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环境中实修自己 为他人着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

一、在协调中修自己

我不是协调人,我只是在做着协调工作,可能就是那种大法弟子天然的责任感吧。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以后,人人都经历着不凡的考验。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在大陆讲真相救众生中,以各种方式形成了遍地开花的局面。同时每个人也都根据自己的能力和条件,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发挥着一个大法粒子特有的作用。

我家由于某种原因长期我一个人居住,所以自然形成了同修方便来往的地方。尽管我们楼上、邻居都是我单位当官的,由于我最初有不让他们起负面作用的一念,所以多年来,我都和同修说:我的邻居都是好邻居。我也比较注意和他们的和睦相处,他们也经常提醒我注意安全。尽管有两次非法抄家,也都不是他们的原因。

我是一个人心重、爱面子、热心肠的人,所以我每天遇到的事就多。同修大事小事都想和我说说,遇到大小难事都想找我帮忙,所以每天都有人来人往。所以有的同修说,你家的环境真是修炼的好场所,因为到你这来的都是有事、有问题、有不好心情时,修炼好时没有人来。是呀,家里有矛盾找你讨主意的;心情不好时找你倾诉的;在家学不下去法找你学法的;找你写东西,编东西的;上不去网找你上网的;找你修机子,装电脑的;做这个做那个的。当然,还有来帮我切磋提高的,什么样的事都能碰到。所以就需要修炼自己的心性了。我必须保持一个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

面对同修们的信任,多年来我尽量做到把同修的事放到首位,满足同修们的需要,做到随遇而安。尽管我自己的事情经常被挤占,那我就调整好自己的时间,因为有时我会感到这是师父赋予我的责任。我们修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所以我也从中修去了不少烦躁、怨恨、显示等执著心,随时保持高兴耐心的为大家服务。

由于我家资料点建的比较早,多年来学会了一些技术,但是难度大的许多问题解决不了,就得联系技术同修帮助解决,有时找不到同修修理,我们就拿到维修店去修。也有的同修说,让他们自己去修。我觉的那样太为难他们了,一些老年同修年龄大又没有多少文化,甚至根本就不识几个字。有个七十六、七岁的老太太只记住几个复印机的按钮,却做了这么多年的资料;还有个六十八、九岁的老年妇女,有两台打印机,给很多人印资料。她们精進的意识,真的令我感动,给我鼓舞,我愿为她们服务。何况我身边还有好几个非常能干的,在采购、制作、发放、讲真相中我们密切配合,有事随叫随到的好同修。实际上都是同修们在配合着做,我只是提供一个场所,根据需要安排、召集一下而已。

我觉的这都是师父安排好的。同修们各自有自己的特长,一些项目中,利用他们的特长,就能配合协作,做的又快又好。比如,零九年,我们配合做了一批中国结挂饰,很受欢迎,甚至出现同修配合在集市上排队发放,同时签名三退的局面。这两年的台历制作,也是很顺畅,在众生喜闻乐见中明白真相得救度。

这样的整体只有大法中才有,不讲回报,只讲付出。

二、在帮同修中修自己

我们身边出现了病业症状比较重的老同修,有的过不去,到医院也没治好,离世了。还有的正在过关中需要帮助发正念学法等,时间一长就需要我们的耐心,只有我们提高心性,才能坚持下去。有一同修三年前出现脑血栓假相,之前是那一片的协调人,公认的修的好,讲真相三退率也高。一下子半边不能动弹、不能说话。大年初一,我上医院陪她一天,看到她不断地流泪,我也感到无能为力。只有鼓励她多听法,坚定的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她自己也确实很坚定不治疗要出院,所以很快就出院了。

由于她的身份,所以开始时,每天都有不少人陪她发正念、学法,络绎不绝,时间长了,随着她的稳定,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开始找同修保姆,现在也难找了,只有她老伴陪她了,由于他老伴是常人,生活上能照顾。但她需要有人陪她学法,其他同修有时也去陪她。她出院后,我每周固定时间去一次陪她学法、发正念、切磋。三年的坚持,由一开始我一个人,后来又有两个同修加入,最近又加入一个,我们与她一同念法、发正念、切磋。

表面上看是在帮同修,实际上是在修自己。因为离得比较远,三年的风雨无阻,从中克服了许多困难。由于我自身病业假相的干扰,经常是一路上念着正念口诀,才能坚持住。也时常出来想放弃等不好的思想念头、发现后随时修去,所以自己也在提高中。她痛苦受不了时,就让家人给我打电话,不管早晚我都尽量去,有时先跟她开句玩笑“大法弟子流血都不流泪,你哭有用吗?还给大法弟子丢脸。”在法上与她交流,很快就能平静下来,露出笑意,但有时真的没时间,就往后拖一下。

时间长了,她对我产生了依赖心,一样的话,我说她就听,别人说就不爱听。我就找一些修去执著心、依赖心的修炼体会给她念。有很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及时给她下载语音周刊,鼓励她在法上提高,关键是想到师父、想到法。她想讲真相就给她提供神韵光盘,在老伴带她赶集时发放。后来,她附近一位年轻同修也在主动帮她,为此我们经常交流,在帮她时,都能从中找出自己提高的因素。

三、放下怨恨 乐呵呵的修自己

怨恨,是不向内找的结果。看到的都是别人的不对不好不顺眼,就自己“伟光正”,名副其实的党文化。还美其名曰在帮别人,殊不知伤人很重还不觉。同修之间也有这个问题。我曾经处于这个状态,现在虽然很淡了,但也得时刻提防它往出冒。

有一段时间,我身边的同修连续出事,而且几个人先后被非法劳教。当时我的心情降到了低点,竟出现了想和他们一起進去的恶劣情绪,虽然是一瞬间的想法,正说明没有修炼人心不动的状态。尽管今天找人到拘留所看望这个,明天找人看望那个,并大面积的发正念,也还是没有救回来。听着一个个的被非法劳教的坏消息,那种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

静下心来找一找原因。先找一找自己,然后就找同修的原因,什么执著心长期不去呀,什么干事心强呀,什么关系没处理好呀,什么家庭矛盾长期不解决呀,指责怨恨都出来了。找完了也知道自己心性又错位了。我发现同修出事与我有直接的关系,那段时间,我家的水管屋里滴水,屋外也漏水,甚至往出冒水,联系多次没人来修。某同修出事前还说你这是外面有漏,以为指的是已出事的邻居,可是隔一天,她就被非法带走了。在她出事的第二天,小区来人把外面的管道挖开换了新的修好了,从此再没有同修出事。

师父给的唯一法宝是向内找。找自己的问题而不是同修的问题。我就边学法边找自己,去掉怨恨心等,多看同修长处,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因素,不管“转化”不“转化”,我都同样关心他们家人,有事、年节尽量到家里看望。同修出来一般家人管得很紧,不让与同修接触,可以理解他们怕出事的心理,有的同修家人就说我可以除外,我的付出赢得其家人的信任。

另外我帮他们每人准备一套大法书,回来先让他们学法,我也尽量多和同修接触学法交流,帮他们尽快在法上归正。他们很快都能调整好進入精進状态。怨恨心的另一种表现是自责。之所以自责就是魔难多,麻烦多自己又过的不顺、不好。有带来不良后果时就信心不足,甚至摔跟头走弯路。对抗苦难,把魔难视为不公,羡慕那些修的轻松难少的,实际上我们每个人修炼都是历经魔难,所以每个人都在书写闯关度难、惊心动魄的故事集。师父就是要度成我们,大法给我们的是最正的光明的,还有什么可自责的呢?当我认识到后在法上归正自己,保持一个乐观的心态,自责心出来,就赶紧修去。实际上,“乐呵呵”已经是我们修炼人的自然状态了。我记得单位开除我时,找组织部长讲真相,我自己没意识到,他却说“开除了还笑”。师父讲法中也要求我们,遇到什么事都乐呵呵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