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感恩师父的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有一天,同修问我:你见到师父说什么?经她这一问我愣住了。看着两眼含着泪水的同修,我突然大脑一片空白,是啊,真的有一天见到师父,我说什么呢?

当我回过神来反思自己,从一九九六年得法后修的怎样啊?修炼中每一次的关和难过的好不好,一幕幕的展现在眼前,要是没有师父的加持,在关和难面前真是寸步难行,哪怕是很小很小的关和难。不管怎样我跟头把式的走到现在,我悟到从得法那天起,师父就给我安排好了修炼的路,什么都改变了什么都给了我,但我得自己走到那,才能跟师父回家。

得法

我从小受中共邪党的毒害,满脑子邪党文化,特别是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不信什么算命之类的东西,结婚后在婆家时婆婆姑经常找来算命的算啊算的,每次要给我算我都拒绝。有一次我回娘家碰巧母亲认识的一个小伙子在给母亲看香,要捎着给我也看看,我拒绝了。

等那人走以后,母亲对我说:英啊,你四十岁以后就有福了,当时我没在意。到了一九九六年我无意中得法了,那年我四十岁整(我一九五六年出生)。

修炼

开始只是炼功,学法很少,就是这样慈悲的师父也把我满身的病业都给清理了。年轻轻的我当时心脏不好严重的胃溃疡、腰腿、头都痛,肚子里还有拳头大的一块硬硬的东西,平时就疼,一来例假疼痛难忍。这些病都不翼而飞,肚子里的那块硬块也没有了,连生孩子脸上落下的黑斑都没了,真是走路一身轻,别人见到我都说我年轻了,漂亮了。

慢慢的我悟到了学法的重要性,并且参加了小组学法,那时学法每天下午或晚上(下午是二点到六点晚上是七点到十点)。这样到了一九九九年四•二十五的北京大上访,我和同修一起当天早上八点就到了北京,是去北京上访见证四•二十五的又一个见证人。

而后又多次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回来,当时在我工作的工厂里给我办洗脑班,他们每班六个人三班倒每班有一个厂领导跟着,就这样我也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

从洗脑班回家后,我把放在母亲家的《转法轮》宝书拿回来,每天学三讲。母亲有着十几年的心脏病,每年都得因此而住院,最多的一次是一年住了七次。就是因为母亲在我被邪恶迫害期间保存了这本宝书《转法轮》,她多年的心脏病一下神奇的好了,再也不用去医院住院了。师父不但时刻看护着我,还使我的家人受了益。

精進

师父在看着我,时刻拉着我的手在修炼的路上永不停步,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2]的指导下做好三件事。

二零零八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买了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开始自己学着做真相资料,在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又一朵小花开放了。明慧网的每一份资料都透着同修的心血,我下载下来,认真的阅读后打印出来,用慈悲的心态、好的耗材做好每一份资料。当我把真相资料送到每家每户时,心发一念:是师父让我来救你们来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看啊。当我面对面发真相资料时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祝你平安或祝你好运。

一次我去一个小区楼发真相资料,一边走着一边发正念。这是一处只有一栋楼的小区,我把自行车放在楼下,选择了最里面的一个单元,准备从里往外发放。这栋楼共有七层,我从最顶层往下发放把带有福字的装有真相资料的信封轻轻的挂在每一户的门上,当我下到三楼时一挂绳掉了,我是用订书器把小线绳订在信封上的,我把小线绳往信封上弄,还没弄好呢觉得不对劲,当时我是背对着楼道,一扭身一回头发现一个老太太正弓着腰在看着我,看到她的那种神情我“噗哧”一声笑了,还没等我说话,她眼睛盯着我说:你在干嘛?我说:大娘,我是来送福来了啊。说着手拿信封叫她看,她看了一眼说:什么福,快走快走,以后别来了。我嘴上应着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还会来的。不紧不慢的下了楼,骑上自行车又转到另一个小区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前年的冬天我们这里下了小雪,晚上七点多,我顺着马路上的人行道逆着走,边走边给路过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发放真相资料小册子,当我把小册子给象政府机关的男士时,他接过小册子突然对我说:法轮功,你还敢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没等他把话说完,我笑眯眯的看着他说:我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但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打断我说:小册子我不要,你快走吧,别发了。说着把小册子递给我。我接过小册子不慌不忙的走了。我知道又是师父保护了我。

今年的神韵是用盒子装的,我在想选择什么样的盒子才配的上神韵光盘,看了明慧网提供的信息,我选择了三种中的最大的那种长方形的盒子,虽然发放时携带不太方便,可看到世人那爱不释手的样子,我知道我的选择是对的。

在一次上午的面对面发放神韵回家的路上,我回收了一个小的方形装有神韵盒子,给我的人说没有机子看不了,我说那给我吧,有缘看真相资料吧。我出门时带多少神韵光盘心中是有数的,发完就回家,这时路边有四十多岁的一男一女在聊天,我走过去一听,那个男士正发牢骚骂中共邪党呢。我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他说他是开出租车的,开的年头也不少了,中共邪党变着法的查这查那乱收费,真受不了。我随着他聊了一会儿,对他说:送你一个好东西,神韵光盘。他说好谢谢!那个女士看见了对我说:也给我一盘,我知道我就剩下一盘了,给了那男士就没有了,可包里还有那个小方盒的呀,我心里想要是再有一盘就好了,虽然心里这样想,嘴上对那女士说:我还有一个外包装是用小方盒装的里面的盘是一样的。说着我就伸手从包里往外掏,当我拿出来的一霎哪,哎!拿出来的竟然是大长方形的和给那男士的一模一样。我给了那个女士就回家了。到家我把自行车在车棚存放好后,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我背的包里,可摸了半天,什么也摸不到。我急忙跑上楼進门后就把包翻了个底朝天(因包里还有一些纸啊什么的东西。)那个小方盒的神韵怎么也找不到了。到这个时候我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哭着一遍又一遍的谢谢师父。当写到这里我又哭了,我感到了师父的慈悲,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啊!没有师父我能做什么,都是师父在做啊!

这一刻我又想起了二零零三年我骑着自行车到处去发真相资料,走在路上我发现我的右手麻,脸也不舒服,随后嘴也张不开了,吃东西得往里塞。嘴一使劲张的时候还歪,我认为这是消业,就没有管它,一连几天还是照样的出去发真相资料。可是难受啊,真的是很难受,今天都是第五天了,我骑着自行车在路上慢慢走着,有个声音打在我脑子里:“干扰”。突然我悟到了,是邪恶的干扰,我立刻就发正念:请师父帮我,我做的是最正的,你们谁也不配干扰我谁也不配迫害我。当我再回到家,一切正常了。又是师父救了我,是师父承受了消了我的业。

师父的话响在了我耳边:“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修炼走过了十几个年头,一次次的跌倒,一次次爬起,经过的血雨腥风和师父的慈悲救度,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见了师父,我说什么?我又能说什么?只有感恩,哭泣,跪拜!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