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上半年上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简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综合报道)上海,是中国的第二大城市,可是,在这个被称为“魔都”的国际化大都市里,却每天上演着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上海是发动迫害运动的中共党魁江××的老巢,十四年来,这里的迫害一直不断。

二零一三年,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市长杨雄继续执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对法轮功学员肆意绑架、抄家,强行送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甚至非法判刑——随着中共劳教制度的解体,非法判刑越来越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形式。

一、绑架接连不断

一月,法轮功学员袁肖兰和张筱英等被绑架。

二月,法轮功学员童国娇、周淑梅、董玉英、孟繁珍、谢珩母子等被绑架。

三月,法轮功学员王烨、王爱娟、樊慧娟、祁国珍、苗阿姨、张宝成和李极夫妇等被绑架。

四月,杨浦区法轮功学员孙雅萱等被绑架。

五月,上海法轮功学员周琳、杨亚平、张宝娣、赵丽君、陈秀英、韩红梅、严秋英、马莱雁、曹群芝、冯桂应、曹静芝等被绑架。

上述绑架过程,基本都伴随着抄家过程。中共警察在实施绑架、抄家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甚至也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

另外,于二零一二年前被绑架而于二零一三年上半年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一大批,包括:徐家玉、王之伟、裴珊珍、邹飞宇(昆山市)、邵鸿珍、朱裕梅、曹月玲、李根娣、高琴妹、李宁、李兰妹、李霓、刘东波、赵润隆和汤丽华夫妇、周淑梅、张旭夫妇、吴丙、张懿等。

(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余飞、陈慧夫妇在上海被困,险遭绑架)

二、洗脑班迫害六旬老人,收容所将人迫害致失忆

今年二月被绑架的孟繁珍(年已六旬),随后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而她的儿子谢珩则被继续关在嘉定看守所,面临非法判刑。中共邪党十多年的迫害使得孟繁珍家破人亡。孟繁珍与大儿子谢珩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三年分别被非法劳教、判刑。丈夫谢贤泰二零零四年悲愤去世;未修炼的小儿子也曾遭非法关押,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艰难日子,于二零零九年初离世。从她一家的遭遇可见中共迫害之重。

另外,上半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张宝娣被洗脑班迫害,浦东法轮功学员陈引娣、李慧也被奉贤洗脑班迫害。

更可怕的是,上海竟还存在着非法的收容所,而且将法轮功学员迫害“失踪”三年并致其奄奄一息。例如:江苏省无锡法轮功学员吴丙,在二零一零年上半年的一个下午,他找奶奶要了5块钱,出门后,一直未归,家人四处找寻无果。今年五月初,吴丙的家人突然接到上海收容所的电话,说叫家人去那边接吴丙。家人把人接回后,发现吴丙已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一个原本健康、阳光的青年到底遭遇了什么变成了这样的惨况?家人询问他事情经过,他说不清失踪的这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六一零”指使公检法联合构陷罪名

“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是迫害法轮功的幕后黑手,对法轮功学员所有非法判刑的冤案,都是由“六一零”指挥公检法联合构陷的结果。

上海金山区法轮功学员池瑶,于二零一二年底被绑架。金山区公安国保声称通过网络恶警的监视,监控侦探到池瑶在个人博客,腾迅QQ,论坛上上传法轮功真相和国保迫害其母亲葛肖天文章,并以此为由对池瑶构陷罪名。此前,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池瑶去看守所见到了母亲葛肖天,见母亲手腕有伤口,询问得知葛肖天一直被铐着,每天都被铐很久,最长一次整整铐了六天。就在接见之前,也是被铐着。葛肖天的手腕还可以看到长时间铐出来红色的疤痕。看守所警察逼迫池瑶删除拍葛肖天手腕有伤痕的照片,并威胁池瑶。后来,池瑶被绑架,金山区检察院所谓公诉人徐亚之,与金山区国保警察合谋如何给池瑶增添所谓新材料,以达到非法判刑迫害目的。上海市金山区法庭于七月十一日非法开庭,法官朱纪红不顾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最终按照 “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内定刑期,对池瑶非法判刑三年半。

责任人照片:金山区检察院检察官徐亚之、前金山区政法委书记王美新、现任金山区政法委书记刘其

上海浦东法轮功学员朱裕梅被长宁区国保警察非法关押在长宁区看守所五个多月后,二零一三年初长宁区国保将案件送浦东新区检察院,被退回,承办检察官为逄政。第二次送检又被退回。后来长宁区国保第三次将案件送到浦东新区检察院,承办检察官逄政因为调到南汇区检察院,将案件带到南汇区检察院。北京律师王全璋担任朱裕梅的辩护律师,王律师向南汇检察院提出的“取保候审”的申请,被南汇检察院无理驳回。

类似的例子还很多。今年一月份被绑架的袁肖兰、张小英,也遇到同样的情况。所谓的构陷材料从黄浦检察院退回,可公安局还不放人,仍要继续构陷。

四、法庭“不讲法律”,法官逐出律师又强迫律师签字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下午,上海闸北区法院非法对法轮功学员聂广丰开庭,开庭前,闸北区法院法官多次打电话给律师,不让律师谈案件定性问题。

短短两小时的庭审,法官多次宣布休庭后,辩护律师被无理逐出法庭。审理过程极其荒谬,法官龚雯就是不让律师说话,不许律师就法轮功的性质进行辩护。律师表示自己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法轮功学员,只是作为第三方的身份为聂广丰合法辩护,后来律师每说一句还没说完就被法官打断制止,甚至休庭。休庭中,他们不断给律师施加压力不让其谈性质。法官还不断打电话向上面请示。几次三番下来,法官甚至以扰乱法庭秩序为由把律师逐出法庭,一个家属实在看不下去说了两句也被逐出法庭。公诉人王琳在法庭上公开对聂广丰说“你只要承认了就轻判”。庭审就这样在没有辩护律师和家属抗议的情况下草草结束。

法官要律师在庭审文书上签字,律师指出这是违法审批,拒绝签字。一个膀大腰圆的法警拦住律师不让他走,并把律师的一只手拽住夹在自己胳膊下,另一只手拉住律师的包带不放,暴力胁迫律师签字,家属看到过去拦在他们中间说“律师是我请来的,不许你们这样对他”。最后律师才得以脱身。家属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时,法官龚雯和公诉人王琳都说:“你们去上诉好了。”

类似的例子还很多,例如: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对柏根娣、姚玉花非法开庭,临时由六庭换到七庭,法庭内外如临大敌,庭外便衣来回走动,庭内法警盘查森严,法庭号称公开审理,又以场地小为由,只允许律师与每位当事人的二位亲属入场,也就是五个人,不许别人旁听。当日同时有五、六个庭开庭,所有的庭都能提前入场,唯七庭不许上楼,律师也不许,直到两点三十分,由朱锡伟法官亲自下楼带入。柏根娣、姚玉花对所谓非法庭审完全不承认,拒绝配合,整个过程中一直在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这样的情况下,律师提议休庭,但法官朱锡伟不允,纯粹走过场,最后对柏根娣非法判刑六年半;姚玉花六年。二位法轮功学员上诉,却被驳回,所谓的“二审”没有开庭。


柏根娣      姚玉花 

五、非法判刑成为中共当前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形式

今年初,中共被迫宣布停止罪恶的劳教制度,但是,中共迫害人民的本性并没有改变,而是将非法判刑作为新的主要的迫害形式。

例如: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李美珍家属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李美珍的律师。家属们确定,之前并未曾为李美珍请过律师,该律师应该是地方法院内部指派的。二零一三年二月,中国新年后,李美珍家属按照上回留下的手机联络号码数次给那位律师拨打了电话,希望能知道亲人的具体情况,可是对方律师回避了,一直没有接听家属的电话。该名律师的手机号码为:13918165328(这个没有正义感和缺乏职业最基本的道德素养的律师,经网络搜索,其真实身份为:上海市徐汇区华夏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许德学)。由于长时间没有得到消息,李美珍家属十分着急,终于在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前往徐汇区看守所质询。终于有好心人看不过去向家属透露:李美珍已经被私下判刑了,判了四年。李美珍家属在焦急之下又匆忙赶去了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向法院质问:凭什么在公民无罪的情况下隐瞒公民家属私下判刑了?法院给出的答复是:谁叫她上诉呢?还隐晦的指出,既然没有劳教了当然就得直接判刑啊,有问题找上面去,都是上面关照的。随后就再也不予任何回答了。

二零一三年上半年,上海被非法批捕、起诉、庭审以至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众多。

以下是我们了解到的上海今年上半年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

张懿四年半、胡钟天三年半;
袁洪英(老太太)三年半;
荣惠君、李美珍分别四年;
高琴妹四年;
童小娣被非法判刑(刑期不详);
周成浩(弟)四年,周惠娟(姐)三年半;
柏根娣六年半、姚玉花六年;
周淑梅四年。

此外,上海法轮功学员叶小平面临非法庭审,据悉已被非法内定判刑,法官是徐敏芳。郑扬和郭熠璇夫妇,庞光文和赵斌,也面临非法庭审。

还有,那些被关押于公安局看守所至今没被释放的法轮功学员,也可能面临中共公检法的非法构陷。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多数被强行送到中共的监狱迫害,监狱的酷刑更是骇人听闻。例如,今年上半年传出消息:一名上海川沙法轮功学员,姓徐,男,六十岁左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现被上海提篮桥监狱关小号迫害。

六、恶人恶报又添新例,催人猛醒

张学兵被撤职。今年三月二十八日,长期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上海市委委员、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党委书记张学兵,被撤职。张学兵与发动迫害运动的江某某的外甥吴志明狼狈为奸,长期把持上海政法系统,残酷迫害法轮功,终有此恶报。(吴志明也失势,因跟随江某某作恶、贪腐太多而面临着被查处)

谢安暴毙。今年五月,上海市公安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头目谢安,男,1972年出生,在家突然死亡,五月十一日在上海龙华火葬场送葬。谢安是上海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上海各地区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案子都要经过他之手。谢安刚满四十岁就暴毙,岂非恶报?

今年上半年,被曝光的恶人还包括:

上海提篮桥监狱十监区(原六监区)恶警葛忠祥,多年来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都转到他那里进行更残酷的迫害。葛忠祥电话3101316。

上海市杨浦区殷行街道“六一零”头目顾忍平,长期以来跟随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的跟踪迫害,尤其对国和二村和市光四村等小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恐吓,并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进行胁迫离间,而且还肆无忌惮的口出狂言“要与法轮功斗争到底”,在顾忍平的一手操纵和指使下,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了精神折磨和迫害,如陈国英、近80岁的独居老人吴老太等。

结语:明真相,得福报

现在,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民众越来越多,明慧网发表的文章《上海办公室的故事:我们早知道了》和《上海市民明真相的故事》就是其中的二个例子。上海退休工人薛阿姨,得糖尿病已有二十年了,看病吃药钱花了不少,但身体仍是每况愈下,她只好天天打胰岛素,自从了解法轮大法真相后,得福报,身体变得健康,现在不需要再打胰岛素了。

真相是救度,真相是希望,快快来了解真相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