了个底朝天,抄出法轮功师父一篇新经文、录音机、炼功磁带,随后将曹桂堂老伴绑架至公安局,一直恐吓威逼追查经文来源,曹桂堂老伴拒绝回答,敲诈家人一千二百元后,第二天凌晨四点,才让曹桂堂老伴回家。

这样还不算了结,政保股人员一连两趟到家抓曹桂堂,均未见到人。

大约一个月后,一天半夜三更,以政保股杨士华为首的几个恶警翻墙入室,将曹桂堂老人绑架到成安县看守所关押两个月,家人被恶警杨士华敲诈三千元后,曹桂堂老人才被放回。

第四次绑架:被敲诈五千元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曹桂堂参加成安县北乡义乡丁庄村学员修炼交流会,以局长李志德为首的恶警全部出动,将正在一起交流的六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包围,强行绑架,曹桂堂光着脚被绑架到成安镇派出所,所长王旭东狠毒的用皮带抽打曹桂堂脊梁、扇耳光、羞辱。老人在成安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个月,恶警向家人勒索两千五百元后,才放人。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早六点半,国保大队和新城区派出所恶警杨洪斌一伙人闯入曹桂堂家中,将家中三本《转法轮》和几张大法资料、两台录音机抢走。混乱中,欲抢走家中两千元现金,被曹桂堂老伴看到,要过来,曹桂堂在成安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四天,家人被敲诈五千元后才放人。

第五次绑架:被敲诈两千元左右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曹桂堂夫妻两人正在县城北鱼口村向村民散发神韵晚会光碟,突然来了两辆警车将他俩围住,五、六个警察要曹桂堂上车,两名年轻警察架着老人胳膊,三、四次往车上推拽他,曹桂堂向围观民众揭露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事实真相,引来众多围观民众同情:“这么大岁数,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能承担的起吗?”

这帮警察强行将曹桂堂绑架至成安镇派出所,并抢走了他们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有几张神韵晚会光碟和大法护身符等。

据悉是被北鱼口村陈姓邪党村支书恶意构陷,引来警察,并指认曹桂堂老人。派出所警察绑架曹桂堂老人后,又非法抄了他们的家。下午三点左右,派出所又强迫曹桂堂到医院做体检,说上边有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做体检。他被带到县医院做CT、验血、拍片……

后来,派出所勒索曹桂堂的儿子约两千元左右,于当天下午约五点,才让老人回家。

结语

成安曹桂堂老人修炼法轮大法,获得了健康的身体,却在晚年遭中共五次绑架迫害,恶徒打他耳光时,导致他耳鸣、耳聋。十多年来,老人一共被中共当局敲诈勒索钱财累计约一万五千元,这还不算他的家人为了营救老人被迫请客送礼找关系的花费。所有这些,那些所谓执法警察也从没有给曹桂堂老人任何手续和凭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