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们的爸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我们是一群大法弟子。说起我们各自的爸爸,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本人没有修大法,却伴随着大法弟子走过了这风风雨雨的十四年。说起他们,还真有唠不完的话哪!

A同修:我爸每天给师父虔诚上香

我爸认同大法,和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有关。有一次我爸下班回家,進门就说:“神啦!神啦!”我和妈问啥事儿神了?他就把事情经过学了一遍。我爸在工厂铸造车间上班,要把铁砂子装在推车里,运到炉子里铸造成型。运砂子的手推车就有千十来斤,再装上铁砂,足有几千斤。那天,一个同事推着铁砂车,一下子从我爸左脚大脚趾压过去,一直往上到脚面都压过去了。当时跟前儿的同事吓坏了,这么重的的东西压到脚面上,那脚一定是压扁了,全部得粉碎性骨折,大家说赶快看看怎么样。我爸脱下鞋一看,连皮都没破,而且活动自如,只有轻微的一点疼痛,没事。大家一看真没事才松了口气。我爸很兴奋的学这件事。我和妈妈都说:“你感谢我们师父吧!是师父和大法保护了你。”这事儿对我爸震撼很大,他是亲身经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大法的美好,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爸班上食堂吃饭,每顿都发两个水果,从那以后啊,不管是发什么水果,我爸都不吃,拿回家来给师父供上。我告诉爸,在师父法像面前得合十,他就学着合十。前一段时间姥爷病重到去世,我和妈妈都在姥爷家住,爸爸就每天给师父买水果、上香,合十。

要说我爸还真了不得。一九九九年妈妈从北京回来被非法劳教,警察到我家要我爸交出大法书,我爸说:“不行!我媳妇回家还得学呢!”后来我妈在路上讲真相被举报,派出所抓了我妈,又来抄家,我和我爸就往起藏大法的资料。警察翻出来大法光碟要拿走,我爸就往回抢,跟他们横胡撸,把警察气得直喊:“你再这样,就把你一起抓起来!”我爸也不惧,保护下来不少资料。

我爸对大法资料可珍惜了,上下班路上捡到就带回家;那次看到大法条幅掉到地上,他就捡起来再挂到树上,然后还看着,说那条幅还在树上挂着呢!真是挂了好多天。我妈出去发真相资料,他就问:“你那小册子还有多少?我去帮你送。”他还把小册子拿给同事看。知道他的都说我爸是好人,好好人!

B同修 :我爸抵制迫害不含糊

这年头做个好人可不容易,在这点上,我还挺佩服我老爸的。老爸搞电子研发,做出的设备直接和警察对口。九九年之前,他有好多客户。迫害开始后,我妈被关起来,学校也不让我上课,老爸就不撒手的领着我全国各地的跑。渐渐的和警察里的朋友都断了,生意也慢慢撤出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还没开始曝光劳教所监狱里边的迫害,我老爸就先知道了。他的警察里的朋友找他研发机器,说是管理犯人用的,他進去一看,那哪是犯人,全是法轮功学员,在里边遭的罪啊。老爸说:“不就是钱嘛!多少千多少万也得扔!这钱咱可不能赚!”

邪恶迫害的真相老爸知道的多,对他的压力也就更大。有朋友劝我爸:离婚吧,这三天两头的被抓,她还非坚持不可,你以后的日子咋过呀?!老爸说:“我不能离婚!你们不知道,关在里边给打一种针,把人整的疯不疯傻不傻的。我媳妇的嘴是不能停了说的,给打了针……我得照顾她,我不能把负担都扔给孩子。”从那以后,再没人劝爸离婚了。

老爸还告诉当警察的朋友一定不能参与迫害法轮功。他有个朋友的儿子当警察,唠嗑时竟然玩笑似的说怎么抓的、怎么打的法轮功学员。那朋友瞪大眼睛说:“你知道文革的时候,你爷爷就是被红卫兵这么打的吗?今天你打人家?!”那儿子很委屈,电视说的,上边安排的。我老爸管这些没经历过世事的年轻人叫“生荒子”,劝他说:“你们经历浅,文革那时候整死人的,后来一个个也都给整死了。这种动荡时期,遇事能躲就躲,到什么时候得保持自身干干净净。”从那以后那当警察的儿子再没参与这些事。

老爸跟妈妈单位的书记说过不要参与迫害,应该让我妈上班;包括街道要抓我妈到洗脑班,老爸劝说那些新来的小青年,说:“法轮功的事情太复杂,你们别往里掺和,谁都不要参与!谁都不许参与!”

一九九九年,我妈被关進劳教所,我和老爸给妈送衣物。妈在玻璃窗里边,几个警察出来拿衣物。爸对警察说:“我媳妇在这呆几天,帮我好好照看着,谁要给我碰倒半根毫毛,你看我怎么收拾他!”那几个警察点头哈腰的:那怎么能!?那怎么能!?这十几年,妈和警察遭遇了好多次,还真没谁敢碰碰她——这首先是师父的保护,而妈妈的正念,还有爸爸的正义胆气也起作用。

二零零五年,我妈和我小姨同时被抓,我老爸找到他那些很久不联系的警察朋友,请他们吃饭,想把我妈她们弄出来,结果有警察就在饭桌上说:你姑娘这在分局闹的,就是年龄不够,要不然就得一起抓起来。老爸笑着说:“我姑娘可是我眼珠子,你要敢抓我姑娘,我别的没有,菜刀有好几把。”一个月后,派出所突然叫家里人去签字,说送我妈去劳教。我正在走廊抄恶警的名字要曝光,我爸气呼呼就出来了,一手拎着我妈的兜,一手捏着那张单子,我摊开一看,挺好!他没签字!再打开兜一瞧,里边的资料和光盘一样没少。下午派出所又来一个电话,让我们到医院去接人!说我妈進去就表现身体不好,塞不進去。那警察跟我妈说,我爸把他们骂得够呛,谁都没敢吱声。回家我问爸怎么骂的?我爸学:“贪污腐败的你们不能抓,杀人放火的你们不敢抓,老百姓花钱养着你们,你们抓些老娘们算什么本事!”那天去办事的人还特别多,老爸就从屋里到走廊,全听我爸在骂,他们连嘴都不敢回。有个警察说:你媳妇太犟。老爸说:“那不叫犟,那叫坚持真理!懂不懂?”

我妈给送回来了,小姨却被关進了劳教所。老爸就跑去小姨学校,他说他進屋的时候,书记正写要往上送迫害小姨的文件呢,看到我爸,立马藏桌子里了。老爸从校长找到书记、主任,挨个去说。

那年,我妈从劳教所回来,我印象里,家里的书早就抄走了。妈向爸要保存的资料。老爸嘿嘿嘿乐,一边乐一边打开保险柜,抱出里边的保险箱,打开保险箱,从最里边捧出《转法轮》。连我都不知道,他给藏得这么宝贝。

那天吃饭时,老爸说:“真善忍啊,不能总挂在嘴上,得做到。”然后问我俩:“真善忍,我做的怎么样?”我和妈都笑着点点头。

C同修:我爸说“欢迎法轮功到我家!”

我和我妈得法时,我爸也跟着炼了半年功,原来是两条腿的股骨头坏死,拄双拐。炼了之后,双拐扔了,这十几年也没吃药打针。但是他不学法、不修炼,只是知道大法好。

我们家炼法轮功,邪恶不知道,所以没经历过那么多同修被迫害的痛苦。可前几年,家里也非常不安宁。我爸人很正义,工作时受邪党压抑,心里窝囊总喝酒,可是一喝上酒就不是他了,耍酒疯,大吵大骂,有时拿起菜刀就砍,我家的门板都被他用菜刀砍透了,我妈的头都被他打出了血。但我妈就是包容、忍让。我妈忍的可真不容易。修炼人做的好,家里的环境变化太大了,这两年我爸喝酒少了,也不闹了,他从心里赞佩修炼人,认可大法。

今年过年,我们到姑妈家去串门,爸又喝了点酒,开始数落我大姑和小姑:“你们两个孩子,为了上学,在我家住了十年,郑东(我妈的大名)伺候他俩,裤衩给洗,鞋垫给刷,你们连个感谢的话都没有。人家郑东是修炼人,跟咱们不一样,人家不计较这些……”我妈就在旁边拦着不让他说。

前几天我姑来,说腿有关节炎,感觉不好。我爸就说:“跟你嫂子学法炼功啊!你看她,大雪天的,蹬上车子就走,啥事儿没有!”其实我妈也六十出头的人了,身体状态谁都认可,都知道是炼法轮功才这么好。

我二大爷是双侧股骨头坏死,每次上他家去,我爸就嘱咐我妈:把大法真相资料都带上,别落下,我二大爷愿意看。

要说帮大法做事,我爸可出力了。我爸退休前在轻工业厅工作,印刷行业在他的管理范围内,非常在行。看到我们自己打印的大法书,都是用的复印纸,他就说不对。那天一位同修来,他就指导上了:做书的纸张的薄厚、克度、软硬、轻重、手感等,尤其强调,纸张的漂白系数不能超过百分之八十几,否则刺眼,看时间长了流泪,对眼睛有伤害。然后就一顿抱怨:现在人追求刺激,厂家对人不负责,一切都是为了利益,用户也不懂……之后建议做大法书最好用轻型纸,颜色柔和,纸张松软,这种纸都是用来印刷名著的,印大法书就应该用最好的纸。同修特别高兴,可市场上没有A4成包的轻型纸啊!我爸就打电话,找到纸张批发的老朋友,跟人说:“这些人都是下岗职工,是凑的钱,印佛书用的,这是做好事,一定给他们最低价。”然后还嘱咐,这种纸挑机器,先去拿几张纸样,回家试试,看看家里的打印机适应不适应。同修们试了,非常好。后来就用这种轻型纸打印大法书,谁拿到手都说好。

前两天,我妈做2013年神韵晚会光盘的封面,把打好的盘面用剪子一张一张的剪。我爸问:“你咋不用裁纸刀呢?”我妈说:“用不好,灯光下对不准。”我爸就找出裁纸刀,他裁。三张一裁,结果几张没对齐,“哎呀!裁坏了!这咋整?”我爸好像干了多大错事似的瞅着我妈。我妈说:“坏了就坏了呗!那是打印放的就没对齐,也不怨你。”我爸就一张一张的裁。裁完了,问我妈还有没有。我妈告诉他家里没了,还有的送到另一个同修那儿裁去了。我爸还抱怨:“自己的活儿,送别人那儿干啥,谁都那么忙。”

听说有位同修被邪党迫害要非法判刑,同修们商量请律师做无罪辩护。我爸气愤的说:“我去当律师辩护。宪法上写了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哪不对?凭啥给判刑?江泽民把宪法毁了,给他判刑!”我爸就等着江魔头被公审的那一天哪!

有一段时间要在我家成立学法小组,爸妈重新调整了房间,我爸非常高兴地说:“欢迎法轮功到我家!”

D同修:我爸一步一句“法轮大法好!”

我老爸八十三了,前两天才过完生日。老人家身体很健朗,气色特别好。老爸天天出去晨练,走一步念一句“法轮大法好!”

妈妈和爸爸同龄,多年来由于出身成份不好,被邪党的数次运动搞得身心俱疲,身患多种疾病,一直在寻找解脱身心的究竟之法。九五年,妈妈终于找到了大法,如枯木逢春,短时间内多年的沉疴一扫而光,我们姐妹俩也相继走進了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之后,妈妈、妹妹和我们夫妻二人两家四口一行到北京上访,在临走的那天,我把一封长信用饭盆扣在爸爸每晚必做饭的炉灶上面……我们在北京信访办被当地恶警非法抓捕,被遣送回来分三个地点非法关押。那时老爸也七十岁了,奔走于各个看守所之间,大南大北的跑,四处周旋。尤其那时候压力特别大,一个地区要是有几个人去上访,据说省长都要被拿下,所以我们全家成了被迫害的重中之重。老爸后来告诉我们,那些恶警千方百计想找出法轮功是有组织的“罪证”,向他追问我们几人谁是组织者,都被他机智的说退了。那一个月的时间,他几乎没有合眼,每天都想着怎么把我们营救出来。老爸当时顶着巨大的压力,周旋于各部门的审查抄家找谈话之间……多年以后,我在翻老爸抽屉的偶然中,发现了老爸把我当时给他写的信,原封不动的一字不落的抄了下来,能想象老爸当时看到这封信的震撼、心痛和珍惜,那封信里有我修炼后对人生真谛的感悟和对坚持真理的义无反顾,及视死如归的信念……他在无法保存原信的巨大压力下,内心反复挣扎,最后将信件原封不动的誊写下来,并一直珍藏着。老爸后来说恶警来抄家,他把大法书用大盆装着,藏到走廊暖气管最高处。

这十四年,老爸历经无数次的被抄家、亲人被非法抓捕。我妈无数次被骗到派出所及洗脑班、拘留所,我丈夫被迫流离失所,被判刑、被劳教,我在单位被威胁下岗、被谈话、也是多次被骗被抓到派出所、洗脑班及看守所,我老爸一直支持着我们。

有一次,单位以开除来逼迫我放弃大法,那时丈夫在监狱被非法关押,我坚决不配合,我老爸说:“孩子,别怕,吃不上饭爸还有退休金呢。”

我妈被派出所恶警带走,抄家时被发现一个没来得及藏好的真相传单,恶警以此为由,逼她说出是从哪来的。我老爸一直守在派出所门口,到了下午三四点钟,还审着呢,我老爸怒了,质问那些警察:“你们吃没吃饭?”警察说吃了。我老爸大声骂:“啊!你们知道吃饭,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就不饿吗?你们还有人性吗?那传单有的是!是我早晨出去晨练捡的,你们是不是要把我也怎么的!”恶警自知理亏,才给我妈买了盒饭。到了半夜他们还不放人,我老爸就在派出所门口大声呵斥他们。他在政府工作一辈子,再加上这些年也知道怎么对付他们,往那一站,真有股子气势。后来,凌晨二点,警察把我妈放回来了。

我们也曾和老爸提过数次:“您也和我们一起学呗”。他说:“不行,我现在可不能炼,你们娘几个都炼,我得在外边啊,警察来,家里总得有个能对付他们的。”

妈妈由于这些年经历邪党的数次被迫害、被关押,孩子被劳教、判刑,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身体严重透支,几个月前过世了。在过世的前夕,爸爸看到同修们的悉心照顾,尤其是看到妈妈不行的时候,同修们一次次的正念把死神退却,在家多次由衷的喊道:“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太了不起了!”虽然妈妈走了,老爸对大法的正念却越来越坚定。

现在我老爸每天必看新唐人电视,因为他曾在政府工作,历经数次运动,对邪党所为了如指掌,对邪党深恶痛绝,在晨炼时经常揭露邪党的罪行,他说《九评》说的全都是真的。现在他每天都在企盼着审判江魔头的日子早日到来。

E同修:我爸说“家里有炼大法的,自然受益呀!”

这里我爸最年轻,四十出头,英俊伟岸,在国家某重点企业做领导。迫害开始的时候,我还不到六岁,什么也不懂,慢慢的,姥姥、妈妈才把当年的事情告诉我。

一九九九年共产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妈妈维护大法去進京上访,因为不放弃修炼大法,被关起来迫害。爸爸急得不知所措,四处花大价钱求人帮忙要把妈妈弄出来,结果一个多月过去了,得到的消息是妈妈被非法判刑三年。爸爸无路可走了,非常沮丧,来到姥姥家,把消息告诉了家里人,大家欲哭无泪。

沉闷了好长时间,姥姥把爸爸叫到跟前,说:“大明啊,可苦了你和孩子了。法轮功没有错,你妻子宇欣坚持信仰也没有错,摊上共产党这样的社会没办法。大明啊,妈跟你说,你事业好,别因为法轮功的事情耽误了你的前程,跟宇欣离婚吧,妈给你做主,宇欣出来也会理解的。而且你还这么年轻,没有妻子在身边可怎么行。”接着,姥姥果断的说:“大明,妈认识人多,能帮你找个好的,孩子小,妈先给你带着……”

不等姥姥说完,爸爸哭了,呜呜的失声痛哭,堂堂的男子汉啊!爸爸一边摇头一边哭,断断续续的说:“妈,别说了,……我谁也不找,我自己带孩子,判几年我都等,十年我也等……上哪儿也找不到宇欣这样的好人啊!”

爸爸妈妈大学相识,妈妈才貌出众,爸爸忠厚老实。他们结婚七年都是爸爸甘心情愿的伺候妈妈,妈妈什么也不会,过家过日子的,什么也不管。妈妈修炼大法以后,彻底变了一个人,她在爸爸面前不再像公主一样高高在上,大法让她变得温柔贤淑,她学会打理家务,买菜做饭,而且孝敬公婆,教育我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妈妈不许爸爸腐败,时常提醒爸爸善良处世,心胸要豁达,多包容别人的不足,多关注下属,人性化管理企业,等等。可以说,妈妈修炼大法,爸爸的生活里充满了希望和阳光。

妈妈被关押期间,爸爸就这样一个人带着我,风里雨里的,直到妈妈提前出狱。爸爸的作为获得了周边亲友和同事的认可,都说爸爸这样的人在这个社会里太少太少了,爸爸和妈妈单位的领导也都很敬佩爸爸的人品,认为这样的人相当信得过。

不久,福报频频降临,领导看中爸爸,爸爸的事业步步高升。爸爸单位员工四、五百人,有一个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很严重,被非法关押、抄家,不许上班。后来允许工作了,单位哪个部门也不敢要,怕担责任挨整,都知道共产党的株连政策。后来单位从新调整人事安排,爸爸首先把这位大法弟子要到了自己的部门下边。回家后,他跟妈妈说:“我把她要过来了,在我这儿,她会安全,会好起来的。”

爸爸不修炼大法,可十多年来为证实大法做了许多好事,不知不觉中爸爸获得了更多的福报。因为有家族史的高血压,他多年吃降压药,可现在不用药物控制,血压完全正常了;爸爸年轻时就有牛皮癣,结果也没吃一粒药,身上一个都没有了;爸爸以前一到春天,早晨三点多就得坐起来咳嗽,咳嗽得吓人,胸腔都要吐出来似的,现在彻底好了;还有鼻炎,一犯就憋得他成天张着嘴呼吸,近几年再也没见过爸爸这副难受的样子。

有一次,妈妈对爸爸说:“现在我怎么看你同二十多岁时一样?”爸爸美滋滋的,故意挺了挺身板,自豪的说:“浑身有底气。家里有炼大法的,自然受益呀!”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人啊,可得善良啊!”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生日,也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一周年——“世界法轮大法日”,爸爸知道这一天,为表达祝愿,他执笔写到:祝师父生日快乐!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们的爸爸们同我们走过这场浩劫,铺就出得法之路,正在等待成为堂堂正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