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在大陆的外国人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看到同修写的《向在中国大陆的外国人讲清真相也很重要》的体会,也想谈一下自己的一些想法。

外国人由于基本没受中共邪党的洗脑教育,还保持着一种正常人的思想状态,传统的道德观念及对信仰自由的理解和尊重要比大陆人好的多,对这些人讲真相,我觉的直接跟他们讲迫害真相,特别是我们自己或我们身边人所遭受的迫害,很能够引起他们的同情和共鸣。甚至他们明白真相后,还会给我们提供很大的帮助。与大家分享几个小故事。

二零零一年底,我认识了美国人Paul。他是美国一很著名大公司的中国区总裁,而我只是公司某重要部门的普通职员。当时我的情况很糟糕,虽然我的专业知识及文化程度很高,但因从来没在企业工作过,什么都不懂,连最基本的工作都做不好。部门另一同事因而四处诋毁我,并无中生有的诽谤。我几乎要被开除了,生活、精神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一次拿文件给Paul签字,他很坦率的批评我说,听说我在工作中犯了很多过错,这对于我这个岗位,是不能容忍的。我承认了我的过错,并借机跟他讲了我自己及我身边的同修由于坚持信仰被中共残酷迫害的情况。他非常震惊——也许以前他曾经听到过这样的事情,但这实实在在发生在自己身边人身上的切身经历还是极大的震动了他。他忘记了我的过错。他说他知道共产党很坏,并出主意让我逃离中国大陆。还承诺说:如果那些坏人再来抓我或我的朋友们(即同修们),我们可以去找他,他会保护我们,他不怕共产党。

那次讲真相后,我的环境彻底改变了。Paul经常公开对同事们说我很善良,心地纯净,并说我就象他的女儿,他很喜欢我。我的工作保住了,生活也有了保障。我在那家公司做了差不多三年,直到我离开。

后来我们还保持着联系。他去我工作的城市出差时,会给我打电话,约我吃饭,就象亲人一样。在二零零四年我又一次被迫害,似乎走投无路时,我去千里之外找他,他同样尽力的尝试帮助我。二零一零年,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联系过了,有一天我试拨他以前的手机号码,当他听出是我时,非常开心,他说我给了他一个“big surprise”:他已经回美国好几年了,这次是陪中国妻子回来探亲一个月,几天后就要离开中国了,没想到竟然能接到我的电话!他问我是否还好,并叮嘱我一定保重自己。

二零零九年,我认识了香港人Ann,她是我部门的老总。我入职时是部门经理,由于工作能力还行吧,不到两个月被她升为了部门总监,工资涨幅超过百分之七十。合作时间久了,大家互相建立了良好的信任。由于工作压力大,对别人要求高,她脾气比较暴躁,发火时很难控制自己。这让她很苦恼。她经常找我排遣心中的郁闷,而我就用自己从大法中修出的平和、理性、善良去开导她。我们关系越来越好。

我给她讲真相,也是从我自己及身边人的切身经历讲起。她不能想象象我这样斯文的弱女子居然曾经被迫害到那么残酷:被强行开除公职;在牢狱中被几十个恶警连轴转的长时间审讯,持续十多天几乎没有任何休息两次,被打的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种种邪恶手段,我都讲给了她。

明白真相后,她对我更加信任尊重。她说:她在中国已经工作好几年了,以前她看到现在中国的年轻人,总是觉的中国没有希望了。但从我的身上,她看到了中国人的希望,她觉的中国还有救。她很高兴能认识我。后来她离职加入了另一家外资公司任大陆区老总,还多次打电话邀请我,希望我能去做她的助手。

二零一零年的神韵在香港做演出广告时,我把零九年的神韵晚会光盘给她看(事先她同意不带到境外)。她看了后非常高兴,连连对我说:太漂亮了!太震撼了!她回香港后,打电话给神韵售票处预订演出的戏票,可惜后来由于中共邪党的阻挠,神韵演出在香港取消了。但香港的同修们及时打电话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她,并向她道歉。她很感动,把这一过程告诉了我。

二零一零年我认识了另一位美国人,他在美国时曾是一个新闻记者,后来在中国短期旅行,在我当时培训英语的学校任教,教过我几周。我和一个朋友在下午茶时间去学校附近的咖啡吧小坐,看到他和另几位外籍老师也在,我便坐在他旁边和他聊天。我以第三者的身份告诉了他法轮功在大陆所遭受的迫害,并讲了身边一些人的亲身经历。他很容易接受我讲的事实,并惊讶的连声说:我很高兴你能知道这些事情。你说这些我们都知道。

和外国人讲真相的机会很少,但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我平时英语口语和听力是不怎么好的,但当我用英语讲真相时,我发现口语突然变好了,很多平时不常用的词也会脱口而出,至少能完整表达我想要表达的意思。但说迫害以外的事情,我就又不流利了。

我个人觉的外国人普遍都比较善良,讲所受到的残酷迫害很容易引发他们的善念和正念。但如果讲中国社会的现状,比如《向在中国大陆的外国人讲清真相也很重要》文中同修前半部份所讲的那些问题,就比较容易引起争执,效果不好。

另外,我注意到,很多香港人对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比较淡漠,当我跟他们讲时,他们感到很惊讶,说好多年没听到过法轮功了。也许是香港同修对当地民众讲真相的力度不够,但也许是因为这些香港人太熟视无睹了。

在同印度人的接触中,我感觉印度是一个传统观念,特别是亲情观念很强的民族。这一点与现代的中国人区别很大。一个印度朋友告诉我,他最无法理解的就是大陆人与人之间的亲情这么淡漠,他感到不可思议。他说他最早来大陆工作时,一个月工资很低,但他每月和远在印度的家人朋友通电话差不多要用掉两千元。他每周都要和所有的亲人通电话,他认为这是必须的,每个印度人也都会这样做。而在大陆,他说这个太淡漠了。

他随他的中国太太回家探亲,他的太太已经有一年多没见到她的父母了,他原以为他们见面后会激动、开心的互相拥抱、哭泣。但当他们進门后,他的岳父母及妻子只是相互很平淡的问候了一句,什么举动都没有。他惊讶极了。

另外,印度人的家庭观念很重,离婚率很低,女子都很尊重、疼爱自己的丈夫。如果丈夫晚上回家很晚,他的妻子会很担心,一看到丈夫回来,马上嘘寒问暖,如果丈夫还没吃饭,她会马上张罗着做饭。但中国的妻子通常不会这样。就是说,抛开现代化的物质环境,他们的民族传统、道德观念还保存的很好。

谈了一些自己所经历的和知道的情况,希望对同修们对在大陆的外国人讲真相有些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