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留下太多的遗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我是九八年十月得法的,因为当时二十多岁,刚工作,观念欲望都很多,再加上悟性差,所以对大法的认识只是感性的,只是知道了一些简单的做人的道理,虽然刚一炼功就在炼第二套功法时,明显的感到法轮的转动,炼静功也比较顺利,师父还帮我祛病,体质也比过去好很多,但我从根本上并没有真正去想过我为什么要学法,修炼的目地是什么?我身体当时没什么大病,是内科医生,生活上也还是比较顺利。经亲友的介绍才走進大法的。因此并不精進。

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心里知道大法好,师父好,但是怕失去常人中的一切,不敢讲一句话,更没有走出去护法。周围同修很多都放弃了,辅导员被迫害,平时很多精進的学员被抓了,大家都不往来了,偶尔有传过来的师父经文,因为第二天要还,只是粗略的看过,根本没看明白其中的内涵,那时就在家中有空就炼炼功,学学法,怀着仇恨心理对着恶党发正念(当时不知道发正念的要领),天天盼着迫害快结束。那时的我只能算一个好人,不是一个真修弟子。

一、修炼不及格,从新开始

二零零二年底亲人(对修炼的态度与我差不多)因为患癌症手术了,我自己也因为长期不修心、不学法,零零年与不修炼的人结婚后造成家庭矛盾不断,再加上孩子才出生,这些烦恼把我搞得焦头烂额。这些事终于给了我当头一棒,我开始反思自己,我的修炼不及格,我得一切从新开始。

我将家里七二零之前的经文从头开始看,并认真的看《转法轮》,坚持天天炼功,生活中处处修自己,从那时起我真正的开始觉得大法是我这一生要寻找的天法,也知道了做人的目地,法的层层内涵也慢慢地显现给我看了,我发自内心的想做一个真修弟子。

师父说:“欲正其心,先诚其意。”[1]只有有了一颗真正想修炼的心,才能真正得法。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给我机会跟上正法進程。

二零零三年我学会了上明慧网,当第一次看到网上发表的师尊照片时我流下了激动的眼泪。“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在师尊的加持和安排下我学会了下载打印最新经文,编辑制作简单的真相资料,零八年开始制作神韵。

自从上了明慧网,我个人修炼提高很快,知道了正法与个人修炼的区别,我将资料供给亲人同修一起讲真相,发正念,她也提高很快。个人修心性方面也考验不断,很多人心如利益心、争斗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心等等都在生活和工作环境的魔炼中渐渐去掉了。平时处处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从一开始的含泪而忍到后来能做到坦然处之,不为所动。每次做资料时机器遇到故障,我就向内找,总能找到要去的人心。自己的家庭环境也很好,女儿两、三岁时开始听法,四岁开始跟我炼第五套功法,现在已经能独立的学法炼功了,在她的身上也见证了许多大法的神迹。

那几年我很充实,但也很忙碌。由于一切靠自己去做没人帮忙,电脑上碰到不会的得自己去捉摸,也很花费时间,还要买耗材,还要自己去发资料,还有一大堆家务,所以渐渐学法的时间少了,干事的心强了。再加上我身边除了老年亲人同修外,没有与其他同修交往过。有时候觉得有点无望和寂寞,然而这颗人心却是一定要去的。师父说:“在这种看不到前景的修炼环境中、漫长的寂寞中,是最难熬的,最容易使人涣散,这是修炼中存在的一个最大的考验。”[3]而我当初并没有意识到。

二、人心重,遭受迫害

二零零九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些网上开博客的同修,我一下子好象找到了知音,再加上个别有功能的同修常写一些体会和天目所见,我的许多人心一下子冒上来了:崇拜功能,羡慕心,猎奇心,欢喜心,甚至想去见见同修让他看看我修的如何,虽然最后没有说出口,但人心动得厉害,后来还形成了一个圈子,经常聊天,还常常追着听有功能的同修讲讲更高深的“体会”。其实已是害人害己。虽然自己也知道不对,但就是放不下。

因为学法少,人心重旧势力就开始盯上我了。后来还在圈子里认识一位已婚的男同修,并与之常常聊天,表面上好象是聊怎样在网络上讲真相,实际上两个人都动了掩藏的很深的色心,到后来都是聊些常人中的事,感觉情意绵绵。

我丈夫虽已三退,但对我和大法还是经常讲些怪话,因为没有共同信仰,所以很少沟通,虽然我们在外人眼里很般配,经济状况也不错,但我一直很遗憾,觉得应该找一位同修成家才是最好的。这种不向内找,不用慈悲和善心去改变家人,反而向外找,逃避矛盾的做法是错误的。(师父说:“修内而安外”[4],“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这些人心也正是要去掉的。

虽然这些内心的想法一直被掩藏的很深,而旧势力邪恶却看得清楚,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行为,连面也没见过,但我已产生了严重的思想业,浮想联翩,严重干扰了修炼,平时心很不静,违背了修炼人的标准。师父几次点化我,我也知道不对,可是由于学法少,这些有色心产生的思想业怎么也排不掉,半年后邪恶终于找到把柄对我下手了。

我被绑架,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并抄家,抢去了大法资料,电脑。表面上是因为我在网上讲真相,有同修出事后出卖我,但我自己却知道这段时间的人心太多太多未去,没学好法,犯了修炼人的大忌。

我在看守所不停的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不管有多少漏都会在大法中归正,旧势力不配考验我,迫害我就耽误了救度众生,决不允许,同时我自己也找出了许多的人心去掉了,我求师父救我,同时向周围的几个犯人讲真相。她们都很同情我,对大法都有了正确的认识。(后来我出去后,那几个明白真相的人都很快释放了。)

一个月不到,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出了看守所。而邪恶并没有放松,我又陷入了家庭牢笼。邪恶操纵我丈夫骂大法骂我,看到我和女儿炼功学法就发疯似的抢书,藏mp3,吵闹,并以离婚威胁,我开始只是委屈的掉泪,到后来我放下怕心,要面子的人心,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我对他说:“我们结婚八、九年了,我修大法祛病健身,在家里任劳任怨,没有做过任何坏事。我这样在单位家庭公认的好人被关到监狱与杀人放火卖淫贩毒的人放在一起,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洗澡,这样颠倒黑白的做法对吗?你现在不要管外面说什么,你现在就问问你自己的良心,我错在哪里?我上网错了吗?我这样的人该被抓吗?你如果觉的我被这样迫害是对的,那我没有什么话再对你说了,我同意离婚,一切按法律程序办吧。”他听后一言不发,最后说:“法轮功是没什么不好,我也不反对,但共产党要灭九族的,你倒霉的那些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那帮公安局的流氓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们了,我为你的事到处托人,人家一听说是法轮功的事情,没人愿意帮忙,说是高压线,这次好不容易找人帮忙你才出来的,你若再有事,我也保不了你的。”我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以后不要再管我修炼的事了,我不会放弃的,我不会有事了,更不会连累你的。我在家除了干家务的责任,也有信仰的权利,这是人权,如果连这点权利都没有那我还留在家里干什么呢?”他听了不再说什么了。我也明显感到邪恶走了很多。

虽然我把情和怕心放下了很多,但我觉得自己的家庭环境还是没有完全正过来,我还有顾虑心,一定程度的怕心,没有完全做到堂堂正正的修炼,后来有几次他看到我和女儿在炼功学法,虽然没说什么,还是生了几天闷气,讲些怪话,我发正念铲除背后操纵他的邪恶,我想我一定要破除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去掉怕心,情,求安逸的心,家庭环境一定会正过来的。

三、精進

出来后由于环境不同了,讲真相的方式也不得不改变了,单位、家庭的网络被监控,手机电话被监听,不能上明慧网,周围没有同修怎么办?我就在酒店、机场、茶馆、咖啡馆等公共场所上网,后又用3g网卡上网,每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比较顺利。

我利用工作之余收集个人邮箱(在各类名片,各个大学学报上发表的论文上都有作者的邮箱地址),各单位传真,手机号码发给明慧网,我和老年同修一起将同修文章中部份真相时说的话,再加上自己地区的实际情况编辑真相劝善信,并折好装在成象银行卡大小的卡袋(自己设计)中,发放给有缘人,也可以放在汽车前挡,夹在书报杂志中,商店的衣服口袋里,车篓中等等地方,信里的话不能太多,现在的人很浮躁,太长的不愿看完,我一般以现在人们关心的社会新闻入手:如动车相撞,毒食品,地震等,告诉人们各种天灾人祸的原因都是人的道德底线崩溃造成的,而道德下滑的根本原因是中共邪党毁掉了五千年神传文化,在它的淫威下善良的中国人失去了信仰和信神的底线,丧失了良知,麻木不仁,然后讲大法叫人做好人,相信“真、善、忍”,祛病健身,合天意顺民心,但中共捏造事实真相,强加罪名,煽动民愤,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现在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所有参加过党团队的人,不退出的都要一起做它的陪葬,大的灾难慢慢向人们走近,如果认清邪党本质,坚决三退,那就会平安度过劫难,下面再把三退方法写上。我们每次做多少发多少,家里不留资料。

由于环境所限,再加上自己还有顾虑心,怕心等等,所以与师父要求的救人、抢人差距甚远,我想我今后还是要多学法多修心,自己提高快了,才能多救人,努力让自己不要留下太多的遗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