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更新沐法光 学法修心神路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千年等待万古缘,主佛普度法光照。我是一名在大学工作生活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者,今年七十岁,一九九五年秋全家有幸得到了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与超常殊胜,令我们十分震惊与喜悦,真正找到人生真谛,踏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归途。

我们这小小法粒子,在学院独树一帜,经历十三年魔炼,尤其十一年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带着不理智的孩子,苦难可想而知。丈夫早期去北京上访,后在外地洪法被两年劳教,绝食走出魔窟,八十岁的人健朗矍铄,就象六、七十,无论多难就是不停精進的脚步。身边有师父呵护,谁也不配迫害。我们的存在就是在证实法,洪扬大法。

十多年来,尤其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严酷迫害后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过程中,我们经历了腥风血雨的魔炼,每一关每一难的生死考验(邪恶迫害),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引领和看顾中走了过来,每一步的提高都饱含着师父的心血。沐浴在神圣、浩荡的师恩里,时刻感悟着今生今世能做主佛弟子的温馨与幸福!

现简要汇报我们得法、修炼、证实法的历程,证实伟大佛法在人间巨大而辉煌的展现!

万物更新沐法光

一九九五年以后,有着悠久历史的拥有两万多人的某高校,涌现出近百名法轮功修炼者,在祥和优美的音乐中常年坚持着晨炼,为校园增添了无限神圣而壮观的气氛。九七年以后每晚有二十人左右大法学员到我家(我是辅导员)学法交流。这里是众多同修共同精進的一块净土,沐浴在大法中的大法徒们洋溢着无限美好、幸运和喜悦之情。

我家三口,小女儿大专毕业,我们老俩口都是本校有名的老病号,在学校工作生活四十多年,是颇受人尊敬的老师。我们得法修炼后,很快使全家从病魔缠身,痛苦挣扎的困境中解脱出来,生活骤然发生质的巨变。丈夫病已入膏肓,百医百药无效,是师父为其净化身体而康复;我更是学校出名的“十不全”“药包子”,瘦弱得风都能吹倒,而得法实修两个多月诸病不翼而飞,一身轻盈,白胖胖的焕发了青春(还开了天目,自己怕把握不好请师父给关上了修);小女儿先天心脏病也不治而愈了。一家人快快乐乐,其乐融融的沉浸在大法熔炼之中。

是法轮大法给予了这个家庭新生!全校有许多人见到了这个奇迹,羡慕而走入了修炼队伍(二十来人)。我们自己得度不忘亲朋好友,到处洪扬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坚持按大法标准修心去执著,收到了显著效果(事例众多此处略),一直活跃在洪法、修炼各个方面,溶于大法中,自觉在现实生活中、工作中、矛盾里修心去业,逐渐提高升华。

任凭妖风起,坚修心不动

九九年七月,邪党刮起了迫害法轮功的妖风,一场狂风暴雨席卷着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冲击吞噬着每一个人,到处充满了邪恶,大有天塌之势。大法徒面临生与死的严峻考验,是紧跟师父走神的路还是走回常人的路?也是信师信法的根本的试金石。面对严酷的挑战和选择,作为有四年坚修基础的我们全家从没退缩动摇过。九九年暑假,一次与几名校友座谈中,有人严肃冲我说:“如果‘国家’要赶尽杀绝,你怎么办?”我当时非常激动的站起来坚定有力的说:“就是剩下一个,那就是我!”在场的人都竖指称赞。当我一念既出,顿感全身胀热,高大无比!

九九年暑假一过,校园里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中共校党委召开全校大小会贯彻上面要取缔法轮功的黑指示。他们公然叫嚣不怕恶报,下令不准全校师生员工(包括家属)炼法轮功,不准接触法轮功的人、信、资料,违者严处。我家三口和修炼的三、四名学生站出来,公开表示,一修到底。为此学生被开除学籍,撵回家。我家便成了全校乃至市区的迫害重点。七月二十日我们三人与几位同修去省政府请愿,被学校抓回来,从此失去自由。一向受人尊敬的我们,犹如置身文革之中,受人欺凌、打击、孤立、监视,被人认为愚昧下贱、痴迷分子。十月四日学校以“保护”为名把我们一家带到校保卫处软禁了八天,直到看守的十来个人相继病倒无法看守,才由家属签保回家,转交居民委继续监视。第一天派两个女人到我家里看着。我向她们洪法,以后她们不進屋了,在楼外布岗,完全把我们当成了黑五类了,颠倒黑白,邪恶至极。

在软禁期间,市公安局来人恐吓叫喊:“不许迈出校门一步,出去立刻抓起来。”校方组织了三伙打手分别围攻我们,逼问什么组织联系的。我们夫妻始终保持冷静、祥和的心,据理回答,就谈大法的好处。后来他们放松了,可以让我们各屋走动,我还在没收的大法书堆里,拿了一本《转法轮》看了半讲法,他们发现后要回去了。然而刚刚大学毕业思想很单纯的女儿,却在这突如其来的邪恶恐吓与压力下(围攻了一个上午),精神受严重刺激而失常。一名去找我办事的同修被抓,审了一个上午,后被其当系主任的爱人要回去了。我那未炼功的外甥女去我家取背包也被抓打了一顿。

不仅如此,市区公安局、保卫处、街道办事处及派出所居民委等等层层机构阴云一样笼罩着我们,喘不过气来。他们走马灯似的来往于这个家不停的监视“转化”我们。学校还成立了五人“转化”小组专管我们。在层层魔难面前,我们始终坚持学法,始终保持冷静明智的心态,不听邪,不信邪,不怕任何压力。为了维护大法和师父尊严,横下一条心豁出去了!那就是坚信师父坚信法。邪党人员们软禁我们的身,动摇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心!在师父“博法理可破迷”[1]的声音点悟下,我们悟到,应该多学法精進,走出去证实法、维护法。为此老伴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七日冲破各种看管网,顶着压力去了北京上访。我办学还有百十名学生牵累脱不开身,只好走了另一条证实法的路。到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已有十五名同修提高后先后去了北京上访,维护法,其中有我们的女儿,她在学法中交流中恢复了理智,到北京上访后被警察绑架回,在拘留所非法押了近一个月。在那里她要炼功学法,被绑了三天铁椅,被小白龙(塑料管装沙子)抽打,不怕、不签字,堂堂正正走出来溶入正法洪流中。虽然其后有三次被派出所抓过,都能坦荡放下,没有在修炼路上留下任何遗憾。

学法修心神路行

师尊说:“无论是救度众生、个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证实法,走正你们的路才是证实法。”[2] 由于邪恶乱世横行,在艰苦的逆境中证实法魔难重重,只要心中装着师父和大法,时时想到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做到正悟正念正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会堂堂正正闯过艰难险阻,逢凶化吉,坦荡而行。因此,不管环境如何严酷,证实法如何艰辛,都静心学好法修心,不被严酷环境所局限所左右。这些年我就是在师父慈悲呵护加持下,从容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走到哪儿做到哪儿,从不停步。

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五年,我和王同修全力配合,全身心投入正法洪势中,在邪恶重压下顶着压力下,既负责我地区大法弟子所需各种资料,同时又默默扎实走街串巷在各种环境中贴发资料、讲真相,利用一切机会随意而做,由女儿协助共同采取多种形式洪法。为救众生,选编迷中人能感兴趣,而又触动人心的资料包成各种彩包发送效果显著,六年里做出了几万份,挂小条幅数百条,邮发信件数千封,发护身符和各种不干胶无计其数。十几年如一日无论风雨寒暑、节假日(更是证实法的好机会)勇往直前,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我们心里想着:师父为众生为我们承受那么多,给予了我们一切能力,我们要能救一个是一个。

慈悲众生,以苦为乐,生命不息,救人不止,就是这样年复一年坚定在证实法的路上,迎难在不断摔摔打打中提高升华着,逐渐走向成熟。就拿资料来说吧,我和我们真相资料点、周转站有七次处于危机,都是师尊巧妙安排,很快就接续上。为了资料点、周转站的安全,硬是在险、难、苦中挺过来。前六年里,成功搬迁过近二十次,每一次搬迁都是在邪恶重压、围困中,在伟大师父点化和保护下逢凶化吉、化险为夷,一直保证资料供应不断。靠的就是正悟正念正行,在师父加持下坦荡闯过一关一难。

二零零五年以后,资料点多起来,负担就轻了。尽管我想为证实大法多做,因长期带着精神不太正常的女儿,她经常大吵大嚷(半开天目,能看到听到)证实法中的事,多次被恶人举报只好不断搬家,因同修女儿在恶劣环境压力下,病情加重,后来不得不转入郊区、外市县农村,四年半也搬了十多次家,其中艰辛一言难尽。

十三年来,我切身体悟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过程就是不断在世间各种矛盾、魔难之中时时修心去执着,转化业力,锤炼自己,使其由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特性向新宇宙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升华造就的过程,机缘难得,虽苦乐在其中,这一切一切都是伟大师尊洪恩给予的!当我们学好法溶于法中成为一粒子,正悟正念正行精進不止时,就能踏千魔,坦荡超越世间一切阻力,大法的神奇、玄妙、殊胜亦在其中。

堂堂正正回家

二零一一年“五一三”法轮大法日,我带女儿做完证实法的事,下午去一个地方取资料,因感觉到下雨了,就停在一个台阶上从背包中取伞,包中两个未发完的光盘一闪被两个不明真相的人看见,抓住我的胳膊不放,要查看我拎的袋子。当时未发正念,用人心与其争辩起来(这是我固有的一大执着,好咬死理儿,争是非),结果被街道和派出所的人带走。到派出所我找到自己的不足,心想在哪儿都是证实法,静下心来,请师父救助。“师父,弟子有难,请师父安排了,我得回去救人。”随即放下心,比较平静坦然,当他们问我名字时我突生一念,“我不再流离失所,必须给我平反!”正念一出,情况就不一样了,我和他们都平和相处,我向他们讲真相,让他们拿去光盘(神韵晚会)和资料看,心里不断发正念清除对我的干扰迫害。心生慈悲就会善化环境。在派出所,他们待我都很随和,没有刁难我,还为我买吃的喝的,劝我不要紧张。在拘留的十五天里,我和另两个同修组成小粒子群,互相交流,取长补短,天天坚持炼功发正念背法,讲真相劝三退。

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我结束了十一年流离失所的困境,堂堂正正回到常人的家中,继续做着助师正法救众生的事情。

回到阔别十一年的大学校园里的家,成为校园一大新闻,人们奔走相告!众多老教授、老朋友们欣然问好,问这问那,述说着这么多年的担忧和惦念……全都说:你怎么一点没变,还那么年轻,精神!有位文科系主任见到我吃惊的说:“老师你回来了,多少年了,大家都惦记你,几年来传的沸沸扬扬,听说你带着疯孩子在农村吃苦,不知造啥样了,没想到你还这么年轻,哪象快七十的人,象四十多岁,比我都年轻(她五十多岁),千万保重啊!”我说,“谢谢!大法弟子真修不会被压垮的,咱们有缘,老师送你两枚护身符,保平安吧!”她高兴的谢过我走远了。我望着她,想起这些天回校看到那么多老熟人,大都老态龙钟,这些当年的年轻人也老了,常人哪,在事业中生活中争来斗去的,生老病死,不知为何而来人世,真可怜!我回来了就是要救这些有大缘份的好人,请师父加持我,我们老夫妻有这个责任哪!人们都在期盼着被救度。

一晃快一年了,不管众说纷纭,真修弟子永远不会被摧垮的,只能越炼越坚强。事实证明我回来了就是证实法、洪法,许多老熟人见我这么年轻健康感到不可思议,在外颠沛流离十多年,而且带着一个不正常的孩子,该吃多少苦哇,不但不衰老,还面色白里透红没有皱纹,精力充沛,都承认法轮功了不起,这给我讲真相带来很多方便,几乎是讲真相、给护身符都愉快接受(他们认事实),护身符接的多,但三退的不多,还得想各种办法尽力救,责任重大!

实践证明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走正走好每一步,至关重要。一切都是师尊给予,大法弟子的修炼必须按法的标准做到做好,否则愧对师恩愧对法!让我们在大法的光辉普照下,精進再精進,坚定实修,迎接法正人间。汇报简单写到此,万分感激恩师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