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与曾烧毁过大法书的同修交流》一文想起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一直以来,间间断断的咳嗽、尤其集体发正念时,右侧嗓子痒,好象有痰,又咳不出来,每次我都尽最大努力抑制它,不咳出声来,有时根本抑制不住。

前一段时间,也找到自身存在乱法问题,也在明慧网上曝光了,读第602期《明慧周刊》的学员交流文章《与曾烧毁过大法书的同修交流》一文。点醒了我。使我又从新认真反思了自己,又找出以下问题,向师父悔过,和同修交流,意在以后杜绝。

一、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曾把自己手抄的《转法轮》烧掉,多余的单张经文也烧过,二零零零年,由于听信了乱法者言论,说修炼结束了,不用看书了。差一点把书上交了。但告诉了得法不久的农村同修弟弟,使他烧毁了一本《转法轮》,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

二、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的一天,三人在一起准备学法,因用的是自制的书,随手捏了一页,嘴还在说,这本纸厚,那本纸薄。一下把那页的右上角撕掉了。马上同修用透明胶粘上了。当时就知道错了,只要是师父原本的法,用什么纸去印刷,同样有法的威力。没资格去议论,不修口。

三、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去北京正法,在居住的旅店里传看过假经文,二零一一年,不经意又看到了假经文,犯了乱法之罪(已曝光过)。

四、听过两次几十人参加的专场演讲交流。都是在二零一二年,最后那次是七月份,还和那位外地演讲者单独交谈了几句。他的站内信箱密码还告诉了我,说有他的交流文章,我还真打开了他的信箱。并看到了他写的文章。上面还注明说是和明慧联系过同意散发,让当地复印。当时还有点纳闷,明慧同意的,明慧网上怎么没发表呢?但疑义很快被崇拜心代替了。因为这个人全国到处演讲已两个多月了。学人不学法,崇拜心、是乱法的真正根源(来演讲交流的、和介绍来的回去不久,都被抓了)。

五、二零一一年,有一天晚上,在儿子卧室看师父的国外讲法,困了,随手把书放在窗台上,就回屋睡觉了。第二天发现,儿子把用过的卫生纸,上面还有小蚂蚁也放在离书不远的窗台上。修炼不严肃,典型的不敬法行为。每想起此事,内疚的心无法形容。

六、曾因和家人拌嘴,使家人说出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在家中忘了自己是修炼人,对家人的情很重。

七、曾和同修学完法切磋时,急于发表自己的见解,有过自己的话和师父的法混在一起说,也有过读师父的法时,突然说想起的事(和修炼有关的),然后再接着学法。自我感觉还良好。可怕的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

……

也许无意的乱法,和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还不只这些,如果不看到明慧编辑部文章《演讲乱法》、《传看假经文就是乱法》及师父评语,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成了乱法者,还全然不知。那将是怎样的可怕后果,简直不敢想下去。痛定思痛,修炼是严肃的,不是想当然的。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妄动,必须扎扎实实、认认真真按师父所要求的去做!

我看到身边的同修有的离世了,有的长期处于“病业”状态,有的一直家庭关过不去,还有的这方面、那方面长期过不去关,是不是应在不自知中的乱法,和不敬师不敬法方面找找呢!因为我知道听过专场演讲交流的有百、八十人,但大多数人没有重视起来,认为只听听,也没干啥,其实已经在参与乱法了,至今还不以为然。不要错过师父的慈悲等待,时间真的不多了。

其实,修炼中所出现的问题,师父早就在《精進要旨》中讲给我们了,是我们没有真正学明白法,外求心、崇拜心、想走捷径等人心不去造成的乱法行为。所以我们应把《惊醒》、《法定》、《永远记住》等经文背下来,认认真真学法,用法对照一下自己的言行。实实在在的修炼,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下来的时间,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