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歌声传播真相 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我是一名声乐爱好者,喜欢美声唱法。九四年得法以后的这十几年里,历经风风雨雨、跌跌撞撞,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我通过歌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在歌声中,传播大法真相,证实法,同时,我也在歌唱中,提高心性,走向修炼的成熟。

唱歌,这个只是符合常人状态的一种艺术形式,但它在我的修炼长河中,却足以见证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

歌声给我坚定正念

九九年迫害以后,由于怕心一直没有从新走回大法修炼队伍中来,直到二零零一年底的某一天,终于突破网络封锁,打开了久违的明慧网,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也下载了很多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包括关贵敏演唱的《法轮大法 宇宙的法》、《法轮大法照我心》等优美动听的大法歌曲。从此我一有空就唱这些歌曲,越唱越爱唱,越唱正念越强,正像《法轮大法照我心》歌词中写的:“当我掉入迷途,只有你,将我麻木的心灵轻轻唤醒;当我沉沦之时,只有你,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不知该如何的感谢你,法轮大法照亮了我的心底;不知该如何的报答你,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从此我终于又从新走上了修炼之路。

歌声助我讲清真相

平时朋友、亲戚聚会,大家有时会推荐我演唱一首歌曲,我就会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让大家感受到大法的美好,这也是讲真相的一种形式。

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这个是坚持多年的讲真相形式,也劝退了不少有缘人。有一次,我要到比较远的地方,坐上出租车,就开始跟司机讲真相,可是我无论说什么,他都不理我,好象没有听见,讲真相怎么继续下去呢?我想,也许今天他的情绪不好吧,突然,我想给他唱歌吧。

于是,我唱《永不迷航》中的:“朋友你为何那样匆忙 这传单关系到生命存亡”[1],这首歌刚唱完,他立即说:“你是搞文艺的吧,歌唱的这么好?”终于打开了他的话匣子。这一下好办了,我就从天安门的两起事件(六四屠杀学生和“自焚”伪案)谈起,一直到贵州平塘县的“中国共产党亡”,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重要性,终于他表示愿意退出邪党团队组织。

歌声帮我清除邪恶

我是国家公务员,还担任一定的领导职务。我们单位行政权力很大,吃、拿、卡、要的现象屡见不鲜。修炼大法以后,我处处、事事以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单位里,在社会上,具有很好的人品,这一点连不怀好意调查我的六一零也不得不承认。

迫害开始以后,单位总是利用各种理由来保护我,一直到二零一零年,领导找我谈话说是,你必须在退党和“不修炼法轮功”之间做出选择了,这个是组织的要求。以前我跟他们讲过真相,他们知道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要求我退出中共邪党。我当即给他们写了退党声明。紧接着六一零邪恶加大了对我们家的迫害,二零一零年抓走我妻子(也是大法弟子),关進洗脑班,二零一一年,强制绑架我到省里举办的洗脑班。

现在就说说那次洗脑班。

当洗脑班的“第一节课”刚结束,我立即站起来,我说大家等一下,我要唱一首歌给大家听,随即将《救你实在沉》从头到尾唱了一遍:“神路通天门 识途有几人 谎言迷住眼 不信已来神 八千万冤坟 五千文明焚 为何不自扪 神佛转法轮 法徒血洗尘 为的是苍生 救你实在沉”[2]。在唱最后那句“救你实在沉”的高音时,感到整个空间都为之震动,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从教室里出来时,洗脑班的两个后勤人员一个对我说:你的声音真好听;另一个说你的声音真洪亮。一个邪恶的洗脑班工作人员到我房间里央求我说,你以后别唱了好不好?(我知道这是他背后控制他的邪恶生命受不了了),还说,像你这样的,“转化”你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也别想出去,我就要折磨你!足见邪恶的魔性。

两个月后,恶人没有放我回家,直接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要我在送看守所的文件上签字我不签,最后是慈悲的师父给我演化出严重的病症,看守所不接收,我又从新回到证实法的路上来。

歌声使我神情清朗

二零一二年初,我妻子在讲真相时被绑架到看守所,接着本来为数就不多的同修,又有一个被恶人迫害致瘫痪的同修突然出现生命垂危的症状,我自己又被恶人将材料移送到检察院妄图加重迫害我。这些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给我的压力正如师父在《洪吟》中写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3],使我更加体会到修炼的艰难。当时我的心情非常压抑。

我觉得我这种状态必须改变,我明白师父讲的“相由心生”的道理,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这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4]怎么办?我开始用唱大法歌曲方法来改变自己。

之后,无论在去检察院、法院讲真相的路途中,还是在去关押妻子的看守所发正念、送衣物的路上,还是在迎接聘请到的正义辩护律师路途中。我一边开着车一边大声唱着大法歌曲。一次,当我唱到《神叫我为你奔忙》中的:“大难前我必须叫你知道 世人才是被害的羔羊 我再苦都是在神的路上 是神叫我为你奔忙”[5]一句时,我止不住热泪盈眶,真正体会到歌词蕴涵的内涵,深切感受到师父的洪量慈悲。由此,我终于从关注自我“苦”的状态中摆脱出来,从此将自己溶入大法的洪流中而变得神情清朗。

歌声点我修去执着

最近,我和同修配合搞一个项目,由于双方的思路不同,协调不起来,他说他的方案好,我说我的方案好,各持己见。到最后他表面上同意我的方案了,实际心里还是保留自己的想法,应该由他做好的前期的准备工作无法就绪,项目耽误了好多时间无法开展。

协调同修找我切磋时,直接指出我是在证实自己,不是证实法,不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总是看别人的。刚开始我否定他的说法,说自己的出发点如何好,后来想想,项目没有开展起来是事实啊,问题出现了肯定和自己有关,不能老看别人,向内找没有错啊。当时就说那我不再坚持自己的方案了,按照他的方案来做吧。嘴上虽然这样说了,但是还是认为自己为了更好的实现项目的心没有错,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执着的心到底是什么?

不久,在做事时,无意中一抬头看见电脑屏幕上正好在播放神韵合唱团演唱的《什么是你的向往》“情是越挣越紧的网 名利把人一生捆绑”[6]这一句。我想,我怎么突然看到这一句,是不是师父点化我?难道我有名利心?过去我一直以为名利这些东西我早就看的很淡的,不会执着。仔细悟一悟,发现真的就是有求名的心!为何坚持自己的方案呢?表面上的理由是为大法的项目做的更好,其实内心的深处,隐藏的很深的心却是维护自己在同修中的名声:看,这个项目是我想出来的,我做的多好!在乎的是自己在同修中的形象,说白了就是求名心、自尊心。找到这些执着后,我一身轻松。

歌声表我感恩的心

在今年五月十三日庆祝师父生日的同修聚会上,大家叫我唱一首大法歌,我当时唱了一首《我是谁》当唱完最后一句:“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7]时,获得大家的热烈掌声。有同修说,你应该到美国去唱。当然我的演唱水平怎么能跟专业的高手比呢?但是我确实在学习声乐的过程中,也常常得到师父的慈悲点化,所以演唱的水平也有很大的提高,特别是在高音的演唱技巧上。

我期待着那一天,我将登上舞台,高声歌唱大法的美好,歌颂师父的慈悲伟大!我相信这一天很快的会到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永不迷航〉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救你实在沉〉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神叫我为你奔忙〉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什么是你的想往〉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是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