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逼疯了善良的农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清华才女柳志梅被邪党监狱逼疯的消息,经明慧网报导出来,令人震惊,这使我联想起亲身见证的另外两起案例:修心向善的农家妇女,被中共关进所谓的“劳动教养所”,遭受惨无人道的心理折磨,被这样的黑道“教养”彻底逼疯。

善良快乐的农妇

陈霄月,山东威海乳山市人,五、六十岁,二零零一至二零零四年我被非法关押进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期间,有一段时间和她在同一个监舍,就是所谓的“一班”。

她原本性格暴躁,悲观厌世,几次想自杀。因怕她寻死,在外地当兵的丈夫不得不提早复员回家。修炼法轮大法后,在“真、善、忍”的教化与感召下,她变得开朗乐观,善良温和,孝顺公爹,家庭也和顺了。

同村的法轮功学员遭邪党迫害被非法劳教后,她主动上门去帮她们种了几年地。被迫害的村民回家后,发现家里的庄稼长得好好的,没有任何损失。外地来的法轮功学员送资料,她热心地包饺子招待同修。

被红魔洗脑

仅仅因为传看了劝人向善、澄清真相的资料,陈霄月被邪党无理关进劳教所,在那个弥漫着血腥恐惧和高压的环境中,她被所谓的“转化”,放弃了“真、善、忍”的信仰,邪党唯恐拖人入地狱不深,恶警随后步步威逼利诱,要求她协助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并教她怎么折磨不转化的学员。

每一个学习过大法的人内心都是希望向善的,总是被逼着去做这样的整人害人的事,良知的煎熬可想而知。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单独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回忆起和同修在一起的时候,回忆师父的讲法,每当这时候,她会露出一些笑容。

整人后变疯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四年上半年,招远的杨文杰被关进禁闭室,恶警头目陈素萍,叫几个犯人去协助殴打杨文杰。其中一个叫孙杰英的下去几天就上来了,她悄悄对我们说,太残忍了,简直看不下去。杨文杰被铐死人床,恶警叫孙杰英抓住杨文杰的头发往床框上撞打,孙杰英不忍心。陈素萍在一旁咆哮着说,这个人不行,换一个。换了几个人都不行,最后换上了陈霄月。陈霄月在那个禁闭室里呆了很长时间。

从禁闭室上来以后,她就疯了,动不动就跑到走廊上大喊大叫,有时喊叫说“你们都对不起李洪志”,一会儿又指着我大叫“你不转化,就得去死”。我去整理床铺时,她突然跑过来抱着我的腿说“你救救我吧”。

恶警把她送去济南检查,结论是“躁狂性精神病”。几天后,放她回家了。后被绑架进劳教所的威海法轮功学员说,她回家后,当地六一零恶人也不放过她,让她到洗脑班作恶,她不想去,精神病发作,半夜起来,差点把老伴掐死。

恶警逼人吃大便

另一起案例是一个叫唐秀美的潍坊法轮功学员。有一天夜间,我在监室听到一声惨厉的尖叫。第二天,恶警宋红到监舍来造谣说:“刚来的一个法轮功,吃自己的大便。当时在场值班的警察李茜因为这事,这几天吃不下饭去,不能来上班了。”

几天后,我从一个值班的犯人那里知道,是一个名叫唐秀美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单独关在禁闭室,不让去卫生间上厕所,恶警李茜逼她撕大法书,她不肯,就逼她吃大便。听值班的犯人说,这之后,她长时间神智不清。

臭名昭著的纳粹政权也不过是夺取人肉身的生命,而中共邪党戕害的是人的良知,人性,把活生生的人变成鬼,世界上还有比这更邪恶的魔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