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女子监狱:螺丝刀扎、开水烫、树枝插阴道…… 【明慧网】

辽宁女子监狱:螺丝刀扎、开水烫、树枝插阴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按: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张光媛,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后,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二年末被绑架、非法判刑,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到长达九年的摧残。以下是张光媛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因坚持修大法,二零零一年九月被中共警察绑架到鞍山教养院洗脑班迫害,我绝食抗议一周后,被放回家。但一个月后,再次被绑架到鞍山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七天。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再次被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正念闯出拘留所后,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我再次被绑架到鞍山市收容所,同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九年,十一月被劫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我被绑架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当天,因拒绝所谓认罪,不说报告词,被关进仓库;接着又被强制“转化”迫害。几个月后我绝食,五天后被强行拖到医院绑在“死人床”上灌食,女监的“死人床”是把人的手脚紧紧的绑在床的四个角上,胳膊,腿绷直,无法弯曲,右手为了量血压方便,绑在床边上,大小便都在床上接。一个月后丈夫和孩子来看我,当恶徒把捆绑我手脚的布条解开时,我的胳膊、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腿无法行走,手抬不起来,这死人床能在短时间内把一健康人变成废人,邪党一边用这种邪恶的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无耻的说是为我们的生命负责。

“鬼屋”里的罪恶

当时我被非法关押在五大队,五大队恶警贾迎春一心想利用“转化”法轮功升职,她指使重刑犯人侯绪红、张文艳等人,用尽各种邪恶手段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

在五大队的车间(干奴工活的地方),有一间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小屋,她们就在那里,用尽各种邪恶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她们拳打脚踢至全身青紫、扒光衣服冻、用螺丝刀扎、用开水烫、整天罚蹲、用绳子把法轮功学员吊在暖气管子上,不“转化”不放下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大连法轮功学员韩学军在寒冬腊月,被恶徒们在棉袄里面浇上凉水,然后罚她在院中间站着,当时沈阳气温在零下二十度左右,天上下着小雪,韩学军被冻得浑身发抖,因她拒绝“转化”,恶徒们又凶狠的拿来厕所里的大便抽子往她嘴里塞……韩学军被他们持续迫害一个多月后,精神异常,目光呆滞,大小便失禁。后来韩学军绝食,被送医院绑在死人床上迫害性插鼻管灌食,大约二十多天后,下身溃烂,监区把她按精神病转到医院监区的精神病小队。有一次我经过精神病小队住宿处,看见她被用胶带封住嘴,两只手被绑在背后,两脚被绑在一起,蜷缩在床上,从医院犯人那知道因她总喊“法轮大法好”,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这些还只是我看到知道的冰山一角,在那间“鬼屋”里,恶徒们究竟使用了多少邪恶手段,没有人知道。为了达到目的,恶徒们完全失去了人性,甚至扒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进行性侮辱,把树枝插进一位七十多岁老年法轮功学员李文生的阴道。

我向所有能接触到的队长、科长、干事、监区长揭露那间“鬼屋”里没有人性的迫害,她们听后非常震惊,都知道那间屋子里在“转化”法轮功,却没有想到迫害手段这样下流,残酷。是啊,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恐怕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在医院被迫害期间,韩学军因绝食住院,后来听说韩学军坐轮椅去接见,她被迫害成了残废。

我听五大队的老犯人说,这里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是从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开始,后来知道是因为江泽民下台前下了密令:监狱的法轮功必须百分之百“转化”,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从那时起女监成了恶徒逞凶的乐园,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先后被打死、打残。也是从那时起,每个被非法关押在五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送进“鬼屋”强制“转化”,不肯“转化”的面对的就是日复一日、无休止的折磨。

我绝食五十天左右后停止绝食,科长给我调了小队。回五监区后知道“鬼屋”解散了,但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没有停止,只是不敢象以前那样明目张胆了。

曾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电梯里被活活打死

二零零四年,五监区小队队长赵笑红(曾枪杀自己的丈夫),对刚被关进去的法轮功学员绍长华实施迫害,为逼她“转化”,每天把她单独带回监舍用电棍电她长达一个多小时,命令恶犯扒光她的衣服殴打她。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出现高血压,心脏病,脑抽等症状,有一次我因身体不好提前回监舍,恰好碰到绍长华被两名监管她的犯人提前带回来,因知道她是新来的同修,所以对她特别关注,在灯光下我看到她半边脸青紫,眼眶乌黑,身上只穿一件罩衣,一条单裤,冻得瑟瑟发抖,暗中打听,才知道脸青紫是被看管她的恶犯李梅打的,让她提前回监舍是为了掩了耳目,我不知道她那衣服盖住的地方有多少伤。

二零零五年年末五监区解体,我转到四大队,这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隐蔽,他们利用两名邪悟的学员(已被“转化”),用假经文欺骗迷惑了一些法轮功学员,在高压下引诱她们走上歧途,对于实在不“转化”的学员她们就撕下假面具,用罚蹲,罚站,长期不让睡觉,殴打等邪恶手段。

监狱对于新关进来的法轮功学员马上隔离,不准接触任何人,白天在活动室强迫“转化”,晚上睡在储藏室地上,铺个褥子,储藏室没有暖气,冬天气温在零下,阴暗,潮湿,一些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的走路都很艰难,一些不“转化”的则被轮班着看管,不准睡觉,这一切的罪恶都在非常隐蔽的情况下发生着,平时普通犯没有人敢谈论这一切,就好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名新来的犯人因为不懂规矩和我多说两句话,第二天被队长罚蹲半天。

一位比较正直的犯人偷偷告诉我,以前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活活打死在电梯里。

女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至今还在继续。希望世界上所有正义感的人都能站出来制止这场迫害,因为它不止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它是对全人类的迫害,是对人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