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迷茫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四日】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吃午饭时,丈夫(未修炼法轮功)问我:“你现在是不是经常彷徨?”我答“自修炼了(法轮功),我再没有彷徨过。因为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返本归真,所以我生活的很充实、很快乐。回想以前的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活着,活的很迷茫。”

我得法晚,二零零二年,有个想学法轮功的想法,偶尔学点法,炼半个小时的功,真正开始学法炼功是在二零零五年,下面从以下几方面说一说我在大法修炼中的修炼体会。

一、“子宫肌瘤”不药而消 严重胃病 不医而愈

一九九七年“计划生育”查体,十几名女同事中,只我一个人被查出子宫肌瘤,具体大小记不准了,只记得当时做B超时,屏幕上显示一个大的球状物。查体前,小腹总有胀坠感,不舒服。查出肌瘤后,我咨询一下当医生的弟弟,他问了一些症状,说一般是良性。后来因为忙于生意没吃任何药,而在二零零五年再查体时,发现肌瘤自行消失了。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我只是有一个要学法轮功的愿望,带修不修的,在我身体上,就显出了一个神奇。

一九九零年前后,我的胃就经常有一种隐痛感。一九九四年,一位老中医给开方,我吃了六十多服草药,未见好转。二零零二年,胃病严重到米饭不能吃,海产品:海蛎、海虹、毛蛤、一点不能吃,葱姜蒜辣东西不能吃,吃饭只能吃个六七成饱,做事累点,胃也难受,生点气,上点火胃还难受。

二零零二年,我胃疼的在炕上打滚,确实受不了了,让我丈夫带我到医院做了胃镜检查,查的结果:胃有瘀血、水肿伴糜烂,并已有两个糜烂灶。因为父母一九九八年已修炼了法轮功,从他们身上,我已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尤其我爸就有多年严重的老胃病,修炼法轮功后,一分钱的药未吃,痊愈了。所以抱着一颗治病的心,我产生了想学法轮功的愿望,并请了一本《转法轮》,偶尔学点法,有时间一次炼半小时的功,没时间就停了。

初学法时,从其他修炼法轮功的人身上看到,知道学了法轮功不用吃药,一切病都没有了,可胃疼的受不了了,告诉我丈夫:“你去买一盒海尔中药类治胃的药给我。”丈夫真的给买来了,我放在书架上。当胃太难受时,我就瞅瞅那药,但再想一想爸爸那样严重的胃病学了法轮功就能好了,我为什么要靠药?这样坚持着,那盒药最终没动它,严重胃病也在学法炼功后,不知不觉中好了。自从患了胃病,就对海蛎、海虹、毛蛤忌口,学法炼功胃痊愈后仍不敢食这些海产品。

二零一零年腊月,去购物,中午在饭店用餐时看着他人食用的冒着热气、橙黄色的炸蛎黄,我让丈夫也点了一盘,我想忌口这么长时间了,这回就多吃点,看看胃有什么反应,食后一切正常,从此多年的忌食彻底解除了。

二、真切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

二零一一年八月,我们地区多名同修被公安绑架,急需搜集信息向不明真相的众生讲真相。一位朋友给了我一份讲真相的信息材料,我得到后,尽管因为生意已忙到了晚上十点多了,但因为急用,我开始抄写,抄写过程中,几次因为太困,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了,醒来后,继续抄写,一直抄写到晚上十二点多。

第二天早晨六点多,我带着抄录的材料去找能很快传给急用同修的一位同修,可我又不知道这名同修住在哪,他的电话是多少?只好转道去找另一位熟悉他的同修。而我到了另一位同修的家门口,几次敲门,没人应答。无奈,我带着沮丧的心情往回家的方向走,刚走到家门口见到我要找的人刚刚从车上下来,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说:“你找我吗?”我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我对象早晨吃饭时说,某某(我这个姓在同修中很少)找你”。听后,我心中一阵激动,把材料及时给了他。

回家后,我对着师父的法像流着泪说:“谢谢师父,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

三、会飞的真相传单

一天上午十一时左右,我走到我做生意店的西北面的大道处,见到一张被人扔在路中央的法轮功真相传单,我虽见到了,却没有捡起,就走过了,回到店中,可回去后,心中很难受,这张传单总在眼前晃动,“不行,我要去把它捡回来。”我转身向外走,走到靠近西边的窗前,忽见这张传单正向西南方向飞去,我怔在窗前看着,忽又见这张传单旋了一个圈正好飞回落到我的脚前,我只需弯下腰把它捡起。一张通灵的真相传单。

四、公爹什么地方也不愿去,就愿住我家

我丈夫姊妹四人,只他一个是男的。我婆婆去世的早,只有我公爹一人了,今年七十一岁,原来在农村种地,去年腊月,我与丈夫把公爹接到城里,与我们一块住。公爹没有收入,仅有很少一点积蓄,公爹又是一个贪玩且东不管西不管的一个人。不管我们怎么忙,他很少想到帮帮你。

要接公爹来,我做好了一切准备: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要求我们凡事先替别人着想,我会好好照顾公爹的。可修炼的人还是人在修炼,有人心是免不了的。公爹来了,早餐我们一块吃,中午、晚上我提前(上班前)给公爹做好饭菜放锅里或让他直接用餐。尽管是家常便饭,但我还是本着荤素搭配,两顿饭之间的饭菜尽量不重样,尽着孝心。

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夏天这个季节都能喝水,有时在店里忙活晚了,回家想喝点凉开水,可一拿茶壶空空的(我们习惯倒一茶壶热水凉着),这时心中会产生一点怨气:公爹太不知道体谅我们了,只知从茶壶倒凉开水喝,就不能从暖水瓶中向茶壶到進些热水凉着?这时更会想到我父亲在我家住时,杯里的水总是满满的,洗衣机洗衣服警报一响,父亲立即跑过来给晾晒。这一念闪过,我很快会意识到不对,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有怨心,我不要它。同时会想到师父的话:“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1]我为私为气,慈悲心不够,哪像一个大法弟子呀?这样想后,怨气会荡然无存了。

今年的初春,一次与同修切磋怎样讲真相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耽误了点我们的生意,回到店里,丈夫大发雷霆,往外赶我走,并给我限期几天让我选择:是要家还是要法,并说只能选择一样,在我说两样都要时,丈夫说那我们俩不可能在一起过了(意思是只能离婚)。我一时分不清是干扰,还是需要我去什么执著,心里也有点憋闷。但一切该做的还是要做,回家见了公爹,说话还要柔声细语,还要强装笑脸并耐心给准备饭菜。直到魔我的难过去了,公爹也没有发现,他一直过着他的自由、快乐生活。

近几天,小姑子(丈夫的妹妹)想替换替换我,劝我公爹到她家去住几天,听着他俩的对话,小妹:“爹,到俺家住几天吧,你在这不闷吗?”公爹:“闷啥,不闷,我不去,在这多好,到你家才闷。”我听后心里有一些安慰,这是公爹对我——一个大法弟子的肯定啊!

五、一个大痞子对我说:“姐,我就听你的”

我是做餐饮生意的。我深知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师父要求我们“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2],在不法商人用地沟油嫌取昧心钱;病猪肉堂而皇之供上饭桌,人人担忧时,大法要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弟子要按真、善、忍做人做事。

在我经营的店里,我不能保证每一样东西都是纯净的(例如蔬菜是否农药超标,肉是否加了瘦肉精),但我可以做到尽量到正规店采购原料,操作过程中,洗净、消好毒。对待顾客,我常常以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善待任何人,诚实做生意。

例如顾客点菜,常常站在顾客的角度从经济、实惠方面给他们提中肯的建议;结账时,明码标价,公平交易。结算时,顾客喝了多少酒,我常常让他们自报数,有粗心的顾客会多报。他们走后我发现了,我会给记着,待他们下次来还给他。有时会遇到顾客丢落在地上的十元、二十元,甚至数百元的钱,我都会详细记着,再想办法还给他们。

常人见到了有时不太理解,说钱也没有标记,捡到就自个留着。这时我会告诉他不是自己的留着失德呀!我们的善他人是能感应到的,所以,来我小店的大多数顾客说这样一句话:“到这里就感觉到家了。”尤其一次,一位被人称为大痞子(喜欢打架的人)的人向我说:“姐,我就听你的”,一句至诚的话也肯定了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所为,切实做了师父要求的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