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都是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我有许多话想说,多少年来对师父的敬意无法用言语表达,让同修代写交流稿。

一、师父给了我正常人的思维

我今年四十六岁了,一九九八年得法,是师父净化了我的身体,给了我正常人的思维,让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在修炼之前,我呆滞,生活不能自理,整天迷迷糊糊,连走路都很吃力,经常需要别人的照顾。那时候我连儿童都不如,当时儿子三岁,女儿一岁半,儿子带女儿,我连照看孩子的能力都没有,孩子跟我,我就打,我失去了记忆,有一次稀里糊涂的走到外地。如果发展下去,我的结局可想而知。

有一天,一位老乡说让我挣扎着走走,可能会恢复记忆,就这样我天天强打起精神。过了几天,我吃力的出了门,莫名其妙的走到了炼功点,广场上有很多人跟着音乐炼功,看着别人我也学炼起来,打坐时同修传过来一张报纸,我就跟着坐下。

一炼就放不下了。炼法轮功一星期后,我恢复了记忆,能走了,一切都正常了。从此我开始学做生意,摆了个地摊,一摆就是十年。丈夫下岗了,靠地摊养家,供两个娃念书。儿子毕业了,女儿上大三,如果不修炼,不是师父救我,我的孩子们哪儿会这么好,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没法用语言表达。

二、在魔难中坚持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当时我把《转法轮》藏起来不敢看,每天起来只是炼功,一月后做了个梦,梦中上学,人家都有书看,而我没有,急得翻窗户去找,惊醒后我想到大法弟子就要学法炼功,就开始精進实修。我们这儿在迫害发生时间不长,大家就开始维护大法,当时不知道是讲真相,但是大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要还师父清白,所以我们大家写的标语都是“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我们的目地就是要让更多人知道,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最好的,无故被冤枉。当时我一边摆地摊,一边遇人就讲大法的美好,没有一点怕心,每天早上到一位同修家炼功。

现在想起来,是师父梦中点醒了我,从那天开始,我每天学一讲《转法轮》,虽然丈夫不支持,但修炼的意志从来没动摇过。迫害开始时,丈夫怕邪恶干扰我们的正常生活,见我看书就打,我就经常到同修家去学法,这样持续了四、五年,我一直忍让,但心里积下了对他的怨恨。有一次他手中拿着菜刀,把我脖子压住,我立掌在胸前,他问我干什么,我没吭声一直发正念,他便松手睡觉了,我悟到是他身后的邪灵在操控他干坏事,以后每次他想发火时我就发正念,他就走了。师父讲过一举四得的法理,我知道了这些,心里对他没有丝毫的怨恨了,他对我不好,我也对他要好,从此他也不恶狠狠的对待我了,我炼功学法也不管了。还有一次,他把我一把推倒在地,我没啥事,他却头痛,睡下就气短,坐起来也感到天晕地转,三天后能下地,但不能运动,在家中啥也不能干,这样持续了两个月,有一天他说:师父让我好吧!我让他静静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天他就好了,起床干活去了,轻易不呆在家里,再也不干扰我了。

三、来的人都是有缘人

当时在地摊讲真相,乡下進城的人到我这常寄放东西,这时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很多人都接受的好。有一位八十岁左右的老人,孙子拉他到我跟前,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血压高,眼睛也不好,我就送他一个护身符,让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一星期后他又来到我摊前,对我说他的眼睛能看东西了,拐棍也不用了,今天不用孙子拉我了,咱俩有缘, 想再听听你讲的。

有一天碰到一个老乡,腿疼腰疼肌肉萎缩,他见了我问我的病怎么好的,我说我修法轮大法好的,他高兴的拿走护身符与一本真相小册子。一星期后,他媳妇对我说:我丈夫给家里砍柴去了,你相信吗?我说我的师父传宇宙大法,这样的奇迹到处都有,我给她送了个护身符。她是做小吃生意的,有一天在窗台捡了本三退保平安的册子,随时放在手边,来人就让看。

还有一个女客车老板,我给她讲真相,她感到好,将护身符挂在车上,她出车越来越顺,后来修炼大法了,在车上发真相资料。

在我多年地摊生意中有了点积蓄,后来,我开了个客店,来的人多,我觉的来的人都是有缘人,尽量做到找机会多救人,有许多明白了真相,也有个别不接受的。

二零一一年年后的一个晚上十点多,我被人举报,二十来个本地警察闯進我家,翻箱倒柜,抢大法书,用大法书打我的脸,我没觉的疼,善意的告诉他们,我是爬着進广场炼功点的,几天就站起来的,师父救了我的命。他们让我骂师父,说师父坏话,我说师父随时就在大法弟子身边,他到美国传法度人。我让他们坐下,问他们我犯了啥法,我又说虽然你们穿了警服,但咱们的生命是同等的,你们听我讲,还没等我说下去,四个人把我压在地上,抢走钥匙,开了门拿着抢的东西便仓惶逃走。

我责怪自己没保护好大法,差点病又犯了,后来同修与我交流、发正念,我恢复了正常,也没啥事,都是师父保护了我,再没被邪恶進一步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份的一个晚上十二点,来了一个住店的,说他是炼法轮功的,让我找两本书,他与其他人一起发法轮功广告,我一听知道是坏人,我对他说,我啥东西都没有,现在咱们一起发正念,看得出他连发正念都不知道,我便立即针对他身后的坏东西发了半个小时正念,这时我母亲看到一个邪灵烂鬼扑向她,被她打跑了。第二天那人啥话没说结了账走了。

我觉的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发正念,要加强正念,铲除邪恶,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大家共同配合能有更大的合力,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