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归正自己 慈悲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从大法中我们知道,世上的生命都是来自天上,一个生命的生生轮回转世就是为了这一天:大法的洪传。不论得法的早晚,能够亲得大法,都是很幸运的生命,有师父的看护,同时被赋予神圣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有幸得了法,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

理性的认识大法和修炼

我于二零零二年有了想学法轮功的想法,偶尔学点法,炼半个小时的功,真正开始学法炼功是在二零零五年。修炼大法后,通过不断向内找,坦然去掉各种执着心,所以天天的日程就是学法,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功法,是最正的、是最好的,一直这样做着,以为这样做就是完全符合了大法的标准。

一次,听同修介绍了两位同修的情况:一位是东北的同修,多个资料点供应不够他一个人发放的,他没有怕心,公安的院内、大门旁,都有他投放或粘贴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就是这样一位好同修两次被非法劳教,最后一次出狱时,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人变了形,虚脱无力,同修虽帮他发正念、与他一起学法,最终还是遗憾的早走了。

另一位同修与同修一块学法,她不用看书,同修读到那儿,她接着背,几乎对《转法轮》这部法做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可我们这位好同修却以双目失明的情形遗憾的也走了。

这两位同修的情况对我很震撼:一位是很能做大法工作的同修,一位是法学的很熟的同修,多做证实大法事是对的,法学的熟也应该赞赏,但为什么两位同修却都经历不同的魔难(被非法关押和病业迫害)?是与旧势力签了约吗?但师父告诉我们:“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1]

同时也想到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

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师父说:“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3]“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3]

怎样才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师父说:“我们这是佛家修炼大法”[2],“我跟大家讲,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你向外去求,怎么也求不到。”[2]“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2]“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

到此我才初步明白:我们是修炼人,修炼人有人心、有执著需要修去,要修去人心、修去执著,首先要学好法,学法时不能只求数量或追求熟练,例如追求一天一讲或两讲,能否背下、背熟等一些形式,而是应能无所求的只是入心的学,这时师父讲的法理会不断的显给我们;然后将我们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用法对照,无条件的向内找,找出自己的执著并修去,修出善、修出慈悲心。师父讲过:“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4]即救人中用的是人心还是神念。

尤其在与我一块学法的一名六十岁左右的老同修突然出现神智不清、双目失明、半身不遂的假相时,更让我深刻体味到修炼是殊胜、神奇的,同时也是极其严肃的,需要实修,才能不被干扰,并逐渐做到凡事向内找。

去掉不让人说的心

与父母在一起时,父母宠我,两个弟弟爱护我。与丈夫结婚,尤其自我们共同做餐饮生意后,丈夫经常发脾气,未修炼前几次委曲的欲跟他离婚。修大法后,知道法要求修炼人应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5],可这颗不让人说的心还在,每遇到他对我呼三喝四的,常常还是委曲的悄悄落泪。越是希望他不要对我发脾气,他越是好象专门跟在我身后找毛病。知道这是一颗不让人说的心,我要去除它,可怎么就去不了呢?

也许是师父看到我有一个不要这颗心的愿望,一天我突然明白了:不让人说的心的根是为私为我的心。为私为我这不是旧宇宙的生命?旧宇宙的生命都要经历成、住、坏、灭、空,是要走向毁灭的。我要做大法造就的新宇宙永恒的生命,新宇宙的生命是无私无我的,从此他再怎样发脾气,我不气了,好象他的“火”够不着我了。丈夫也象变了一个人,没脾气了。真是因你这颗心不去,它才老是魔你。

从此,在他人直接给我指不足时,我很少辩解,找一找我是否真有这样的不足?在我经受魔难或不顺时找是自己的什么心造成的?在发现他人的不足时,会想让你遇到了是否你有同样的执著?(因为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更让我受益匪浅的,当我有了不易察觉的执著时,师父常常通过梦境点悟我,让我及时发现。

通过不断向内找,让我能坦然面对同修的不足,因为我明白了:修炼中的人都有人心,都在学法,但在法中悟到的法理多少不同,执著心去的多少不一样,所在的心性层次不同,都只是谈自己明白的理或做符合自己心性层次的事,所以不能说就是他对,或者我错。而且修炼人的心性也在不断提高中,一时没认识的,将来某个时刻可能认识了。

以书信的形式证实法 救度众生

初始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我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师父给予了我这么多,法这样好。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明白了德和业力的关系,明白了善恶有报的理,真切感受到众生被谎言欺骗,对大法犯罪造下了巨大的罪业,将面临被淘汰。从而发自内心以不同的方式让尽量多的世人明白真相。

我们每个人的能力是不同的,而我们拥有某种能力也不是偶然的,是生生世世中师父安排我们为今天证实法所用。师父说:“有的在这方面能力强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强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说我有这么大本事啊,怎么怎么样,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的你自己怎么本事。有的学员想让我看他的本事,其实我想,这都是我给的,不用看了。”[6]我们应善用并珍惜师父赐予的一切。

师父赐予我的“本事”是写信。当常人时,在校写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读;就业后给同学、朋友写信,同学、朋友常常回信说“读了你的信会让人受鼓舞。”所以一度曾想入非非:我当一个业余作家?可是后来逐渐发现自己不是编小说的料,做个一般报道、写写信还可以,可又一想,这有啥用呢?写多少信?有点本事用不上的感觉。今天才明白:是师父赐予的为今天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所用啊!所以从我明白了需要救人那一刻,哪里有迫害,我就用我的“本事”尽量让迷中的人明白真相。但写的信反映着我的修炼状态,由初始的满含愤恨、争斗,到渐渐的很少的怨、斗,再后来的:满是平和、关心和发自内心的慈悲和善。

师父还安排同修教给我用真相电话救人。因为救人的心切,出门带的手机由一部到两部,多的时候五部手机,手机的类别由非智能到智能。因为我从事行业的性质,讲真相大多需要在晚上。春、秋、夏这三个季节温度适宜,而在冬季常常要临刺骨寒风或沐飘飘飞雪,操作手机的手常常被冻的僵硬,这时虽切身感受着苦,但心里却很幸福,常常想:常人为了名利在争在斗,只有大法弟子不为己、不畏苦。这时从内心会生出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自豪感。有了真相电话真好,上街办事,坐短途、长途车都是用手机讲真相的好时机。可不浪费并充分利用时间。

只要有救人的愿望,师父会安排,自己也可根据自己的条件找到。师父说:“人说眼睛看什么没关系,不愿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为任何东西在另外空间中它都可以分体的,看的时间越长進的越多。看电视、看电脑,反正是不管什么东西你看了就進。”[7]从师父的法中,我认识了粘贴真相传单和花真相币的重要。所以我也利用工作的方便不舍得让一张五十元以下面额的钱空花,想办法印上破除邪灵的正的信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