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族大法弟子的感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一九九八年三月初,我上邻居家串门,无意中翻看了炕上放着的一本书,感觉这本书里整篇讲的都是“真、善、忍”。回到家后,我无论是吃饭、干活、睡觉,脑子里总反映出“真、善、忍”三个字。尤其是当我睡着了的时候,脑子里呈现出有十公分大的“真、善、忍”三个字。

为什么整篇都出现“真、善、忍”呢?第二天,我又去邻居家想看看这本书,邻居家二嫂借给我一本《悉尼法会讲法》。我拿回这本书就看了起来,因为我只上过小学一年级,认字太少,一行只认识三五个字。但我就愿意看,感觉脑子清亮,这样三天三夜没睡觉看了三遍。我觉的师父是说让我做一个好人。

神奇的是,从此以后,我患的早期肝癌、尿血、类风湿,还有严重的神经衰弱不翼而飞了。邻居家二嫂说我跟大法有缘。因为当时我信其它教,所以虽然知道大法好,但刚开始不敢让别人知道,就偷着学、炼。后来请了一本《转法轮》宝书,在看的过程中,感动的我直流眼泪,就这样我正式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家里开了个小饭馆,一次一个客人把工资袋遗落在地上,共九百六十元。我按照单位地址主动联系到失主。失主非要拿出二百元钱给我,我拒收。陪他来的同事说:“像你这么好的人,我们到电视台做个宣传,把你的好人好事传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你是好人,做个榜样。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我说我是修大法的,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失主连声道谢,我说:“你别谢我,你就谢我们师父吧,因为是大法师父教我们这样做的!”

因为我能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自己。

有一次,我骑摩托车上街送货,有一个三轮摩托车开的太快,他超车从后边把我给撞倒,从我的头部、背部压了过去,连头盔都轧碎了。感觉前胸,后背骨头都碎了,胸里憋闷,剧痛,头象离开了身体一样。当时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话:“好坏出自一念”。我想我得站起来,我不能给大法抹黑。但只是想,一点知觉都没有,连想三遍:“我得站起来,我不能趴着。”可是我用尽全身力气,也动弹不了,只是胳膊轻轻的动了动。然后我就想:“师父,我得起来!”随即两胳膊支起来,吐了一口血,我就站起来了。

这时听见撞我的人说:“你走路看着点!”再后来他说的啥就不知道了。同时过来两个警察,问我你报警了没有?我说没有。这时家里人也赶到了,让我去医院,我说我没事。家里人不许,到医院也没查出病来。我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我,是师尊替我承受了。

回家后,我躺着不能动,连身体都不能动一点,丈夫是常人,破口大骂起来:“你怎么不去医院,不讹他点钱,压死你活该!”我也没理他,我问孩子我的车呢?孩子说车子送修理部了,压我的那辆车让警察给扣下了。我说:“你们去找警察,把车要回来,他挣钱也不容易,咱家的车也不用他修了。”后来他家人找上门来说:“我给你二百元钱买点补品。”我说我是修大法的,我不要。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他们明白了大法好,师父好,感动的连声说:“谢谢!你们学大法的真是好人。要是你不学大法,我们这次连修车带看病,少说也得花八、九千元钱吧,真是感谢大法,感谢你们师父了!”

因我身体不能动,两个孩子把我扶着坐起来,后背左右两侧都得用枕头支起来,吃饭也不会咽,我自己把头端正了,才能吃下饭。看书不能低头,我就跪着听法。三天后,因孩子有事回家了,我就硬撑着自己下了地,开始炼动功。等炼第四套功法时,头颈椎断裂似的痛,象掉了似的,我还是坚持炼下去。一个月后,我的身体全部康复,重体力活也能干了。街坊邻居围观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知道大法好。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因为受邪党迫害,饭店的生意做不下去,没办法,我改行做买卖。有一次我外出拉货,在盘山路上司机疲劳驾驶,睡着了,车直接翻了。当时正是半夜,当车翻滚一周时,车灯全灭了,司机的父亲说咱们都完了,我说:没事,有师父保护,不会出问题。当时就听汽车的翻滚声和玻璃的摔碎声,夹杂着山谷的回音,相当恐怖。可我没怕,就坐在那座位上一点没动,象钉子钉在那一样,车还是往坡下翻滚,不知多久,车停下了。

司机从车窗口爬出来,然后把我和他父亲拉出来,当时天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山坡陡峭上不去,我们慢慢的拽着草和树杈,往坡上的公路爬。因为是山区,手机没有信号。正好公路过来一辆车,我们吆喝着,可车不停,又过来几辆车,也不停,视而不救。没办法,司机只好去很远的地方,给家里人打电话求救援。早上七、八点钟救援的车才到,因为山坡太陡,救援人和本县过路人弄了一天,才把车拽上来。

我弟弟的同学,也是同修的弟弟,碰巧也路过此地,赶紧帮忙。他说:“大姐你没事吧?车已经报废了,可你坐的那座位上一点没坏,玻璃也没碎,而且车门子都散落在一块大石头上,在坡崖上悬着,连沟底都看不见,看着真危险。真是奇迹!”

以前,我给熟人讲大法真相,很多人嘲笑我。通过这次车祸无碍,他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几十人都感叹的说:“法轮大法真好!”回来后,他们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有的家里人也开始修炼。

司机和他父亲只是轻伤,而我安然无恙。回家后司机想来看我,还找了个跟我关系好的人,怕我为难他。那人说:你去吧,她是修大法的,不会难为你。司机来了,让我上医院做检查,看看有没有毛病。我说:我没事,你回去照看你父亲吧,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司机说:“阿姨,谢谢你了,也谢谢你们的师父了!”我说:“不用谢了,是师父救了我们。”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县城,有一邻居也是司机,来看我说:“看看你咋样?不愧是修佛的,你真是积了大德了,果然没事!”从此也改变了对大法的认识。

因为民族的障碍,我丈夫以前不信大法,有时对我大打出手,烧书毁书。但从这件事上,他也明白了大法好,师父好,知道是大法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他非常感谢大法,感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