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除邪灵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九八年九月我看过一遍《转法轮》,九九年正月参加了炼功点的炼功,从此大法的根扎在了我心里。十几年来没有一天不学法的,每年都听法几十遍、抄过七遍《转法轮》、背过七遍,其他讲法每年也学两遍。

零四年底看了《九评共产党》,零五年夏天开始三退后,到零六年夏天,一年间退了40个人。后来看过周刊上同修写的走出来讲真相、劝三退,一次退十几人,我得到了启发,开始在店里讲真相,很快就走出来讲真相、三退救人。下面是我几年走出来讲真相救人的过程。

走出去 讲真相 劝三退

头一开始在门店里讲,后来在县城的背街讲,那时每星期一次,每次14个人。后来看到周刊上云游式的讲真相救人的同修写的一天退几十人。我也改变了方式,见了有缘人不再犹豫,直接就讲,再出去增加到十八人,二十几人,三十几人,一般情况退40—50人。也有几次60-70人的,那得6-7个小时。

一年多以后同修告诉我有人打听我的事,我碰到卖鞋垫的和她讲三退的事,她也说:你天天出来吗?忽的怕心上来了,我回到门店里脑子翻江倒海,想着无法再出去了。和同修切磋后,同修说该提高提高层次了。经过多学法,接着又是咳嗽又是拉肚子,怕心也很快下去了。

再出去顺公路往郊外讲,有时顺着村路讲。一般情况都是集会日出去,路上人很多。公路边有搞建筑的也停下去讲。有时从村里的街道路过,也能见人就讲。在这差不多二年的时间里,跑有三十多个村庄,有的地方还去过不止一次。比较远的是南边十多公里的大集上去一次,西南方向十五公里的大集上去过两次,主要也就是路上的过程。

零九年的夏天要到同修家学法,我又转回县城里讲,学法是星期一,我上午8点出来讲真相,两点去学法点学法。这次直接就在大街上讲,这时已换成了电车,不出那么多汗水了,比以前轻松了许多,怕心也去掉了很多。大街上路好走,人又多。暑假补习班的街道学生多,星期五、六、星期日,接、送学生的车多,国道还不时的碰到外地人,我已经掌握住了这些规律。这段时间又是一年多。

到二零一零年秋天,学法的两个点的同修都先后去了外地,我家里,有几个同修不定时的去,我们就俩个人、三个人,不定期的学法、切磋。我出去讲真相又改到了集会日,又从新规划成九个路线,现在又三年了。

走出来讲真相救人七年了,可是我知道和做的好的同修比较,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求安逸心还一直去不掉。

除毛魔头象

在这七年走出来讲真相的过程中,不时的碰到世人的车上,有的胸前或屋子里还有挂毛头象的现象。魔头死了那么多年了,还在毒害着世人。碰上有几十个这样的事,现在我把记的住的写出来,和同修分享。写的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2002年、2003年以前,常人的车上挂毛魔头的像、朱X的象、周××的象的比较多,晚两年出现了挂帆船、元宝的,这几年出现了挂佛像,菩萨像的,也有的挂的嘀哩嘟噜几样子。现在已经乱了套了。挂毛魔头象的还有,也有戴胸前的。

有一次在县城东关转盘,我看到西北角处有个收破烂的,在地上收拾东西,我过去给他讲真相。一看他胸前戴个大毛头象。我说咋还戴它呀?都死几十年了。他说我戴三十多年了。我说它在地狱,阴气大,再说它活着时老搞运动整人,你过的并不好呀(他腰上拴根绳,穿的也破烂。)?摘掉吧!他摘掉了,却舍不得扔。我说它尽整好人,他真的扔了。

有次我从国道入南关小堤口,在南关西区的小街上,路北的两间屋里挂着毛魔头象,我说咋还挂个这呀?以前的人挂,现在都不挂了,挂个死了几十年的死人像,心里舒服吗?他想说没说出话来,看样子是给人测字的,生意也不会好的。在国道、南关的车上都碰到过好几次,我讲后,给他们个缝的护身符,有的换上了。

二零一零年夏天,我在城隍庙对面的小吃处吃米线,这间屋里正面挂个毛魔头象,北边墙上也挂个毛魔头象,一间屋里挂两个,我给他们讲了真相,给他们三个人退了团员、队员,给他们个护身符,他们很高兴。出来往隔壁屋里一看,正面墙上也挂着毛魔头象,给他们讲了也马上明白了,也给他们个护身符。隔有十几天从那路过一看,两屋里的魔头像都摘掉了。

二零一零夏天年,可能从外地来一批毛头象,我在南关的三轮车上见过一个,在中山街的三轮上也见过一个,和枣一样大小。我和车主说不能挂了,他说干啥了?你管的了吗?我就是挂,还故意高声说话。我和他说:身边成天带个死人,能有好处吗?有几个挂的?在大街上又见到一个60来岁的农村妇女胸前戴着一个,和那人挂的一样,我给她讲,她也是够厉害的,说了不少难听话,还碰到个熟人。这批魔头像可能来的多,毒气大,邪恶的很。后来在南关会上碰到一个男的又碰到一个女的都是六十来岁的农村人,刚一讲就听懂了,顺利的接受了我给的护身符。

2011年11月16日,澡塘大门外的三轮车上两边挂两个中号毛魔头象。我说它给你多少好处呀你还挂两个,你挂着它不会有好时运,成天跟着毒害你。我又讲了毛魔头如何搞运动整中国人,车主一直点头赞同,最后接了护身符。

隔了几天我去同修家时间路过,小院里的屋里房间不算大,正中间的后墙上贴着三个死人像,毛××、周××、朱X,跟真人一样大。我对院里三十多岁的青年人说:屋里站几个死人像,阴森森的,心里不舒服吧?现在的人都不挂了。他说你说的有道理,那是我爸挂的。我说帮他摘掉吧,他点点头。后来我问同修这事,同修说他爸以前是邪党书记,现在病得卧床不起,他儿子过的也不顺,媳妇走了,他在外地打工。

12月25日,家里来个修空调的年轻人,他叫换零件家人说才换的,换的不如以前好用了。他不高兴的下楼了,我撵着给他退了团员,讲着真相到他车边,车里挂着毛魔头象,我说你这个年龄还挂它,你的事不是都顺当吧?你念着“法轮大法好”多好啊,我再给你个护身符。他接住护身符,瞅瞅毛魔头象,开着车走了。我家的空调根本打不开了,家人一个劲的给他打电话,再来时脸上笑着,我给他读师父的《洪吟三》20来首,他也笑着问我学的啥,我说学法轮大法救人啦!走时我还是撵到楼下,再次叫他摘掉毛魔头象,他点头了。空调根本就没事,他是用这方法来得救的。

2012年1月11日。以前的邻居夫妇俩上楼来了,这个嫂子胸前还带个小毛头象,她还信着神。我给他们讲后她摘了一下没摘掉,下楼后我又给她讲毛魔头现在在地狱,她摘掉了。

1月14日,在超市对面的小出租车上,挂个毛魔头象,我一给车主讲他就信了,马上摘掉了;又一次是在路对面我先给司机退了团员,一看上面挂有魔头像,给他讲了真相,给了护身符,他马上摘掉了魔头像,看着护身符说:挂上啊?我说挂上就对了。

上个会碰到个戴毛魔头象的,今天我专程赶到七月初一会上,途中遇到一大货车上挂个大毛魔头象,司机坐在前边正要打手机,我和他打过招呼说:挂个它干啥?死人像,会看的人说他在地狱受罪哪,这几十年把中国搞的又穷又乱的,除了给人带来灾难,没给人带来啥好处。他马上听懂了,顺利的接住了我给他的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

年底时,在县委门前路栏杆里沿,一辆爆了前胎的小车边围着好几个人,有个人在躺着修车,我对着司机说:上面还挂个魔头像,怪不得你事不顺当,它活着尽整中国老百姓,人过的都不平安,它死几十年了,你看谁还挂呀?司机不住的点着头,其他五、六个人也都在听着,我给他护身符他可能看人多不好意思接,我说:在心里念着“法轮大法好”!以后就顺当了。他又点了点头。

前天同修又一次和我说一块去讲真相,我们说好下个会十点在某路口见面。12月13日上午,我缝护身符到9点50分,下楼去找同修,一开电车没电,顾不得想更多,同修要走出来救人,旧势力要出来阻挠。车骑不成就步行去。走到南边拐弯处碰到三轮,坐上又回到本街,上面的女子在我们错对面北边一点下车,我给她讲真相时司机听到了,问我是怎么回事?我给他讲了天要灭中共,给他用化名退了队员,并给他个护身符。快到约定地点时我下了车,走着讲着看看东南角处没有同修。我连着退了几个人,送了三个护身符,有三轮司机问坐车不坐?我凑机会也给他讲了真相。

我站在一辆绿色出租车前,看到车里前边排水器在排水,原来车里有人,我一看有个毛魔头象挂在前边,我一招手司机开了车窗,我指着魔头像说:不能挂它了,他整死多少中国好人?斗地主,现在有的人包的地比那时多的多,资产多的还叫入党哪,他说是这样。我说给你个带内涵的,上面带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没福还得不到的,他笑着接住了。出租车司机甩掉了恶魔,心里亮堂了,记住了“法轮大法好”, 当时天下着大雪,他善意的叫我坐到车里避雪吧。

几个月以后,我在国道碰到一辆绿色出租车里挂着我缝的护身符,有个女子的三轮车上也挂着我缝的护身符,我也忘了啥时给她的了。在东关一位东乡的农民上个会我给他个护身符,下个会那天又向我要了一个。

近段又碰到好几起路边的车上挂着毛魔头象的,都很好讲,就是专门停那等我去讲的,一讲就笑了,接住印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连声说:谢谢、谢谢啊!我说应该谢谢大法师父,是师父叫我们多救人的。

2013年3月2日,我从城里一主干道上往西走,一个坐着手摇三轮车的40来岁的人在路边看报纸,我看到他胸前戴个毛魔头象,我对他说:你黑天白天守着它,能有好事吗?五七年他划右派,整中国文化人,六六年它搞文化大革命整老干部,你怀念他啥呀?他不住的点着头,我给他退掉了党员。下个会我在北关会上看到他,没戴魔头像。

3月27日,我从北关会上回来,在动物市场那段路北那几间小屋里,有一间后墙上挂一幅毛魔头象,我心里想:这么小的小屋还挂个这东西,下次路过这里别让我再看到它,刚一想:就有喜鹊高声大亮的欢叫一阵子。

从医院前刚入建设路,超市对面的小灰车上有个毛魔头象,上面坐着4个人,还有点气派。我对他们说:谁还挂它呀?死快40年了,他活着斗地主,整资本家,打倒刘少奇,打倒彭德怀,大运动小运动不断,挂着它对人有啥好处?赶快摘掉吧!四个人都静静的听着,不发一言。虽然没接受护身符,可能都触及到了他们的心灵。

2013年4月25日,在南关路东又碰到个老农民戴个很小的毛头象,我给他退掉了团员,对他说:不能再戴魔头的像了,他满口答应不再戴了。

7月8日(六月初一),从北关会上讲真相回来走到动物市场时,路南地摊卖杂物的有个镜框,我看到的是朱X的像,再看是周××的像,等会再看是毛××的像,我问卖东西的女子怎么回事?她说会变换。我说你咋卖这东西呀?她说卖这不犯法,允许卖。我说他们领导人民的时候过的啥日子啊?人们成天干活,吃的穿的都缺,经常开会斗人,现在家里挂着这像的都不顺当,你死了想去地狱吗?她一声都不吭了。

两个多月前我路过这里路北挂毛魔头象的小屋,我当时正念清除了它。这两次路过这里,门都紧紧的关这,上面写的有字,远点看象封条似的。

正法还在向前推進,我一定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救度众生到底,除魔头像到底,跟师父正法到底!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