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怎么改变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刚刚得法一年多的我走上了正法修炼之路。在去北京上访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形形色色的警察。

这些警察大都受共产党的欺世谎言的毒害,被蒙骗了,把大法弟子视为坏人。一开始,他们大都表现的凶巴巴、很恶劣,那个模样甚至有的用土匪、恶警、流氓痞子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是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面对残暴,依然善良、纯净、祥和的给他们不懈的讲清真相,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他们身上发生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慈悲无边法力。

北京某派出所长:“到北京一定来找我,需要书找我。”

九九年九月到了北京,遇到很多各地的同修,大家风餐露宿在公园里。到了晚上,被巡夜的国安人员查住,有一个国安警察是个小伙子,他把我叫到小石凳石桌那里坐下,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是哪里人。我没有告诉他,我说我是向国家反映法轮功好的真实情况,是政府搞错了。他说:你知道历朝历代都有奸臣,古代不是有个奸臣吗,历史上的“指鹿为马”。法轮功很好,我知道,但是奸臣非得说不好。你们法轮功早晚会平反的。你以后别来了,没用,会抓你的。……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警察。

不久,七、八个国安押了一行大约十几个大法弟子向我俩走了过来,于是,我也和他们一同被非法拘押在了玉渊潭派出所的院子里。派出所里聚集了十几个警察,一一问大法弟子籍贯是哪里,并搜身,把大法弟子身上的大法书、经文、炼功带等都给强行抄了去。然后,其他警察就打电话给他们籍贯所在地的当地驻京办事处的警察,以便让他们来押回当地迫害;我看到此情况很紧张,想绝不能让他们把大法书抢去,于是,我把随身带的双肩背包抱在胸前、背带分别交叉的挎在两个肩上,两臂交叉着紧紧抱住贴在胸前的包。

这时,轮到我,派出所所长说:把包拿出来吧。我说:法轮功真是很好,《转法轮》比我的生命都珍贵,我不能给你。所长一看,凶神恶煞的让我把包交出来,我抱的更紧了。所长说:还没有一个象你这么费劲的!这就把你关起来!他就伸胳膊、撸袖子,就上前抢。我真切的对他说:你无论对我怎样,我都不怕,我也都不会恨你;但是我必须和我的《转法轮》在一起。

他一看,我抱得太紧,无从下手,就喊了另外一个所长来帮忙;我背靠墙,低着头,始终紧紧的抱着包。

整个派出所的警察都出来看热闹,象看西洋镜似的,看着这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派出所一正一副两个所长撕扯着一个看上去柔弱的女法轮功学员。他俩一会儿把我撮到了墙上,一会儿又拽到了地上,趴、跪倒在地。两个所长使足了劲儿,弄得气喘吁吁的,其他警察看着,一阵阵的哄堂大笑。

就在这伙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热闹的时候,其他的大法弟子都借机悄悄的从他们后面走了出去,走出了大门。警察们竟未觉察。

最后,我的运动服的袖子都被撕扯裂了,包的背带也被撕裂开了,包最终被他们抢走了,我心如刀割,泪如雨下:“师父啊,我连大法书都不能保护住,我对不起师父!”

两个所长如释重负,都回自己的办公室了。其他警察一哄而散,这才发现其他大法弟子都跑了。这时候,没有人管我了。我追在其他警察后面要书;有年轻的警察看着我就笑,说:谁抢走你的书,你找谁要!

我就又去找那个所长,最后找到他办公室,他坐在办公桌旁边椅子上,我平和而坚定的说:请你还我的书,今天你要不还给我大法书,你走到哪里,我跟你到哪里,直到你把书还给我!

他笑了:你怎么那么倔?!那你说说法轮功到底好在哪里啊?你能背一段给我听听吗?

我就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不差的背诵了一遍师父的《论语》,并真诚的给他讲了我的认识: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大法是如此神奇;大法是真正的科学,揭示了许多千古之谜;例如史前文化、人有灵魂、人从何而来;身边的例子:家人祛病健身的奇效,从我自身身体的变化、感受一一坦陈。我一口气不知给他讲了多长时间,我感到我的用心真的是十分真诚的。最后,我劝说他:我希望你也能好好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你会受益无穷的。

这时,一直默默的看我诉说的他,忽然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近前,拍拍我的肩膀,中肯的说:你已经合格了!你比修了几年的都成!你知道吗?刚才来的那伙人是政法委的,他们把你们的书都给拿走了。这样吧,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一本我正收藏的《转法轮》,你就别老跟着我后面要书了。

我在办公室等了一会,他手里拿着一个报纸包的卷回来了。门外其他警察看到,笑说:你别相信他,他哪能有书,他是骗你的!

他关上门,把报纸卷交给我,我打开一看,真是一本《转法轮》,用报纸包的皮,里面中间还夹着一张漂亮的小书签。他拿过去,托住书,微笑着对我说:“这本《转法轮》是你们其他人的,我留下来的,一直放在我枕边看的。你拿走吧。你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本书,他比任何书加起来都珍贵无比!”我惊讶的看着他。他把书放在我那个刚才被他抢去的包里,交到我的手里。

这时有其他警察跑过来,说我所在地的驻京办撤了!没有了!(后来才知道从来就没有撤销过)所长给我说: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按照“规定”,一定都要被当地警察弄回当地的,因为刚才你这一折腾,他们都跑了,你走吧!最后,他握住我的手,真心的说:“到北京,或者缺书的话,想着来找我。”

临别时,他让那个刚才抢我包的副所长来送我,那个矮胖胖的黑乎乎副所长,笑眯眯的一直送我到公园门口,怎么也看不出刚才他那副凶狠的样子了。我们就象很熟识的老朋友一样一路攀谈着,他问了我好多有关法轮功的疑问,我都一一作答。我也劝他修炼,是人最幸福的选择。他停住后,小心的问我说:象我这样的,你们师父能要我吗?我笑着认真的对他说:只要你真心向善,真心学法,师父会慈悲于你的。

最后,他双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感慨的说:“你真是个好人哪!”并再三叮嘱:路上一定小心,千万别让他们再抓去,他们问,你说你是来旅游的。他一直目送我很远。

警察说:到时请你给我作证

二零零零年年末,世纪之交的一个早上,我们一行数十名山东大法弟子走上天安门广场,散发真相传单,打出“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广场上“法轮大法好”的呼声此起彼伏,广场上几辆警车呼啸着疾驶过来,便衣特务疯狂扑了过来,我和同修冲散了,被便衣推到了警车上。警车开到附近停大客车的地方,把我们又推到大型客车里。那天,据说动用了上百辆大型客车来非法抓捕从全国各地来的法轮功学员上万不止,分别送到拘留所、派出所等关押地。

我上车一看,车上很多警察推搡、打骂着众多的大法弟子,车子开动起来,我往后走,看到我们当地的一位男同修正被一恶警踩在脚下、疯狂的殴打,男同修的头被打破了,正流着鲜血、淌到了脸上……他显然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依然用微弱的声音奋力的发出“法轮大法好”的呼声。

我当时就落泪了,我冲着那个恶警高呼:不许打人!法轮大法好!我话音未落,正要过去拉开他们,一个黑影就向我冲过来,一记拳头劈头盖脸的砸向我,把我打懵了,好似一个“怕”字也被打没影了,心里想着师父的话,一定要坦然不动!我觉的脸火辣辣的,定睛一看,是一个高大魁梧的身穿警服的小伙子到了我的近前,他挥舞着拳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目光里装满了仇恨,狠狠的说:让你再喊!我望着他,一阵阵心酸,只觉的他好可怜,我连声高呼:法轮大法好!他拳头变成巴掌左右扇我的脸,他眼睛紧紧盯住我的眼睛,更加凶狠的说:你还敢喊!我忘记了火辣火辣的脸和头,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此时此刻内心充满了慈悲,我用颤抖但很坚定的声音说:你无论怎样对我,我都不会恨你,因为我相信,你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你也是被蒙蔽的人,我更应该喊“法轮大法好”,我要告诉你“法轮大法好”,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请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这对你生命永远都有好处。

我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面对着电光、拳头,我心中充满了对他的悲悯和关切。这时我看到他紧紧盯住我眼睛好似在观察、搜索,搜索里面是否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怨恨和想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些微念头,当他从我的眼睛里只看到了善、而找不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的眼神突然变了,好象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手停在空中慢慢的落了下来,一下子沉默不语,低下了头好似意识到做错了事,站到了一边。

这时,我看到车内恶警还在殴打学员,我就继续高声对着车内所有的警察说:法轮功是被江泽民这个坏人诬陷的,你们知道吗?江泽民是个“蛤蟆精”,你们千万不要做被它利用的工具啊!

这时候,突然大型客车内爆发出一阵阵大笑声,这哄堂大笑,代替了车内的打骂声;我一看那些警察有的笑的前仰后合的;车内原本紧张的空气一下子松弛了下来,警察们放开了抓大法弟子的手,有的拿出烟来抽了起来,我一提江泽民是个“蛤蟆精”好象一下子说到了他们的心里;他们笑着重复着骂着“蛤蟆精”,话题都转向了“江蛤蟆”干了怎样怎样的丑事……

这时,车到了一处拘留所停了下来,让我们下车;留下了一些大法弟子,然后,有警察说: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有一个头儿说:这剩下的几十个人,你们挑着分流看管。听他们在那里议论才知道原来车上的警察都是因为天安门人手不够,被临时调去的各个派出所的警察。

这时,各地派出所的警察们就在那里挑法轮功学员,被选中的学员就被推到等在一边的一辆辆警车上,这样我们这几十个学员就被三、五个分开,又被分别押送到不同的派出所所在地了。

我看到刚才在车上狠劲打我的那个小伙子警察,低声对着他的头儿(在车上打大法弟子,后来又哈哈大笑又抽烟的警察)说了几句话,冲着我指了指。于是我和其他三个互相不认识的大法弟子都被推上了北京某县派出所的警车。

到了派出所,那个小伙子警察把我“请”到他们头的办公室,刚才在车上抽烟的那个警察和我谈话,问了我一些为什么觉的法轮功好的问题。我给他谈了我的认识,我还劝他,抽烟对人身体没有好处,很多抽了几十年的烟篓子听了师父讲法以后都神奇的把烟戒了,也没费劲儿;后来他也坦诚的对我讲了很多,他说:我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你要知道,我已经放走了你们大法弟子大约五百人了,到时候,你可要给我作证啊!哈哈哈……他抽着烟,边笑着边往外走去。

我坐在那里,只觉的他还有话没说完,又想我是不是应该走啊?没有悟到,犹豫了一下,就没有离开。当时我要走出这间平房小屋,穿过一条林荫小道就能到直达大门口了,而大门口好象没有看守,应该很容易的。

过了许久,刚才那个警察抽着烟又回来了,他看到我,叹了口气,“唉!你还在这儿!”然后,他又不好再直说什么,就走了。

这样我又被派出所的协警轮流看管。

协警:需要在北京找工作的话,来找我啊。

派出所的所长也和我谈话,我一直给他们讲着法轮功真相;到了晚上,他们轮流值班、睡觉;我坐在椅子上虽然通宵达旦,但仍然不厌其烦的给值班的协警讲真相。那些看着我的几个小协警都是些小青年,涉世不深,还较单纯;有两个都听得入了迷。

第二天,拘留所通知派出所让他们把暂管的法轮功学员送回拘留所。我要离开派出所时,有个小协警很激动的对我说:大姐,你需要在北京找工作的话,来找我啊。他们派出所的正副所长带着我开着警车到了拘留所后,办了手续,走了出来,到了车上,开车到了车站后,拿出“手续”——一张拘留证给我看,说:这张票,我给你撕了。然后当着我的面给撕毁了,说:你回家吧,希望你平安到家。我们只能送你到这儿了。

我就坐火车回家了。当地在家同修看我第二天就回家来了,觉的很神奇,也都相继走到北京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