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十几千伏高压打到父亲身上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我家住县城,是地道的种田的农民。我是在二零零五年九月有幸结识了大法老学员、女同修C,在她的引导下,走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时年三十八岁,当时妻子不支持,也不反对。

父亲从死亡线上走回来 六口人得法

转眼到了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号。清早,我那七十五岁的老父亲被邻居送到我家(离我近四十里,在山区),当时我一看,也是吓一跳,因我前几天去过父亲那里,他老那时还好好的,而此时,他双脚从脚面一直肿到膝盖处,全身碰到哪里都叫痛,不能走,不能坐,还说胡话。心急火燎赶紧用板车拖去县医院。

说起现在这个医院治病,也真气人:到一楼问,说背去三楼,背到三楼,医生左瞧右看后说背一楼,再背到隔壁楼拍片,再背二楼验尿验血,最后背到三楼,我和妻子被整累了不说,病人被这么一整,也就半死不活了。

在县医院治疗近一个星期,病情还加重了:双脚已肿到大腿,而且整个脚面一个大水泡,脚后跟一个大水泡,两只手也开始肿,大便柏油一样的黑,只能仰躺二十来分钟,再扶着坐几分钟,整天整夜都是如此反复,因不能走,全身碰哪里都叫痛,背部都躺烂了,每天只能喝一百二十毫升酸奶二——三小瓶,其它东西一点都吃不下,每天药费少则近五百元,多则近九百元。问主任医师这么严重是什么病,医生说:不知道,没查出是什么病,可能肝、肾功能都有毛病,想吃点什么就弄点什么给他吃,尽量满足他的要求,还得住院观察。

药费花了几千元,眼看病情越来越重,一个星期后,我们把我老父亲转到了技术条件要好一些的邻县医院,也因这家医院的大外科主任是我的好友。医了几天也不见好转,问我那位外科主任朋友,说法跟我们县医院的差不多,而且还冲朋友的份上,对我多安慰了几句,话外之意差不多就是准备料理后事。

没办法,在十月初,只好把老父亲接回我家。另外提一句:我唯一的一个哥哥是党员,教师,还当了点官,在本县医院期间来过一次,不是探望父亲,而是来跟我吵架 ,说父母留了多少钱给我,其实父母是老实巴交的种田人,操持一辈子,手头无积蓄,这点,我哥自己也清楚,连同病房的听到我跟哥说的理后都说:怎么共产党会教育出这么多没良心的人来,还是教师呢;一直到老父亲痊愈,都再没来看过一下。

回到家后,就又去了“神号”(我们本地对庙、庵或散落民间有术类技术之男女的称呼,也叫花婆子、迷信婆等,相当于求神问卦之类),也没用。眼看老父亲的病一天天加重,说话都有气无力,真是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来看望的亲朋好友还有邻居们背后都悄悄说:这老头这回可真的是没命人。

就在这当口,我突然想起我是学大法的人呀,瞧我忙的这糊涂的(也是师尊慈悲点悟,当时我不认识其他的同修,不懂向内找和发正念,后来才知道这是修炼人最大的漏,感谢师尊没忘记我这个不争气的新学员),加上引导我学大法的C同修也来看望。于是我们一起讲真相,同时鼓励老父亲:您看两家医院用去近六千元也不管用,信花婆也不管用,到其它地方去医,我们家也负担不起;您老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管用;您别求病好,只管诚心念就行,因为只要真心信师信法就一定有奇迹出现!

就这样,老父亲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个把星期,能坐十来分钟,还能走一走,不到半月,大腿处的肿消到了膝盖处,已能走十多米路远,每餐能吃半碗稀饭一个馒头,二十天后,肿消到了脚背,手上的肿也消了大半,大便恢复正常,能吃一碗米饭,自己能从房间走到堂屋。

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个月后,老父亲不但真的好了,人还长胖了。所有见过的亲朋好友邻居都惊叹:这怎么可能呢。这真是奇了!连我们县医院当时的主治医生外科主任在年前特意打电话到我家问:你父亲是好了吗?我们说完全好了!他说:到什么地方医?我们说没去哪里医。他说:不可能啊,不可能能好啊!可见在县医院时他认为这是不治之症。

凭着对大法和师尊的诚信,大法就展现了神奇,是慈悲的师尊给了我父亲第二次生命,从此,我家里的其他六人:父母、妻子、儿女也一同走入了大法修炼,当年(二零零六年)年岁最大的七十五岁,最小的儿子八岁。从此,我们全家七人都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荡中,对李洪志师尊的感恩更是无以言表!同时谢谢当时是常人的妻子和儿女对我的理解和对父亲尽心的照料。

十几千伏高压打到父亲身上

仅仅相隔半年之后,也就是二零零七年阴历五月,在我父亲身上又出现了惊险的生死一幕。

我父母二老住在T乡镇的山区,房子后面的空地自己栽了一片竹林,后来高压电线从竹林上方经过(当时提出过意见,但共产官员说没事)。随着竹子长高长大,麻烦就凸显出来,供电局管事的人说要无条件砍掉高压线下的那排竹子,要不然容易引起触电事故。我老父亲心想,也罢,事已至此,就把竹子砍了吧。就算自己少卖点钱,万一高压电弄到人,也是罪上罪。

五月初二晚上,下了大雨,到处都是湿的。初三大清早,我老父亲去砍竹子,砍到其中一根竹子就在将倒未倒之际,惊心动魄、生死攸关的一幕出现了:只见竹梢搭着高压线,霎时间,从竹梢到地面整个“噼叭”作响,夹带着刺眼的电火花。

这时正好两个中、青年男子到竹林边上厕所,看到这命悬一刻的惊险场景,吓傻了:双眼瞪着,嘴巴张着望着我老父亲的方向,心想:这老头去年没病死,这次肯定没命了,十几千伏的高压电,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两人还没想完呢,眨眼我父亲就到了他们身边,他们这才缓过神来,问:你是活人还是死人?我父亲说:当然是活的。那两人说:让我们摸摸。说完就在我父亲手上、身上左捏右掐的,然后说:是好好的,你怎么跑出来的?我们可只是看见电火花罩着你哪!我父亲说:我也不知道,当时只知道我自个儿上下左右全是火花,还把我电的一屁股坐到湿地上,只一瞬间,就好象象一股风儿托着我一样,我就飘到了你们这里。这两人马上就把这事传遍了村子。

因为在同年四月份,T乡镇山区有人建烤房,一个小伙子拿一根木杆不小心搭着高压线,立马把他俩父子当场电死,供电局为此被当地村民搞的很狼狈,赔了几十万元。还有县城一家大型企业的一个青年电工,带电检修电动机(只有二百二十伏),不小心触电,人站在电动机这边,被电的一个凌空三百六十度跟斗翻,翻到电动机对面去了,在县医院住院半个月,花费近八千元,出院时,人还不清爽。而我老父亲七十多岁,被十几千伏的高压电电着,却没事,村里人都说神了,我父母知道这是大法的神奇,师尊的承受。

过了几天,供电局来车来人对我父母说:去医院检查一下,费用我们出,再给些营养费,尽量答应你们的要求(他们这么做,并不是出于好心,而是怕担责任和丢饭碗,且一再叮嘱我父母不要把事情闹大了,因为一旦闹大,接连出这么几起事故,他们其中有人就得丢工作)。我父母说:吃的好、睡的香,毫发无损、上山砍柴、下地干活,样样行,没事,你们走吧!

村里的邻居知道后都愤愤不平:瞧你们这老头子、老太婆,你们又没钱,别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呢,这些电霸,这些当官的只会贪污、欺压百姓、找上门来送你们钱都不要,他们还不是多贪点多捞点,你们以为他们会谢谢你们哪,只会说你们傻,不拿白不拿,拿个三万五万,对他们这些电霸贪官来说都是毛毛雨,我们都可以为你们二老作证!

我父母笑笑说:没事儿,我们好好的,有师父管!这的确是师尊的慈悲和承受,否则就是有十条小命也丢了。我老父亲今年八十多岁,眼不花、耳不聋、背不驼、还能上山一次砍一百多斤柴棍背回家,下地种田样样好,骑自行车来我这儿,半天一个来回,骑百把里轻轻松松,这都是托师尊和大法的洪福!这两件神奇真实的事情也成了日后我们讲真相很好的素材。

以上说的完全是发生在我老父亲身上的真真切切的事情,是法轮佛法在人世间的真实展现,也是为了告诉世人朋友:法轮大法是更高的科学,是真正的高德佛法,李洪志大师是来度人的,法轮功修炼者是神的使者、是奉师命来救人的!面对中共十多年的迫害和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无私无怨无恨无悔,只有一颗慈悲救人的心!面对当今天灾不断、乱象环生、道德急速下滑的红尘恶世,不论是谁,只要有幸认识和接触大法弟子,这不但是你们的缘份和福份,更能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我们就是活见证。

同时谢谢所有明白真相、心存善念良知支持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的世人朋友,如果能在你们的带动下,影响身边更多的人,那也就是解体中共邪教、振兴中华民族的时刻,也是为你们自己选择美好未来的时刻!

以上点滴体会,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共同精進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