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七年前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狱长刘志强的策划下,整个监狱开始了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

据悉,此次恶行是刘志强在即将离任之际,想利用迫害法轮功给自己积累点政治资本,达到高升的目的而发起的。虽然这段经历已经过去很久了,但给所有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身心造成的伤害至今无法忘记,现将这些亲身经历写出来,揭露中共邪党监狱那段不为人知的罪恶历史。

那天,刘志强亲自率领监狱四大科室狱警到监控室督战部署。首先让生产车间一半的刑事犯全部回到监舍待命,然后命令各监区所有狱警同时行动,针对每个法轮功学员开始疯狂的清查。没收了法轮功学员所有的大法经文,她们的衣服、物品被扔的到处都是,甚至连被褥都被撕开绞碎,一张纸片都不准留,笔也被没收。为了防止有人在高压威逼下自杀,玻璃瓶、镜子、针线、指甲刀等物品都被没收。

继而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穿上囚服,稍有反抗,就会被那些待命的刑事犯群起按住。紧接着刘志强又下达了一系列的严管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规定:

1、每天早5点-晚8点半码小板凳,不准靠床,不准伸腿,一动不动地端坐在在一尺见方的地砖内。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2、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两至四个包夹昼夜轮流看管,严密监视其一举一动,不得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为了避免法轮功学员碰面,甚至洗碗、上厕所都要轮流去。

3、洗漱、上厕所都限时限点。

4、写信、接见也被严格限制。

5、每天还要听包夹念诬蔑大法的“陈斌报告”。

为了制造紧张气氛,刘志强当场重罚了三监区几个没严格执行他要求的刑事犯包夹,只因为她们让法轮功学员坐在了床上,并为其望风。这几个刑事犯有的已上报减刑,却因此而被撤销减刑,有的三个月不给分。一时间,整个女子监狱笼罩在阴森森的红色恐怖之下。邪党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压制和泯灭人的良知,把一些有良知的刑事犯变为他们可以利用来迫害好人的工具。

不仅法轮功学员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很多有良知的犯人也怨声载道,她们宁肯去车间干又苦又累的活,也不愿回监舍配合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加大力度“转化”法轮功学员,刘志强在已有的十一监区基础上,又新成立了一个专门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十三监区。每隔半个月,各个监区都要将一、两名法轮功学员关到十一监区和十三监区进行强行“转化”。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过一遍筛子,暂时没送去“转化”的,也要每天承受高压严码。

为了干扰法轮功学员发正念,刘志强又不惜花重金在全监狱每个监舍内安装播音喇叭,每天定时播放各种噪音音乐,让法轮功学员头脑里没有一点空闲时间想大法,其实就是变相“洗脑”。在如此疯狂的迫害举措下,每个监区都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被殴打、虐待的事件,其中四监区就是迫害最严重的。时任四监区大队长赵彬、副大队长董丽华在这次运动中充当着急先锋的角色,她们不但严格执行狱长刘志强下达的种种命令,而且为了表现自己的工作能力在四监区对法轮功学员又加纲加码的迫害。现将她们的恶行列举如下:

恶警利用犯人摧残法轮功学员

董丽华专门找来几个品质恶劣、心狠手辣的刑事犯:侯丽萍(诈骗罪)、李美兰(杀人罪)、薛淑华、张丽娟、陈春静(卖淫罪)等作为她的心腹,来对付她认为比较难管的法轮功学员。董经常把这几个人召集在一起开会,密谋怎样折磨和虐待法轮功学员,还叫犯人伪装假冒法轮功学员在屋内“咣咣”用头撞墙,让大家看,扬言法轮功学员不理智,疯狂撞墙,达到诬蔑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凡是假冒法轮功学员撞墙的所有犯人、包夹,撞一次加六分。谁听从恶警指挥对法轮功学员下手狠的,谁能打法轮功学员的,就给谁加高分。这样有了恶警给撑腰,这些刑事犯更加肆无忌惮,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随心所欲的迫害。在利益的诱惑下,有些犯人为了得高分减刑减期逃避干活,还让家人走后门给恶警送礼要求当包夹。

法轮功学员华小娟就饱受犯人包夹李美兰的折磨,经常到方便时间故意给拖延时间,直到憋的不行了才让去,或者就是不让去,最后导致华小娟患上了很严重的尿道炎,经常尿血,肚子疼,身体十分虚弱。在这样的情况下,李美兰还经常殴打她,有时趁其不备就从后面猛踹她一脚,看到华小娟被踹跪在地上还哈哈大笑:“我就是想试试你身体结不结实!”多么歹毒!一次华小娟路过别的法轮功学员屋门时,因往里瞅了一眼,立刻招来李美兰的横拳一击,当时脸就被打肿了。明知道华小娟有尿道炎不能受凉,还故意让她吃凉饭,不给热水喝。甚至在寒冬腊月的天气下,打开窗户和门,让她面对窗户坐着吹过堂风,还不准动,一吹就是半个小时。李美兰把这个挨冻的手段,还教给了另外两个包夹侯丽萍和鄂丽娜,她俩用这种方式同样虐待过法轮功学员周巧航。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这些坏人包夹在副大队长董丽华的指使下,成天琢磨着虐待法轮功学员的坏招,只要谁发明一种手段,别的包夹都跟着效仿。而且只要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所有的包夹就一起上来群殴。一次狱长刘志强巡查时,问多长时间站起休息一次?犯人回答说:“一个小时休息一次。”法轮功学员张淑芝实话实说:“没那个事,不让休息,总让座着。”刘走后,恶警指使七八个犯人、包夹把法轮功学员张淑芝和另一同修猛劲推倒,然后拳脚相加,没头没脑的痛打一顿,疯狂叫喊:“县官不如现管,打!”将两位法轮功学员打得胳膊、腿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浑身剧痛。

法轮功学员周巧航也经常遭到这样的群殴。一次,恶警董丽华进走廊检查时,包夹鄂丽娜命令周巧航摆好坐姿,周巧航没配合邪恶,鄂丽娜就一把薅住她的头发,把她从座位上拽起来就打,其它包夹侯丽萍、李美兰、薛淑华等一群人听到声音马上扑过来,又把周巧航按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此时董丽华就在门外站着,一声也不吭。周巧航被打的全身多处青紫,腰疼的好象要折了一样。董丽华还不解恨,说她不服从管理,又给周巧航绑上了束缚带。白天两手背铐绑在床梯子上,根本无法站立。包夹侯丽萍故意给换成很矮的凳子坐,这样两只胳膊就跟吊起来一样疼痛,晚上睡觉也不准脱衣服,不给松绑,只能保持一个姿势躺着,就这样被折磨了四天四夜才罢休。

包夹犯人侯丽萍、鄂丽娜非常凶狠、阴毒,经常合起伙来陷害法轮功学员周巧航。侯丽萍是犯人中的小头目,倚仗大队长赵彬的照顾,在犯人中称王称霸。在监狱服刑这些年,都是靠着迫害法轮功减刑,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有手腕。在严码法轮功学员这段时间,每天法轮功学员都要五点起床,比其他刑事犯早起一小时。一天早上起床后,周巧航要去厕所换卫生巾,包夹鄂丽娜借口厕所有别的法轮功学员,就是不让去,怎么说也不行。因为再不换卫生巾,马上就要弄脏裤子了,情急之下周巧航忙垫上一块手纸,鄂丽娜见状大怒,破口大骂起来,一下把全屋的人都吵醒了。侯丽萍醒来不分青红皂白跟着就骂,还煽动屋里所有人一起责骂,说周巧航不考虑别人休息,故意把大家弄醒。周巧航跟大家解释,反而招来侯丽萍的一毒顿打,然后未经狱警允许擅作主张罚周巧航从今以后不准坐坐垫。侯怕恶行败露,还威胁周巧航:如果你要跟大队长告状,我就让你们所有法轮功都不能坐坐垫!事实也确实如此,那些恶警只会袒护和纵容这些犯人为非作歹,根本不会理会法轮功学员的处境。

法轮功学员张艳华因不配合这一系列对人身体、精神的迫害和人格的侮辱,就被恶警赵彬、林佳、赵丽莎和犯人薛淑华(当时是四监区的道长)用监狱特制的皮带反绑在床头上。蹲,蹲不下,站,也站不起来,坐着小凳只能把背深深的弯下去,直不起来,胳膊被绑的肩象要断了一样的痛。绑到第三天时恶警赵丽莎开始不允许她上厕所,让包夹康桂芬给她解腰带,就这么绑着用小桶大小便。这种对人格的侮辱,遭到张艳华的拒绝。不许睡觉,加上绝食,再加上一天一夜憋着大小便不能上厕所,第四天张艳华就昏过去了。就是在这种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她们依旧不给松绑。因为身体的重心全在胳膊和肩上,张艳华在刺心的痛中昏过去又醒过来。这样一共折磨她七天七夜,才把她放下来。

在二零零七年三月,张艳华又被薛淑华和李美兰拽头发打,狱警视而不见,纵容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随后张艳华被送到13监区“转化”迫害,临走时薛淑华等四个犯人对她进行迫害性的搜铺、搜身、搜行李。方便面、没打开袋的奶粉被撕开口,地上、盆里都是,连内裤都拽下来,这一切流氓行为都是在狱警秦岭的指使下发生的。

恶警视法轮功学员生命如草芥

长期的严码,不让活动,给法轮功学员身心造成极大伤害。二零零七年初,法轮功学员巴丽江头哆嗦、嘴歪、颈椎痛,右腿和胳膊也经常剧痛,卫生所诊断是肌腱钙化。巴丽江要求躺在床上休息,找到副队长董丽华、队长赵彬均不理睬,还说她是装病。巴丽江又给监狱写信也没有回音,董丽华竟然还以不服从管理为名,把巴丽江用皮带绑坐在凳子上七天,这是恶人们惯用的手法。巴丽江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向监狱副狱长包锐揭露董丽华的丑恶行径。另外,她还很贪婪,吃、拿、用犯人的东西,犯人给她买的东西,她往家里带。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法轮功学员金力红头晕舌麻严重,说话都说不清楚,金力红把身体情况写了封信给董丽华(董丽华是医生出身),董丽华非但不予理睬还大骂包夹的犯人:你有什么权力给金力红拿纸写信?到二零零七年十月份以后,金力红左眼疼痛加重,就和董丽华说想给家里写信要诊断,董丽华都不让写。包夹的犯人向董丽华报告说金力红病的起不来了,董丽华骂包夹的犯人:“谁叫金力红躺着,谁批准了?”到二零零七年底,金力红左眼左头疼痛难忍,都看不清人脸,得用塑料袋装冷水压头部和左眼部位,才勉强维持、缓解。这期间曾多次向董丽华反映,董根本不理。后来,一个姓路的狱警带金力红去了卫生所。医生说:“她脑供血不足,必须找院长到外面治疗。”金力红要去找院长,姓路的狱警说先回去与董丽华商量。次日早晨通知金力红继续码坐,第二天还要把她送到小号去。金力红出狱后,去省医科大二院检查身体,医生诊断为双眼肌性视疲劳,双眼外隐斜,左、右眼视力分别为0.3和0.5,心脏病、高血压、脑梗、左椎动脉血流不足。

二零零七年七月末,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秀英血压很高,仍被强迫坐凳子。一天,张秀英在屋里炼功,被犯人张丽娟、杨露、孙淑梅发现后,毒打的血压升高导致脑梗,住公安医院一个月。

以上仅是二零零六年这次大规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发生在四监区的部份案例。现今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那一套系统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和机制就是从那时开始逐步形成的。从那时起犯人殴打、虐待法轮功学员不会得到任何处分,这已经成为惯例,而对受害者却层层控制,不得消息外传。导致了一直到今天这样的暴行还频频发生。这股邪恶势力中的犯人经常叫嚣:打你了能咋的?显而易见,就是层层纵容和指使她们行恶的警察促成她们拥有这样的特权。

而这些罪恶所造成的后果,必将由所有相关者一起承担,谁也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试问这场迫害的发起者,可曾想过只因你一时的贪念就导致了这么多惨案的发生,而最终你的升官梦也因一起犯人杀人案而成为泡影。正应了古人那句话:人算不如天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终有报,如今还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那些人,不要助纣为虐,不要为中共邪党卖命了,要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留条后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