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宁德市陈星光老人遭冤狱迫害近九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建省宁德市法轮功学员陈星光,今年已经六十七岁了。她原来是宁德市工商银行职工,在中共流氓政权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四年中,先后被非法枉判五年、劳教两次,一次两年,一次一年九个月。老人八年九个月的时间在监狱、劳教所遭受非人的身心折磨。

被枉判五年,在监狱遭不明药物、电击、不让睡觉等折磨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杨日海、阮细章等四五个国保恶警冲到陈星光正在做客的朋友家将她绑架。恶警们将陈星光劫持到位于宁德市蕉城区闽东宾馆对面的公安局出入境招待所。

陈星光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的铁椅上,五天五夜不让她睡觉。恶警们轮流上阵,威逼、恐吓,逼迫她说出了符合他们要求的所谓的“罪证”。之后,陈星光被枉判五年。在宁德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三个多月后,二零零三年初,陈星光被劫持到福建省女子监狱一中队。

刚到一中队时,一中队的指导员朱海云逼陈星光“转化”,一天一夜不让她睡觉。之后又罚她做卫生,一连做了十天。

女子监狱里的犯人们被强迫从事奴工,早上六点左右起床,准备出工,早上一直劳作到十二点,下午一点左右又要出工,直到晚上七点才收工。就是这样,在别人休息时,陈星光却要被罚站:早上五点到六点,整个中午的休息时间还有晚饭后直到十一点。陈星光被折磨的身体非常虚弱。一中队队长饶雪英叫了四个犯人把她抓起来,强行灌药。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八日,陈星光被强行绑在床上挂药水,不明药水从她的右脚面挂入,整整挂了一天。挂完药水后,陈星光觉得全身无力,头昏脑胀。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三年三月间,一次出工时,一中队恶警吴宜平以陈星光喊报告手举的不够高借口,将她拖到办公室,用一尺多长的电棍电她的胳膊和腿,直到电棍没电了,才停手。晚上,另一个恶警吴颖丹叫陈星光进办公室。陈星光看到早上电她的电棍正在充电,为了避免恶警继续迫害她,她站在办公室门口,不肯进办公室。吴颖丹不停的叫陈星光进去。隔壁大队办公室的余大队长听到声音,过来询问情况。陈星光就向她反映上午恶警吴颖丹无故用电棍电她。余大队长听完后,含糊的说“再了解一下”,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二零零四年九月到十月间,陈星光被关进监狱中的洗脑班强制“转化”。她被关进只有一张床大小的黑黑的小房间。床是放在地上的。她每天被逼迫看诋毁法轮功的光碟,每天都有人轮流和她谈话,逼迫她“转化”。当时原福建省高级法院的法官官雨静也这个洗脑班中受迫害。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经常被吊、绑在床架上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陈星光回到家里。不到一年,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端午节那天,陈星光正在家中和家人一起过节,吃粽子。恶警杨日海等人将陈星光绑架到了宁德看守所。一个月后,她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她被关“单间”迫害。恶警周榕常常找借口,将她绑在床架上,有时是双手反绑在背后的床架上,有时是双手分开,吊着绑在床架上。这样一绑就是一天、两天。陈星光当时已经是六十岁的老人了。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遭羞辱、“缩衣”酷刑

二零一零年五月四日,陈星光在蕉城区福洋村向学生讲真相时,被路人及学生家长恶告,被宁德市蕉城区国保恶警黄居世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马翠鹦。黄居世等恶警绑架马翠鹦完全是为了凑数。马翠鹦当时正在家中煮饭,根本没有外出,而陈星光也一再和他们声明马翠鹦并没有和她同行。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中,这些恶警无法无天,肆意绑架、胁持法轮功学员,连所谓的“证据”也是不用讲的。

在去往福建省女子劳教所的路上,马翠英老人对国保警察杨日海说:我已是老人,如果换作你母亲,你也会这样对待吗?这本是很平常的一句教人向善的劝诫之话,杨日海却恼羞成怒,对马翠英拳打脚踢,致使她整个脸部紫肿。同车的国保队长李伟竟视而不见,任其下属肆意妄为。当时有许多劳教人员看到马翠鹦老人被恶警打肿的脸,私下都骂恶警是土匪,连老人都欺负。

这一次,陈星光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在福建省女子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管队”,陈星光又被关进“单间”里迫害,她被要求吃喝拉撒都在房间里,“包夹”和监控器二十四小时监控她的一举一动。“包夹”余爱琼在周榕(专管队队长)等恶警的授意和纵容下,百般羞辱折磨陈星光。

有一次陈星光要小解,可是她们不给她准备桶,更不让她上外面的厕所。陈星光只好用牙杯解决。有一天,余爱琼用柜子顶住阳台的门,不让陈星光到放在阳台的桶里小解,陈星光只好想乘她不注意时,冲出房间,想冲到外面的厕所去。恶警邵婷不分青红皂白,以陈星光冲出“单间”违反所谓的“规定”为由,给陈星光穿“缩衣”。“缩衣”是一种残忍刑具,呈井字型,用厚帆布做成,没有弹性,两侧腋下有机关,“缩衣”会紧紧的绑在人的身上,让人透不过气,让人窒息。

有一次,余爱琼无缘无故很凶狠的咒骂陈星光,……什么恶毒的话都骂出来,手指都戳到了陈星光脸上。陈星光只是默默的看着她,一言不发。在场的其余劳教人员看余爱琼这样欺负一个老人家,心里都非常不平。可是碍于余爱琼的蛮横霸道和她背后为其撑腰的恶警,都是敢怒不敢言。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陈星光因为人很难受,拒绝下楼吃饭。周榕就让几个后勤人员将陈星光拖到六楼禁闭室。给她穿“缩衣”。禁闭室完全封闭,没有一丝光线,里面充满了刺鼻的怪味。陈星光就这样被关了两天两夜。

被胁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下午一点多,陈星光老人正在自己家里看书。宁德市国保大队恶警李伟和宁德市蕉城办事处的陈辉禄带着两个女的,踢开了她的家门。这几个人将她从三楼抬到楼下,强行将她塞到车里。陈星光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这伙人就这样将陈星光强行绑架到了设在福州市福州大学北门对面的蓝天宾馆的洗脑班。她的女儿被哄骗着同行。陪同的还有蕉城办事处的周慧珍、余晖。

在洗脑班里,陈星光失去的人身自由,她被关在房间里。她的女儿和周慧珍、余晖负责监视她。陈星光每天被强迫观看各种中共恶意造假,恶毒诋毁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音像材料。陈星光绝食反抗,这些人就恐吓她,如果不“转化”的就要进监狱,不“转化”就不让她回家。

洗脑班有610姓纪的主任,许姓国保头目,监狱管理局的冯姓处长,男监的王姓狱警,还有福建女子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管队”储欣欣、林容等人。这个洗脑班还有来自外地的帮凶,一个自称姓余的男的据说是来自武汉劳教所,一个姓蒋的女的来自上海,还有浙江蔡某、广东文某还有一个被枉判三年,后在福州女子监狱邪悟后,积极主动配合邪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原福州法轮功学员张建华。这个洗脑班据说花费二十万,花着老百姓的血汗钱,迫害善良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福建宁德市陈星光老人遭冤狱迫害近九年-277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