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梁振兴遭四平监狱惨无人道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按: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吉林省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市有线电视网成功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真相电视片。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残忍的报复。插播勇士之一梁振兴在吉林省四平监狱惨遭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本文作者也曾被四平监狱迫害,曾目睹梁振兴等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以下是他的自述:

吉林省四平监狱位于石岭子镇,那里的警察大多都是当地的地痞、流氓,从他们的外形看,多半都剃炮子头,一个个像个凶神恶煞,豺狼饿虎般的目光,无赖的嘴脸,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帮野蛮、残暴之徒。

那里关押的除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外,都是些杀人犯、强奸犯、抢劫犯、贩毒、黑社会头目等重刑犯罪分子。

四平监狱如中共其它监狱魔窟一样,逼迫在押人员进行奴工生产,石岭牌水泥就是四平监狱生产的,监狱水泥厂院内咕咚、咕咚散发出的乌烟瘴气。

下面就把我在邪党四平监狱亲眼看到和亲身经历的部份邪党丑恶事实揭露出来,曝光于天下,但这只是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就能足以使世人震惊了。

我被绑架到四平监狱,关押在十监区,这个监区是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监区队长姓尹、副队长周立佳,一名姓张的干事,狱警有郝、李、杨等人。还养着一帮刑事恶犯打手和所谓的关系人员,每个恶警有一个专门给他们买烟、水、菜和做饭的人员。这些恶警不吃监狱的盒饭,有专门炊事用具,炒菜做饭样样俱全,上面来检查就将其锁在柜子里。在监区里有看中门的、监室值班的、看厕所的、大组长、小组长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人员等这些下三烂人员环境就比较宽松了,脏活累活他们不去干,时不时的恶警还给他们弄点小酒和炒菜犒劳犒劳,到用时能够得心应手,所以那些恶徒一个比一个恶毒,哪个不坏的就给换下来干又苦又累的活,这样就更使那些恶棍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起来就变本加厉的凶残、无人性。

由于我拒绝“转化”,一次被五、六个恶徒架到一个窗户上贴着报纸的小黑屋,恶徒们把我的衣服扒光,按在地上,用两根电棍电击我的前后身,电得我口吐白沫昏死过去,苏醒过来,恶徒继续电,然后拳打脚踢,又用三角带自制的鞭子抽打,还用带尖的鱼形木刷子猛扎我的腰部,然后用竹筷子往肛门里扎。恶徒们边迫害边说:“让你内伤慢慢死掉,以前某某法轮功就是这样。”

监狱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期坐板,不让睡觉,逼看诬蔑大法的录相,逼写思想汇报,每天被逼干十四至十七个小时的奴役活,给监狱创收做手机假电池(这种电池在充电时曾发生爆炸),后来监狱又改加工五色毒珠(墓地用的纪念品),每个生产者都被毒的咳嗽、流鼻涕、淌眼泪、眼睛充血、皮肤出现红疙瘩等中毒反应。生产定额层层加码,每天加班加点,完不成任务就得挨毒打。奴役在押人员赚来的黑心钱,监狱警察层层分赃。

亲眼目睹长春大法弟子梁振兴遭惨无人道的迫害

监区区长姓尹、副区长周立佳、恶警杨铁军、刑事犯高明龙(所谓大组长,单眼)、诈骗犯颜德全(绰号彦老六)等恶徒们经常把梁振兴拖到小黑屋折磨,恶警、恶徒们用四根电棍电击,梁振兴全身被电的都是焦糊的紫癍和血迹,我看到梁振兴两年多都是戴着脚镣,只有一天没带,那天说是北京来检查团。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一群恶徒们把梁振兴从床上拽到地上,扒光衣服,恶人高明龙用三角带制作的鞭子抽打梁振兴的后背,打累说:“打人也累呀!”又换恶人张立伟打,一直将梁振兴打得昏死过去,看到梁振兴后背裂开口子、流着鲜血,恶人们在一旁哈哈狂笑,高明龙还叫嚷:“都多少年没打人了,真过瘾,哪个不服的下来,给你开开皮。

酷刑演示:鞭子抽打
酷刑演示:鞭子抽打

七月九日,恶警副区长周立佳进监室查岗时,梁振兴对他说:“停止迫害。”恶警周立佳恶狠狠地就给梁振兴左边一个嘴巴,并让犯人包夹颜德全再打梁振兴的右边一个嘴巴,又把梁振兴踹倒,还说:“我是不是没迫害你!”

黑龙江诈骗犯杨建国,是专门给监区长做饭的,他自己花钱给恶警买吃的用的,身上总带一嘟噜铁器,他用铁锥子剜梁振兴身上的肉,用锥子扎梁振兴的头,拳打脚踢的将梁振兴从床上打到床下,抓住梁振兴的头往墙上撞(他们叫看星星),一次恶人颜德全把梁振兴的头和大腿扣在一起,背上再坐几个恶人,之后又有更多的恶人往上扑,他们起着恶哄,狂笑着;晚上睡觉,恶人王x国用打火机烧梁振兴的头部,把梁振兴的头使劲往床梁上磕,把床磕的当当响,还说这脑袋真硬。

梁振兴头部左侧有一个鸭蛋大小的坑,没有骨头,只有一层头皮,用手一按咕囔咕囔的,是被绑架时恶警打的,恶人高明龙等专门往这个地方打,高明龙还说以前在医院给梁振兴灌食的时候,因灌食管长期不拔,在胃里和胃粘膜粘在一起,他拽着管子走到哪梁振兴就得跟到哪。

九月底的一天,恶犯颜德全一伙恶棍借口给梁振兴洗澡,扒光梁振兴的衣服往他身上浇凉水,将黄瓜往肛门里插,颜德全、王x国等恶徒还按着梁振兴,叫外号叫大虎的刑事犯对梁振兴进行性侵犯。

梁振兴每时每刻都遭到非人的残酷迫害和折磨,旧痕未去又添新伤,恶徒打耳光一次就是几百下,恶人怕手疼就用鞋底子打,还将梁振兴家里给的钱用来买猪头肉、熏鸡、火腿肠、花生米等,一次花上千元,还说:“今天是梁振兴请客,今天不打他了。”可是刚刚吃完又拳打脚踢,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了。恶警杨铁军经常给刑事犯开会,告诉他们对待法轮功学员一定要严厉,绝不许手软。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后,十监区迫害死三名大法弟子(明慧网上都有曝光),其中松原一名大法弟子家属请律师去北京上访,监狱迫于压力,把打人的六名刑事犯郝宴丰、(外号叫鬼六的)、陈闯等关进小号,可他们在那里和外面一样吃喝玩乐,恶人郝宴丰在小号里还打沙袋呢,关了一年才有结果,给郝宴丰等三人加刑期分别为十年、八年、六年,另三个人分别给郝宴丰等三人三万元钱才蹬出干系,监狱又给那三人一些钱和好处,免得给监狱带来麻烦,一个给区长做饭,一个管库房,一个调其它监区的,害怕调查受处分的邪恶区长尹某调到六监区去了,姓郝的恶警也调走了,同时又把梁振兴调到梅河口监狱去了。几个月后,梁振兴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在公主岭监狱被迫害致死。明显是吉林省司法系统对梁振兴的杀人灭口。

我看到的梁振兴被迫害的全过程也只是其中的一部份,梅河口监狱以及公主岭监狱对他的迫害就不知道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梁振兴的死迟早会大白于天下的,每个迫害者都不会逃脱法律的制裁。吉林省长春市劳改局、四平监狱、梅河口监狱的恶警恶人终究会被绳之以法的。

我还看到其他大法弟子被迫害场景,例如:二零零七年刑事犯张立伟等恶人对大法弟子陈立国拳打脚踢,身上多处青紫,牙齿被打掉几颗。大法弟子高维喜是国家冰球队教练,为国家挣得过荣誉,立过功,只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背部被打开皮,牙齿被踢掉。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大法弟子胡大为被恶警高明龙等将脸部打的多处出血,面部肿胀,眼睛充血。大法弟子孟凡奎被恶徒高明龙等用刺木棍毒打,大法弟子徐洪卫被毒打的几年来走路困难。大法弟子赵连弟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大法弟子王洪阁被恶徒高明龙、尚小辉的拳打脚踢。大法弟子王洪阁未修炼前原本是社会上的浪子,曾经练过拳脚,就是几个流氓也不是他的对手,是大法改变了他,面对恶人迫害时能够胸怀大忍之心,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就是这样一群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和比好人还好的人,却无辜的遭到邪党魔窟四平监狱恶警恶人残酷的迫害,真是邪恶至极,臭名昭著。这正是:“四平石岭乌烟瘴,人间地狱恶魔狂。迫害法徒酷刑尽,罄竹难书臭名扬。人神共愤该清算,大限在即邪党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