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面对面讲真相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我今年六十七岁,九八年十月得大法,当时每天和同修们一起参加晨炼,集体学法,原来的一身疾病不翼而飞,每天沐浴在佛光中倍感幸福。但九九年迫害发生后,一切就变了。

延续来的生命是用来救众生的

我身处江南的一座城市,原来市里的同修就不多,再加上怕心就很少与同修来往。由于个人修炼基础不扎实,对法缺乏理性的认识,因此虽然知道大法好也坚持炼功但其它方面混同于常人,2003年初我被医院确诊为直肠癌。我一下子懵了,也给我的修炼猛击了一掌,我这才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我发愿从此要做一个真修弟子,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奋起直追。

接下来的手术在师父的呵护下一切都很顺利,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也知道我的生命是用来修炼的,是用来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用的。

出院后我就抓紧时间学法、抄法、背法、炼功,在师尊的安排下我女儿(同修)学会了上明慧,下载新经文,制作一些简单的不干胶,真相卡,再根据我们的实际情况编辑了一些劝善信,主要以发资料为主,面对面讲真相只限于亲朋好友,老同学和特别熟悉的人,这一切在师尊的安排下比较顺利。有不少人明白了真相。当我在猜测看到资料的众生会怎样时,师父鼓励我,在梦中我看到众生都在争着看真相,他们明白的一面是多么希望被得救啊!

但二零零九年的下半年,我们讲真相的环境突然改变了,我女儿由于人心被旧势力抓住把柄绑架关進了看守所。我也被抄家监控,女儿出来后家庭环境变了,原来不反对大法已明白真相的女婿,迫于邪党淫威(抄家、监控),阻挠女儿修炼,我也就失去了资料的来源。

走上面对面讲真相的路

我该怎么办呢?我想到以前明慧周刊上有许多同修采用面对面讲真相的例子。我也开始走上了面对面讲真相的路。

我利用乘公交、候车、买菜、接外孙女放学的路上,在医院探望病人等各种机会给陌生人讲真相,根据各个年龄段不同的特点从他们关心的话题与他们聊。年轻人就业难,我从社会分配不公讲到邪党贪污腐败,买官卖官,再讲到大法的美好,最后劝三退。年老的人关心身体,我就从就医难开始讲;中年人就从孩子读书,下岗等社会热点问题入手去讲,很多人都表示从未听说过,而且讲一个人时别人都围过来听,大家对恶党都是深恶痛绝,特别是有些人自己深受其害的,对邪党又气愤又无奈,只能破口大骂,听说天灭中共的消息都是又震惊又高兴。

我常常对她们说:“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候一到全部报销,等着看报应,现在世间需要真、善、忍,谁喜欢假冒伪劣商品,劣质货?谁要恶人?只有共产党迫害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天理不容,天要灭中共就在眼前,人不治,天治,快快对天发誓退出党团队,不受牵连,不做陪葬。”听了这些话人们都好象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看到了希望,都点头同意。

我觉得师父就在我身边,给我智慧和勇气,讲完真相就走。我在讲真相之前我都不忘发正念,清理空间场,清理世人背后的邪恶与邪恶因素,并请师父加持,所以一切也比较顺利。但还是做的不够,有时还有分别心,看对方面善就讲,看对方不太友善就不说了,其实还是有怕心,所以在这方面还要下功夫。

把心放下,守住心性

下面我给大家汇报一下,我在个人修炼的过程的事。我的丈夫在常人的眼中是一个心胸狭窄,自私虚伪的人,脾气暴躁的人。我在修炼以前也是脾气急,争斗心强的人,所以过去几乎天天吵闹,身心疲惫。

自修炼后,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也在慢慢实修过程中去掉了很多人心,我在家承担了所有的家务及日常开支(去掉了利益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家庭矛盾也少了,我想不就是多出钱多做家务吗?我有师父,有大法,每天很充实,而他整天无事可做,就是看电视,把钱看得比命还重,怨天尤人,又有病,退休一月好几千全藏好用别人的,稍不如意便发火骂人。

我觉得他很可怜,不知道人生的意义,虽然也早已“三退”,但还有很多党文化的思想,特别是被迫害后,更是吓怕了。其实这都是邪党把人害了。虽然他经常给我过关,但我都能很平静的对待。在这几年中我把很多东西看得很淡了,但还有很多心没去干净,还有很多意识不到的人心和旧观念在阻碍着我前進。所以我炼静功时,脚踝,膝盖还是经常钻心疼痛,我悟到旧势力的败物还够得着我,干扰得了我。

我向内找,发现我在忍方面还做得不够,有时对丈夫的一些言行,还是有些看不惯,有时忍在表面,有时忍不住还要顶几句,过后也很后悔。其实我知道别人对我的做法能理解也好,不能理解也好,不赞成也好都很正常,要善意的体谅宽容他人,对我来说也是修炼,他就是给我制造修炼环境的。我应该把心放下,修口,守住心性,以真、善、忍为标准,修好自己,抓紧救人,紧跟师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