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我现神迹 脚下生风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我是一个七十五岁的老太太,于一九九七年冬天喜得大法,至今已有十七个年头了。这十六年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十六年。在这里我就说说这十六年的事,与大家分享。

一、修大法,师父给我现神迹

我的大外孙女患肠套叠,手术后身体一直不好,大女儿不断的寻找各种健身之术希望使她健康起来。一天,她母女欣喜的告诉我,她们现在在炼一种极好的功法,推荐给我,让我也炼,我一听,啥也没问便毫不犹豫的和孩子们一起炼了起来。后来才知道这功法叫法轮功,不但要炼功,还得看书,大家叫学法。

我不识字,只能捧着书打开、合上、再打开,不知咋的,心中就是有一种无比亲切的感觉。我也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当时学法小组有三十多个同修,学法时大家轮流念,快轮到我时,我紧张得心直跳,怕耽误大家,我就和同修们说:我不识字,你们念,我听吧。同修们并不嫌弃我,还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

在家里,我从早到晚捧着书,不会的字就问老伴儿。过了一些日子,有些字突然就会念了,后来悟到是师父的加持。现在,整部大法经书我都能读下来了。但是,这些字在大法书中认识,换个地方就不认识了。这证明是师父给我的本领,也证实了大法的超常。

九七年冬,也就是我得法一个月左右,我已经有了八本大法经书,我把每一本书中师父的照片翻开,恭恭敬敬的摆在洁净的桌子上,八张照片,一张一张的看哪,也不知怎么回事,眼泪就象断了线的珠子,不断的流啊流啊。同修跟我说:那是因为另外空间的你,也就是我明白的那一面,知道师父给我的东西太多,对师父的感恩啊!一次打开大法书时,整个书上放出五颜六色的光芒,而且象波浪一样起伏着,美极了,每个字都变得很大。更奇怪的是,当我看到哪一行字时,这一行字便会浮起来,而这一行字的下面是一种象镜子一般的明亮的水,漂亮的无法形容……到现在偶尔还会看到这种景象。

还有很多神奇事,比如,一次我在家抱轮,头发旋转着还发出一种哨声,把我带起来悬在空中,双脚离地。我没害怕,心想这都是师父鼓励我哪,要我精進。

我身体的变化也足以证实大法的超常。炼功前,我全身没有个好地方,骨质增生、肾盂肾小球炎、胰腺炎、胃窦炎、低血压、头痛,大脑整日里迷迷糊糊的,睡不着觉,弄得每日疲惫不堪,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钱没少花病却不见好,面色发黄,一看就是个病秧子。炼功后,感觉象一夜之间这一身病就不翼而飞了,走路轻快的象有人在推着我走一样。更神奇的是,我刚炼功几天就来月经了,师父把我的身体向年轻方向转化,那年,我六十岁。

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而且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因为性命双修功法,需要经血之气来修你的命。来例假,但不会多,在现阶段那么一点,够用就可以了,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

我的变化,也使全家人真切的感受到大法的珍贵。全家老小都支持我,都喜爱大法。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二零零零年末,小女婿得了丙型黄疸性肝炎,黄疸高到死亡的边缘,生命垂危,然而却在短期内奇迹般的康复;二零零一年过大年前,儿媳患了淋巴癌住院,她同病房的患者先后去世,只有我儿媳至今还好好的。她很喜欢听我们给她讲真相。现在,我们全家上下其乐融融,幸福祥和。

我老伴儿是抽了五十多年烟的“老烟袋”,谁都知道他根本没有希望戒烟的,可他把烟戒了。老伴儿非常尊敬师父,经常主动给师父敬香,买来水果洗净,恭恭敬敬的贡上。

二、在魔难中证实大法

大法遭到诬蔑之初,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真是欲哭无泪,更不知该怎么做。面对周围同修纷纷進京证实法 ,我很犹豫:去北京就会被抓,家里这一大摊子怎么放得下?大女儿進京时,我在家担心得不行,就怕她被抓。虽然怕,但我明白,我是师父的弟子,在大法遭到诬蔑时,我不能躲在家里。不断的学法,怕心越来越小了。当我走出家门踏上進京的路时,反而什么都不怕了,还不准备回来了呢。

从北京回来后,我们深感学法的重要,我和周围同修加紧学法,对法的认识也不断加深。我们认识到仅靠对大法的感性认识与邪恶对抗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尽快的上升为理性认识,才能坚实的走好每一步,也更加理解了助师正法的伟大意义。

我们利用各种形式证实大法,挂横幅、贴不干胶。当时资料短缺,我们几个老太太在家用剪刀裁裁剪剪,制作大法横幅和各种弘法材料。之后的几年中,同修们逐渐建起了资料点,有了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单张、小册子、彩色画册、真相光盘等等。从此我就做到资料不离身,走哪儿发哪儿。去发资料,我脚下生风,上楼象有人推我往上上。我牢记师父的教导,“正念正行”,同时注意安全,十几年来,一直风雨无阻。

一次在学法小组学完法后,已有九点多了,我带着真相资料走進了一个楼洞,在我后面跟着進来一个小伙子,我在前面上楼,他在后面上,我一直走到顶楼了,他也走上来了,我边随手敲了一家的门,没想到敲的就是小伙家的门,只见小伙拿出钥匙边开门边对我说: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管。就進屋了。我心中感激师尊的保护!

还有一次,我带着公审江泽民的不干胶,到了一栋十七层的高楼,我在某层楼刚贴完,出来一个小媳妇,问我干什么,我平静的告诉她找我的一个老邻居某某,她说我带你去找,我看出她不怀好意,便痛快的说好啊。我这样一说,她又不去了。我随即从楼梯向下走,身上还有十多张没贴完的,我想这些都是大法弟子从嘴里省出来的钱,又不辞辛苦的做出来救人的,不能损失了。我机智的把不干胶藏在一堆杂物中,空手走出楼梯后不远,就听那个小媳妇从后面追来,还向周围的人大声的嚷嚷着:“法轮功发材料了!”我很镇静的迎上去,问她:你在说什么?你答应帮我找邻居,又不帮我找了,现在你在这吵吵什么,走,你带我找邻居吧!她一听,吓得赶紧走了。周围的人也不理会她。我坦荡荡的走了。过了几天,我晚上又去把藏着的不干胶取回来了。

我还多次回老家给家乡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我有一个不足之处: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做的不好,一是怕自己没文化,说出的话不动听,怕别人不接受;二是我的家乡口音太重,怕人听不懂。我很自责,觉的对不住师父。可同修说:大家是一个整体,他做资料,你发资料,我讲真相,共同完成救人的使命。在同修的鼓励下,我不再执着此事,发挥自己的长处,一如既往的发材料。我几乎走遍了市区的大街小巷。回家乡时,早晨三点就出去发材料。

十几年来,我从没间断过发真相资料,每次都是抱着纯净的心态去做。在这过程中,我深切的体会到: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就是动动腿,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们树立威德的机会。

我在周围同修中,我发的真相材料较多,同修们嘱咐我:千万别忽视学法!我感谢同修的帮助。长年来我每天坚持做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样样不落。

说到这里,还要说一下老伴儿。不论我晚上去发材料,还是白天去学法,还是去同修家,他从不阻拦。刚开始迫害时,大儿子、小女儿担心我的安全,对我的干扰挺大,这时老伴儿就站出来维护大法,维护我,渐渐的,儿子、小女儿也不反对了。我日以继夜的忙着制作资料,顾不上做家务。于是,老伴儿把全部的家务活都承担下来了。我对老伴儿说:你所做一切不会白做,都是为了配合我做证实法的事,也是功德无量的,会有福报的。虽然老伴儿不图什么,但是,常人对大法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和大法沾边儿就是福啊!

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不管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我要紧紧抓住师父的手,紧跟师父走,用正念正行回报师父!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

我的点滴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