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孙女大面积烫伤 四天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四日】我的小孙女儿自从出生一直由我们老俩口带,常跟着我们听大法录音,身体非常棒。孩子今年五岁多了,从来没有闹过病,只有两次夜里发烧到三十八、九度,也没采取什么措施第二天一早儿就好了。

上幼儿园的孩子,不是今天这个感冒歇了,明天那个孩子病了休息了,我小孙女从来没有这些事儿。别的家长有时候说:“最近流行感冒,别送孩子上幼儿园了。”我们还是照送。有的说自己家孩子感冒了,别传染上我们孙女儿,我们说:“没事儿,该一起玩儿还玩儿吧,我家的传染不上。”一次幼儿园老师早晨给孩子体检,说小孙女儿嗓子有点儿红,第二天老师再检查孩子已经正常了。

小孙女身体不仅健康,可以用壮实来形容,跑步比男孩子还快。很多街坊邻居都奇怪我们带孩子有什么妙招儿。其实我们老两口都修炼法轮大法十五年了,身心受益。孩子一生下来就跟着我们听法轮大法讲法录音。如果我们听的少了,小孙女会提醒说:“爷爷,听法!听法!”

小孙女受益于大法还有令人几乎无法相信神奇的事儿。

太阳穴撞碎玻璃板角 毫发无损

二零一一年春夏交接的一个晚上,就我和三岁的孙女儿在家,她在床上跑着玩儿,一圈一圈的跑着转圈,转到床边儿,一下栽倒,右边太阳穴撞到床边写字台的玻璃板角上,只听见“当”一声,顿时玻璃碴子撒了一地,撒得我手上都是。

太阳穴撞碎玻璃板角
太阳穴撞碎玻璃板角

孩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脑子一懵,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心想这下可完了。可我又一想:不对,我是炼法轮功的,应该正念对待,没事儿。赶紧跟孩子说:“没事儿,没事儿,有师父看着咱呢。”孩子说:“爷爷!爷爷!破了!破了!(指流血了)”我随口说:“没破!没破!”可我嘴上说没破,心里也没底儿。因为当时声音太大了,声音闷脆,像个硬木头棍子狠敲桌子一样的声音,撞的又是太阳穴。我根本不敢看孩子的脑袋。孩子拿卫生纸擦头部,一看果真没流血。我当时心里一下子热乎乎的,知道真是师父保护,对师父感激无比。

再仔细一看,写字台上的玻璃板被撞碎了一个角,地下、床上到处都是玻璃碴子。哎呦!玻璃板可有五、六个毫米厚,玻璃下面还掂着毡子,有毡子掂着玻璃都撞碎了,得多大的劲儿!孩子一直用手捂着头,虽然知道没有流血,我也始终没敢看孩子脑袋到底撞成什么样儿了。我当时只知道“有师父保护着孩子”这一念了,一直感动的掉眼泪。

过了一会儿孩子睡着了,孩子奶奶回来了,看着地上的玻璃碴问:“怎么把桌子弄坏了?”我说:“孩子头撞的。”孩子奶奶急得说:“你怎么看孩子的呀!”我说:“你先别说我,你先看看孩子头怎么样了,我始终没敢看孩子脑袋。”她奶奶拿开孩子的手,因为没有血,也没有什么其它症状,根本找不到哪里撞的,一直问:“在哪儿了?”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头发丝那么细的小红印,也不出血。她奶奶立刻也哭了起来,说:“这要是没师父看着,还真是还条命的事儿。”

大面积烫伤四天痊愈

没多长时间,还是二零一一年春夏交接的一天,三岁的孙女儿和她奶奶在屋里睡午觉。我在厨房切茴香准备包饺子,电磁炉上用锅煮粉条,捞完粉条,热气哈得窗子玻璃上都是雾气。没想到孙女儿没睡,不声不响的到厨房,从小凳上上到放炉子的平台上,胳膊越过刚关火的热锅,学着她奶奶擦窗子上的雾气。等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就看到擦玻璃手一滑,孩子侧身扑到了热锅上,只听到“咣”一声,一锅热水扣了,锅都被孩子压变形了。

孩子大哭,我赶紧把孩子身上的单衣扯开,看到孩子一侧腋下及胸部几乎全被烫伤,皮都松了,有的皮还被衣服挒带的露着嫩肉,立刻就起了一大片水泡。

我赶紧到医院给孩子找烫伤药,医生说这种情况必须把孩子带到医院住院,得把水泡挑破,由医生处理创面,医生说怎么也得一个多月才行,因为孩子小,拖到两个月也可能,医生先给了点儿止疼的药,让回去给孩子先喷上,用药没有次数限制,让多喷几次,只要孩子一觉得疼就喷。

回家后,孩子说什么也不让喷药,好不容易趁孩子不注意喷了一下。这下,孩子哭得谁都不让看伤处了,也谁都不让靠近身边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怕给喷药,自己把衣服都穿上了,还是不让看。但是,奇怪的是孩子也不哭,也不喊疼,还照常玩儿。整整四天,到第五天头上才让我们看了。我们一看所有的泡已经干巴了,好了,简直不可思议。按医生的说法,必须抽去水泡中的水,否则这么大面积吸收不了,感染就麻烦了。

仅仅四天,太超常了,而且没有留下疤痕,仅有类似皮肤拉抻过的几条花纹,如果不是师父再次保护,真不知道孩子会承受多大的痛苦,被烫成什么样?

原先,儿媳不相信大法,还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通过这两件事儿,儿媳明白了大法的超常,不再说对大法不敬的话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