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净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李洪志师父洪传的法轮大法在世间已经走过了二十一年的光辉岁月。在这二十一年的风雨历程中,几千万、乃至上亿的大法弟子跟随师父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救度世人的神路上,我就是这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中的一员。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到现在修炼已经有十七个年头了。

我今年六十二岁了,走路一身轻。可是,十多年前我的丈夫去世时,我浑身是病:严重的风湿病使我整天腰疼、腿疼,气管炎、鼻窦炎、慢性阑尾炎经常发作,再加上每天上班挣钱供儿子上学,活的很累,觉的自己做女人实在是太苦了。是大法给了我活下来的勇气。我学法炼功三个月,一身病不翼而飞,开始走上了一条光明并充满希望的道路。我知道师父替我承受的太多太多,暗下决心: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对的起师父和大法,也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别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恶毒攻击,师父蒙受不白之冤,不明真相的世人也因此仇恨大法。我和儿子去北京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后来我被邪恶迫害关入监狱。这些年,我和儿子饱受迫害之苦,但大法给了我们堂堂正正走好修炼路的勇气和信心,也让我们不止一次的见证并展现着这部高德大法的纯正、慈悲、神圣与庄严。

(一)手铐锁不住大法弟子

二零零一年七月末,我被恶党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八月初的一天,被非法关押在集训队的几名同修被带到办公室。恶警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几位同修坚决不配合。恶警为了达到目地,将大法弟子日夜用手铐铐着,连晚上睡觉都要将一只手铐在床上。

手铐铐的特别紧,三天后,被铐的同修们不仅手肿胀难忍,连全身也都酸痛麻木。有一天,我在想,我是神,我的手怎么能被恶人给锁住呢?大法弟子是有能力的,手铐锁不住神的手!请师父加持,让我的手变小,变!变!变!说完,我动了一下手,两只手立刻从手铐中出来了!

我当时激动的心啊真是无法言表,激动的一遍一遍的谢师父。在最严厉的二十三天被吊铐迫害的日子里,这双手铐在我手里就是一个玩具,它对真正的修炼者不起作用。

(二)老花眼变成火眼金睛

二零零二年夏天的一天,师父的讲法几经周折,终于传到了我的手中。那时我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那个大队,有四十几位同修,每位同修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有机会看法。当时我睡觉的位置灯光很暗,我那时五十多岁,已经出现了常人老花眼的现象。

我在被窝里,手捧着师父的讲法,因字很小,什么也看不清,我急的眼泪和鼻涕悄悄地流,枕巾湿了一大片。怎么办呢,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想起了求师父。我说,“师父啊,弟子在魔窟里,您的讲法已经传到了我的手里,我只有今天这一晚上的时间,明天同修还要传着看。可我看不清啊,孙悟空都有火眼金睛,我是大法弟子,我的神通远远超过他呀!请师父帮帮我,我今天晚上一定要看两遍您的讲法!”我的心里话说完了,在被窝里擦擦眼泪,再拿起讲法一看,只感到两只眼睛象两个大灯泡,整个被窝被照的通亮。

我激动的默默谢师父,在那种情况下让弟子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中,真是幸福!那天晚上真做到了看两遍师父的讲法。从那以后,我的老花眼现象不翼而飞了。现在因为打工,带在身上的是小本《转法轮》,字虽小,可我一直看的非常清楚,这都是大法展现的神奇。

(三)大法弟子的名字叫“无私”

二零零五年年末,我开始走上打工之路,干的是常人社会最底层的工作——保姆,做家务、侍奉老人。

我照顾的第一个老人有七十多岁了,腿脚不好,儿女又不在身边,各方面都需要人照顾。我天生是男人性格,不会做家务,丈夫去世前,厨房的活我基本不怎么沾手。现在照顾老人,单是一日三餐就让我很为难了。我当时站在老人家里的厨房中,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来到常人社会,厨房的活我缺项啊,我不会呀!”这时耳边响起师父的话“难行能行”[1],我想大法弟子无所不能,修大法是开智开慧,我不但要会做,还要做的很好,因为师父教我们做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2]的人,一切事情要为别人着想。就这样,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真诚的对待老人,渐渐获得了老人和他儿女的认可。

一天,我的一位农村朋友送给我三个腌制好的大鹅蛋,我看老人喜欢吃蛋黄,就把三个鹅蛋黄都留给老人吃了,自己每次只吃蛋清。老人说:“蛋黄都被我吃了,很不好意思。”我说:“你是病人,只要你喜欢吃,我就高兴。”他的女儿来看他的时候,老人告诉她这件事,还说,谁不知道鹅蛋黄好吃啊,她一口也没舍得吃。老人的女儿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我,我知道她心里很感动。

二零零七年冬天,老人发高烧不退,要送医院。120急救车来了,这时老人已经卧床不能动了。急救车的担架很凉,我立刻抱起同修为我新作的棉被铺在担架上。老人躺在上面很暖和。急救车开到医院后,才发现新棉被已经被老人尿湿了一大片。过后,老人感激地说,大法弟子心太善良了,真是好人啊!

(四)神在人中证实法

作为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太太”,一个人干伺候人的活真的很不容易,尤其是照顾不能自理的老人,单是给他换被褥、搬动他们的身体就非常困难。有一次,我扶老人上厕所回来,走到床边时,他腿一软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我一看傻了眼,他那么沉重,我可怎么把他搬到床上来呀?这时我一下想起来,我是大法弟子呀,我是有神通的,请我的“搬运功”来帮忙!我嘴里跟搬运功简单沟通了几句,心里想着我们一起配合,结果一下子把老人搬到床上来了!这样的事情很多,有的时候自己要搬一张大床或换大的床垫时,我都会调动自己的搬运功来起作用。

人真的有前世今生,还不只一世呢!我属于渐悟状态修炼的,有时会看到一些前世的经历。有一天,我在打坐时,天目看到我所照顾的老人有一世曾经是我的儿子。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儿子要上战场,我一夜没合眼为他赶制了一件灰布夹袄。天亮时,我为儿子穿上刚刚做好的夹袄,百感交集。我不断的叮嘱他:“战场上子弹可不长眼啊,千万照顾好自己,打完仗快回家,妈妈在家等你回来呢。”眼看儿子扛上枪和我挥手告别,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那一世我们母子是生离死别。后来我就常常站在山头上盼望儿子归来。

没想到跨过了不知几世,我已经转生成大法弟子了,在我打工伺候老人时,把这段久远的缘份又接上了。当我把看到的景象告诉他时,他不相信,还连声说:“尽瞎扯!”可是在他去世前的两三天,他的天目突然打开了,师父让他看到了我们的缘份,知道了我真的曾经是他的母亲。他激动地说:“你真是我的母亲哪!”我说“你不是不相信吗?”他说:“这回我可相信了!我真有福气呀,在我快不行了时,我妈来到我身边照顾我。我妈还是个大法弟子!”说完,他眼泪汪汪的“妈、妈”的叫个不停。第二天,他还在这样叫,第三天他就去世了。他是念着“法轮大法好”走的。

老人去世的当天,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大部份都是各单位的领导,还有老人的女儿请来的庙里的和尚。老人的女儿拍着我的肩膀对客人们说:“这是照顾我爸爸的保姆雪莲,她是一位法轮功!”瞬间二十多双眼睛一齐投向我。我手里端着一杯水,面带微笑,立刻用意念对大家说:“众生啊!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危难来时能保命啊!”我一遍一遍的把这慈悲的福音打到众生的思想深处。

到了半夜三点钟,一屋子的人全走了,老人的遗体停放在屋里,连儿子和女儿这两个应该守灵的也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呆在灵堂里。小屋里老人身上蒙着黄单,直挺挺的躺在那里,另一个屋里则堆满了为死者出殡准备的东西。我一个人在大厅里来回踱步,冬天的三点钟,外面一片漆黑。我也曾想连他的儿女都走了,我也锁上门走开吧,转念一想,我是谁呀!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师父的法身在保护。师父说,“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3]。我怕什么呢?这个环境是我工作的地点,主人既然相信我,把这个家交给了我,我就要尽职尽责。想到这里,我的心平静了下来,开始打扫、擦洗白天人多弄脏的地板。到了早上客人陆续来时,我已经把屋里打扫干净了。

处理完老人的丧事,一天他的女儿开车带我去银行,取出3000元钱塞到我手里,说:“几年来,你这样照顾我爸爸,直到把他送走,辛苦了!我很感激你,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收下吧。”我不要,女儿说:“你付出了,做到了,这钱应该是你的。”

老人死后一个月给我托了一个梦:他在很亮很亮的一个地方,手里拿着电话,很高兴的样子,告诉我说:“我现在很好,谢谢你的关照,不用惦念我!”老人有了好的去处。

老人去世之后,他女儿让我帮着照看空屋子。我收拾房间时,发现柜子顶上有好几本厚厚的集邮册。我翻开看了看,有很多很早年的邮票,立刻给他女儿打电话。他的女儿听了又惊讶又紧张,让我替她一层一层严密地包起来,立刻派人过来取。后来她很感激我,说那是她父亲一辈子集邮攒下的邮票,有的非常值钱。她知道了大法弟子是无私、值得信赖的好人,所以后来请我到她家去料理家务,完全把我当作自己家人,她的钱、首饰经常随便乱扔(她是一家大企业的领导),都是我追着给她收拾。以至我离开她家几年来,她不断的来电话叫我回去,后来又让我给她介绍大法弟子去她家做保姆。我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把家交给大法弟子放心。”

(五)做浊世中的一朵净莲

我当初在照顾那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时,有一段时间老人身上痒,求我帮他擦身。我什么也没想,就打来温水帮他擦。擦到小便处时,他说:“你十多年没有男人了,你给我擦下身有什么感受啊!”我当时也没生气,告诉他:“你觉的你是一个男人,可是对我来说这是我的工作,给你擦下身和擦脸没有任何区别,就当多了一块肉,我是不会动那些邪念的!”老人听了我这句话惊呆了,好久没有说话。后来有一天,老人佩服的对我说,我觉的你真是一个好女人哪!是的,一个大法弟子在常人中首先就应该做一个好人!

现在的常人社会是很败坏的,道德沦丧,很多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污染。我在几年的打工过程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面对常人社会的大染缸,我动了一念:“今后什么男人、女人哪,色呀、欲啊,都与我毫无关系了,我要把自己的心锁上!”我就这样一想,没想到后来真的应验了。

二零零九年底,我到一家盲人按摩院打工,给一位七十多岁的盲人按摩师整理家务。到他家干了两天之后,盲人按摩师突然对我说:“你到我家来干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是晚上陪我上床。”我一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毫不犹豫的说:“不可以!”他说:“我会多给你钱的。”我回答:“给多少钱都不行,我是修佛的人。”按摩师生气地问:“你修的什么佛?”我回答“我是大法弟子,我们是佛法修炼,我们的师父不允许弟子做这种肮脏的事情!”按摩师听完开始骂师父骂大法,我立刻严肃的对他说:“请你闭嘴,你这样做是要遭报应的!”说完我开始对他发正念,调动我神的一面制止这个不明真相的人的犯罪行为。按摩师骂了几句,忽然张着嘴哼哼着说不出话来。此后,他再也不敢对我动这些不好的心思了。

一天吃完晚饭,这位盲人按摩师与我隔着两米多对面而坐。他盯着我“看”了半天,突然问我:难怪你不愿意陪我上床呢,我看到你心上有一把大锁紧紧的锁着!真奇怪呀!这是怎么回事?你能讲给我听吗?我听完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盲人一定是恍惚之间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李洪志师父讲:“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由于我当初心里动的一念,这把锁真的在心上形成了!我心里很感慨,是啊,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们的修炼是何等严肃啊!我们有师父在时刻看护着我们,师父为我们做了那么多,要的就是我们这颗向善的心,我一定要做浊世中的一朵净莲,展现大法弟子的纯净与威严!

(六)走到哪里都是救人

我打工的另一家主人是一个退休的公安,原公安局局长的秘书。到他家两天后,我就为他做了三退。我买了个DVD,我们共同看师父讲法、真相光盘,白天我推着轮椅带老人上公园、上市场,走到哪里把大法真相讲到哪里。每当我做三退时,有时老人也搭话配合我讲。老人喜欢听音乐,我就给他一盘磁带,里面是大法音乐《普度》和《济世》。他每天要听好几遍,每次听完都说,这是天上的音乐,太好听了。一天早上吃饭时,他告诉我,他做了个梦,梦见有一世我是他的孙女,他很喜欢我,拉着我的手在街上玩呢。

半年后我离开他家,后来我有两次带着老人喜欢吃的东西去看望他。第一次去,他给我讲了一次他心脏病发作在医院抢救的经历。当时他在昏迷中,恍惚间看到天上有几个天兵天将手里拿着兵器,点着他的名字说:某某某,我们是来收你的,跟我们走吧!老人说,我不能跟你们走!说完就赤手空拳的和天兵天将们对打起来。他手里没有武器打不过他们,一着急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兵天将一愣,说:“怎么还来这个了?快走,他不归咱们管了。”说完都跑了。他们一跑,老人立刻从昏迷状态中醒过来了。

时隔不久,我又去看他。我们刚说几句话,他就把床头的录音机打开了,《普度》、《济世》的大法音乐响起来。他告诉我经常听这两段音乐,我们就伴随着音乐声谈话。我说,您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是佛法修炼,将来我要修炼圆满回天国世界的,您百年之后到我的世界里做众生好吗?老人听后很激动,很响亮的声音说,咱们就这么定了!说完爽朗的笑了,我也笑了。

近七年的打工过程中,我换了多个家庭环境。打工做保姆,我体会很象师父在《转法轮》里的“云游”,真的是遇到了各种人,提高心性的机会太多了,有时也会觉得苦。但是我忘不了师父说的“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4],我总在提醒自己:我是有着救度众生的使命的修炼人,我所能遇到的人我都有责任去告诉他们真相,去救度他们。我的工作环境包括雇主的家庭、市场、商店、公交车甚至医院,我在各种环境中都不忘自己的责任,努力做到了善待每一个人,把真相和大法的美好与福音带给他们。不管前面的路还有多长,我只有一个想法:不断纯净自己,救更多的人,因为这就是我的师父所要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